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一十三节 正阳,真阳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一百一十三节 正阳,真阳

还不到六点钟,趁着天色尚早,沙正阳再度打了一个电话,让雷霆过来。 丰田陆地巡洋舰很稳的搭载着二人驶出了市区沿着复兴大道由东向西行驶。 “你这样呼来唤去的把我当司机使唤是不是不合时宜啊,要不我还是把那辆佳美给你?你现在是县长了,我的企业在市里,也和你没啥关系了,应该可以吧?” 雷霆稳稳的驾着车,信口道:“要不,我出车,你出驾驶员就行。” “那更不合适了,起码在宛州不合适。”沙正阳摇头:“放心吧,使唤不了你两天了,我到县里肯定会有车有驾驶员了。” “你还要最后巡视一圈?” 复兴大道的建设仍然还在继续,但是主干道已经建好,由东向西,经开区这边大概有五公里,当然这也包括连接市区两公里多东三段东四段,那属于市政建设,东一段东二段两公里多才是市经开区的范围。 “不,我要往西边去看看。”沙正阳摇摇头。 他的确打算去看看真阳境内的复兴大道西段。 虽然紧邻,但是沙正阳平时并没有多少精力去看复兴大道西段,或者说喊的西延线。 西延线跨过经开区境内就属于真阳县经开区地界了。 原来这一片属于江营镇和棋盘乡,后来92年成立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将江营镇的两个村和棋盘乡的一个村划归了真阳经济技术开发区。 理论上在地盘上要比市经开区更大,但是根据政策要求,则是开发到哪里,哪里才算是正式纳入县经开区管辖范畴,该拆迁拆迁,该补偿就补偿,该农转非就农转非。 几分钟丰田陆巡就驶出了市经开区的地界,进入了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地界。 虽然在主干道上还是按照最初双方约定的标准来建设的,但是很显然在非机动车道和人行道等辅道建设上真阳县经开区就跟不上了。 一进入真阳境内,只剩下主道,也就是机动车道,而绿化带和非机动车道都没有跟上。 六车道的主道这一标准就目前来说的确有些偏高标准了。 但是沙正阳却很清楚,要不了几年这条干线就会成为真阳到市区的快速通道,汽车的急剧增长,使得这条干线就算是六车道都有些不堪负荷了,以至于后来恐怕还不得不把原来的非机动车道和绿化带合并进来。 适度的超前往往就意味着日后可以节约许多,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但要正确预估并作出决定却不简单。 那需要承担责任和远见。 这也是沙正阳煞费苦心才说服了钱正和陆健,而真阳这边本来是不愿意接受这个意见的,后来沙正阳又不得不通过说服钟广标来协调真阳方面,才勉强让袁成功和祝汉明接受。 即便是如此,真阳方面也还是意见很大,盖因这在投入上要大许多,但如果你不跟上市经开区的节奏标准,那么你真阳县经开区的竞争力会更具劣势。 沙正阳仔细的观察着真阳县经开区的情况。 这条路的路上车辆不多,两边的建筑还是以厂房为主。 沙正阳计算了一下,电子类的企业大概有十来家,塑料塑胶类的企业大概有七八家,电线电缆企业有三四家,还有就是诸如印刷、食品、修配、木材加工、机械制造这一类零散企业大概林林总总也有一二十家。 真阳去年gdp已经突破了20亿,但是第二产业所占比重只有44%,第一产业所占比重仍然高达40%,这说明真阳的经济质量仍然不容乐观,第二产业没有真正承担起带动一方经济发展的重任。 可以说真阳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宛州的一个缩影,也是汉川的一个小缩影。 农业仍然占据相当大的比重,大量的农村人口仍然以农业生产为主,或者说不充分的农业生产让他们更多的是闲在家中无所事事。 本地根本没有足够的工业来容纳这些农村剩余劳动力。 这些农村剩余劳动力很多人因为各种原因,既不愿意离家太远去打工,又在本地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只能整日里窝在家中。 许多人成天喝茶打牌,喝酒赌博,反而滋生了许多事端出来。 真阳县城距离宛州城区中心大概在13公里左右,但是距离及经开区就只8公里了,这一段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在未来城市发展大潮中,很容易就被填补起来了。 总长7公里的复兴大道在真阳县经开区境内只有两公里左右,然后向左一拐,大概五500米左右,拐上国道316,然后再继续向西再走6公里左右就是真阳县城了。 “正阳,这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情况不怎么样啊,我看企业很散乱,而且也没有什么规模,啥都有,像个大杂烩。”雷霆的眼睛也很尖,看得也很准。 “还是有几家有些规模,但总体来说没有形成气候,当然你要和市经开区相比,肯定没法比。”沙正阳也在思考,“这可能也和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原来的定位模糊和战略导向有关系,再加上条件本身就不及市经开区,发展自然就落后了。” “你打算怎么来改变这个局面?转投新家,恐怕免不了要从老东家那里拉资源吧?”雷霆笑了起来,“你原来的老领导不恨死你了?” “没那么夸张,市经开区底子已经打得很厚实了,投资商不是傻瓜,不会因为某一个人走就跟着走,条件摆在那里,他们肯定会选择更好的。”沙正阳摇头。 “不过我们可以错位竞争,电子电器产业只是一条主线,与其相关联的还有许多副线产业,比如电气,电工,线缆,材料等等,对了,华泰不是准备筹备要上马空调生产线么?落户到真阳吧,县里可以给你们不输于市经开区的条件,而且紧挨着市经开区,怎么样?” 沙正阳的话把雷霆逗得笑了起来。 “我就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华众电子来不及了,估计你也不好意思,可我大伯他们那边早就按捺不住了,觉得国内市场大有可为,他们认为随着国内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提高,空调的需求会越来越大,纵然赶不上香港,香港才几百万人,大陆有十多亿人,只要有百分之一的人能用上空调,那都是一个千万级别的大市场,所以他们一直在进行市场调研,只是在考虑究竟在南粤还是汉川做。” “那他们有了决定了么?”沙正阳微笑道:“南粤市场化条件最好,元器件供应链也最齐全,但是同样那里竞争也最激烈,格力,科龙,美的,一个比一个生猛,在那里落户,不是好主意。” “嗯,你的观点和他们一样,他们也觉得南粤本来是最适合建厂的地方,因为各类零部件生产体系是最完善的,方圆一百里内基本上就能配齐,可缺点也一样,已经有几个如狼似虎的竞争对手了,贸然入场,恐怕从一开始就要面临惨烈的竞争挤压。” 雷霆点点头,“所以他们还是放弃了在南粤建厂,目前他们还在考察江浙和山东那边。” “江浙那边条件可能只比我们宛州的条件略好,我们宛州的电子元器件产业链现在发展也很快,尤其是受到三大厂的发展刺激,加上七厂二所的搬迁,这一点你难道没给你们那些亲戚们提?”沙正阳问道。 “说了,但他们觉得多考察几个地方没坏处啊。”雷霆笑了笑,“或许他们下意识的想要摆脱我的影响力吧。” 对于这些大家族内部的破事儿,沙正阳也懒得多问,“那这家企业股权构成?” “未定,不过你放心,我相信看在钱的份上,他们最终会做出明智选择,我不相信他们会和钱过意不去。”雷霆笑着道。 丰田陆巡开到了真阳县城东门外,调头,没有进县城。 真阳县城规模不算很大,很普通县城差不多,国道316绕城而过,沿着国道边上的饭馆、修车店延伸出好几里。 一般跑长途货车的司机,都不会在宛州城区那边吃饭,而愿意选择在真阳县城边儿上这一圈吃饭,物美价廉,经济划算。 沙正阳测算了一下,从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到市区,沿着复兴大道跑,只要十分钟不到,大概就是七分钟,只有在启航路口有一个红绿灯。 而从真阳县城到市区,大概要半个小时,因为国道316的路况和车流量极大的限制了车速。 这样的地理区位,称得上非常好了。 当然真阳县城以西沿着国道316,还有三十多公里都是属于真阳县境内,往北也还有三十多公里才到香城境内,这广大的西部和北部就是真阳的农业区域了,精华地带都集中在了真阳县城极其以东这很小的一片。 这也是为什么冯士章要提醒沙正阳,别只顾着盯着真阳的经济技术发开区,真阳县还有七八十万人口生活在西部和东部,解决这些人的致富增收问题,才是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