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八十一节 语言艺术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八十一节 语言艺术

饭前的随意一个话题都能引起很多故事。 身处局中者,有漫不经心,也有唏嘘感慨无限。 起码常磊和姚莉都是心中狂跳,嘴舌发干。 之前沙正阳邀约着他们夫妻俩时也没多说什么,只说吃顿饭,有薛向峰、肖寿安参加,主宾是市委常委、政法委i书记冀文东。 能参加这样一个饭局,哪怕是作为陪客,起码也能混个脸熟了,很难得。 常磊和姚莉都不是那种假清高的角色,深处这个社会中,尤其是要走体制内这条路,人情世故免不了,人脉关系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薛向峰是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冀文东是政法委i书记,都是能决定常磊命运的人物,吃顿饭未必能有多大效果,但是绝对不是坏事,起码在领导心目中能加深印象。 未来也许就是这种日积月累的印象铺垫,说不定就能铺垫出一个机会来。 这陡然间就把话题转到了常磊的下一步去向上了,不得不让常磊心速加快。 之前肖寿安曾经和他谈起过,经开区新建,有些机会,他以为是让他到经开区担任刑警大队长,这也算是一个不错的机会,他也表态愿意。 但没想到似乎肖寿安有些不止于此的意思,就当着薛向峰的面提了出来。 虽然薛向峰没有明确表态,这种情形本身也不可能表态,但这起码是一个好兆头。 最起码刑警大队长是稳了,就看能不能搏一把分管刑侦的副局长了。 这两者之间差距不小,也许就是三五年时间,对常磊来说当然不一般。 只是出于这种场合下,他的确不好插言,也轮不到他插言。 “薛局,谭兴志都不在这么久了,老肖是不是该上了?组织部考察就不能推到年前么?” 只有几个人,沙正阳话也就放得开,肖寿安是组织考察对象,这基本上是明确了的,只是没对外宣布而已。 沙正阳把话题岔开了,既然薛向峰不愿意谈,再继续说,只会适得其反,还不如另寻机会,起码也给了薛向峰一个初步印象,有这么一回事了。 “谁知道组织部那边怎么搞的?我也希望寿安的事情早点敲定,这春节值班也多一个人,大家也可以多耍两天。”薛向峰撇撇嘴,“前天碰到了组织部金部长,他说年前时间太紧了,实在来不及了,只有过了大年十五再来考察了。” 肖寿安倒是乐呵呵的,似乎不在意,但谁又能不在意? 早一天明确,早一天心里踏实,这年头不到红头子文件下来那天,谁都不敢打包票。 “组织部那边太拖了,不过也难为他们了,冀书记才来,他们也要尊重一下冀书记,人家才来情况都没摸清楚,你这边就要人事任命,肯定有点儿不尊重,所以放一下也好。”杜克利插话,他在市政府办里,消息最灵通。 “倒也是这个道理,不过老肖就亏了。”沙正阳耸耸肩,正说着间,沙正阳电话响了,沙正阳看了看,“冀书记到了,走,咱们去迎接一下。” 佳美把冀文东送到了酒店大门上就离开了,沙正阳和薛向峰一行人众星捧月一般的簇拥着冀文东入场,沙正阳感觉对方很喜欢这种格局排场。 这种喜好倒也说不上是什么坏毛病,只是给沙正阳感觉格局就有点儿小了。 不过对沙正阳来说却无所谓,本身也就是纯粹的工作关系,求同存异,不是每个工作关系都能发展到默契无间的,他沙正阳的魅力也还没有强到那个地步。 两瓶东方红国窖1949拿了上来。 汉江国际酒店是华峰电器和三洋若斯电器的定点接待,若是单论沙正阳这点儿工资奖金,真要经常私人在这些地方请客,他还真的承受不起。 不过挂账挂在华峰或者三洋若斯上都不是问题,尤其是华峰那边就更不是问题了。 不过一般情况下沙正阳是不愿意如此处理的,很容易授人以柄,他更愿意记账在这里,等到合适时机一起来结账处理,凭着他这张脸,在这里还是能混得开的。 怎么来处理,他还没想好,说实话,为了钱而发愁,真的有点儿像重生者的耻辱,但确实如此,这几年来,沙正阳似乎还真没为自己捞点儿钱的想法,太lo了。 酒局文化素来有,但各地风格大同小异。 体制内的酒局更为特殊一些,大家讲求一个层次对等,无论是单位公务酒局,还是私人酒局,都是如此。 冀文东作为宛州政法体系的最高领导,照理说沙正阳的层次还是略差了一点,但是沙正阳也有沙正阳的特殊之处。 一来经开区党工委i书记和主任均由市委常委钱正一人兼任,沙正阳是实质性的第二人,说得过去。 二来,沙正阳是市高官林春鸣从汉都带过来的人,这种特殊性自然让人刮目相看。 三来,沙正来宛州之后的种种惊艳表现足以让人看得到其潜力,冀文东自然不会眼盲。 正因为如此,冀文东对于沙正阳约局还是很满意的。 沙正阳选择的陪客也让冀文东感觉到了重视,薛向峰是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正处级,肖寿安是市公安局副局长的人选,如无意外,年后就会过考察,然后市委常委会过会就会正式任命,这一点他同样清楚。 哪怕是杜克利也是市政府办副主任,一样被不简单。 倒是常磊和姚莉层次低了一点,但也可以理解,冀文东估计应该是沙正阳在政法圈子里的私人朋友,在介绍之后,到也多了几分亲切,一是冀文东转业后也曾经在西南政法学院进行短期培训进修,二是姚莉的市检察院政治部工作也让他有了一些共同语言。 这一方面让冀文东也对沙正阳的观感好了不少。 虽然被不喜欢这样的酒局,但是在场面走,各种花式约酒段子沙正阳也不会少,有薛向峰的帮衬,很快沙正阳就把酒局掀起了一次“高潮”。 冀文东的确是冀省人,在酒量上有着不俗的量,面对车轮战也不怵,甚至反杀,让沙正阳都咋舌不已。 “冀书记,总的来说,宛州社会治安状况还是相当不错的,但警力不足仍然是一大制约,随着宛州经济迅猛发展,农村剩余劳动力大量涌入城市,出租房大量增多,尤其是在城郊结合部,给城区内带来了巨大的社会治安压力。” 薛向峰很开就把话题引到了公安工作上来,也算是像冀文东介绍当下宛州市区社会治安状况存在的一些问题和隐忧。 “目前宛阳分局仅有警力220人,龙陵分局仅有警力145人,城区万人警力连两人都达不到,这在全省警力都算是最低的城市之一,仅比夔塘、巴原两地区略好,……” “经开区分局省里边批了多少个警力?”冀文东对于公安这一块工作还是很重视的,尤其是经开区。 林春鸣在他走马上任伊始就给他交代了,经开区未来几年都将是宛州经济发动机,招商引资和工业发展会带动整个经开区城市基建的迅猛发展,也会带来很多社会治安问题。 “75个警力,但不瞒冀书记,市局考虑经开区新设,恐怕暂时不需要那么力量,暂时考虑先设立三个派出所,共配置32名警力,另外在分局机关配置33名警力,另外10名警力会安排到宛阳分局,以缓解宛阳警力严重不足的窘况。” 薛向峰对此很坦然。 冀文东端起酒杯和薛向峰碰了一下杯,缓缓摇头,“向峰,这恐怕不妥,林书记对开发区分局组建很重视,对警力配备也有专门要求,就是要确保开发区社会治安不能出任何问题,在我看来,75名警力不算多,派出所之外,刑侦治安这两大部门起码也得要二十来人吧,剩下办公室政工科这一类部门也要三五人吧,我觉得差不多。” 薛向峰苦笑。 这位冀书记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这么坚持这一点。 宛阳那边社会治安压力要大得多,经开区这边虽然发展很快,但是也还要一个过程,企业建起来,然后生产,这都是有一个时间段,市局本来也就是考虑先给宛阳补充一些警力,经开区现在只有一个派出所,虽说压力很大,但是现在也熬过来了,骤然补充几十个警力,岂有反而过不了的事情? 就连沙正阳也感觉到冀文东有些教条了,但是这种事情他也不能插话,毕竟冀文东的态度是对经开区工作的重视和支持。 “冀书记,薛局,个人认为,未来经开区和真阳与现在的主城区发展会日益一体化,真阳日后撤县设区也应该是一个趋势,不妨可以统筹考虑,冀书记可以向市委提出来为市公安局再增加部分编制以弥补宛阳和龙陵警力的不足,现在如何来科学调配,市公安局可以搞一个调研再来决定嘛。”沙正阳只能在中间打一张和牌。 沙正阳含蓄的提醒让冀文东也意识到自己好像有些越权了。 加上新成立的经开区分局,三个分局都属于市局直管,经开区申请编制时可以按75名来申请,但是在具体调配时如何灵活安排是市公安局的权力,薛向峰向自己解释是尊重自己,自己就显得有些急切了。 也幸好沙正阳的搭话让自己得以缓颊,也找到一个合适的台阶下,冀文东定了定神,瞥了一眼沙正阳,对沙正阳又多了几分好感,这才启口道:“正阳说的也对,市公安局搞一个调研对整个城区社会治安状况以及警力配备状况的基本情况做一个摸底,嗯,如果的确不足,市公安局提出来,政法委研究之后我去找林书记和冯市长,市编办那边我也亲自去跑。” 薛向峰也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冀文东拗着脖子不松,那今天自己的话就有点儿自寻烦恼了,好在沙正阳助了自己一臂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