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五十五节 工作要抓牛鼻子,汇报要到组织部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一百五十五节 工作要抓牛鼻子,汇报要到组织部

沙正阳筹划的是一盘大棋。 无论是机场,还是快速通道,真正要建成发挥作用,都应该是两三年,甚至三五年以后的事情了,那个时候自己还在不在真阳,在不在宛州,谁都说不清楚。 但他还是要努力去争取,在真阳为官一任,总要给当地百姓留下一些东西。 袁成功兴致不高未尝没有考虑到他自己不可能拖得到机场开工建设那一天的原因,但是他也没有阻止沙正阳去争取这个项目,沙正阳觉得这就足够了。 一旦机场建成,北面片区就能围绕机场出现一个工业和商贸的集中发展区,一二十公路距离只要有高速路或者快速通道这样的便捷路径打通,根本就不算什么,届时北面几个乡镇都能迎来一个发展机遇。 之前沙正阳最为发愁的就是北片区的发展。 相比之下,西片区因为有国道316以及未来还有汉宛高速通过,这都是发展契机,但北片区要找到这样一个机会就很难,也幸亏有这样一个机遇。 沙正阳也知道以自己一己之力要把真阳的局面迅速扭转过来,很难,尤其是在袁成功的一些观点思路还有些和自己不一致的情形下,所以他必须要把能用起来的人都用起来。 像经开区,他需要牢牢抓住丁希慎,让丁希慎来扛起,但这一块丁希慎也提出来了,他需要一些更得力的,尤其是在招商引资方面有经验有能力的人来帮衬。 像农业这一块,沙正阳对方东升的表现就很满意。 而有的班子成员表现平平,有的则就是让他很不满意了。 雀巢奶源基地和西片区的蔬菜基地项目,方东升都很上心,忙得飞起,但是没有半句怨言。 和雀巢的合作建设奶源基地,在沙正阳看来一旦突破获得成功,将会使北片区几个乡镇的许多农户获得一次突破单纯种植粮食为生的机会。 沙正阳有印象,雀巢在中国大陆的发展一直很稳健,没有其他国外食品企业那样的大起大落的情形,这意味着这家企业不会轻易毁约或者出现其他风险影响到农户的生计。 如果雀巢宛州食品公司真的能够做好,这能够让真阳北片区几个乡镇大批农户搭上这种公司加农户的一班车,同时雀巢也有意愿把一些更有责任心更努力的养殖户培养成为大型养殖场经营者。 这对于雀巢有利,同样也对中小养殖户的发展也是一个机会。 这种从普通养殖户到中小养殖户再到大型养殖场经营者的发展模式,也很符合沙正阳的想法。 在短时间内你无法一下子通过工业发展来消纳太多农村剩余劳动力的时候,多策并举更符合现实。 而且在沙正阳看来,如果真阳的奶牛养殖产业真的发展到了一定程度,也一样会吸引更多的对奶源有需求的大型食品企业来落户宛州,这同样是一个良性循环。 蔬菜基地项目也已经进入了实质性的探讨阶段了,解立强几次给沙正阳打电话通报情况,方东升更是三天两头往市里和省里跑,因为雀巢奶源基地建设这一事宜把蔬菜基地建设也成功的捆绑在了一起,让解立强也是大呼上当。 人一旦忙起来,时间就过得特别快,所以当沙正阳从钟广标那里出来的时候,才发现不知不觉自己已经到真阳快一个月了。 想一想到真阳那天就像是昨天,自己在会上的讲话还余音犹在,这就一个月过去了,自己却觉得才过去几天。 想了一想,沙正阳给叶和泰打了个电话,“叶部长,我沙正阳,您在不在办公室?我想来汇报一下工作。” 放下电话,叶和泰歪着头想了一想,这才笑了笑,轻声嘀咕了一句,“有点儿意思。” 沙正阳迈着轻快的脚步踏进了组织部的楼层。 跟着组织部,年年有进步。 这句话不是说着玩的。 组织部决定着下一级干部们的去向,你如果在组织部的心目中都挂不上号,或者是可有可无的,那么对不起,恐怕你真的很难获得多少机会。 这也是一个相互的,你表现优异,成绩突出,组织部自然会关注,但同样,组织部门关注你,也就意味着你可能会获得更多的机会和更好的发展平台。 对于沙正阳这样的区县党政主官来说,组织部已经没有多大的影响力了,他们的表现更多的是与一个地方整体政绩表现捆绑在一起的,同时主要领导对他们的认可度也在其中发挥着很大作用。 但即便是这样,作为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的叶和泰,仍然有着相当大的话语权,如果他坚持认为某一人某些方面存在问题,一样会影响到主要领导的最后决策。 “难得啊,正阳,我还以为要忙上几个月都不会登我的门呢。”叶和泰破例站起身来,走到门边,和敲门进来的沙正阳握了握手,又亲切的拍了拍沙正阳的肩膀:“看你的气色还不错。” “叶部,其他领导那里门可以不登,但您这里我必须要来汇报工作啊。”沙正阳话说得很顺溜,身体微微前倾,紧跟着走两步,接过叶和泰从柜子里拿出来的杯子:“我自己来,我自己来,不敢劳烦您。” “自己泡吧,我知道你喜欢喝茶,我这里其他没有,好茶还是有几种的,都是当季新茶。” 叶和泰的生活习惯也很好,不抽烟,不打牌,除了喝茶、看书和有空去唱两段京剧,没别的爱好,这一点沙正阳也很佩服。 “到我这里来汇报工作必须要来,其他领导的门可以不登,你这话说得不对啊。”叶和泰坐下,看着沙正阳自来熟的泡茶,还替自己也把水倒上,微笑着道。 “我说的肯定在理。”沙正阳理直气壮,“上边千根线,下面一根针,这话不完全是指对基层的工作,但我的理解,这一根针最终还是要落实到人身上,也就是说,无论哪样工作,最终还是要靠我们的干部来做,干部选拔任用的好坏,直接关系到我们的各项工作做得好坏。” 叶和泰不得不承认自己对眼前这个家伙很有好感。 虽然他一直想要用挑剔的目光来找寻对方的不足之处,之前总是觉得这家伙恐怕也就是会搞经济工作这个长处罢了,但是接触越多,才发现这家伙在各方面都堪称人精,让你不得不对他心生好感。 无论是人情世故,还是待人接物,亦或是各项工作,这个家伙都是游刃有余, “看来我们的沙县长对组织部门的工作又有新要求了。”叶和泰笑着调侃道:“嗯,说说吧,正阳,这一段时间来又有什么感悟,对我们组织部门的工作又有什么好的建议?” 对于叶和泰的调侃沙正阳坦然接受:“那我先向叶部汇报一下真阳的工作,然后再来谈谈我的想法,行不行,叶部?” “有什么不行,其实我也很想听一听正阳这段时间在真阳的工作情况,要知道,我也是听到了不少关于你的反应啊。”叶和泰很含蓄的点了一点。 “好,那我就汇报一下我到真阳这段时间的几项主要工作。”沙正阳像是没听出了叶和泰的弦外之音,泰然道。 从县经开区调研以及与与市经开区对比,进而确定发展方略,从全国菜篮子工程结合汉川省选点蔬菜基地建设到雀巢公司奶源基地建设,从机场项目争取到对北片区的调研感受,沙正阳一口气讲了半个多小时。 叶和泰听得很认真,同样也很有感触。 鲜活生动的工作,包括一系列的数据,尤其是对真阳北片区几个乡镇调研拿出的几个乡镇农民负担和人均纯收入对比,以及谈到当下这些形势日趋严峻的乡镇基层政权面临财政危机和社会矛盾,无一不显示这位年轻的县长在这一个月里并不是像有些人所说的就是蜻蜓点水浅尝辄止,也不像部分人认为的对方只会搞经济工作,其他显得很稚嫩。 叶和泰见过太多的人,也经历过太多的事情,要想在他面前靠忽悠过关,几无可能。 沙正阳的介绍都是他这一个月的工作积累所得。 这不是靠谁给他写几篇报告材料就能拿得出来的,只能是自己亲身调研所得,而且得出的解决方略和想法也必须是和下边干部们的几番商量甚至是实践之后才能得出的。 叶和泰也不是没有搞过经济工作,当过县长、县高官的他对下边的工作了如指掌,也深知现在这个阶段谋发展面临着多么大的竞争压力,尤其是作为一个上面还有着强势县高官的新晋县长,要干出点儿实绩来,多么不容易。 但即便是这样,沙正阳也已经稳稳的过了第一关,很清晰准确的找到了他自己的定位,并且抓住了未来工作的牛鼻子,知道下一步真阳的中心工作是什么,该怎么来抓,如何抓出效果抓出成绩。(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