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五十二节 纯臣,能臣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一百五十二节 纯臣,能臣

谁都怕遇上一个志大才疏的领导,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但是落到实处却成了虚幻,这样的情形不少见。 楚天澜和霍丛峰都知道这一位本事不小,能赤手空拳打造出一个销售收入现在都过十亿甚至达到几十亿的企业集团,足以说明对方的能耐,才肯定不疏。 但是你在真阳县当县长又不一样了。 你志太大了,真阳县的盘子就这么大,资源就这么多,你方方面面都得要顾及,都得要考虑和平衡。 胃口过大,那就可能真的力有不逮捉襟见肘,甚至到最后就是一事无成了。 再说了,你不是一把手,很多时候还要考虑一把手的想法。 从一定程度上来说,你要服从于对方,紧随县委的意图推动工作,这才是符合正常运行规则的模式。 否则离经叛道的事儿偶尔为之可以,如果要作为常态性的模式,那无论你能耐多大,出局都是迟早的事情。 好在这一位头脑还是很清醒的,没有干成了两件事儿就忘乎所以。 有其是对楚天澜来说,他已经有感觉,自己的仕途前程,似乎已经有和这一位挂钩的趋势。 不是他想这么做,而是沙正阳否决了柳彦,直接点了自己的将,在其他人心目中,自己就是他的人了。 当然,楚天澜也并非排斥这种印象和趋势。 谁都看得出来沙正阳的前程似锦,光是他的年龄优势,文凭优势,以及是跟随林书记从汉都来的经历,就足以让人鞍前马后誓死效命了。 如果沙正阳能正常发展,楚天澜预测,三年内沙正阳晋位县委i书记是大概率事件,这在其他县长或许不可能,但沙正阳则不能以常理计。 八年内晋位副厅级,甚至六年内晋位副厅级领导干部,都极有可能。 跟随这样以为伯乐,他楚天澜当然乐于跟附骥尾。 所以他更希望沙正阳能够踏踏实实做一些既能让干部群众满意,又能看得到实际效果的工作,而不是那种好高骛远的心血来潮想出来的新招。 远处一辆桑塔纳也缓缓驶了过来,沙正阳看了看车牌,应该是丁希慎的车。 果然,从车上下来的丁希慎和李开天。 “正阳县长,果然是你,我就说谁会在这大太阳下来看这一片,除了你,没人能有这么大兴趣。”丁希慎乐呵呵的道:“丛峰,来熟悉情况了,任务艰巨啊,等着瘦几斤吧。” “老丁,看你这心情,好像很好,和华泰那边谈得不错?”沙正阳见丁希慎眉宇间都带着几分喜色,估计应该是和香港华泰的谈判有进展。 香港华泰从惠而浦在南粤那边投资蓝波空调之后心情就更迫切了。 实际上香港华泰已经并非雷家一家的资本了。 随着华峰在大陆市场的迅猛崛起,极大的刺激了来自香港那些原本从实业衰退中退出的实业资本。 这些家族资本无法和李嘉诚、李兆基以及郭家、包家这些顶级门阀家族相比,难以插手地产、公用事业等需要庞大社会人脉资源的半垄断产业。 但是手中握着的这些资本要在金融行业中去捞一把又更担心风险,香港每隔几年来一波的股灾已经把他们的胆都给捏碎了。 所以当看到雷家这种纯属靠辛苦积攒起来的小家族居然也能借助内地改革开放的春风大放异彩,一举攫取了巨额的收益时,他们就再也稳不住了。 他们迫不及待的想要把五六十年代香港实业黄金期的景象复制到内陆来。 可要复制也没有那么简单,南粤那边已经有很多先行者进入了,加上他们很多人本身就来自南粤,所以自然首选南粤,而他们要想获得机会,那么就只能冒更大的风险,当然收益也许会更高。 现在雷家投资的华峰给了他们一个眼前一亮的典范,使得他们觉得可以沿着这条线深入到大陆的内陆市场来投资获利。 正因为如此,当华峰方面在对大陆空调市场完成了考察之后,提出了要进军大陆空调市场的计划后,立即就获得了多个与雷家有瓜葛的中小家族资本的追捧。 于是香港华泰改组,增资扩股,一举扩大到了注册资本三亿元,而雷霆目前控制的华峰也准备与华泰合作,共同进军国内空调市场,而生产基地就选址宛州,和华峰比邻而居。 这样一个机会沙正阳当然不会放过,市经开区那边虽然也获知了这个消息,但是现在是各为其主,自然都不会相让。 “只能说有进展,香港人也不好忽悠,摆着有一个市经开区在旁边,我们要把他们吸引过来,肯定要有足够的资本才行,好在还有时间。” 丁希慎话题又抛给霍丛峰,“丛峰,经开区a区段必须马上动工,否则时间就来不及了,城发司一边搭建一边开展工作,不懂的,去市建发司学,沙县长帮你开绿灯打招呼,那边不会藏私。” “丁书记,刚才县长也在说,我尽快,财政那边款项到位,这边城发司的人员机构已经搭起来了,一周之内就要启动,另外这边也和几家建筑公司进行了初步磋商,方案已经发给了他们,会尽快把a区段动起来。” 霍丛峰感受到了与自己当镇党委i书记一些不一样的味道。 以前各项工作下来,总要有一个缓冲器,开会传达,研究,然后形成方案,再来推进,如果有问题再来找出问题研究解决,再继续推进,按部就班。 但是到建委这边来了,怎么随时都感觉到有人拿着鞭子在自己背后抽打着,脚步半点儿都不敢停下来。 就以这城发司为例,还没有组建起来呢,这边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催促着要开展工作了,这种快节奏的工作方式还真有点儿不太适应。 但不适应也得适应,霍丛峰越发感觉到了这个位置的不好坐,但是同样这也是一个非常广阔的锻炼平台,可以说权力大,责任大,但对于自己来说,却是一个难得的展示机会。 原来他还有些遗憾未能竞争赢楚天澜,但现在看来,建委这一块的工作只怕未必比县府办主任逊色多少,也难怪葛铁柱一直霸着不肯松手。 想到葛铁柱,霍丛峰也有些头疼,这位分管的县长助理给县建委内部搞出来的窟窿太大了,可接班的霍丛峰现在却还不好说。 葛铁柱已经或明或暗的给自己打过几次招呼了,有些问题要慢慢来处理消化,但霍丛峰不知道里边藏了多少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炸响。 现在他只能将这些东西暂时搁置在一边,从现在开始自己另起炉灶,先把工作干起来。 “嗯,丛峰,你可得要加快适应这边的工作节奏,这可能和你在旧营的工作节奏不太一样。”丁希慎点点头。 “我和袁书记、沙县长都说过,你们县建委和城发司未来一段时间工作重点都在经开区,a区段只是应急,容纳不了几家企业,b区段才是大头,未来今年下半年到明年都是b区段的战场,而且你还得提早规划c区段和d区段,有沙县长这位招商大使在,我估摸着b区段都未必能熬过明年,所以你还得要早做准备。” 丁希慎的奉承很讲艺术方式,沙正阳也笑了起来:“老丁,你不用给我上套,招商引资捆着你也帮着我,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都跑不掉,都得要全力拼搏,所以丛峰这边你先得把地盘给我们腾出来,我们也才好去吆喝啊。” “沙县长,丁书记,我保证完成任务。”这种情形下,霍丛峰也只能县把担子接下来。 ****** 从经开区回来,丁希慎就直接上了沙正阳的车。 沙正阳知道丁希慎肯定有事儿。 和丁希慎接触越多,沙正阳对丁希慎的印象也越好。 这是一个做事儿的人,而且性格很好,没什么坏心眼儿。 这对于一个副处级干部来说,很难得。 走到这个地步,也算是见惯风雨,很多人已经难以保持初心了,甚至连自己也一样都有着许多别样的情怀。 但到真阳,沙正阳对两个干部印象特别好,一个是夏克俭,一个是丁希慎,甚至连方东升都要差一点儿。 夏克俭有点儿封建时代的纯臣味道,认定的工作,就一门心思想做好,而谁如果要做,他就会全力支持,这可能和他的年龄也而已有一些关系。 丁希慎又略有不同。 丁希慎仍然有他自己的追求。 他在某些方面比夏克俭看得更远,见识也更深,在工作中也更讲求艺术,善于妥协和平衡。 起码给沙正阳的感觉,丁希慎很好的处理好了自己和袁成功的关系,哪怕葛铁柱这件事情上,袁成功有些不悦,但是仍然没有怪罪丁希慎。 能做到这一点很不简单。 但丁希慎并不只是会做人,而且在工作上一样作风踏实,或许是之前被市经开区的表现给压制住了,而祝汉明又没有给予其足够的支持,现在丁希慎终于开始发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