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八十二节 分身乏术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八十二节 分身乏术

一局酒看似并没有能解决多少问题,但是却能很好的改善双方印象和关系。 两天后冀文东到经开区调研,中午钱正亲自作陪,宾主尽欢。 沙正阳自然也跑不掉,气氛很融洽。 经开区公安分局也会在年后就要挂牌,所需警力先行从市公安局机关、宛阳分局、龙陵分局抽调,从真阳县公安局借调部分。 应该说冀文东在林春鸣那里还是有一些话语权的,否则市里边在人事编制上的松口没那么容易。 沙正阳对冀文东的印象不算太好,但是觉得也还是一个可以合作的对象,毕竟对方才来宛州不久,对地方工作还有些不太熟悉,有一些倾向也很正常。 对沙正阳来说,现在他也没有太多心思去考虑其他,年边上了,开发区的工地建设却不能停,一大批已经签约的项目都要在年后铺开建设。 尤其是雀巢食品产业园的建设更是高标准严要求,沙正阳也是专门交代众志建设务必要以典范精品的模本来塑造,为日后开发区的厂区建设树立一个标杆。 “放心吧,沙主任,我们都把建汉都东方红大厦的一部分力量抽过来了,这种标准式厂房难度不算大,不过要建成生态花园式厂区有些浪费了倒是真的,这年头有几个这么干?” 赵一善明白沙正阳的心思,一只手撑在桑塔纳的引擎盖上,一只手的手指在引擎盖上的图纸上指点着,“看看这架势,我估摸着厂子还没开工,都要成周围老百姓早晨锻炼的好去处了。” 沙正阳被逗笑了,这家伙的话还真够夸张,经开区境内几乎没有生活区,起码现在是如此,更不存在有多少晨练的老百姓。 但这一点在经开区下一步规划时也有了一些调整,在主要工业区的周边区域仍然规划了部分商住区域,这种科学合理的分配才能促成经开区的综合健康发展。 “老赵,你该知道这个项目对经开区的重要性,一句话,既要保证速度,更要保证质量,五月份周边的生态绿化必须要有一个大模样出来,厂区建设按照你们既定计划走,春节你们如何休假我管不着,我只管要按照进度来。” 沙正阳的话没有让赵一善觉得为难,搞建筑行业就别指望着像其他行业那样过安分年,一切都要服从质量和进度需要。 “放心,我们三十开始放假,初四就正式开工,只有四天假。” 赵一善的众志建设已经在宛州打开了局面,能垫资,而且关键在于敢啃硬骨头。 这是陆健最喜欢的一支队伍,每每遇到建设上的麻烦困难,陆健首先想到的都是赵一善,现在赵一善和陆健的密切程度都快赶上沙正阳了。 “注意安全,节假日期间,更要严格按照管理规定来,别大意。”这些话本都不该沙正阳提醒,但沙正阳也知道众志建设压力很大,不得不从在汉都在建的东方红大厦那边抽掉了部分员工过来,担心他们还不熟悉情况。 “这是铁律,沙主任放心,跟着我老赵干的,都得要按照管理规定来,别的不敢说,我得对跟我出来的兄弟们负责。”赵一善笑了笑,“像东方红大厦那边,没把握的,我宁肯不干。” 东方红大厦那边已经正式全面开工建设,基坑挖掘已经铺开,众志建设作为一个分包商,也获得了一些辅助性的工程,总包方是中建九局。 “老赵除了这两块外,众志建设还有项目么?”难得遇上赵一善,沙正阳也就多问几句,赵一善虽然这段时间在宛州多一些,但是这边主要还是他的一个副总兼宛州项目公司经理何一丹来负责。 “东方红大厦有一个项目部,另外在银台也还有一个项目公司,宛州这边算是目前最大的项目,主要还是人手太少了,我听说市三建司负债太重,可能要改制,我找人问过了,据说汉都市里对有意接盘者身份不受限,我也向宁总汇报了,宁总比较支持,但她希望再看看,压压价。” 赵一善的话让沙正阳颇为吃惊,宁月婵这一步动作很猛啊,居然没和自己提及?这是要不动声色给自己一个傲娇姿态,以展示她的魄力么? 市三建司不就是高铎原来所在的公司么?规模相当大啊,最高峰接近两千来人,就算是现在起码也有一千来号人吧?众志建设要开启的疯狂兼并时代了么? “有把握么?”沙正阳不多问,专业事情交给专业人士去办,这是他信奉的原则。 “三建司债务较重,缺乏流动资金,冗员太多,这是国企通病,但基本架构还是健全的,我们拿下三建司可以极大的改善我们众志建设的人力结构,对我们的人才充实十分有利,另外我们也可以直接继承三建司的建筑资质,不再受原来县建筑公司的这些束缚了。”赵一善很坦然,“我觉得还是有把握的。” “资金方面宁总怎么说?”沙正阳再多问了一句。 “她说直接由东方红集团这边解决,不走投资公司那边了,原来众志建设那块土地可以与集团进行置换,我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赵一善道。 虽然众志建设近乎于东方红集团的全资子公司,但是银台县政府和公司员工共持有20%股份,而随着期权激励机制,每年众志建设只要完成了设定目标,东方红集团和县政府股份都还要持续缩减,这也是为了激励以赵一善为首的管理层努力工作。 “嗯,只要宁总支持就行,抓住时机促成飞跃,希望众志建设能迅速成长起来,我真心希望二十年后能够看到一个足迹踏遍全世界的众志建设。” 沙正阳对赵一善前世历史很清楚,这是一个基建狂魔。 众志建设规模越做越大,按照惯例涉足房地产甚至逐渐变成房地产为主业也是常态,而且众志建设也有非常多的机会摇身一变成为汉川房地产几巨头之一,但是众志建设的房地产始终只是一个众志建设下边的一部分,而且体量也不算很大,只能说在汉川勉强道得上名号。 众志建设和国内很多知名房地产尚合作过,在高速公路建设和高铁建设时代更是突飞猛进,甚至跟随着中建集团到了国外打拼市场,赵一善就曾经对外宣称过他是一个建筑企业家,但不是一个房地产商。 赵一善眉花眼笑,“谢谢沙主任吉言了,我这辈子不图什么,就希望能修最好的楼,建最好的路和桥,如果能把众志建设的牌子打到国外去,那就是死了也值得了。” “那希望老赵就要保持初心,始终如一了。”沙正阳颇有深意的道。 年前的事情始终是纷繁的,经开区相对单纯,但是沙正阳还挂着一个市委政研室副主任的头衔,而且是主持市委政研室的工作,所以再说平时不怎么过问,但是年边上有些事情也得要梳理一下。 贝一河的主要精力都被压在了七厂二所的搬迁上,而随着七厂二所选址结束并进入正式建设阶段,贝一河的工作任务更重。 作为七厂二所搬迁领导小组办公室的副主任,沙正阳基本上把所有工作职责都委托给了贝一河,年后沙正阳这个办公室副主任就会卸任,由贝一河来接任,这其实也是对贝一河工作的一个认可。 “这一片就是未来的宛州八中,也就是七厂二所搬迁出来之后在其原有的子弟校基础上新建的两所中学之一选址地,这个区域位置适中,正好处于未来蓝光厂、红梅厂几个生活区的交汇处,距离汉宏厂生活区也不算远,而且临河,环境很不错。” 贝一河对他现在的工作状况很满意,虽然辛苦了一点,不但要承担七厂二所搬迁的协调工作,而且政研室经济处这边的工作他也丢不掉,所以基本上都是晚上来加班处理经济处的工作。 “虽然从现在看起来远了点,但是公交公司那边正在进行规划,明年39路公交车就会从火车南站开到这里,另外规划中的58路公交车也会在明年下半年开通,市中心医院到石桥铺,要过这里。” “建委那边的规划要多征求七厂二所的意见,不能像我们这边在地图上比划一下就行了,我们对宛州很熟悉了,但是七厂二所的领导,尤其是职工代表未必就清楚,可以做一个分区域的模型出来,花点儿钱也有必要,届时看起来更直观,……” 沙正阳知道这七厂二所搬迁没有三五年是了断不了的,而且各种琐碎繁杂的问题还会在日后工作中不断冒出来,所以只有力求在一开始就考虑细致周全,尽可能的减少问题的发生。 “还有,公交规划,包括银行、邮局、派出所、公园这些设施的规划也要明确,不能太笼统,这容易让别人感觉到是在敷衍他们,认为市里没诚意,最好能够有一个明确落成的时间节点,……”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