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七十二节 无选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七十二节 无选

这让曹清泰很困扰。 曹清泰很清楚沙正阳想要调回汉都的初衷,他希望和他女友的关系维系下去,而两地分居会很大程度的影响到二人的关系发展,甚至曹清泰也很清楚孙妍父亲孙立诚的某些想法和心态。 不能说孙立诚的想法心态有问题,但是在曹清泰看来,孙立诚的思维还是太狭隘了一些,另外孙立诚也小觑了沙正阳的发展潜力。 曹清泰明白孙立诚的想法,无外乎就是觉得沙正阳是抱上了林春鸣的大腿,入了林春鸣的法眼,所以才会这样一跃而起,一旦失去了林春鸣的青睐赏识,或许沙正阳就会泯然众人,甚至黯然失色。 孙立诚根本就没有看到,也没有意识到沙正阳凭什么博得林春鸣的青睐赏识,他的脑袋里大概就是用一种原始固有的思维模式在考虑问题。 也不想一想,林春鸣能出任一方大员,一些小聪明或者投其所好,怎么可能会让对方破格提拔沙正阳,甚至还放在了宛州经济发动机----宛州经开区的常务副主任位置上,真还以为林春鸣公权私用任人唯亲不成? 林春鸣真要任人唯亲也绝不可能把一个无能之辈放在经开区常务副主任位置上,那真的就成了打他自己的脸了。 问题是孙立诚看不到这些,他只是一味的认为沙正阳的命运系于林春鸣身上,一旦林春鸣离开宛州,沙正阳的仕途光明前景就会黯然落幕。 孙立诚老了,已经看不清形势了,曹清泰觉得也许一年半载里孙立诚就该下来了。 黄绍棠到平原省工作没有秘书,可以在这边选一个带过去,当然更好的是在平原省那边去选一个秘书,不过曹清泰觉得或许沙正阳应该是一个非常合适的人选。 只是不知道沙正阳有没有这个意愿。 换了别人,面对这种好事情,只怕哭着喊着都得要扑上来,但是直觉告诉曹清泰,沙正阳未必愿意。 或者说,沙正阳已经过了还要用某位领导秘书的身份来提升自我的进步速度或者说积攒人脉资源的那个时间段了。 想到这里曹清泰下意识的摇摇头,沙正阳从来就不是沿着别人为他设计好的道路走的人,他有他自己的想法,甚至早就设计好了一条路径,对于之前想要调回省政府工作,那也不过是来自外界影响的一个意外罢了。 归根结底还得要沙正阳自己来定夺,从汉川到平原,从汉都到中州,这个变化,沙正阳是否能够接受。 问题是对于沙正阳来说,去平原省政府就完全失去了意义了。 与其去平原省政府,那还不如就保持现状,让自己在宛州多锻炼两年。 沙正阳在接到曹清泰电话之后就迅速到了,但给他迎头痛击的是这个变化让他无所适从。 见沙正阳脸色变幻不定,曹清泰也不好多说,更不好给出建议。 这关乎对方一辈子,饶是自己可能是为他好,但日后的世事变化谁又能说得清楚?就算是自己都对自己未来路径难以做出预测,何况沙正阳? 他再是天纵奇才,但也需要时间和历练,而合适的环境往往对一个人的成长会起到想象不到的作用。 心中百般纠结,但是沙正阳其实已经拿定了主意,只是觉察到曹清泰的目光里却有几分期待,这让沙正阳也有些好奇。 “曹书记,您是不是有什么更好的建议?”沙正阳问道。 曹清泰有这般神色,肯定有什么想法才对,但对于自己来说,去平原省的价值不大他应该知晓,就算是也跟随他到省政府办公厅,那又如何?一个新环境下,黄绍棠和曹清泰都需要时间来适应和磨合,怎么可能有太多精力来关注自己? “正阳,有这样一个情况,黄书记的秘书小秦留在了汉都,可能要到汉都经开区担任副主任,我问过他,他现在还没有合适的秘书,本来打算是要到平原之后再来考虑的,我在琢磨……”曹清泰沉吟着道。 “不,曹书记,给黄书记当秘书,从各方面都不是一个好主意,这么久了,黄书记多多少少也了解知晓我这个人了,他需要的时候一个更熟悉平原情况的秘书,尤其是您要跟随他过去的情况下。”沙正阳笑了笑,“我现在的情况,突兀的去跟随他当秘书,也很容易引起人非议,尤其是我给你当过秘书。” 曹清泰心中也是暗自掂量。 要说沙正阳给自己当过短时间秘书有多少妨碍,一点影响都没有,肯定不是,但要说有多大影响,那也说不上,关键在于黄书记怎么看? 曹清泰觉得沙正阳是一个很合适的人选,沙正阳的表现足够优秀,甚至可以作为一个助手,问题是对自己,对林春鸣这个级别,也许是如此,但站在一省之长的角度,他需要这样一个秘书么? 只怕未必。 想明白了这一点,曹清泰心中也就通透了许多,点点头:“正阳,你的考虑是对的,嗯,那你就没有必要跟我去平原了,可你和孙妍这边怎么交代?这样大一个变动始料不及,我也很抱歉,……” 沙正阳平静的笑了笑:“曹书记,这非人力所能改变,恐怕连黄书记自己都没想到,遑论您和我?我会和她好好沟通的。” 犹豫了一下,曹清泰最后还是忍不住道:“正阳,我个人意见,你还是更适合留在宛州,林书记对你如此信重,钟广标对你也很亲善,这样的机遇非常难得,男儿志在四方,何须如此斤斤计较与小儿女感情?你和孙妍都还年轻,暂时的分开也是为了日后更长久的相聚,我想你好好和她说一说,求得她的理解和支持,她应该明白的,她也可以说服她父母。” 沙正阳面色不变,但是内心却在苦笑。 有时候外人看起来很清楚的一件事情,但是身处其中之人却总是堪不透,现在不仅仅是孙立诚看不穿,甚至连孙妍也有点儿钻牛角尖了,仿佛自己不回汉都,那就是自私,那就是不在乎这段感情,甚至就是早就存着某种心思。 或许直接结婚,能解决这个心障? ***** 从曹清泰家中出来,沙正阳一时间有些茫然。 虽然很想在和曹清泰多说一会儿,但是沙正阳也知道现在不合适。 三天之内黄绍棠就要赴平原就任,时间相当紧,而曹清泰要跟随黄绍棠去平原,也要涉及到移交交接,加上各种得知这个情况的朋友同事都要联系他,曹清泰这几天会非常忙,他留下来就不合适了。 他是开了开发区的一辆桑塔纳回来的,老款的桑塔纳,没有助力器,这一路从宛州回来,手膀子都都有点儿发酸了。 雷霆还在宛州,何况这种事情和他说,他也出不了多少主意,甚至别人都没法给建议,只能是自己来拍板。 可沙正阳现在还不想和孙妍面对。 那意味着又是一场拉锯战,这让沙正阳感到一丝疲倦。 这样的生活是自己想要的么? 重生者本不该如此的,沙正阳忿忿的想着。 说好的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挥斥方遒大杀四方呢?说好醒掌杀人权醉卧美人膝呢?说好的振臂一呼,望风景从呢?说好的当李嘉诚泡李嘉欣呢? 未必都是幻梦,但和自己幻想的差距有些大。 当然那未必也是自己想要的。 有了前世记忆和经历的沙正阳居然也想一个懵懂小子一样对自己未来有些茫然了,这说起来有些好笑,但是仔细一想,这个世界未必就是原来那个世界了,蝴蝶翅膀扇起的风暴正在潜移默化的改变周围的世界,同样也让沙正阳需要考虑自己的未来该如何了。 孙妍是否真的是最适合自己的人?这个问题浮现在心中。 之前从未想过,但是当真正面临着这个问题时,他又不得不踌躇了。 孙妍有她自己的工作追求,这本来是好事,但是当两个人的追求目标产生了矛盾而又难以调和的时候,这究竟是好是坏,就要见仁见智了。 如果说曹清泰真的会省政府而把自己召回去的话,沙正阳觉得可以接受,在省政府里呆上两三年解决了正处级职务,也算是为下一步下基层打好一个基础,无论是就近到汉都,还是略远一些涪岗昭阳或者武阳秦都,都可以,担任一地主官打磨两年,虽然说可能要比在宛州这边多耽搁几年,但有了一个稳定的家庭,也值得。 可是现在情况有变,自己无法依靠曹清泰回省里了,而孙立诚能帮自己到什么程度,沙正阳很怀疑。 如果单纯是为了回去维持这段感情而回去,那么这值得么? 照理说感情不应当谈值不值,但是这个年头却始终困扰着沙正阳,让他挥之不去。 也许真的该和孙妍好好谈一谈,越是不愿意面对的事情,也就说明越是该理性坦然的面对了。 想到这里,沙正阳也就拿定了主意,拿出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