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一十五节 点滴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一百一十五节 点滴

“老辛之前是蓝光厂的厂办副主任,我那时候在汉宏厂当厂办副主任,七厂二所之间本身交道也比较多,所以比较了解。” 贝一河和费璐两口子在辛礼义走了之后就过来了。 “感觉你和老辛关系很熟啊。”沙正阳总觉得不那么简单。 费璐瞪了贝一河一眼,轻描淡写的道:“辛礼义的老婆原来就在汉宏厂厂办,还是一河介绍的了,但辛礼义这人忒没良心,一河好歹也是他们两口子的媒人,当初老贝调市委办出了点儿状况,辛礼义和明秘书长的连襟是同学,一河想请他帮忙说和一下,他都不肯。” 这等弯弯绕未免也绕得太远了一点儿,明永昌连襟和辛礼义是同学,这层关系能有多密切?还真不好说。 或许很密切,或许就根本不值一提,这表面上的东西往往做不得数。 “也不能那么说,老辛和明秘书长那点儿关系,他怎么去开口?”贝一河摇头,“那未免太强人所难了。” “你这人就是太老实,你怎么知道人家关系不行?那他调到真阳县府办才几年,就提拔当副县长了?”费璐不服气。 “老辛这人其他方面怎么样?”对这个问题沙正阳不愿意在多问下去了,问也不会有准确答案。 “老辛文笔还是很不错的,在汉光厂一直是笔杆子,为人处世比我强。”贝一河自我解嘲的笑了笑,“调出厂里,马上就能破土而出,得到领导的赏识了。” “文笔不重要,办公室里随便一个秘书写文章都能花团锦簇,关键在于自身处理事务的能力。”沙正阳摇摇头,“尤其是在处理一些具体事务时的审时度势的能力、执行力、协调能力、调度能力,这些才是关键,而这些能力往往有需要大量的实务处理才能积累起来。” “还要多感谢沙主任给我这样一个机会,我觉得我在处理协调七厂二所搬迁这项工作中就得到很大的提高,很多以前从未接触过了解过的事务,才知道原来还可以这样做。”贝一河由衷的道。 “行了,老贝,咱们俩就不说这些相互吹捧的话了。”沙正阳其实也知道贝一河内心在想什么,沉吟了一下道:“钟书记和我谈起过你的事情,可能会稍等一下,这几轮人事调整会按照轻重缓急来进行,所以不急在一时。” 贝一河脸一红,正待解释,费璐却迫不及待的接上话:“沙主任,我们家一河就是一个老实性子,不知道吃了多少亏,这些方面他都不太懂,所以也只有请沙主任你多帮他操操心了。” “费老师太客气了,老贝的工作成绩领导都看得见,下一步要调整之前肯定还会有一些意见征求,我也会帮他多盯着。”沙正阳宽慰对方。 沙正阳觉得这两口子挺有意思,费璐毫无疑问是一个虚荣心比较重的女人,反倒是贝一河还算理性淡然,只是他的理性淡然在这个女人身上就失效了,这个女人几乎是用鞭子一样抽着对方,使得贝一河下意识的扬鞭奋蹄。 好在贝一河也还算有底线,不至于被这个女人完全驾驭住,随着身份的变迁,他在抵抗这个女人的底气上也在不断增加。 至于说贝一河的去向,现在暂时还不是时候,时机尚不成熟,不过政研室副主任这个位置,贝一河倒是当得起,他会选择合适时候向钟广标和明永昌提出来。 ***** 上午在经开区这边交接完,沙正阳就回了汉都,他也专门给林春鸣、冯士章以及唐华、叶和泰等人请了假,还没走马上任,也就不需要和真阳那边打招呼。 这是开始执行国家每周40小时工作制之后的第一个大周末,从5月份开始,国人可以享受每周两天休息时间,而沙正阳请了半天假,中午和钱正他们吃了饭之后就启程返回汉都。 “你怎么想的?”坐在奔驰s300后座的焦虹轻声问道。 驾驶员是焦虹从银台带过来的,一直跟随着焦虹,退伍军人,也是东方红集团的老员工,相当于是焦虹的司机兼保镖,人很可靠。 “我能怎么想?半年前林书记就和我提起过,但当时也只知道可能要调整,去哪里并不清楚,现在尘埃落定,那也就要面对呗,该怎么还得怎么。”沙正阳很坦然的靠在宽厚的奔驰后座椅背上。 “看来你胸有成竹了。”焦虹嘴角浮起一抹笑容。 从沙正阳这个方向看过去,焦虹的脸型轮廓很有弧度,带着些许棱角,多了几分犀利,也难怪人家都说焦虹有点儿外国人的感觉。 鼻梁高,眼眶略深,睫毛也长,她的美丽是一种很特别的,和宁月婵的那种丰腴娇媚相比,更像是一种冷艳峻峭的美。 “那也谈不上,现在还没上任,对真阳的情况一无所知,哪来什么胸有成竹?”沙正阳摇头,“而且真阳不比经开区,社会事务复杂,一百多万人,不仅仅是只搞经济那么单纯简单,繁杂的事务恐怕会分去很多精力。” “但从现在政府高层的风向来看,决定一个地方领导成绩和能力的主要还是看经济吧,而且这种趋势还越来越明显。”焦虹提出不同看法。 “哦?虹姐你又有什么新发现了?”沙正阳相信焦虹绝不会无感而发。 “集团总部那边,汉都市里希望总部搬到经开区,县里很生气,朱书记来调研了东方红集团两次,明确表态,集团需要什么,县里都全力予以满足,前提就是集团不能搬离银台,至少现在不能。”焦虹笑着道:“并主动协调县工行为集团提供贷款,不过集团现在并不需要。” “这话也不对,什么叫不需要?自有资金可以拿出去投资和扩大生产嘛,有优惠贷款用难道不好?”沙正阳摇着头,“月婵姐还是太实诚了。” “谁都像你这么老奸巨猾?不对,你是小奸巨猾。”焦虹打趣道:“月婵最后还是接受了县里的‘好意’,否则县里就更不踏实了,再说了县里也还是东方红集团的小股东嘛。” “县里肯定还希望集团能加大在银台的投资吧?”沙正阳随口道。 “嗯,但酒业这一块不能太膨胀,月婵的意思还是稳扎稳打,至于自然堂和趣味这两家,却不能在银台投资了,这需要综合考虑市场布局,从节省运输成本来考虑。” 焦虹的态度让沙正阳很满意,“嗯,按照你们自己的规划走,别受外界影响,朱书记也许在银台干不了多久了。” “哦?你有消息?”焦虹很惊讶,怎么沙正阳对银台这边的消息也这么灵通? “没,别瞎猜,我只是一种感觉。”沙正阳没多说。 沙正阳目光前望,前面是一辆桑塔纳,映入沙正阳目光的是一个熟悉的号牌。 咦?沙正阳下意识的看了看道路左右。 国道316,这里已经是过了真阳境内,进入丹镇境内了,距离丹镇县城也就只有二十来公里了,过了丹镇再往西五十来公里就是宛州西大门东峡了。 毫无疑问这是袁成功的座驾,昨天把自己送回来时,就是这辆车。 看样子袁成功也是去汉都? 奔驰s300迅速超越了桑塔纳,扬长而去。 车窗玻璃都是关闭了的,相互都看不到对方,但是沙正阳却能感觉到袁成功就在车上。 “怎么了?正阳。”焦虹感觉到沙正阳情绪的变化,关心的问道。 一股淡淡的幽香从旁边焦虹的身体传递过来,很好闻。 随着生活水准的提升,无论是宁月婵、焦虹,还是宁月凤这些东方红体系内的女人们都越来越注重生活的品质了,连宁月婵这类本来对什么香水、护肤品、衣饰、箱包这类从不感兴趣的,现在都在悄然无声的改变着自己。 像原本就比较注重个人打扮的焦虹就更不用说了,在衣衫服饰和个人用品上都越发考究。 年薪制加上股份分红,也完全支撑得起焦虹在这些方面的开销。 沙正阳觉得在这些方面无可厚非,你不能要求每个人都艰苦朴素,世界本来就是丰富多彩的,只要是在正当收入下的消费观,不必苛求。 眼前的焦虹的打扮就很时尚,一件很合体的丝绒紧身鱼尾裙,紫红色的,颈项上一条细金丝的项链。 这段时间天气还有些偏冷,穿着正合适,旁边一个米色的斜纹包。 沙正阳对奢侈品研究不多,但也知道这应该是普拉达的,大概是前段时间焦虹去日本时候买的。 “没什么,看到一个熟人。”沙正阳心神微动,随即回答道。 袁成功这个时候去汉都?去干什么? 沙正阳觉得自己似乎也有些想多了。 一个县高官去省会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虽然这是周末星期五,但是谁说人家就不能去会客访友?谁规定宛州干部就只能窝在宛州地盘上,不能出门? 想到这里,沙正阳也摇摇头,哑然失笑,难道身份一变,连心态也有些畸形了?这也太不自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