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七十九节 总有插曲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七十九节 总有插曲

“冀书记!”沙正阳虽然和冀文东没有正式见过面,但是礼节上必须要做到。 杜大伟也和冀文东打了招呼。 “正阳,大伟。”冀文东走起路来很有威势,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军人风范,“北溪我去过了,开发区还没来过,啥时候安排我来调研一下啊?” 一句话把沙正阳逗得乐起来,沙正阳没想到看似严肃方正的冀文东说话这么逗,“领导,您这话是在打我脸呢,您定了啥时候来,我们肯定要腾出时间来恭候您大驾光临啊。” “得,别说那些没用的,我来宛州两次,问起钱书记,都说你不在宛州,你不在经开区,我就不敢来啊。”冀文东脸上笑容没有,但是说话却是很风趣。 “冀书记,您要这么说,我这小胳膊小腿儿的,就有些承受不起了。” 沙正阳还不确定这位新来的政法高官究竟是一种表示随和亲密的示好,还是一种半带揶揄的嘲讽,总觉得这话有点儿不那么是味道。 “呵呵,你胆子比天大,有什么承受不起的?”丢了一句话,冀文东立即转开话题:“春节前只有几天了,怕是来不及了,正月十五之后,我来你们经开区调研,怎么样?” “冀书记,本来我该说一句看您方便,不过我觉得冀书记能不能在年前来咱们经开区调研呢?咱们这边儿事情可是积累着,盼您的光临来指导呢。” 不管对方言语中藏着什么,沙正阳觉得自己需要把礼节尽到,至于说对方接受不接受,那是对方的事情。 冀文东深看了沙正阳一眼。 沙正阳泰然以对,目光回视。 经开区老大是钱正,可不是自己。 若是冀文东对经开区的工作不太满意,也轮不到自己来发声。 再说了,经开区现在就是一个以经济发展为主题的纯经济区,除开经济工作以外,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其他工作。 政法工作在其他区县也许重要,但是在经开区还真的暂时只能排在后列,也就是要建公安分局现在经开区才礼敬几分,若非如此,暂时不理也就那样,有本事你找钱正发飙去。 当然,沙正阳也不想挑衅谁,该做的礼节他觉得自己都做到了,对方再也做脸做色,那就别怪自己有理有据有节的“反击”了。 “行,那就后天怎么样?”冀文东炯炯有神的目光落在沙正阳身上,点了点头。 “好啊,那我回去立即向钱书记汇报,后天党工委和管委会就等候冀书记光临指导调研了。”沙正阳欣然应承。 冀文东走了,杜大伟这才从一边过来,先前冀文东和沙正阳的对话他也听到了,“怎么,冀书记对你们经开区印象不太好?对你怎么有点儿生硬啊。” “说不上吧?”沙正阳懒散的摊摊手,“我这还是第一次和他见面呢。” “啊?冀书记上任这么久,你还第一次见他?”杜大伟吃了一惊,“你之前没有去拜会过冀书记?” “上个月我忙得飞起,半个月都在跑上海那边,这个月回来又忙着雀巢公司落户的事情哪有那么多精力?去过一次,他不在,说是去裕城调研了,后来我也没时间了。”沙正阳淡淡的道。 沙正阳已经慢慢回过味来了,看样子是对自己没有主动拜会对方有些不满意,所以言语中才有了一点儿敲打的意思。 不过沙正阳还是有些疑惑,冀文东是从省里边下来的,照理说来宛州之前省里领导肯定也有交代,再说经开区的情况他也有所了解才对,这般不冷不热的敲打,似乎有些变味了。 “冀书记上班时间不得空,你也可以下班时间去拜会嘛。”杜大伟皱着眉头道:“冀书记也住在市委宿舍里边,平时也不回汉都,你要找他很容易吧?” “我没想那么多,觉得上班时间去拜会更正式一些。” 这一点沙正阳倒真的没有想那么多,但究其原因还是觉得年前事情这么多,自己都忙不过来,政法工作对经开区来说还要放在后边,所以也就没那么重视,如果是换了一个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或者常务副市长新来,他肯定要找机会拜会,这还是一个态度问题。 虽然沙正阳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是要说自己错了到也说不上。 你冀文东难道就不知道现在经开区的形势? 为了拼招商引资和基础设施建设,班子成员都加班加点,连闫鹏现在都帮自己代管服务中心了,自己就是万精油,那里需要就顶上去,哪里还有那么多精力来考虑这些小鸡肚肠的阴微心理。 杜大伟看了沙正阳一眼,摇摇头,沙正阳也明白杜大伟的意思,耸耸肩:“找机会我会去的,不过这好像该是钱书记的事儿才对。” “正阳,不一样,钱书记是常委,他不可能去的,你是常务副主任,可以说你应该是经开区的党政一肩挑才对,陆健和奚重山都不好去拜会,正该你去,而且你们不是还要设立公安分局么?这么好的由头,你啊你!” 老干部遇到新问题了,沙正阳下意识的在心中自我解嘲了一句。 虽然自己有前世几十年的体制内经历经验,但是在二十一世纪,尤其是2012年之后,这种论资排辈和过分注重层级的规矩正在渐渐淡化,领导都越来越亲民,各级党委政府也都要主动和下边打成一片,所以大概自己也有点儿疏忽了。 可现在还是九十年代中期,正是体制内这些官威最盛的时候,官大一级压死人在这个年代是最能体会到的。 自己的这般不经意的疏忽,或许在有些人眼中就是轻慢,如果不是因为林春鸣的原因,或许冀文东都要给自己小鞋穿了,不会像今天这样只是淡淡的敲打自己几句了事了。 看见杜大伟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沙正阳索性道:“知道了,会议结束,我就去约冀书记,请他赏光,今晚小聚,顺带请杜县长和郑书记作陪,如何?” “少给我来这一套,这种场合我和郑国忠都不合适参加,你要找陪客,也该在政法系统里找,当然如果是你们单位邀请那又另当别论。”杜大伟撇撇嘴。 “单位该是后天,今天我私人邀请,嗯,你说的也对,该在政法系统找两个陪客。”沙正阳想了想。 会议终于开始了。 主席台就坐的领导分成两排,第一排是四大班子的主要领导和市委常委,第二排则是在家的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领导,当然有些在家的市人大市政协领导不愿意参加,哪也不勉强,只要请到就可以了。 主持会议的是市委副书记唐华。 沙正阳注意到钱正和冀文东坐在了第一排最两端,这也表明了二人在市委常委里的排序。 冀文东原来在省委政法委里担任的是政治部副主任,在这个位置上担任了三年,这是一个资深正处级的职位,到宛州担任市委常委、政法委i书记,算是升了一级,但能到宛州也算是不错了。 市里边的总结会都是有固定程序和套路的。 主持人基本上都是分管党群的副书记,偶尔也会有市长来主持,然后就是市长作总结报告,部分市领导宣读一些表彰决定,然后开始颁奖。 再随后就是市人大主任要讲话,但时间不长,市高官一般不讲,最后是市高官作重要讲话,最后是市长就市高官的讲话进行补充几点落实。 这是常规套路,不排除少数情况下有省领导要来参会,要做讲话,但这种情况比较少见,一般是有特殊情况或者市里特别邀请才会如此,根据情况进行调剂即可。 冯士章的讲话比较长,很显然这一次对于今年全市工作的表现市委市府都还是比较满意的。 这份满意主要是根据宛州市在省里的各项单项和综合评比得名来的,当然,这也自然就要分解到各个区县进行排名,奖惩逗硬,都要体现在这些打分和奖牌上。 “今年以来,全市干部群众在市委的坚强领导下,克服了一系列不利因素,在全国整体经济形势处于压缩和调整的态势下,仍然取得了极为辉煌的成绩,尤其是今年我们对外招商引资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突破,截止到1994年12月20日,全市共吸引包括台资、港资在内的外商投资1.56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2.98亿元,比去年增长百分之1185%,……” “恐怕大家都觉得这个数据都有点儿骇人听闻,在全省,我们吸引的外来投资首次超过了汉都和嘉州,名列全省第一,这也是汉川全省自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一例,这是我们全是干部职工辛勤努力下实现的,也是我们宛州市的骄傲,……” 这的确是一个值得大书特书的骄傲,93年宛州几乎没有吸引一笔外资进入,就算是吸引企业落户也大多是来自沿海地区的私人资本进来,鲜有外汇进来的,但今年却是实打实的外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