第四卷 第六十二节 脑洞清奇,思维超前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六十二节 脑洞清奇,思维超前

“嗯,那说来听听,是什么关乎全市工作的大事儿,这么心急火燎的过来。”冯士章口气很轻快,笑着道。 “市长,我刚才向柯市长都汇报了,还是招商引资方面的工作,但这一项招商引资活动,关乎全局,意义重大,甚至可以说得上是一个风向标。”沙正阳语气很郑重,“可能市长都应该听说了,我们正在和雀巢公司磋商,希望雀巢公司能来宛州经开区落户,建立生产基地。” “哦?我听老钱说起过,但据说难度很高,可能性不大,怎么,有眉目了?” 冯士章也知道雀巢公司不比其他企业,其影响力超越了一般的行业,这种具有金字招牌的企业落户哪里,其实也就是代表着一个地方的认可,招商引资上的知名度也会随之提升。 “市长,眉目一直有,但是难度的确很高,我们和对方接触了几次,我们感觉对方的确有爱内陆地区投资的意愿,但是可能因为各种原因吧,尤其是竞争对手众多,所以我们一直排在后边,但我们始终没有掉队。” 沙正阳继续道:“但我们不满足于不掉队,我们还想突出重围,从各方面获得的消息和情报显示,雀巢会在近期作出决定,所以钱书记和我都琢磨了,希望在市委市府的全力支持下,搏一把,力争把雀巢拉来。” “看样子你们有一些想法,需要市里支持?”冯士章也认真起来,拉来雀巢落户,的确意义不一般,但能让沙正阳都觉得棘手的,肯定也不简单。 “嗯,需要市里多方面的支持,钱书记去找林书记了,他让我来堵冯市长,希望能直接向两位主要领导汇报,这样一来尽快敲定相关事宜,迅速启动起来,否则一旦耽搁,雀巢那边作出决定了,那就没有机会了。”沙正阳和盘托出。 “那正阳你先简单说一说,需要哪些方面的支持?”冯士章点头。 “第一,雀巢公司产品线很丰富,除了咖啡外,主要以奶制品和饼干类为主,而这一次他们可能也是主要考虑奶制品和饼干类食品,而奶制品主要就涉及到需要所在地区在奶牛养殖场方面的配合支持,为其提供足够的原料奶供应。”沙正阳介绍道:“这就要相关区县与雀巢达成协议,以公司加农户的形式来完成奶源地建设,这是第一个比较复杂而且也至关重要的问题。” 冯士章明白过来,经开区只有那么点儿大,而奶源地建设和奶牛养殖场的发展,既涉及到土地,也涉及到农户,肯定需要地方政府的协调配合,这就不是经开区一家能做得了的了,难怪要找市委市府。 “还有呢?” “第二就是涉及到生态环境和规划调整的问题,启航路原本是向南为主,但是我们考虑要打造一个雀巢专属的工业园,所以在规划上要做一些调整,同时建设上要么马上启动,另外在开发区内对生态环境的整治改造也要马上搞起来,我们需要给这些国际知名食品品牌企业留下一个让他们认为留下来值得的印象。” “我明白了,建发司那边需要额外拨款,来推动你所说的生态环境改造,……”冯士章一听就懂,也不废话,点头认可。 沙正阳咧嘴一笑,“市长明见,还有就是一个专属方案以及后续服务跟进的问题,这一块我们经开区可以做,但我们有一些想法,……” “唔,正阳,看来你们经开区想法很多啊,不过这是好事。”冯士章显得很大度,“有想法,才会愿意去干事,我看我们宛州很多区县和部门的领导就是没想法,想法很少,还整天沾沾自喜,自以为工作滴水不漏,结果就是能推就推,能混就混,……” 很快市委那边也来了电话,是林春鸣直接打给冯士章的,自然而然,一行三人就奔市委去了。 “前几块我都听老钱说了,你这最后一块提到了宛州城市形象的综合打造提升,我觉得这个概念好像有些空泛虚化啊,能不能具体一点,要实现什么目标,怎么做?你们总得有个指向吧?”林春鸣手指在沙发扶手上敲击着。 钱正看了一眼沙正阳,示意沙正阳大胆说。 沙正阳略作思索,“林书记,冯市长,我们是这样想的,宛州作为汉陕鄂豫四省结合部中心城市,也是中西部地区结合部的节点城市,历史悠久,地大物博,同时又处于南北分界线上,这样一个人杰地灵的城市,但是却因为经济发展的滞后而使得我们宛州在国内外的知名度受到很大影响。” “我个人认为,外部资本在进入内陆地区的时候,也是要综合评估和分析一个地区的软硬实力的,所谓硬实力是指人口、市场、经济基础、交通区位等等,而软实力则是指我们的人文历史、生态环境、社会治安、政府效率和法治建设等等,如果是一些中小企业,他们更多的看重是硬实力,但是如果是一些知名大企业,特别是来自国外的大企业,他们对软实力的评估分析所占比例很大,尤其是政府效率、法治建设和生态环境这些因素。” “我们宛州在各方面都有突出表现,但是外部世界却不知晓,那么怎么来让他们知晓,如何来进行推介?”沙正阳自问自答:“我觉得简单的以招商引资的方式去推介,效果未必好,人家会觉得你的目的性太强,而且有临时抱佛脚的感觉,……” “正阳,你的意思是我们不应该太有目的性针对性,而应当现在就开始做一些广告宣传性的介绍,来让大家广而告之?”柯建华问道。 “嗯,就是这个意思,把我们整个宛州市的综合形象重新塑造一番,以一个崭新而充满生机活力的面貌展现在外部世界中去,让大家自行品味认识,在此基础之上,我想我们的招商引资中遭遇的困难会减轻许多。” “正阳,那你觉得可以通过什么方式来实现这个目标呢?”冯士章也大致明白了沙正阳的意图,他认同这一点,但关键在于用何种形式才能最好的实现这个目标。 “可以多渠道,我设想的,比如可拍摄一部宣传短片,或者说广告短片,时间几十秒或者一分钟都可以,甚至也可以拍摄一部更长一些的,比如五到十分钟,翻译成多语种,主要是能在主流媒体上播放,比如中央电视台,也包括中文国际频道,这样可以进一步展示我们宛州千年古城人杰地灵以及改革开放后的英姿。” 冯士章摩挲着下颌,“这怕是要耗费不少吧?” “拍摄肯定花不了多少钱,关键是要上中央电视台,或者海外的一些媒体,肯定就所需不小了,不过我们也许可以采取一些变通手段来解决。”沙正阳犹豫了一下,“像短片中可适当展示诸如华峰、三洋若斯、高升、宛州制药厂这些企业的形象,哪怕是惊鸿一瞥,这样对企业形象也是一个提升,相信他们可以适当赞助一些。” 冯士章、钱正和柯建华都忍不住眼前一亮,这一招高。 “像尚未进来的,或者刚进入进来的,像顶益、统一、日清,甚至雀巢和卡夫,我们也可以把他们以另一种方式加入进去,这也算是一种优惠政策支持和‘勾引’吧。”沙正阳笑着补充道。 “嗯,正阳,你这个点子好,非常好!难得你能想出这一招来,我看会对企业的吸引力很大。”冯士章夸赞道。 “林书记,冯市长,这个最初构想是奚重山同志提出来的,陆健同志也有一些补充,钱书记和我不过是在这上边加了一些东西,这应该算是咱们经开区党工委的合力构想,不是某一个人的功劳。”沙正阳可不愿意去抢这些风头。 “嗯,你也不用谦虚了,市里知道是你们管委会的集体功绩。”冯士章笑得很开心,“除了这个外,还有么?” “嗯,还有一些细节性的想法,比如制作一些精美一些的宣传册和和宣传画以及宣传卡片,可以联系协调首都国际机场、沪江虹桥机场、汉都东升机场、广州白云机场、深圳宝安机场等国内主要机场,将宣传册和宣传画放在这些人流密集,而且是高端商务人员来居多的地方,第一可以扩大宣传影像,改善投资环境,另外我觉得也能对我们宛州的旅游产业带来一些利好机会。” 这个时代内陆地区对旅游产业还几乎是一个陌生或者说不太重视的产业。 除了一些早就闻名的旅游城市诸如桂林、青岛和汉都这些城市外,一般的地级市对旅游产业的发展并没有太明确的规划,甚至就简单的流于形式上按照上级的文件过一过。 像宛州市旅游局成立历史也不四年,90年才正式单列出来,挤在三间办公室里逼仄的环境下办公,大家也对旅游产业对整个经济的拉动没有多少意识。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