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八十节 约局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八十节 约局

“……,今年我们宛州吸引外资、招商引资、产业培育等多个重要指标均在全省综合考评中名列第一,这有赖于全市干部群众的一致努力,但在这里我要专门对宛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和管委会提出表扬,1994年,宛州经开区几乎是白手起家,硬生生在一年中打造出了一个经济高地,全年共计在基础设施建设上投入4.58亿元,同时吸引外来资金签约9.15亿元,实际落地投资4.31亿,占到了全市招商引资总量的接近六成,……” 冯士章的话引来台下一阵窃窃私语。 要知道虽然三大国企都已经改制,并吸引了上亿元的资金进来,但这都不属于经开区,而要算到市本级,可经开区却能在一片白地上吸引投资落地4.31亿元,这就是一个相当骇人的数据了,做不得假。 “我市产业结构持续得到优化改善,尤其是一批国际知名食品品牌落地我市,使得我市食品企业异军突起,像雀巢、顶益、统一、日清、东方红、自然堂等食品企业纷纷落地我市,使得我市产业竞争力得到极大增强,未来……” “与此同时我市电子电器产业也通过企业改制和七厂二所外迁以及军转民启动,基础得到进一步夯实,……” “……” “展望明年,我市的发展势头会进一步向好,尤其是我市经开区和各区县的经开区发展已经呈现出百花齐放的态势,东峡的医药产业规模不断扩大,香城的木材加工和家具产业,裕城的农产品加工业,北溪的石材及建材产业,都初具规模,……” 虽然这些都是每年政府总结报告中的基本套路,但是也不得不说这些内容和数据能够最直观的体现一个地方一年来的产业经济变化,尤其是像招商引资数额,工业总产值,固定资产投资额,gdp,财政入库收入及其增速,则是这些数据中最重要的几项。 当然像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民人均纯收入增速现在还要放在后面,要到二十年后这两个数据才会逐渐被地方党委政府日渐重视。 现在最重视的仍然是招商引资数额和gdp以及工业总产值最重要,当然财政收入的变化更能牵动人心。 前世中沙正阳对这些数据早已经听腻味了,而这一次再度坐在这样的会场中,再度感受着周围人窃窃私语中对种种数据的探讨,他越发深刻意识到这个世界正在因为自己而改变,但是却又并未因为自己发生质的改变,无论自己如何努力,也只能是一些局部的和量上的变化。 十二点,会议在国歌声中结束,而午宴就安排在了宛州宾馆。 沙正阳三度登台领奖,抱回一大堆奖牌,还不得不先把这些玩意儿放回到桑塔纳车里去。 总结会的饭大概是最没有意义的饭局之一了,仅次于团拜会和老干部座谈会,这是体制内的说法。 当然对于这种程序,却还不能不走,要想不吃饭,或者说另组一局吃饭,还不行,起码你得向唐华或者和明永昌请假,而且一般都不会批准,除非特殊情况。 沙正阳知道自己今天是走不了的。 钱正是市委领导,经开区今年又是风头大盛,长了洋,领导都盯着你,想要提前溜号都不行,得老老实实坐在座位上等着一圈一圈领导过来敬酒结束才能走人,不过等到最后一轮领导过来,估计也该结束了。 走不了,那就不走,沙正阳也索性就坐在圆桌边上,筷子有一夹没一夹的吃着菜。 至于酒,每桌只有一瓶东方红国窖1927,58度的,据说口感不比52度的逊色,但更有劲道,价格也差不多,但是每桌一瓶基本上就够了,如果是52度的1949也许就要两瓶,而48度的1921或许就要三瓶了。 沙正阳甚至不无恶意的猜测,接待办这帮家伙是不是也是考虑过从节约成本的角度来考虑,毕竟这东方红国窖也忒贵了一点儿,两瓶都得要超标了,还不如大大方方拿一瓶58度的国窖1927,专攻军队的,力度劲道够大,也能节省一些。 不过总结会上总体来说大家都比较克制,虽然这年头还没有中午禁酒令这一说,但是这种场面饭局,除非遇到了几个投缘要较酒的,所以大家也都是浅尝辄止,鲜有一瓶喝完还要二瓶的。 出乎沙正阳的预料,今年的敬酒是分成了体系来的,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主要领导各自带队,带着班子来挨桌敬酒,这样也极大的节省了时间和酒,一桌一杯,大家都轻松,陪酒的也洒脱。 趁着市委这帮子人来敬酒,沙正阳也尾行,跟在冀文东身后,小声的约定了饭局。 沙正阳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约局时对方内心的满意,虽然那张黑脸上看不出多少变化,但是从对方那一声“嗯”中,就能感受到那种愉悦,似乎是对自己的殷勤或者说懂事很高兴。 沙正阳一直试图揣摩冀文东对自己不太友善的原因,或者说他觉得像冀文东这种的军队中干到正团级,又到省委政法委工作担任一级领导的角色,不该如此浅薄才对,但是经过一番琢磨之后倒也觉得正常。 省委政法委政治部副主任的确说不上一个含金量有多高的职位,那份从部队中主官到一个说不上多么显赫的部门里冷落几年,才又获得机会,起起落落的滋味不好受。 但是到了宛州市委担任常委兼政法高官就不一样了。 或许这种心理状态的转换让对方到宛州之后一时间有些失衡或者说膨胀了,而自己这个在宛州也算是风云人物的名声让他下意识的有些要压一压的感觉? 对此沙正阳倒也能理解,前世中自己不也一样经历过无数这类事情么?不也一样有过沾沾自喜和自我膨胀的感觉么? 很正常。 平常心看待即可。 他也相信随着时间流逝,地方事务的棘手,会让对方慢慢沉淀下来,厚重起来,如果他做不到,那么他可能就仅止于此了。 既然定了饭局,沙正阳也就需要考虑邀请几位合适的陪客了。 首先确定了薛向峰,几次打交道之后,沙正阳和薛向峰关系还算不错。 另外沙正阳也拉上了肖寿安和常磊两口子,另外还把杜克利也叫上了。 杜克利现在市府办担任副主任,和各方打交道都比较多。 谭兴志出事之后,市公安局副局长空缺一人,肖寿安是最有力的竞争人选,或者说基本上就是第一人选,加之他和常磊关系密切,沙正阳以前也打过几次交道,拉上也算结份善缘。 倒是常磊两口子层次低了一点儿,但是既然是私人邀请,两口子都在政法这条线上,也说得过去,而且姚莉还在市检察院政治部工作,而冀文东也是省政法委政治部下来的,勉强拉扯上一点儿关系。 这样一个小饭局,光是陪客都要煞费苦心,所以沙正阳也是很腻烦这种请客吃饭。 对冀文东,请客就肯定不能档次太低,但在宛州宾馆肯定又不合适,所以沙正阳也就安排在了汉江国际酒店。 薛向峰和肖寿安联袂先到,紧接着杜克利也到了,倒是常磊两口子姗姗来迟。 “开发区分局省里边已经批了,主要是抓紧落实编制,95年市公安局肯定会到省公安专科学校去要一批,但这都是新瓜蛋子,还得一年半载才能派得上用场,开发区分局这边肯定先得从宛阳分局和市局机关里抽调一批警力过来,……” 薛向峰很健谈,顺口说了一句:“寿安,开发区分局要组建,首先就是刑侦、治安和派出所这三块要搭起来,你们刑侦支队要考虑下去三五个人牵头,你要考虑一下。” “嘿嘿,薛局,我看常磊就不错,不过过去当开发区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就有点儿耽搁了。”肖寿安嘿嘿一笑,“沙主任,你说是不是?” “嘿嘿,我倒是欢迎,就怕是有些人心气就不顺了。”沙正阳斜晲了常磊一眼,“开发区分局级别低了点儿,刑警大队长和副局长都是副科级吧?” “都这样,我们支队才副县级,常磊过去到刑警大队就没多大意思了。”肖寿安也乐呵呵的道:“我还有些舍不得呢,常磊当个分管刑侦的副局长还差不多,薛局,你说呢?” 分管刑侦副局长和刑警大队长在级别上是一样的,甚至刑警大队长也能进局党委,但这却是两个概念,一步到位副局长和当个刑警大队长,那中间还有三五年的资历打熬,所以完全不一样。 “这事儿现在还说不到那一步,常磊该去祁局长和卢局长汇报工作嘛。” 薛向峰当然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发表意见,这种场合不是谈这种事情的地方,当然肖寿安和沙正阳凑趣说两句没有问题,但处在他的身份位置上,就不宜发表意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