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一十八节 履新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一百一十八节 履新

干部大会这个名词儿很有些意思,一般说来主要用于两个方面。 一是用于重大事项的宣布和宣讲,这种情形不多见,主要是中央的一些重要会议的宣讲和重要政策的解读时刻。 另一种就是主要领导易人,而且一般是指党委主要领导易人,像政府主要领导易人则不一定,如果要开,那规模也远不及党委主要领导那么大。 像今天这种干部大会,实际上也就是一个缩小版的。 除了县直机关一把手和乡镇街道主要负责人外,其他驻县企事业单位的负责人就没有通知,这在宛州都是有讲究的。 即便如此,依然有人觉得这个规格有些高了,尤其是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叶和泰亲自参加,完全是按照县委i书记调整的规格来的,这不能不让人觉得有些不同。 不过叶和泰还会参加牟定之和祝汉明的任职会议,这也足见此次市委对这一轮人事调整的重视程度。 真阳县下辖六镇十八乡,分成了三片,东片,北片,西片,东片的中心的就是真阳镇也就是俗称的城关镇,而西片的核心则是旧营镇,北片以藿集镇为核心。 但从发展角度来说,真阳镇----王营镇----棋盘乡这一线明显成为了经济发展的主轴线,尤其是王营镇到棋盘乡这一线因为划入了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经济发展势头明显高于其他区域,成为了发展的新高地。 二十四个乡镇,一百零九万人,镇均人口达到六万人,而乡的人口规模也在四万人上下,像真阳镇也就是县城人口超过了九万人呢,而藿集镇人口也有七万余人(含农业人口),旧营镇人口也有接近七万人(含农业人口)。 百万人口大县,不是说着玩儿的,这也意味着责任,起码给沙正阳的压力不小,心中也是沉甸甸的。 干部大会在县政府的第一会议室里召开。 这是一个大会议室,一般召开全县性的会议,但如果要召开更大规模的干部大会,比如辐射到副科级干部,那第一会议室也坐不下,只能改到县影剧院礼堂里召开。 趁着开会前的短暂时间,沙正阳在县政府第三会议室里和县政府班子见了一个面。 县政府班子规模真心不小,也让沙正阳心里有些打鼓。 哪怕有前世记忆傍身,但是毕竟今世自己才二十六岁,却堂而皇之坐在了椭圆形的会议室里的中心位置,还是让他心中浮起些许复杂的心绪。 七名副县长,外加一名县长助理,加上自己,也就是九名县政府领导,同样也是县政府党组组成成员。 之前真阳县委常委会也正式任命了沙正阳任真阳县人民政府党组书记,这也是一项必走程序。 七名副县长中,除了常务副县长夏克俭外,副县长兼县府办主任辛礼义他已经见过了,还有一名副县长方东升他也见过两面,但是印象不深。 方东升是分管农业工作的,沙正阳在市委办工作期间,方东升到市农办来过两次,所以有点儿印象,沙正阳也是见到方东升之后才回忆起来对上号。 排行第三的是副县长印怀平,分管通讯、商业、物价、金融、科技,紧接着一名女性副县长黎明珠,分管外侨、卫生、计生、环保、妇联、残联、红十字工作。 另一名女性副县长宋春晖,也是民主党派人士,分管教育、广电、档案、文化、旅游,排名第六的副县长齐国志分管工业和招商引资工作。 而辛礼义则分管公安、司法、质监、安监、信访和应急处理,县长助理葛铁柱分管国土、交通、城乡规划建设和市政管理、人防。 让沙正阳有些意外的县长助理葛铁柱居然分管的是国土、建设、交通这一块。 一般说来像县长助理这类角色,更多的是协助某位县领导分管某一两项单项工作,或者临时接受县长指派负责一项专项工作,像这种堂而皇之的分管一大块工作,而且可以说是分量十足的工作,还真的很少见。 起码沙正阳还没有遇上过,相比之下像印怀平和黎明珠分管工作就显得有些单薄了,哪怕是辛礼义分管的工作,在外人看来,也一样有点儿只有责而缺乏权。 不过初来乍到,沙正阳对县里情况一无所知,自然不会去指手画脚,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他都还要充当倾听者的角色。 简单的做了一个介绍,沙正阳也没打算多说什么,大家都还互相不太了解的情况下,多说无益。 当然等一会儿的干部大会上不说却不行,那是一个自我砥砺昂扬士气的大会,无论是叶和泰还是袁成功都希望他能在会上做一个表态性的发言,鼓舞一下人心士气。 “沙县长,时间差不多了。”县委办主任许亚军过来招呼道。 大会议室能容纳百人,二十四个乡镇的党政主官,加上县委县府机关各部门单位的一把手,差不多也就是七八十号人,加上县领导们,整个会议室顿时被塞得满满当当。 主席台上只有六个位置,叶和泰、舒庆良、袁成功、沙正阳以及县人大主任赵家辉、县高官刘克明。 会议由袁成功主持。 简单的开场白,然后还是程序化步骤,舒庆良宣布市委的决定,紧接着袁成功宣布了县委常委会关于沙正阳任县政府党组书记的决定,赵家辉宣读了县人大关于沙正阳的任命。 然后就该是沙正阳作表态发言了。 台下的一干人们目光都汇聚在了台上那位年轻人身上,实在是太年轻了,虽然沙正阳已经有意让自己的衣着显得更老气一些,但是二十六岁的本质年龄摆在那里,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把自己扮成三十六岁。 于炳成下意识的想去摸烟,但迅即被旁边的同僚制止了。 袁成功自己就是一个老烟枪,所以开会不禁绝大家抽烟,但是在这种大会上,袁成功不允许抽烟。 “马书记,看样子这位新来的沙县长很有点儿气势啊。” “听说是搞招商引资很有一套,我去看过市经开区那边,一年多时间,的确变化很大,大得你都不敢相信,咱们县经开区这边就差远了,所以袁书记也很恼火,丁书记都挨了骂。”马永春啪嗒了一下嘴巴,淡淡的道:“不过和咱们好像没啥关系,怎么搞都轮不到我们镇。” 于炳成叹了一口气,没说话。 藿集镇名义上是真阳第二大镇,也是三大中心镇之一,但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农业大镇。 真相西部和北部都是以丘陵为主,既没有多少工业基础,乡镇企业的发展也举步维艰,反而让镇上的合金会拖了一屁股烂账。 正因为如此,在如何发展经济上,藿集镇的这两位也是煞费苦心,但成效始终不彰。 真阳的发展不平衡一直困扰着各个乡镇,也是本届县委县政府最棘手的问题之一,如何来化解这个难题,也是摆在袁成功和沙正阳面前的迫切任务。 “市委安排我到真阳任职,从内心来说,我是有些诚惶诚恐的,诚惶诚恐的意思大概有两层,一是,我们真阳是人口大县,一百多万人口,在我们宛州也排得上号,我来之前,林书记和冯市长专门和我谈了话,提到了真阳这几年的发展,专门和我提了两点,一是进一步加速真阳城市化进程,通过城市化来促进工业化,通过工业化来推进城市化,二是,要尽最大努力来解决我们真阳一百多万人口中占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农业人口增收问题。” 袁成功微微皱眉,沙正阳一来就把问题挑开了,这个家伙看起来还很自信啊。 “林书记和冯市长都提到了这几年我们真阳发展很快,成为我们宛州经济发展的先行军,但是市委仍然这还不够!” 先扬后抑,沙正阳这一套也活学活用。 “我也问过,我说真阳发展速度很快,为什么还不够?市委市府对真阳还有什么苛刻要求?”沙正阳自我设问。 这不但让下边的干部们都竖起了而对,连袁成功也有些好奇了。 虽然93、94这两年真阳经济放缓,但是从90年开始,91、92年,真阳的经济增速一直高居全市第二,仅次于东峡,也是93、94年增速有些放缓,但在真阳干部看来,这都是一种高速发展之后正常放缓。 沙正阳用了“苛刻”二字来形容,很符合这些真阳干部的心态,尤其是县领导的心态。 “二位领导的态度很一致,他们认为真阳的条件比东峡更好,负担比宛阳更轻,没有理由东峡能做到的,真阳却做不到,真阳不但应该做到,而且应该超越东峡,这是宛州市委市政府对真阳县委县政府提出的期望,也是要求!” 沙正阳的语气渐渐提高了起来。 “市委市府主要领导认为,真阳县委县政府是一个能够冲锋陷阵打硬仗的班子队伍,昔日东峡县能够在几年内从一个寂寂无闻的山区小县一跃成为宛州经济的排头兵,那么真阳就没有理由不可以在当前大好形势下,实现一个跨越式发展,成为宛州经济的新排头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