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八十七节 确认过眼神,我遇见对的人?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八十七节 确认过眼神,我遇见对的人?

把夏侯子送到汉华大酒店住下,也替顾湄定了个房间,但顾湄死活不愿意这么早就呆在这里,非要跟着沙正阳回家去看看。 沙正阳也是无奈,也只能就着许铁作为刑警队长的专车座驾一辆墨绿色的奥拓一起回饮食公司家属楼。 看见沙正阳竟然把顾湄领回家,也刚到家的沙正刚大吃一惊,没想到自己兄长这么牛逼,那边刚和孙妍说要冷却一下,这边却把这女孩子都领回家了,也不知道爸妈会怎么想? 不出所料,沙父沙母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虽然知道自己这个大儿子做事有他自己一套,但是这样大鸣其道的把姑娘往家里领,就有点儿过了。 孙妍都还没登过门呢,虽然现在儿子和孙妍之间的关系有些冷淡,但毕竟是基本确定了对象关系的,儿子这么干就有点儿出格了。 “爸,妈,这是顾湄,我朋友,顾湄,这是我爸我妈。” 沙正阳何尝不知道这里边的道理,但是顾湄这丫头性质执拗得紧,他根本就犟不过对方,真要不让她来,她就能一直站在门外,他做不出来,“她没来过咱家,所以一定要来看看。” “嗯,小湄啊,进来坐吧,外边儿冷。”还是沙父要大方一些,点点头,温言道。 沙正阳看了一眼缩在一边儿的沙正刚,很显然这家伙已经把自己卖了,不过这也好,起码让爸妈有了一个心理准备,虽然其实并不是那么回事儿。 简单介绍了几句,沙父沙母就回了自己房,这其实就是一个姿态,本来是可以在客厅里看看电视的,但是回了自己房,就意味着点儿什么。 顾湄却不太在意,嘴角挂笑,“正阳哥,看来叔叔嬢嬢不太喜欢我啊。” “你自己心里没数?”沙正阳心里嘀咕了一下,才哼了一声:“很正常,觉得我和你好像有些超越底线了,其实……” 沙正刚这个大灯泡坐在一旁,呆呆的注视着这一对儿,心里却是慌得一比,这丫头别到时候赖着不走,那可就真的麻烦了。 这个时候沙正阳斜晲了一眼,沙正刚如同被电击了一般,窜了起来,“哥,蓝海约了我去喝酒,我晚上就不回来了。” 沙正阳一愣,这家伙是什么意思?如火烧屁股一样就奔了出去,之前怎么没听说蓝海要约他喝酒,再说了这哪有正月初三就要出门喝酒的? 只见沙正刚一阵风的消失了,顾湄却更是热切,大大方方的和沙正阳并肩坐在自己床上,身体靠着沙正阳,就这么也不说话,静静的享受着这份安谧。 见身旁的女孩就这儿眯着眼睛慢慢进入睡梦中,沙正阳实在无法把对方叫醒再让她回酒店。 孙妍和他仍然保持着男女朋友关系,这一点他不否认,哪怕正处于冷处理期间,但毕竟是大家都认可了的,而顾湄哪怕因为各种因素交织使得自己和她有着这样的特殊的缘分,但他不会越线。 把顾湄放下,顺手用被子将对方盖上,看着这个坐了一天火车过来的女孩沉沉睡去,沙正阳心中也无限感慨。 能有这样一个对自己巴心巴肝的女孩子,无论是哪个男人都应该是充满感恩之情才对,但对自己来说却成了一个负担。 走出卧室,拉上门,就看见父母坐在沙发上。 沙正阳苦笑,也坐下。 “正刚说这是你新女朋友,那孙妍呢?”母亲语气很难得的如此严肃。 “正刚瞎说,没那事儿,我和小湄之间很清白,但是我也要承认,我和小湄比一般的朋友关系更密切。”沙正阳很平静的把自己和孙妍,孙妍和顾湄,以及顾湄和自己的复杂关系交代了一遍。 没有任何保留,甚至连自己和孙妍已经跨越了某种界线的事情也很隐晦的提了。 之前沙父沙母并不清楚沙正阳为什么和孙妍会走到现在这一步,只知道是二人闹了别扭,还一直在埋怨沙正阳不肯低头讨好女孩子,但是当沙正阳很理性平和的把情况说清楚之后,沙父沙母也都沉默了。 父母都是自私的,这个自私是指他们只会从自己的儿女角度来考虑问题,孙妍再好,但也好不过自家儿子。 在关乎自己儿子前途的问题上,他们只会无条件的支持自己儿子,而不可能支持一个还不是自己儿媳妇的女孩子,更何况自己儿子的想法也没有错。 沙正阳也没有任何添油加醋,只是很客观的谈了他和孙妍个自现在的处境和想法。 自己想要在宛州踏踏实实干一番事业,而孙妍也有她自己在事业上的追求,现在大家都忙不过来,也没有太多心思去考虑别的问题,所以才会有这样一个约定。 “那你和小孙一年以后打算怎么样?”沙安仁轻轻叹了一口气,“一年时间,不长不短,可是……” “爸,我和小妍都是成年人了,相信我们都有自己的智慧和理性,会认真严肃的考虑这个问题。”沙正阳语气平和,“我和顾湄之间起码现在没什么,在这一年间也不会有什么,这一点我可以保证,爸妈你们应该相信得了我的保证,只是她来了,我不可能拒之门外,所以……” “行了,正阳,我知道你一直很有自己的主意,爸妈不会干涉你的私人生活,你和小孙也好,和这个小顾也好,只要是自己喜欢的,爸妈都喜欢,但爸妈希望你感情上不要太草率,有始有终,明白么?”沙安仁看着儿子道。 “爸,我明白。”说这句话时,沙正阳内心也是纠结的。 “小顾睡着了?她从嘉州坐了一天火车过来的?”沙安仁再问道。 “嗯,是的。”沙正阳耷拉着头。 “你打算让她就在家里住?”沙安仁头疼。 “你如果要在家里住,我就睡客厅沙发就行了。”沙正阳很坦然的道:“爸你放心,我知道分寸底线。” 顾湄的确困了累了,本来在嘉州头一晚在家里就闹得不欢而散,她就没睡好,又坐了一天火车,舟车劳顿,所以当回到沙正阳家中,一股子说不出的安稳感觉让她油然而生。 所以连外衣裤都没有脱,就这样沉沉睡去了。 这一觉睡得格外踏实,当她醒过来时,才发现床边窗帘缝隙里已经有些了几丝亮色。 舒展了一下身体,下床,仍然能感觉到一丝凉意,对面的床上被褥不见了,她知道是谁的床,本以为对方会在床上小睡,但看样子对方并没有。 拉开卧室门,一眼就看见了还在沙发上沉沉入睡的男子,顾湄的心微微颤动。 紧了紧自己身上的羽绒服,顾湄蹑手蹑脚的走近。 家里应该除了自己二人没人了,也不知道两个老人上哪儿去了。 小心的蹲在男人身旁,顾湄注视着这张其实算不上多么英俊也算不上多么有棱有角但却很有味道的脸,一时间有些痴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和这个男人就缠上了,其实她觉得自己最初好像并没有真正喜欢上这个男人,只是因为孙妍的被判举动才让她有些不忿,所以才一门心思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只是随着接触愈多,所陷越深,到后来她自己都搞不明白就不知不觉间有些割舍不下了,几乎是每隔两三天的一个电话成了她的一大乐趣,而每一次见面都会成为自己一段时间里最幸福的感觉。 这个男人身上就像是藏着无数的谜,让人下意识的想要去一个一个解开,但每解开一个,你就会发现更多的谜在等着你。 男人匀净的呼吸带来的热气萦绕在顾湄的脸颊旁,她就这样蹲在这里,静静的看着这个现在还不属于自己的男人。 她也不知道未来这个男人会不会属于自己,但是她要去争取一回,无论是否成功,只要自己酣畅淋漓痛痛快快的去爱过,那就值了。 感觉到沙正阳有翻身的迹象,盖在他身上的被褥半边垂落在地上,顾湄鼓起勇气轻轻的俯下脸庞。 香甜的气息带着几丝柔软掠过自己下巴,沙正阳有些迷糊。 这或许是重生之后带来的一种后遗症,每一次非正常醒来的时候他总会有一种迷茫感,让他搞不清楚究竟自己身处何世,是在梦中还是进入了现实。 这一次又是这样,甜蜜温热的樱唇灵舌让他下意识的以为是孙妍,一直到他的手掌挑开那压在裙带中的羊绒衫下摆钻入火热的娇躯,攀登上那对饱满豪硕时,他才下意识觉得不对。 孙妍没这么大,是宁月婵? 沙正阳一个激灵,要坏事!一边努力回忆昨晚,自己好像没有和宁月婵在一起啊。 不对,宁月婵不止!糟糕!难道是焦虹? 睁开眼时也猛然反应了过来,是顾湄,沙正阳骤然从对方衣襟下抽回手,却看到对方那双亮晶晶的俏眸中眼神清亮火热,痴痴的注视着自己。 “小湄!”沙正阳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宁月婵和焦虹就好,然后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父母那边的房间,他们应该都不在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