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七十节 政治正确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七十节 政治正确

话题扯到这上边,自然就被沙正阳把节奏给带走了。 林春鸣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未来可能要在宛州建成的这个生产mpeg解码芯片的新企业身上。 未来产值可能达到10亿,这意味着宛州又将增添一个大型企业,无论是宛州的电子产业来说,还是宛州的整体经济来说,都是举足轻重,不能不引起重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算是在为宛州添砖加瓦,哪怕未必落户经开区,只要在宛州市,那就值得。 “那你们这两桩事情谈得如何了?”林春鸣最后问道:“需要不需要市委市政府出面呐喊助威?” “暂时不需要,那边现在更看重的是东方红和华峰的财力,高升电子的下游配套产业链,就目前来说,谈得不错,基本上达成了一致。”沙正阳沉吟了一下,“希望能早一点彻底敲定。” 沙正阳的确希望能早一点敲定。 mpeg解码芯片虽然不算是什么难度很高的产品,只要找对方向,研发难度并不高,对于联海微电子设计中心来说,应该是可以在较短时间内拿出成果的。 关键是研发设计出了产品,要转化为商业化的产品,还需要一个阶段,可如果没有足够把握拿出成品,新公司也不敢轻易就砸几千万来铺设生产线。 “正阳,你的精力微妙太充沛了一些,这些事情本该是企业自身行为,当然我不是说你参与不对,但你还是要考虑一下自身的工作,你这样经常性的忽略本身工作,很容易引来闲话,我的意思你明白么?” 林春鸣想了想,还是觉得需要给沙正阳一个建议。 “林书记,我明白,不过我自认为没有影响到我自己的工作。”沙正阳也知道对方是为自己好。 “我明白,钱正也和我说了,但人言可畏,你现在正处于关键时段,需要注意一下。”林春鸣吁了一口气,“你在经开区的表现很优秀,但一些细微不足就容易被人放大,因为你的年龄和资历,有些人甚至会拿来作为日后攻讦你的话柄。” “林书记,您放心,沪江那边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剩下的有段庸铭和雷霆他们去处理就足够了,我会把主要精力收回来放在经开区的工作上。”这个态必须要表。 “那就好,雀巢的事情也差不多了吧?”林春鸣问道。 “嗯,差不多了,第二轮考察结束,我们的专属方案他们很满意,已经把方案带了回去,雀巢中国公司这边基本同意,现在可能还需要报瑞士总部那边批准,就会正式签约了。”沙正阳很肯定的回答道。 “卡夫那边呢?” 雀巢的事情林春鸣是知晓的,基本上敲定了,这也花费了经开区很大的精力,这一个多月来基本上都围绕着这事儿忙乎,总算达到了对方的要求,现在林春鸣是得陇望蜀,希望能趁势把卡夫那边也搞定。 “卡夫食品这边进展也不错,但估计他们要看到雀巢正式签约之后才会考试评估投资落户的可行性,但我接触了两次,感觉他们的积极性甚至要比雀巢更高,但是因为之前他们在内陆地区从未有过类似的投资项目,所以相对要谨慎一些,但我认为只要雀巢签约,卡夫进入的成功可能性在八成以上。” 林春鸣满意的点头,沙正阳没有撒谎,他的本职工作并没有撂下。 “对了,正阳,上回你和我提到的打秋风和化缘问题,我已经在市委常委会上专门作了强调,并要求老孟他们纪委要坚决把这股歪风邪气杀下去,发现一个严惩一个,绝不手软,不要以为是为了单位要钱办事就可以无所忌惮了,这恰恰成为某些人的借口。” 林春鸣又提到了这件事情,显然对此事很重视。 “你的提议很好,宛州要想在招商引资环境上独树一帜,在中西部地区鹤立鸡群,甚至要赶超东部沿海地区,那就必须要从每一个细节上做起,半点疏忽大意都不能有。” 似乎是对沙正阳的表现从刚进门时的极不顺眼到现在的格外满意反差太大,林春鸣忍不住道:“正阳,这马上就是年底,过了年就是三月,五月你任副处级时间就满两年了,我想让你到区县去工作,老叶也有这个意思,你觉得怎么样?” 虽然从各个渠道和林春鸣平素流露出来的话语里的意思沙正阳已经有所感觉,但是突然听到林春鸣这样直截了当的挑明,沙正阳忍不住还是一阵意动神摇。 下区县,肯定不会是让自己担任一个副书记副县长这一类那么简单,否则自己在经开区已经是党工委副书记、常务副主任了,何须这么郑重其事的向自己提出来? 肯定是要担任主要领导,哪怕是有了前世的种种经历,仍然让沙正阳一阵心潮澎湃。 前世中沙正阳在区县工作多年,但是从未担任过主要领导,顶多也就是一个县委副书记,然后就调到了市委,只在市委里边厮混。 而这也成为他晋职提拔的一个软肋,没有在区县担任主官的经历,很多时候就会被竞争对手压一头。 这也是沙正阳前世中的一大遗憾。 但今生,似乎马上就要实现这一目标了。 只可惜…… ********* 苏伦康走过三楼走廊时,孙妍正好从办公室里出门。 看见女孩娇媚粉嫩的玉靥,苏伦康心中也是暗赞沙正阳这个家伙好艳福。 虽然只是和沙正阳见过三次面,一次是在宿舍外,一次则是在沙正阳来接孙妍下班时碰上,还有一次则是在一个饭局上,当然不是在同一桌,而是在酒店走廊里,所以也算是有了几次交道,而话语间也算投缘。 一件鲜红的高领套头衫,外边一件米灰色的风衣,合体的长筒裤,高跟皮靴更把孙妍修长的双腿衬托得格外引人注目。 听说这个女孩也在求上进,苏伦康现在是交通处副处长,多多少少也算是计委里边的成功人士,自然对这类消息也不是一无所知。 “孙妍。” “苏处长。”孙妍看到了苏伦康停住脚步,含笑回应道:“要出门?” “嗯,你去办公室?”苏伦康点点头,“你们法规处也挺忙啊。” “没办法,改革开放新时代,很多相关的法律法规也需要清理和修订,处长要求要对一些不合时宜的政策进行一个摸底,估计省政府那边有要求吧。”孙妍很自然的回答道。 “嗯,正阳啥时候回来?又有好几个月没见着了,上次还在和我说汉宛高速的事儿,现在又没兴趣了?”苏伦康笑眯眯的道。 孙妍脸色越发灿烂,“快回来了吧?也许今晚就要回来,他也没打电话,不过汉宛高速真的有戏?我怎么听说汉涪高速会优先考虑呢?” “呵呵,你这消息哪里来的?今年宛州的经济增速势头很好,省委省政府都很满意,尤其是招商引资金额大幅度猛增,上周周书记还在表扬宛州,说宛州终于摆脱了平庸,有了一些锐气,嘿嘿,周书记造词用句还真的很经典呢。”苏伦康摇头不止,“涪岗目前的经济总量虽然还高于宛州,但是今年的增长势头可被宛州给比下去了。” 周远望正式接任省委i书记,马耀东调全国i政协,但周远望仍然兼着省i长,估计很快就会明确新的省i长人选。 “可涪岗经济总量要把宛州高得多,而且昭阳涪岗一线,可以形成一个三角带,省里不会不考虑这一点吧?再说了,汉宛高速投资起码是汉涪高速的三倍有多,省里能吃得消?” 在计委里边呆久了,孙妍对这些问题也是信手拈来,道理一套一套。 “你说的是道理,单从省里来考虑的确是如此,但站在国家的高度,交通部和国家计委还有他们的看法,汉宛高速要过郧州和安襄,你不知道么?新任的交通部王副部长就是安襄人?”苏伦康压低声音小声道:“省里不可能不把这份资源用起来,而且郧州、安襄和宛州都是穷困线扎堆的地区,人口也多,脱贫工作年年提,怎么来具体实施,要想富,先修路,大家都知道,所以先修汉宛高速也是政治正确啊。” “这个词儿,我好像听说过啊。”孙妍歪着头,眉目可人,苏伦康看得心中微动,“得了,就是你们家沙正阳和我说的,别装了,这个词儿我都琢磨了好久,不敢乱用啊。” 二人又说了几句,苏伦康才叮嘱孙妍告诉沙正阳回来联系他,这才离开。 孙妍心情很好,周远望终于继任书记了,省i长人选马上就要明确,只要黄绍棠担任省i长,曹清泰到省政府办公厅,沙正阳就能回来了。 政治正确,正阳调回来到省政府办公厅,算不算是政治正确呢? 想到这里,孙妍的嘴角忍不住浮起一抹得意的笑容,迈开步伐,脚步也显得更加轻快,橐橐皮鞋声消失在走廊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