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六十九节 介入,发力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六十九节 介入,发力

段庸铭对东方红集团和华峰的巨大投资感到吃惊,但沙正阳却觉得很正常。 东方红今年以来无论是在销售收入还是净利润方面都进入了狂飙突进的阶段,如果说自然堂和趣味饮品还因为凶猛的新生产基地扩张在利润结存方面不太明显外,那么东方红酒业的利润就太可观了。 依然遵循着稳步扩张的势头,东方红酒业在今年以来显得很稳健,保持着在进一步挖掘潜力但又不轻易扩建规模的姿态,同时在东方红国窖1949、1921和1927这三类高端产品上均牢牢的保持着限供的格局。 这使得这三类国窖产品一直处于极度紧缺,供不应求的局面下。 宁月婵在这个问题上把控得很好,而升任常务副总的毛国荣也在销售上开始规划大格局,不断拓展新的市场,和茅台、五粮液、汾酒形成了四强割据的局面。 虽然在底蕴上还无法和传统三强相比,但是东方红酒业的盈利局面却好于许多传统名酒企业,白酒行业的高盈利使得东方红集团积累了厚实的资本,也成为东方红投资公司对外实施战略投资的底气。 所以沙正阳很轻松就说服了宁月婵他们做出决定,同意投资6000万入股联海微电子设计中心,并和由联海微电子设计中心、东方红、华峰以及段庸铭团队成立的众诚投资有限公司共同设立的华夏电子有限公司。 具体代表东方红、华峰和高升电子三家去与中科院、联想以及复旦、长江集团等方面进行谈判的事宜沙正阳交给了段庸铭。 段庸铭意志坚定,性格沉稳,而且认定的事情就会按照他的目标去实施,这一点上和沙正阳相似,交给段庸铭去负责谈判沙正阳也很放心,沙正阳本人的确不太适合,毕竟他的政府官员身份有些不合时宜。 进入11月,段庸铭开始频繁的飞往沪上,联想内部的分歧越发明显,段庸铭和李光楠、骆峥等人的谈判也进入了实质性的商谈阶段。 有了沙正阳的消息支持,段庸铭轻而易举的击破了李光楠和骆峥等人还残存的一丝幻想,让他们看清楚了联想内部的局面,开始考虑从联想分出来的设想是否成熟。 段庸铭给他们的建议是讲这部分资产、技术储备和人才全数上划给中科院,然后再由中科院将这部分资产、技术储备和人才用来和汉川方面代表的三家企业加上沪上的复旦大学、长江集团共组一家新的联海微电子设计有限公司。 这个意见打动了李光楠和骆峥等人,同时也能最大限度的获得联想集团内部的认同。 毕竟如果这样闹得不可开交的内斗,对联想自身伤害也是最大的,还不如这样和平分手,大家也还是算是同事朋友一场。 李光楠等人很快上书中科院,中科院也派人来与段庸铭等人进行了洽谈,并实质性的考察了华峰、东方红和高升电子,以了解三家企业是否具备投资的实力和未来的上下游发展联动的前景。 “你这段时间就一直在忙这个?”林春鸣沉着脸,把身体靠在沙发上,好半晌才继续道:“你好像有些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是不是有点儿忘乎所以了?” 沙正阳知道这一个月来自己的确有点儿飘忽了,但不飘忽不行啊。 段庸铭11月有半个月都呆在沪上,几乎每天的都在和各方谈,说实话,要说服联想、中科院、复旦等几方相信来自华川这三家公司的诚意,真的太难了。 可以说如果不是东方红集团这两年如日中天的势头,那边几方根本就不会相信华川这三家企业会有这个实力敢于介入芯片设计和制造领域。 也幸亏东方红集团表现出来的强大财力,还投资控股了现在也一夜蹿红的三洋若斯电器,再加上段庸铭好歹通过霸王电子在消费电子领域积累起来的一些名气,才勉强让这几家相信来自华川的这几家土鳖不是头脑发热,而是真心看好这个领域。 所以沙正阳也不得不两度赶往沪上协助段庸铭来游说来自各方的代表,以便于让他们相信这个计划。 “林书记,我得向您承认错误,这段时间的确有些精力没放在本职工作上,但是我认为虽然现在看起来不属于我们经开区的本职工作,但是一旦敲定,未来无论是放在经开区还是其他哪个区县,都将是一个非常具有前景的项目,而且它也将成为我们宛州未来主导产业电子产业的一块重要基石。” 沙正阳的短短两句话一下子就把林春鸣内心原本的不满意给冲得无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浓厚的兴趣。 这段时间沙正阳专门给钱正请了假,也大略讲了一些情况,钱正同意了,但是这并不代表市里边的领导们就熟视无睹了,沙正阳这样一个红人,随时随地都有人关注,这要三天两头见不到人影,那还会没有人说闲话? 所以当闲话传到林春鸣耳朵里之后,林春鸣当然要问一问钱正这个直接领导怎么回事,钱正也做了解释,却难以让林春鸣满意。 “哦?你小子少在那里忽悠我,你要不给我说出个子丑寅卯来,我饶不了你!”林春鸣最怕沙正阳恃宠而骄,真要那样,就太辜负他的期望了。 这眼看就要到95年了,到95年5月,沙正阳任副处级就满整整两年了,他是要准备把沙正阳放在更重要的岗位上去独当一面的。 虽然把沙正阳放下去也让林春鸣有些舍不得,但是林春鸣也知道不到区县下边去锻炼打磨两年,沙正阳始终难成大器,在这一点上他和唐华、叶和泰观点一致,没有区县的锻炼经历,像沙正阳这样的年轻干部不但缺乏一份沉淀,日后要提拔重用也会留下短板。 “嘿嘿,林书记,我还真不敢忽悠您,而且这也是事实。”沙正阳没保留什么,言简意赅的把这些情况做了一个介绍。 “联想我知道,咱们国内最大的计算机企业嘛,名声很大,你是说联想的一部分要分出来,然后华峰、东方红和高升电子要和联想这一部分以及复旦大学的实验室来成立一家公司?你们出钱,联想和复旦出人出技术?” 林春鸣并非那种没有见识的人物,皱起眉头:“芯片行业我不懂,但是我知道这恐怕需要一个长久的投入,而且投入会相当大吧?那么盈利靠什么?” “基本上就是您说的这个意思,我们这边三家出钱,那边几家出人出力,投入肯定会比较大,而且也的确持续投入,盈利主要靠研发产品的专利收入,如果我刚才提到的新成立的企业可以生产这家联海微电子设计公司的产品,那么就能产生利润,就可以支撑起设计公司的继续发展。” “生产企业会设在我们宛州?”林春鸣作为宛州市委i书记,更关心这个问题。 “对,初步设想生产的mpeg解码芯片,主要供给高升电子的vcd影碟机,当然在产能扩大之后,也可以卖给国内其他vcd影碟机生产厂家,另外这家企业还会生产一些提供给比如冰箱、彩电、空调、洗衣机的一些芯片和元器件,未来能够对我们宛州的电子电器产业提供巨大的支持。”沙正阳自然知道林春鸣喜欢听什么。 “投资会有多大?未来产值能实现多少?我是说正式投产之后。”林春鸣已经在考虑这个问题了。 “一期投资规模不会太大,因为关键在于设计公司那边要先出成果,估计也就是5000万左右,二期三期还会陆续加大投资,但现在还不好说,预计产值有可能会达到10个亿吧。而未来真正要介入中高端芯片的制造,说实话,林书记,我都不知道投入规模会有多大,也许100亿都未必能见得到成效。”沙正阳苦笑。 “中高端的芯片制造需要这么大的投资?!”林春鸣吓了一大跳,觉得简直不可想象,100个亿?!还见不到成效,这太颠覆一般人的认知了。 “嗯,动辄几百个亿的投资看起来很吓人,但随着芯片产业的迅猛发展,这会显得很正常,这本来就是一个强者愈强的行业,所以你要想保持领先,就不得不加大投入,甚至是越亏越要加大投入,未来就要看国家是否能够在政策上大力支持这一领域了,否则真的胜负难料,而一旦被国外控制了这个领域,我们未来会相当被动。” 沙正阳希望早一点为林春鸣灌输这一类的理念,未来林春鸣踏上高官领导岗位之后,也许能在这些问题上发声,提供一些助力。 而这方面的工作他也在不遗余力的向曹清泰、钟广标等人开展,哪怕他们也许无法直接发挥力量,但他们可以间接影响到他们的领导,只要能有一些助力,那都值得了。 林春鸣自然还想不到那么远,但是沙正阳的郑重其事还是让他明白在这个领域这个产业上,国内需要高度重视,而且重要性会越来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