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一十四节 生存之道?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一百一十四节 生存之道?

但是如何来转化这几十万农村剩余劳动力的确是个大问题。 光靠传统农业已经不行了。 农村土地包产到户之后,绝大部分农民的衣食温饱问题已经解决,现在的老百姓是需要弄过勤劳的双手来实现致富增收,来改善生活条件,过上更美好的日子,这才是他们想要的。 要解决这个问题,一方面农业要走多种经营,要搞现代农业,要搞集约化生产,而这些既需要技术传授,也需要资本扶持,总而言之一句话,都需要积累。 另一方面就是要大力发展二三产业,推动城市化进程,让更多的农民转化为市民,让他们能够在城市中呆得住,能通过从事二三产业生存下去,进而真正变成新一代市民。 沙正阳现在心里还没有多少底。 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这边如何来发展和竞争,他还算是有些想法,但是如何来解决西部和北部的广大丘区农村的致富增收,这却是一道十分考究的难题,需要认真了解调研,进而找出解决的办法和路径。 跑了这一圈回到市里时,已经是六点过了。 两个人就简单的找了一家小店吃了点儿东西。 沙正阳一直在考虑下一步自己真阳之后该如何来操作,尤其是还有袁成功这个性格强势的县委i书记。 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真阳不比经开区,一目了然,作为县长,他还需要沉下去,好好调研一番,多策并举,多管齐下,只怕这才是一个百万人口大县的发展之道,指望某一方面某一产业就能解决问题,不现实。 **** 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过了。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沙正阳有些奇怪,怎么贝一河那边挺热闹啊,似乎人不少,谈笑风生,话语声,笑声,不绝于耳。 沙正阳也懒得打扰对方,索性夹着包自顾自的开门,就正好听到了隔壁贝一河屋里传来一个声音:“老贝现在在市委政研室,有机会也完全可以下来挂职锻炼锻炼嘛。” “辛县长,我这点儿水平,也就只够在市委政研室里打杂了,哪里能下区县?”贝一河打着哈哈回答道。 辛县长?哪个县的辛县长? 沙正阳有些好奇,这么晚了来拜会贝一河,但是听那口吻似乎和贝一河很熟悉,但是又缺乏一些应有的尊重,更像是寻常朋友之间开玩笑的口气,这是哪路神仙? 不熟悉,沙正阳也就懒得多想,径直开门进屋。 开门声惊动了隔壁的人,费璐先出来,看到沙正阳的门已经打开,连忙道:“老贝,沙县长回来了。” “沙县长回来了?”一个个头不高但是干练利索的男子一下子钻了出来,来到门口,很有礼貌的敲了敲门,“沙县长,您回来了?” 沙正阳刚走进卧室放下包,就听到有人敲门,还喊自己沙县长,他顿时回过味来,这怕是有人来提前敲门砖了。 他走出来,看见了门口的矮个子男子,似乎是有些面熟,但是却不知道对方是谁,估计应该是真阳那边的干部,但是联想到刚才贝一河提到的“辛县长”一词,沙正阳估计多半应该是真阳县的一位副县长。 他了解过,真阳县的县政府班子规模还真不小,七位副县长,其中包括一位常务副县长,另外还有一名县长助理。 但这规模在宛州各区县的政府班子里只能算普通的,山都县八名副县长外加一名县长助理,裕城县八名副县长外加两名县长助理。 “你是……?”沙正阳不喜欢装那种明明不认识还得要一副一时间想不起来的模样,伸出手去。 “沙县长,我是真阳县政府辛礼义。”矮小男子双手握住沙正阳的手,摇了摇,满脸微笑:“我现在还兼着县府办主任,袁书记和我打了电话,要我尽早先来联系您,之前我给您打了电话,但您没接……” 沙正阳反应过来,之前电话的确响了,但他看是陌生电话,没有理睬。 兼着县府办主任,又听到刚才贝一河叫他辛县长,沙正阳就明白过来了,微笑点头:“辛县长你好,来,进来坐。” 看见贝一河两口子也出来了,旁边还有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都站在门口,沙正阳也就顺势招呼对方两口子:“一河,你们也进来坐。” “不了,沙县长,辛县长他们过来,是找你有工作要谈。”贝一河摆摆手。 “嗯,那行,待会儿我们再聊。”沙正阳也点头,不多言。 矮小男子心中略微一凛,他没想到沙正阳和贝一河这么熟悉,看样子也不像普通的邻居和工作关系。 “梁纲,你也过来,沙县长,这是我们真阳县府办副主任梁纲。”辛礼义替沙正阳介绍道。 沙正阳看了一眼这个脸上有些疲惫之色的男子,点点头,握了握手:“梁主任,进来坐。” 见沙正阳要去烧水,梁纲赶紧抢先一步,先把水壶提了过去,主动去烧开水去了。 坐定之后,辛礼义很健谈,简单介绍了袁成功的要求,另外也就是来征求沙正阳的意见,对各方面的需求,比如办公室、汽车、秘书、驾驶员等等。 其中最重要的无疑就是秘书问题。 沙正阳在市经开区工作时就没有在意这一点,好像在经开区大家都习惯不用秘书,办公室里的工作人员都是各干各的,如果临时需要,随便叫上一个就跟着自己走了。 “沙县长,祝县长今天下午就已经回县里把办公室腾出来了,只是还没有来得及收拾,明天上午估计能打扫干净,不知道您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需不需要换一间办公室,……” 对于这种提前介入的事情,沙正阳也觉得烦恼。 告诉对方自己现在还没有被任命为副县长、代县长,所以请他们等几天再说,这就显得有些矫情了,而且人家是受县高官袁成功的安排来的,你怎么好拒绝? 沙正阳也不是那种食古不化的老古板,对于这类事情也只能印着头皮接受,与人方便自己方便。 “没有必要,祝县长原来的办公室我就能用,我也没有什么特别要求,一切就按原来的规矩办。”沙正阳打断对方的话头,“汽车和司机也都安排就行了,我不讲究,不过秘书问题,可以缓一缓,你们帮我物设一下,年轻一点儿的,大学生毕业就行,……” 辛礼义和梁纲都拿出了笔记本开始记录沙正阳的指示,这让沙正阳也还有些不太适应。 “沙县长,县府办里年轻人不多,恐怕需要在其他单位甄选,您看有没有更细致一些要求,我们也要更具针对性的选拔,……” 辛礼义也在琢磨着,这一位才26岁,这秘书还真不好选,年龄比他大的肯定有些别扭,但是比他小的,还真不多,还得好好筛选一下。 “要不这样,辛县长,反正最迟我星期一就要过来,到时候我们在合计合计,也不急在这几天,你看怎么样?” 沙正阳对秘书的选择问题上还是很慎重的,宁缺毋滥,一个可靠合用的秘书太重要了,可以帮自己分担很多事情,而一个不中意的秘书,那带来的麻烦可谓多多。 在辛礼义离开之前,沙正阳还请辛礼义介绍了一下县里的领导情况。 这本来有些不合适,但是辛礼义既然主动来了,沙正阳也只需要了解一个基本情况,倒也没啥,辛礼义也就把县里领导情况作了一个介绍。 不出所料,真阳的干部基本上都是本地成长起来的,除了一名常委和一名副县长是外地的,其他的大多成长于本地,基本上都没有出过真阳。 这个情况也是林春鸣最不满意的,他认为这种干部的交流不畅对于一地的政治生态健康极为不利,要求市委组织部要迅速行动起来,建立起一整套干部异地交流的机制,在保持干部一定稳定的情势下,加快干部的异地交流任职步伐,这一轮人事调整就要体现这个精神。 辛礼义一行终于离开了。 沙正阳这才有时间来慢慢回味。 袁成功看起来对自己还是很关照的,但这份关照究竟处于何种目的,现在还不好说。 想到这里,沙正阳也有些头疼,自己是想做一番事情,但真阳的政治生态体系恐怕要比自己之前想象的还要复杂,相比之下,经开区的情形就单纯得如同一个小白羊了。 很多工作或许不仅仅是本身有难度,更多的可能会来自盘外因素。 攻讦,扯皮,推诿,摆烂,阳奉阴违,背后捅刀,甚至盘外发招,这种种自己恐怕都要有心理准备。 辛礼义没说太多,但当自己问到一些东西时,只要不是他分管的,他都是轻描淡写,一言带过,不做正面的回答和评判。 这也是一个官场老油子,或许能力还是有,但是保护自我的水平更高。 这是环境所迫,还是本身就是这样的素质,认为这才是生存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