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一十六节 “一代名将”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一百一十六节 “一代名将”

沙正阳猜得没错,袁成功的确就在桑塔纳车上。 半靠在桑塔纳后座上,袁成功瞑目养神。 昨天和沙正阳的谈话感觉不算太好,但是也在预料之中。 林春鸣的头号大将,安排到真阳,怎么看都像是对真阳的工作不太满意。 但袁成功不认为自己在真阳做得差了,否则真阳凭什么能迅速发展,现在几乎都要赶上宛阳了。 败于陈秀清,非战之败,袁成功也总结过,朋友领导也都宽解过,但袁成功始终有些难以释怀。 当然还有机会,但是机会不会太多了,毕竟年龄摆在这里,所以袁成功觉得他必须要抓紧时间一搏。 再说了,真阳条件不差,而且还换了沙正阳这个堪称妖孽的角色来给自己搭档。 虽然对沙正阳的态度很复杂,但袁成功还是要承认,沙正阳在市经开区的表现非常惊艳。 尤其是连续拿下了顶益、统一、雀巢和卡夫几大知名食品企业,极大的提升了市经开区的影响力,也使得无数中小食品企业蜂拥而至,一下子就把市经开区的业绩拿起来了。 沙正阳到真阳当县长,这既是一个威胁,但在袁成功看来这同样也是一个机遇。 沙正阳的能力摆在那里,毋庸置疑,真阳县经开区这样一个平台哪怕不及市经开区,但是也一样可以承载足够多的项目和投资,就看你如何运作了。 能力强的人也就意味着个性强,对这一点袁成功还是很有体会的,他自认为自己就属于这类人。 正是因为有能拿得出手的东西,才会有自信,有自信才会在很多工作上希望按照自己的意图来,对别人的意见就很难看得上眼。 现在沙正阳来了,或许林春鸣是打算让他来接自己的班,这没关系,他袁成功也乐见其成,但前提是自己要有一个好去处。 和沙正阳一谈,给袁成功的感觉,沙正阳是有一套自己的想法的,虽然对真阳的情况还不是很了解,但也已经流露出了他自己的一些观点。 比如县经开区很重要,要在招商引资上做文章,但是也不可偏废其他,像真阳西部北部的广大农村地区,也要考虑如何来实现发展,实现农民增收致富。 在袁成功看来,沙正阳的想法是好的,但是如何来实现这一点,却不简单。 除了工业这一块外,还能有什么能帮助广大农民增收致富? 多种经营?第三产业?从何谈起? 如果还是要从工业这一块来着手,那么该如何着手? 袁成功很希望沙正阳来真阳之后能复制他在经开区那种招商引资的气势,一口气引入几个规模大影响力强的企业,进而带动一个产业的迅速集聚,迅速拉动经济的发展,这也是他之所以对沙正阳抱有一份希望的关键所在。 为此他愿意在一些其他方面做出妥协和让步。 他也能理解沙正阳肯定有他自己的一些设想和愿望,没问题,他愿意支持,但前提是要在服从大前提下,那就是把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做起来,才能说得上其他。 经过八个小时的飞驰,桑塔纳终于风尘仆仆的抵达了汉都。 而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过了。 “来坐,成功。”招呼对方入座,男子笑着道:“这么急,不至于吧?” “也不是,只是觉得有些困惑和郁闷,想找老领导汇报一下工作,正好是周末,没打扰您吧?”袁成功空手而来,他知道这位老领导不喜欢那些虚头滑脑的东西,直接谈工作更实在。 “来,喝茶。”男子递给袁成功,袁成功双手接过,“对了,老林来宛州动作很大,你说和你搭档的是老林从汉都带过去的一个年轻人?” “嗯,开始还以为是林书记的秘书,后来才知道是林书记在汉都经开区当党工委i书记、主任时的办公室主任,很有能力的一个年轻人,在宛州经开区当常务副主任干得非常出色。”袁成功并没有掩饰什么,实事求是的介绍着。 “哦?听说才26岁?”男子颇感兴趣,“后生可畏啊,这么年轻当县长,老林也很有魄力啊,也不怕有人戳脊梁骨写告状信?” “嗯,的确很年轻,不过我个人觉得还是当得起的,我前年就接触过对方,和对方一起去南粤考察,正好住一个房间,也算是有缘吧,感觉他思维很活跃,眼界很开阔。”袁成功不无感慨,“当时也只是有这方面的感受而已,但是后来这个年轻人到了宛州经开区,白手起家,做得非常成功,去年雀巢、卡夫、顶益等几大国际知名食品品牌落户宛州,他居功至伟。” “这么有能力的年轻人来给你当搭档,是好事啊,怎么我感觉成功你眉宇间总还是有些郁郁之色呢?”男子乐了,“成功,我觉得你的心胸一直很宽广啊,不至于吧?” “茅常委,您误会了,我怎么会对这个年轻人有什么看法?我是县高官,他当县长,说句不客气的话,无论做出多么耀眼的成绩,光环也是首先笼罩在我头上,我巴心不得啊。”袁成功也笑了起来。 茅向东,他现在已经任省委常委,免去了副省i长职务。 汉川省里也正面临着一轮调整,吕青出任汉川省委副书记兼汉都市委i书记之后,赵玉苏当选副省i长,但还没有卸任组织部长,但估计很快就会出任常务副省i长。 而茅向东这个时候被中央任命为汉川省委常委,显然也会有重用。 传言茅向东可能会担任省委秘书长,原任省委秘书长洪永建可能要接赵玉苏的班,担任组织部长。 “嗯,你这个心态就很好嘛,年轻人有冲劲有闯劲,你这个当县委i书记的就应该保驾护航,支持他大胆开展工作,他在市经开区能干出一番成绩来,为什么就不能在你真阳县再创佳绩?”茅向东温言道。 “茅常委,我明白。”袁成功斟酌着言辞,“我是这样考虑的,真阳作为与宛州市区紧邻的郊县,发展工业经济有得天独厚的条件,林书记来了之后把发展经济和解决农村剩余劳动力出路问题这两点抓得很紧,那么我觉得我们依托真阳县经开区大力招商引资,发展工业,这样可以大量解决我们真阳剩余农村劳动力的就业问题,实现增收,这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对啊,这是好事儿啊,老林到省里来汇报工作的时候也提到了这一点,就是要坚定不移的发展工业,实施工业兴市,工业增收,这符合你们市委的意图啊。”茅向东点点头。 “但我担心沙正阳心思太大,一方面要发展工业,打造经济开发区,另一方面我感觉沙正阳似乎觉得经济开发区难以一下子就带动更多的劳动力增收,所以他似乎想要全面开花,要想在经济技术开发区以外的其他领域也要发力。” 袁成功苦笑了一下,“年轻人有想法有雄心都是好事,但是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我觉得我自己都算是胃口很大的了,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我也倾注了很大的心血,但是在和市经开区的竞争中还是败下阵来,但正阳似乎雄心更大,一方面要在县经开区力和市经开区竞争,另一方面他也觉得还应当要另辟战场的意思,真阳资源有限,我真担心顾不过来。” “成功,我看你不是担心顾不过来,而是担心对方的意图难以实现,好高骛远,反而耽误了真阳的发展吧?”茅向东笑了起来,“可如果不支持沙正阳的工作,是不是又担心沙正阳去告黑状,老林对你有看法?” 茅向东一下子就把袁成功的心思戳破了,袁成功笑了笑,没有回话,但是面部表情却无疑说明了很多。 茅向东微微点了点头,沉吟了一下。 应该说袁成功的担心并非无因。 沙正阳兴致勃勃的来到真阳准备一展身手,尤其是又在市经开区做出了很耀眼的成绩,现在谁要挡他的路,恐怕他都要视若寇仇。 可袁成功同样也不敢放手,他现在正处于关键时期,正需要一番成绩来巩固和提升,为下一步走上更高岗位积累。 你沙正阳犯了错还可以换个地方重头再来,可袁成功就未必还有机会了。 所以袁成功才会这么纠结,进退两难。 “成功,我觉得可以这样看。”良久茅向东才缓缓道:“我建议你先观察一段时间。你不要小看林春鸣的政治运筹能力,他看人素来很准,敢把这个沙正阳摆在真阳来,肯定有其打算,或许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糟糕。” 没等袁成功答话,茅向东又继续道:“另外你也可以主动把你的想法去向林春鸣和冯士章汇报,在工作中还是应当多和沙正阳交流,能坐到这个位置上,千万不要小看,你以为人家是血气方刚年少轻狂的愣头青,或许人家是少年老成智珠在握的一代名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