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一十节 对话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一百一十节 对话

宛阳区经济技术开发区不一样。 宛阳区经济技术开发区是宛阳区自己的,自然可以在选择区域位置的时候更合理一些。 而当初宛州经开区初建的时候是顾红普担任书记,本身就有些庸软,在时任宛阳区委i书记陈秀清的强力抗争下,所以就被“撵”到了西面紧邻真阳那边。 但从现在的格局来看,宛州经开区落户在真阳和宛阳之间,其实更好,可以和真阳县经开区融合起来,形成一个整体,更利于统筹协调,做大做强,可谓一饮一啄,皆有天定。 牟定之并非不懂经济的干部,但是在商业局他算是局外人,现在入局,他就需要认真考虑如何了来扛起这份担子了。 毫无疑问市高官林春鸣对宛阳的工作不太满意,周俊雄被踢走,未尝没有这个原因在其中。 那么他牟定之在宛阳区长空缺好几个月之后才上任,足见市委对这个人选的重视。 如果他牟定之在这个位置上不能有令人信服的表现,恐怕他以后的仕途就真的要被画叉了。 “正阳你觉得我们宛阳经开区相较于市经开区更有优势?”牟定之思考了一下问道。 “不能说所有都更有优势,但是在某些方面的确更容易吸引外来资本和企业。”沙正阳道:“宛阳经开区我也去过几次,基本条件还是不错的,起码距离主城区距离要近得多,另外附近的基础设施也要更完善一些,但是下一步宛阳经开区要发展恐怕就要考虑拓展问题,否则会被未来城市的发展所限制。” 牟定之也是耳聪目明之人,对宛阳经开区的情况也有一定了解,点点头:“当初规划的时候的确没有考虑这么长远,现在看起来似乎有优势,但是发展起来就会受制约,应该考虑可持续发展的问题。” “牟区长,其实我个人建议,未必一定局限于一隅,目前宛阳经开区已经定型,规模受限,范围不大,但是条件不错,那么可以在产业选择上作一个圈定,尽量精选,而也可以考虑另外选择各方面条件能宽松的区域来作为新的园区发展考虑。” 沙正阳的建议让牟定之也是眼睛一亮。 跳出这个窠臼,似乎一下子就宽广许多,自己之前一直还在为经开区的发展苦恼,但是如果丢开现有的束缚,那么就简单许多了。 “正阳,你这个建议很好,很有新意,嗯,我会和郭书记好好商量一下,你还有什么好的建议么?”牟定之也不客气。 “嗯,牟区长,市委确定了主导产业,那么全市都需要一盘棋,在服从大局的前提下,我个人觉得也可以细分和优化产业结构,不要一窝蜂集中某个领域,而应该考虑协调共进,在关联产业上进行拓展,……” 牟定之和沙正阳的谈话让双方都觉得很有意义,一直到祝汉明那边谈话结束,二人都还有点儿意犹未尽。 起身的牟定之主动约沙正阳有时间在一起吃顿饭,多交流一下,沙正阳也愉快的接受了邀请。 林春鸣与沙正阳的谈话时间很短,只有不到十分钟,远低于林春鸣和祝汉明与牟定之的谈话,。 不过沙正阳也知道,该谈的,早就谈了,多谈无益。 倒是冯士章和沙正阳的谈话时间不短,持续了接近四十分钟。 冯士章问得很细,直截了当的询问沙正阳对真阳未来的发展有什么打算。 沙正阳也介绍了自己对真阳县经开区与市经开区对接协同发展的构想,仍然要坚持以电子电器产业作为主导,同时要依托电子电器产业,大力发展关联产业。 对这一点冯士章很赞同,但冯士章也提醒沙正阳,真阳县也是百万人口大县,人口仅次于山都和宛阳两个县区,真阳的发展也相当不平衡。 真阳东面靠近市区这一块的经济发展明显高于西面和北面丘区,如何解决农业人口的增收问题,也是横亘在真阳县委县政府面前的一大考题。 说实话沙正阳还真没意识到这一点。 他之前大部分心思都是放在了真阳县经开区的发展上,认为只要全力打造好真阳县经开区的产业经济,就可以解决真阳的发展问题。 这一点从全县构想上来说没错,要实现产业发展,主要还是要依靠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发展先行来实现,集聚产业,形成集群,做大做强。 但冯士章却提醒他,不要忘记了真阳县的百万农业人口,其中起码有二三十万以上的剩余劳动力。 解决他们增收问题,也是真阳县委县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 能够把他们吸附在本地就业,那才是真正做到了依托产业发展解决本地剩余劳动力就业增收的难题。 接下来和几位领导的谈话沙正阳虽然表面上都表现得很诚恳认真,但是内心却有些心不在焉。 冯士章的提醒让他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不仅仅是把gdp搞起来那么简单,归根结底还是要城镇和农村居民的增收。 实现gdp的增长其实只是手段的综合体现方式,归根结底还是要通过各类群体的实质性收入增长才是真正的目的。 莫忘初心,沙正阳在走出市委大院的时候,在心中轻轻念叨了一句。 人总是会在不经意间被外界的风景所诱惑,进而会忘记自己当初的誓言,这很正常。 但对沙正阳来说,这却是不可接受的,因为他早就为自己确定了目标,如果仅仅是为风景而来,那么他可以寻找更好的。 ****** “正阳,在哪里?”电话响起,清朗沉稳的声音,沙正阳一直在等这个电话,也该来了,恰到好处。 “在家,等您电话召唤呢。”沙正阳很轻松的应答道。 “嗯,有车么?我在幽园,我让人来接你。”袁成功的声音还是那样,不急不躁,但或许这不代表他的心态。 祝汉明走了,县长升任县委i书记,虽然是到丹镇这个条件不算好的县份,但毕竟是县委i书记,而且情况不好,更容易出成绩,这谁都知道。 “我自己过来吧。”沙正阳想了想,没车,但还是自己过去更合适一些。 “好,那我等你。”那边很果断的挂了电话。 沙正阳想了想,还是给雷霆打了个电话,还好对方有空。 幽园在市北郊,处于宛阳到香城的省道路边。 这是一座保留较好的清代大宅,类似于山西的乔家大院,当然规模不可能有那么大,也没多大名气,实际上这时候乔家大院也没啥名气,没《大宅门》也就没乔家大院的事儿。 幽园本是游家大院,游氏一族是本地望族,嘉庆年间一门两举人一进士,也到了极盛巅峰,后来在咸丰之后日渐没落,清末衰败下来,几经天火,后在民国时期修缮,但在文革期间又遭毁坏。 前几年有头脑灵活者将其从当地村委会租赁下来,整修一新,辟为餐饮茶室雅居,倒也吸引了不少喜欢清静的商务客人。 幽园交通不太方便,距离城中心还有五六公里,若斯没有交通工具便是相当的不方便,所以这也使得这一处所在在寻常人那里声名不彰,不过却也瞒不过有心人。 在沙正阳看来,这其实大概就有点儿大宅餐饮的雏形味道,吃的就是环境,吃的就是品味。 车上沙正阳把自己到真阳任职的情况和雷霆说了。 雷霆很是诧异,不是诧异于沙正阳去真阳当县长,而是诧异于沙正阳淡然的态度。 “那你觉得我该怎么表现?欣喜若狂,还是压抑住内心的兴奋,故作矜持?”沙正阳吁了一口气,“我不认为到真阳会有多轻松,但是我也不认为在真阳我就会迷失,找不到自己该走的路。” “你一直很有主意,从来都是,看来到真阳你觉得是得其所哉?”雷霆瞄了一眼沙正阳,继续提速,“当县长了,就不需要我经常给你当司机了吧?” “那可不一定,有些私密事情我还得要你帮我打掩护,万一我要金屋藏娇,或者权钱交易呢?”沙正阳开着玩笑。 “哼,你也该金屋藏娇了,听说县处级以上干部如果未婚,恐怕再往上走就要受限了,哪怕你结了婚离婚,都比你没有结过婚强,这里可不是国外。”雷霆居然对这方面也有了解,“但你打算和谁结婚?孙妍,还是那个嘉州姓顾的丫头?感觉都不像。” “为什么都不像?”沙正阳对这个话题很敏感。 他觉得自己似乎正在感情这方面的激情潜移默化的退化着,他自己都觉得危险,因为他发现自己这么久居然没有梦到了孙妍,哪怕梦中意淫对象似乎孙妍都被移除了,这似乎预兆着什么。 “你没注意到这几个月,你几乎从未提到过孙妍么?”雷霆反问:“姓顾的丫头,除非她能舍弃自己既有一切来宛州,否则我觉得她会是第二个孙妍,激情过后,时间和距离就会磨蚀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