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五十一节 多策并举,双轮驱动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一百五十一节 多策并举,双轮驱动

“资金问题是目前最大的难题,雀巢方面的确有一些金融方式扶持的想法,但是他们更希望是的扶持一些有信誉有实力的养殖大户发展中大型的养殖场,对于中小型养殖户和散户,恐怕就有顾虑了。”解立强苦笑着道。 谁都懂得规避风险,雀巢也不傻。 养殖大户自己本身就要投入相当大,所以雀巢愿意也难怪金融方式来扶持支持,这样风险可以降低,相对可控。 而中小养殖户和散户自身实力弱,信誉低,一旦遭遇不测,他们就根本无力也不会偿还贷款,风险相当大,雀巢自然不愿意承担。 “但就目前的形势来说,要想满足雀巢食品产业园发展需求,单单靠养殖大户是难以在三年内实现十万头奶牛的目标的,别说十万头,就是五万头都够呛。”沙正阳毫不客气的道。 在招商雀巢的时候他是陪各种笑脸,但现在他却要把现实面临的困难和雀巢讲透,这是现实,并非地方政府不愿意那么做。 “的确如此。”解立强也清楚这一点。 “我们县政府愿意在这方面拿出一些举措来支持,另外我想请解市长你也帮忙努力一把,促成市这一级层面和省农业厅这个角度也拿出一些鼓励政策,或者说资金奖励来扶持中小养殖户的发展,毕竟目前这些中小养殖户才是大头,只有等他们中的善于经营者发展起来,才能变成雀巢所希望见到的养殖大户。” 沙正阳的建议也赢得了解立强的认同,“正阳,你说的我明白,我也赞同,市这一级层面,我说了恐怕够呛,但我会去找冯市长和阴市长,我建议你也去找一找林书记、冯市长和钟书记,另外省农业厅那边,我会尽力去争取。” 三五几句话就把事情说清楚,也提出了可行性的建议,方东升也见识了沙正阳的作风。 从市政府一出来,方东升问沙正阳:“雀巢方面更愿意扶持养殖大户,但对中小养殖户缺乏信心,这个问题单靠市县政府来解决,恐怕我们压力风险都会比较大,市里边阴市长恐怕很难同意,县里袁书记只怕……” “嗯,这一点的确不好说,所以我们必须要说服雀巢着眼大局,着眼长远,支持中小养殖户,这些中小养殖户就是未来潜在的养殖大户,我们真阳县政府愿意在这方面给予最大限度的配合和支持,比如在筛选可靠的合作对象这些方面,像是党政干部或者村组干部,以及一些党员这方面,基层政府可以考虑优先推荐,减轻雀巢的风险压力。” 沙正阳的建议让方东升也认真思索起来,“县长,这可以尝试一下,如果我们政府愿意与雀巢合作共同承担风险,我相信雀巢从长远大计来看,是有可能接受的,但这对于我们县政府来说也是一个考验,一方面是我们县政府对雀巢方面的信誉度,另一方面是这些我们挑选出来的养殖户对我们和雀巢的诚信度。” 沙正阳也清楚这里边的风险,但是他觉得值得一试。 后世中诚信问题一直是困扰全社会的一个最严重的问题,这本来是一个社会问题,但是诚信带来的另外一个巨大问题就是让给经济运行成本上升了许多,并成为经济发展中的一个顽疾痼疾,甚至可以说是癌症。 沙正阳希望可以在真阳,可以在这项工作中来进行一个试验,通过这一轮的尝试来实践诚信发展带来的便利。 **** 对于沙正阳来说,雀巢公司配套的奶牛养殖基地建设只是他无数项工作中的一件事情,虽然这项工作很重要,但是他也不可能把所有精力都放在这上边。 沙正阳很清楚,袁成功对于这一类农业项目是没有多少兴趣的,尤其是为在市经开区的雀巢食品产业园配套服务,就不感兴趣。 如果不是解立强表示能从省农业厅获得一些政策和资金支持,只怕袁立功早就要表现出他的不耐了。 对袁立功来说,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发展才是关键,这也是他任上一手创立起来的,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的辉煌腾达,才能真正证明自己的成功,而其他都要显得单薄许多。 沙正阳同样清楚这一点。 他明白,如果自己不能在县经济技术开发区取得突破,那么之前袁成功对自己表现出来的种种“善意”和支持,恐怕都会慢慢冷却,甚至变成反感和敌视。 所以要想按照自己的意图做一些事情,他先需要完成袁成功所希冀见到的东西,好在这也不和真阳的发展战略所悖逆,同样也是要走的另一只脚,他本身也就要在这方面有所突破。 叉着手站在分界线上,沙正阳盯着灼热的日头,抹了一把汗,这才回头道:“丛峰,你看到了,a区段我只给你留一个星期时间,葛铁柱耽误了十天时间,我希望你给我赶回来,而且要在最短时间内启动建设,浙江那两家塑胶泡沫企业我已经和对方谈得差不多了,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霍丛峰穿了一件已经被汗水浸润透了的短袖白衬衣,站在沙正阳一旁,而在另一旁是新任县府办主任楚天澜。 两个人之前都没想到会以这样一种方式见面,原来都是镇党高官,但现在却已经是走在了不同的岗位上,殊途同归了。 霍丛峰早就听闻这位新县长作风不一样,动辄直接到一线地头,就要坐在站在这现场来当面谈工作,而且最让人棘手的就是要你表态具体什么时候能解决问题,进而拿出具体的解决方案来。 “县长,虽然有一些紧,但是我会和委里边的同志们加班加点的完成了,力争五个工作日内拿出让您满意的方案来。”霍丛峰知道这时候该说什么,“具体运作建设起来,可能要看县城发司如何来具体操作了,这还涉及到企业组建和初期的发展资金。” “丛峰,我和老葛也说了,具体运作,你和李开天来商量,县财政会立即拨付启动资金,我还是那句话,县经开区的问题是当务之急,现在主要精力都在那上边,但是这并不代表其他建设就要搁下了。” 沙正阳觉得侯为贵和真阳县委组织部的人才选拔机制还是相当可靠的,起码楚天澜和霍丛峰给他的印象都非常不错,就算是柳彦虽然因为其他一些原因而起了一些龃龉,但是这并不代表柳彦就不行了。 这说明侯为贵和他担纲的县委组织部在选人用人的能力上还是很靠谱的,这也让沙正阳对袁成功、周素林以及主要负责的侯为贵印象又提升了几分。 一个地方的选人用人机制基本上就能通过其干部的能力看得出来几分。 在葛铁柱和高礼义这两个人选问题上让沙正阳对真阳县委的选人用人问题上有些看法,但是楚天澜和霍丛峰以及柳彦这几个人选上又让沙正阳纠正了一些看法。 这说明在真阳仍然存在着一些和其他地方同样存在的共性,那就是选人用人上个人喜好和感情上仍然有很大的市场,像葛铁柱就是典型。 不过这也是这个时代乃至今后十来年年里一个挥之不去的痼疾。 在选人用人的制度化规则化上虽然都喊得山响,但毕竟这都要人来落实,是人,就难免要掺杂个人主观情绪在里边,所以这也是一个悖论,哪怕二十多年后依然无法根绝。 “县长,您的意思是……?”霍丛峰一时间还未能理解到沙正阳的意图。 “抓紧时间组建城发司,县建委牵头,县财政局参与,以经开区作为试点模式进行运作,多向市经开区进行学习,但是我觉得县城发司日后目光也不能局限于县经开区,我们真阳地域辽阔,三大片各有所长,西片的旧营,北面的藿集,都应该考虑在特色产业园区上做文章,这是我的初步考虑。” 沙正阳的话让楚天澜和霍丛峰都为之咂舌,这一位看样子是雄心勃勃啊,偌大县经开区都还不能满足发展需要? 或者是这一位觉得县经开区是袁书记立下的牌坊,他要自己另行书写属于他自己的功德碑? 沙正阳没想到自己的一时间有感而发,居然让两个下属联想如此之多。 他只是单纯觉得随着宛州城市西扩,过于将主要工业区集中在真阳县城与宛州城区之间未必是好事。 尤其是从长远来看,宛州城区东扩到真阳,和真阳县城连为一体是大概率事件,到时候如果太多大型重化产业企业云集在这一区域,会为将来的搬迁带来巨大的压力。 当然现在说这些还有些为时过早,他也是有些杞人忧天了,那起码都应该是十年后的事情了。 见楚天澜和霍丛峰一时间都没有接腔,沙正阳这才回过味来,笑着道:“别理解错误,我的意思是真阳县的发展不能局限于一隅,要适当考虑发展平衡的问题,比如北片和西片,当然就短期内来说,暂时我们还无法分心。” 这一补充才稍微让楚天澜和霍丛峰释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