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二十一节 进入状态,庖丁解牛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一百二十一节 进入状态,庖丁解牛

这种类似于单体式的苏式小楼并不多见,但真阳县境内有蓝光厂、红梅厂、红星厂这些原本就是三线建设时期建起来的企业,所以建筑风格效仿那个时候最流行的苏式风格也很正常。 这一处区域位于县委县府宿舍区的西南角,从县委县府后边铁门进来,沿着围墙走到最西边,零零碎碎的大概有十来栋这样的小楼。 “沙县长,您还满意吧?”梁纲注意到沙正阳表情有些恍惚,小心翼翼的问道。 “很不错,我很喜欢。”沙正阳点点头,“谢谢你,梁主任你的安排很周到。” 沙正阳这是内心话。 这样一处小院落的确出乎他的意料,幽静独处,而且环境也很好,正好楼上也没人,很方便,前面的过道也很宽敞,就算是停一辆车也绰绰有余。 沙正阳又简单的看了看室内。 因为是老式的风格,客饭厅混为一体,也不大。 倒是卧室挺大,比他在市委宿舍的卧室可大了已被还不止。 一张很老气的框架床放在一角,倒是很中看,紫红色的老漆有些部位都开始褪色或者磨掉了,估计这也应该是解放前的老家什。 “沙县长您可别这么说,为您服务也是我的工作。”梁纲受宠若惊。 “这一片都是原来的老领导在住,有的老领导为了替自己子女考虑,就要了县里去年新修的宿舍,因为新修的宿舍环境位置都更好一些,所以就搬出去了,这一处是原来的县政协老谭主席住着在,去年搬走之后就空出来了。” “唔。”沙正阳点点头。 这年头年轻人未必会喜欢这种明显有些破败萧索的环境,不过若是再过十来年,只怕这种房宅又要吃香了。 现在还都是福利分房时代,都是属于公家的,谈不上什么私产,所以也没那么多纠葛。 沙正阳没想到真阳还修了新宿舍,也难怪袁成功在县里威信这么高。 这年头基层干部的要求其实并不高,一个是住房,一个是奖金,能解决这两块,让他们满意,那书记县长就是合格的,解决得好,那就是优秀的。 “沙县长,不知道像被褥您是自己准备,还是办公室替你准备?”梁纲试探性的问道。 有的领导是啥都不准备,要办公室里替他备齐,而有的领导却不喜欢办公室准备的东西,要用自己家里带来的,所以这也要看个人的习惯。 “不用了,梁主任,我在市委宿舍里都还有,下午我让人替我送过来就行了。” 沙正阳没打算保留在市委宿舍里的那间房,何必授人以柄,而且真阳县城里市区这么近,有车很方便,半个小时就能到。 沙正阳打量了一下客饭厅,一张八仙桌,也是老式的,还有一套沙发,麻色布艺沙发,挺耐脏的。 一个茶色玻璃茶几,上边摆放着一个烟灰缸和一盆云竹,窗户有些小,都是那个时代的风格。 不过前后的围墙围上,倒是多了几分小庭院的气氛,很舒适。 也不知道自己能在这套小院里住多久? 沙正阳没来由的浮起这样一个念头来,三年还是五年? 如果自己要从代县长变成县长,然后未来再从县长接任县委i书记,估计这就要些时间了。 这其中的关节在于袁成功还能在真阳呆多久。 如果说两年之内袁成功就成功离开,自己接任县委i书记的可能性就比较小,自己资历实在是太浅了一点。 如果说是两年以上,那么自己接任县委i书记的可能性就会比较大了,超过三年,自己接任县委i书记的几率机会非常大。 不过沙正阳觉得袁成功还能在真阳呆三年的可能性很小,他已经担任真阳i县高官三年了,再有两年就应该是一个极限了,那种情况下,袁成功还想晋位副厅级就会非常难了。 打发走了梁纲,沙正阳在客厅里沙发上假寐休息了一阵。 他对午觉习惯不太挑剔,有困意就睡,有事儿就不睡,没太多讲究。 像今天这种情形,他肯定没法休息,各种纷扰的心绪很难平静下来。 沙正阳随身带了一个手机包,里边也就装了一个笔记本和手机,外加通讯录,其他没什么东西。 拿出手机想了想,给谁打? 最后还是打给了贝一河,让他找人帮自己收拾一下,找个车替自己送过来。 算来算去,自己在市委办里居然还没有一个体己人,这等事情还得要让贝一河去替自己办,也是惭愧。 ******* 三点钟的书记碰头会在县委小会议室里召开。 书记碰头会一般说来算是一种非正式会议,其职能范围大概就是为常委会的召开进行一个预先性的划线研究。 这种情形主要是因为在减副时代之前的各级党委,而当减副之后,只有一名专职副书记之后,书记碰头会也就自然而然被常委会彻底取代。 就目前来说,真阳县委仍然是沿袭了宛州市委的模式,除了书记袁成功和兼任县长的副书记沙正阳外,分管党群的副书记周素林,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丁希慎,副书记兼纪委i书记的岳德斌。 小会议室兼着袁成功的会客室,面积不大,但是布置得很雅致,两盆金弹子摆放在遥遥相对的茶几上,还有一株巨大的罗汉松置放在专门留出来的一角,典型的川派盆景,极有气势。 “正阳来了,下一步的工作恐怕需要尽快熟悉,林书记和冯市长都分别与我和正阳谈了话,今年我们真阳的任务很重,现在已经是五月份了,半年时间一晃而过,下半年压力更大。” 袁成功翘着二郎腿,居中而坐,一只手在茶几上的笔记本上轻轻点着,很随意的点评着。 “市委对我们真阳的要求也很明确,就是要让我们真阳与经开区加上东峡,成为宛州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这既是我们的光荣,也是我们的责任,……” 宛州市委放弃了宛阳,而把更多的期望值放在了真阳身上,这让袁成功既感到得意,也有些压力,沙正阳来真阳当然不是吃闲饭的,林春鸣他们委以重任,就是希望自己和沙正阳能打出一片天地来。 “正阳,虽说你初来乍到,本不该让你这个时候就要发表意见的,但是我想你在经开区工作这么久,而市经开区又和我们县经开区紧邻,说得上是一脉相承,你不妨根据你以前对我们真阳的看法,谈一谈你自己的观感和想法,我们身处局中,或许看不清楚,但是你现在还算保持着一颗局外人的冷静心态,可以更客观的分析判断我们真阳当前存在的问题和弊病。” 几个副书记都望向了沙正阳,尤其是丁希慎。 周素林显得很淡然,只是看了沙正阳一眼,目光重新回到自己腿上的笔记本上。 而岳德斌的目光里却有些探究的味道,沙正阳的名气很大,以至于无论是谁都难以对其不感兴趣。 “既然袁书记要我说一说,对真阳的总体看法,我就说一说,不过我之前对真阳了解并不算多,只能根据我对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发展,对真阳县作为一个人口大县,一个西部北部还有着广大的农业区域的农业大县的一些粗浅看法,未必正确,姑妄听之。” 沙正阳说得很客气,但是几位副书记和一旁坐着记录的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许亚军却都竖起了耳朵。 “先谈谈县经开区,这大概是我了解得比较多一些的一面。”沙正阳一点进入自己的思维模式,就不会再客气。“给我的感觉,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还是有些保守了。” “可能在前期,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发展势头还是不错的,我之前来单独来看过,对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里的企业投资规模、产业类型、工人人数、年销售额、利税状况,都做了一个比较详细的了解,如果是放在92年以前,这个规模和发展势头算得上是不错,但是如果放在现在,就显得有些落伍和滞后了。” “首先来说说产业导向,从表面上看,真阳还是在按照市委提出的打造电子电器产业这个支柱产业的导向在走,但是产业规划上略显凌乱,招商引资力度不够,使得整个产业的综合布局上没有形成互补和产业链条,更像是一种无序竞争,根本没有形成一加一大于二的产业链。” 沙正阳语气里越发尖刻犀利。 “其表现在企业个体上就是个体规模小,产品科技含量低,产能规模小,竞争力差,我可以断言,如果市经开区今年在食品产业上夯实了基础开始全面转向电子电器的元器件产业,未来真阳经开区如果还不能拿出有针对性的竞争策略,前景堪忧。” 丁希慎的脸色不太好看,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沙正阳所言是事实。 不过事实是事实,如何来解决这才是关键。 大家都知道这是难题困局,你光是提出来价值不大,你要能拿出解决方案来,你才算是有本事。 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