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五十四节 破局交通瓶颈,定心丸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一百五十四节 破局交通瓶颈,定心丸

民用机场的效用不是这个时代的干部们所能理解得了的,但是对于沙正阳来说,这个印象却太深刻了。 有没有机场,几乎就意味着你这座城市有没有实力,有没有潜力,有没有逼格,有没有影响力。 放眼望去除非比邻非常近便的地方有机场,基本上一二线城市都是有机场。 在国内大概也就只有苏州这个特例没有,但那是因为距离上海太近,而且就近还有一个无锡硕放机场在边儿上才会如此,甚至很多三四线城市都有机场。 而未来一个城市如果有两座机场,无论出于什么原因,那基本上就意味着你应该是一个国际性的大都市的标准了。 这不仅仅代表着一个交通方便那么简单,而且也在心理上极大的拉近了各方的距离。 无论是哪里的投资者、旅游者或者商业合作伙伴,甚至参加某场会议和研讨的学者和代表,只要一听有机场,下意识的就会觉得,哦,两三个小时就能回去,或者就能到来,这比起你任何东西都更有说服力。 而且随着经济发展,航空货运物流业的迅猛发展,未来一座城市是否具备货运潜力一样对一座城市有着莫大的促进作用。 对于宛州来说,一座机场关系重大,这意味着宛州作为汉陕鄂豫四省结合部的中心城市会进一步确立,各种资源要素可能会进一步聚集,所以这对于作为一座城市有远见卓识的领导干部来说,都是必须要去争取的。 当然这在区县这一级的干部理解和想法却又不同,但对于沙正阳来说,却是一个难得的为真阳争取这个机会的好时机。 在这一点上,沙正阳也专门和袁成功交换过意见。 袁成功还是倾向于支持把宛州机场建在真阳的,占地补偿也好,带来的道路等基础设施建设也好,都能在一定程度上拉动真阳经济发展,但是你要说他有多么急迫的期望,也说不上。 这也是包括龙陵、真阳、大野几个区县领导班子的基本态度,都抱着要和省市讨价还价的心态。 毕竟几千亩土地,对于哪个区县来说,都不是一个小数目。 对于沙正阳提出要争取机场项目,钟广标也是一愣。 对于机场,几个区县的态度都是模糊不定的,如果市委做了决断,区县只有服从,但是你要说他们有多么积极的态度来争取,好像也不尽然。 当然机场选址也轮不到区县党委政府来插言,那需要由民航部门会同省市相关部门来决策。 但有一点,鉴于宛州地理位置的特殊性和优越性,宛州机场要建已经是确定下来的了,现在就是要讨论如何建,以何种模式来建,建在哪里的问题。 前天林春鸣才专门找自己说了,要自己把筹建宛州机场的事宜也要牵头抓起来,这让钟广标也是头大如斗。 这边国企改制刚告一段落,七厂二所的搬迁建设正在如火如荼,这又来一项不容轻忽的重任,让钟广标意识到自己似乎成了林春鸣手中专门用来救火灭火的应急队员了。 “正阳,你们真阳要争取机场项目,你和老袁商量过没有?”钟广标不得不重视这个问题。 现在三个区县的态度都很模糊,现在真阳主动提出来愿意接受这个项目,那就很有意义了。 一旦区县党委政府有积极性,很多工作就要好做许多,当然这还要看真阳是否是最合适的机场落脚地。 “当然商量过,钟书记,你不会认为这样的大事情我和袁书记意见不一致就来找您吧?”沙正阳笑了起来。 “哦,你还别说,我还真担心。”钟广标摇摇头,“对于建机场,全宛州人民都是欢迎的,但时间在自己家门口,只怕就未必了,当然那些明显不合适的县份在嘴巴上吆喝几句不算。” 这也是通病,在没意识到机场给发展带来的机遇时,地方干部们的积极性的确参差不齐。 “我们是诚心实意希望能把机场项目放在我们真阳,当然选址问题上,我们也希望能够选在更北面的区域。”沙正阳微笑着建议。 钟广标摇头,对沙正阳打的主意嗤之以鼻,“你们欢迎那是好事,但是选址轮不到你们插话,北面都是山区,你希望把机场修在山顶上?” “当然不是,我们北面的地域很辽阔,并非都是山区,像火坪、赤寨这些乡一样都有大片区域可供甄选,我也是希望能够靠北一些,在土地使用上可以更好利用,在拆迁搬迁上节省一些。” 沙正阳的解释根本无法让钟广标相信。 “行了,正阳,你心里打什么主意,我明白,这种事情你我都做不了主,这需要看民航部门和省里来决定,你就别操这份心了,如果你们县里真的有兴趣,我倒是可以帮你们说一说,但具体选址,没有可供你们选择的余地,一旦确定下来,必须要无条件服从。” 沙正阳轻轻叹了一口气,他也知道这种事情区县没有多大话语权,但能把话递给钟广标,让钟广标帮忙争取一下也就很不错了。 大区域没有话语权,但是在确定了某个区域之后一些具体位置的调整,还是能想到一些办法的。 沙正阳的想法就是尽可能的靠北一些,距离真阳县城也远一些,毕竟这要为未来真阳县的发展,以及宛州城区西扩留下一些更多的空间。 谁也不愿意白天晚上上空都传来一阵阵飞机掠过的轰鸣声,机场选址尽可能远一些,能减小这方面的噪音干扰,同时也能把真阳北面落后的经济带来一些发展的活力。 “那就请钟书记帮忙多美言几句了,也多考虑我们真阳的实际情况,我们真阳县委县政府欢迎机场落地我们真阳,也希望未来城市发展应该多考虑西进,尤其是机场和市区之间的快速通道问题也要尽早谋划。”沙正阳不动声色的道。 钟广标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瞧瞧,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快速通道,你从哪儿听到的?难怪老说选址靠北一些,远一些,你怕是恨不能把机场落在最北面的藿集、孤山去吧?那这条快速通道正好可以把你们整个北面区域都贯穿了,交通瓶颈一下子都解决了。” 沙正阳也不掩饰,很自然的道:“真阳发展极不平衡,北片西片以山区丘区为主,道路交通基础设施落后,西边还好一点儿,还有一条国道,但北边省道223破烂不堪,市交通局视若无睹,县里财力有限,能够借光机场建设一条快速通道来帮助解决交通瓶颈,何乐而不为?” 钟广标沉吟着道:“机场位置一旦确定,肯定到市区会有一条快速通道,这事儿林书记也和冯市长以及我议过,但还只限于我们三人,而且究竟怎么修也还只是纸上谈兵,你倒是耳朵挺灵啊,从林书记那里知道的?” 沙正阳赶紧摇头,“没那事儿,我是自己猜测的,没理由机场建在距离市区几十里地之外,却还要借道国道省道,这既不科学,也不利于机场极其沿线的发展。猜也猜得到肯定要建一条快速通道,要么是高速路,要么就是一级汽车专用公路,这是应有之意。” 九十年代,交通对于一个地方的发展可谓是至关重要,尤其是公路交通,几乎就决定了一个地区的发展潜力和后劲。 总的来说汉川的高速公路建设还是落到了后面,但这也和汉川省财力不足和地势崎岖有很大关系,一条高速公路的投入可能会相当于东部沿海或者北方平原地区两条的投入。 以汉嘉高速为例,从立项讨论到敲定付诸实施,几经波折,现在汉嘉高速还在建,但很快就要建成竣工通车了,而长度更长的汉宛高速已经进入实质性的可行性论证阶段,一旦敲定,很快也要开建。 汉宛高速太长,投资规模太大,怎么来建,分段的话,哪一段先建,或者是几段先后次第开工,这都是一个问题,不过在这条高速公路的建设上汉川省委也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尽快敲定开工。 汉宛高速肯定是要过真阳的,对宛州的重要性也不言而喻。 郧宛段这一段,可能牵扯到东峡、山都、丹寨和临河几个县的,北线可能走东峡、丹寨,南线可能过山都、临河,但最终都要在真阳汇合,对于真阳来说,都是好事,但却还遥遥无期。 最现实反而是机场落地到真阳可能带来的机场高速或者机场快速通道可能带来的契机,对于整个北片区交通都能起到很大的改善作用。 “嗯,算你猜对了,这条路肯定要修,一旦机场选址敲定,肯定道路建设也要马上纳入日程,要确保机场建成使用之日也就是这条快速通道竣工通车之日,保证机场的顺畅运营,这也是民航部门的要求。” 钟广标给沙正阳吃了一颗定心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