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九十九节 落子(1)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九十九节 落子(1)

只是这改正的工作量就太大了,不单纯是调整书记县长那么简单,涉及到更多的班子成员。 如何遴选优秀干部,出处在哪里?而被调整下来的干部又往何处安排? 都知道共产党的干部是上得下不得,到了那个位置,又没犯什么明显的错误,光是一个能力不足或者跟不上形势就要把人换下来,没那么简单。 当然,八大军区司令都可以换防,你一处级干部又有啥不能动? 共产党的官帽子本来就是共产党给你的,现在组织要调整你,你个人是没有权力说三道四的,只是要多费些心思罢了。 夹着包,叶和泰出了门。 这一次他打算绕过唐华,直接向林春鸣汇报了。 涉及到一些关键人选问题,唐华也做不了主,顶多给一些方向性的建议,更多的还得要听一听一把手的意见。 刚踏出门,就迎面遇到了钟广标疾步而来。 叶和泰皱了皱眉。 钟广标这段时间也没少来组织部这边,这位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对这一轮认识调整也很关注,叶和泰也能理解,毕竟林书记也有交代。 但这来得太频繁,过问的太多,就有些越权的嫌疑了。 叶和泰对于“捍卫”自己部门的权责还是很敏感的,极其反感跨界伸手的动作,哪怕是有林春鸣的授意,但你也不能逾线。 “老叶,要出门?”钟广标显然没有这份自觉,或者装糊涂。 “嗯,准备去林书记那里。”叶和泰没有隐瞒,也没有必要隐瞒什么,这段时间他工作重心大家都知道。 “能不能抽点儿时间,我想和你聊一聊。”钟广标企业干部出身,在某些方面要比地方上的干部更直爽一些。 叶和泰略作思索,“钟书记,恐怕时间不会太多,林书记四点半好像约了市建委、市国土局一帮人要去实地察看城市建设规划。” “嗯,我只要十五分钟。”钟广标也知道叶和泰这段时间忙,并非有意拿捏,他也和叶和泰聊过几次了,叶和泰也不是那么浅薄的人。 “行,请。”叶和泰重新推开门,把钟广标让进去。 钟广标坐定就开门见山,“老叶,我不多废话,就提我一些想法和建议,这一次干部调整,主要是针对区县,其目的就改善和充实区县班子,擢拔一批懂经济工作擅长经济工作的干部,实事求是的说,这类干部在宛州不多,尤其是合适的不多,所以我有两个建议。” “哦,钟书记您说。”叶和泰颇为惊讶,他还以为钟广标是为个别人而来,但没想到是来提建议来了,这是好事。 “第一,不拘一格,对于那些任职年限不够的干部,是不是可以考虑破格提拔,非常时期用非常政策,只要有利于我们的工作,我觉得都应当考虑,……” “比如一些任科级干部年限不够的,表现优异的,可以破格提拔为副处,一些任副处年限不够的,可以破格提拔为正处,甚至都可以用到比较重要的关键岗位上去,……” “我觉得上次经开区的公开竞聘就是一个好的尝试,当然这一轮不可能搞公开竞聘,但组织部完全可以借鉴一些其中的经验,……” 叶和泰目光里多了几分斟酌,钟广标的这个建议肯定是有目的而来,但又不像只是为着沙正阳而来。 如果是为沙正阳而来,完全没有这个必要,而且沙正阳到五月份任副处级就已经满两年了,根本就不属于破格提拔了,钟广标应该是冲着经开区那一批比较年轻且任职年限不够的干部而来,这和钱正的观点如出一辙啊。 但叶和泰知道钟广标和钱正关系很普通,甚至比一般的同事都还不如,钟广标总认为钱正在经开区的工作上配合市委的政策不太得力,一味强调经开区的特殊性。 不过看样子钟广标也觉得经开区那帮干部可用,这恐怕已经不是钱正和钟广标的观点了,林春鸣和冯士章也有这个观点。 “嗯,钟书记,我明白您的意思了,那第二呢?”叶和泰颔首。 “第二就是鉴于宛州擅长经济工作的干部比较缺少,不妨和省里相关部门沟通协调,看能不能引入一批下派干部来宛州,但是这批名义上的下派干部却不能像以往的下派干部那样使用,就是要当成我们市管干部那样来使用,既要压担子,也要给权力,权责相符,考察考核一切按照我们市里的规矩来,甚至表现优异者,或者不愿意回省里的,都可以就地重用提拔,……” 这个建议大大出乎叶和泰的预料,也让他一时间沉默无语。 协调上级组织部门下派懂经济工作的干部,下派但按照市管干部来考核,甚至可以就地提拔重用,这个口子可开得够大。 但不容否认,这个意见却很符合当下宛州的市情。 而且叶和泰可以肯定如果钟广标的这个意见提出来,林春鸣绝对会大感兴趣。 钟广标之所以来找自己,也就是不愿意因为这个建议从他嘴里到林春鸣耳朵中,而是希望由自己的嘴里到林春鸣的耳朵里。 这个顺序很重要。 起码他叶和泰不得不承钟广标这个情,如果自己不愿意接受,那么钟广标再向林春鸣建言,那也不能怪钟广标言之不预了。 思绪从叶和泰脑海中闪电般掠过,几乎是一瞬间叶和泰就已经想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了,钟广标的这两个建议,他喜欢也得接受,不喜欢也要接受,这无关感情是否能接受,而是现实迫使他必须要接受。 “钟书记,您的这两个建议都很中肯,切合了我们宛州目前的实际情况,我很赞同,这样,我待会儿去向林书记汇报工作时,会把您的这两个建议提出来,我个人认为是可行的,前面一条其实也是林书记提过的,而后面这一条,还需要林书记去向赵部长衔接协调才行。” 叶和泰的爽快也让钟广标有些吃惊,他还以为叶和泰起码要迟疑一下。 尤其是第二条,从省里下派一批干部来,很显然会对市委组织部的人事运筹权有一定的侵蚀,心胸狭窄一些的组织部长就未必会愿意接受了,但没想到叶和泰就如此爽利的答应了,而且看起来很赞成支持。 “没想到我和老叶你的看法观点还很一致啊,我还以为你未必会赞同我的观点呢。”钟广标哈哈一笑,“这样最好,我相信林书记也应该意识到我们宛州目前的困窘局面,不拘一格降人才也是林书记经常挂在嘴上的,这可以极大的缓解我们宛州下一步工作的压力。” 两个人又寒暄了几句,钟广标并没有替哪一个具体的人,但是在谈及一些年轻干部的使用时,钟广标也很云淡风轻的表示年轻干部的成熟也需要一个过程,而越是压担子的岗位,也能越发使得这些优秀干部迅速成长起来。 意有所指,但却无需点透,大家心照不宣。 ****** 听完叶和泰的汇报,林春鸣眉头皱起之后又慢慢舒展开来。 良久,他才缓缓道:“看来你们组织部对几个区县的走访座谈情况还是太乐观了,或者说我们的群众对我们的干部要求期待值太低了一些,这恐怕是因为长期以来大家对宛州的发展速度和印象已经有了思维定式了,这不是好现象。” 叶和泰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很显然林春鸣对于组织部的走访座谈不太满意,甚至可能认为部里边有些美化这些区县班子表现的嫌疑,这也给了他一些压力。 “林书记,我知道您的想法,但是宛州这么多年都一直是这样,我们都知道这种局面不能再持续下去,需要改变,但是一蹴而就难度太大,我的意见还是需要一个过程,结合市委的中心工作,对迫在眉睫的先进行调整,后续的陆续跟进。” 叶和泰知道林春鸣不太满意,但是他也需要表明自己的态度,拿出自己的意见,否则他这个组织部长会在市高官心目中更失分,这也是他的责任。 “唔,好吧,你先说说你和唐华的意见。”林春鸣思考了一阵之后,才终于点了点头。 这也让叶和泰松了一口气。 如果林春鸣不同意,那么也就意味着组织部前期做的工作要全部推倒重来,也意味着林春鸣对自己失去了基本的信任和认可,自己这个组织部长再当下去就难了。 叶和泰自认为自己并没有多少私心杂念在其中,而是根据现在宛州的实情来研究分析的,唐华也基本上倾向于这个意见。 至于说林春鸣的观点他们能理解,但是一步到位的确有难度,宛州也没有那么多人才储备,如果贸然调整,只怕还会适得其反。 “我和唐书记根据现有的调研走访掌握的情况,也征求了冯市长和钟书记意见,对整个全市区县主要领导和班子成员进行了一个梳理,尤其是党政主官和分管经济工作的班子成员,再结合市里今后三年的发展规划,觉得恐怕不能局限于桐山、临河、丹镇、大野、龙陵等几个经济表现不佳的区县,还要把诸如宛阳、真阳班子调整统一考虑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