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五十七节 圈里圈外(1)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一百五十七节 圈里圈外(1)

曲晓伟已经在两个星期前正式走马上任,到东峡担任副县长了。 平调,但是东峡是宛州第一经济强县,而且也是宛州干部提拔的摇篮,从东峡出来的干部都要高人一等,所以实际上曲晓伟是个潜在的提拔。 最起码她如果在东峡担任一两年副县长,甚至可能直接到其他区县担任常务副区县长的可能性很大,如果到一些穷县,就是担任副书记也不是不可能。 沙正阳很支持她走这一步。 没有区县工作经验,始终是一个短板,而且是难以弥补的短板。 你能在下边呆上两三年,也就意味着你不是对基层工作一窍不通,以后的工作中不会任由人忽悠欺哄。 谭文森也注意到了沙正阳和对方那个女人挥手致意,而且电话里的语言很随意,他意识到这应该是老板的熟人,起码是关系很不错的朋友。 长期在司法局工作使得谭文森的圈子比较狭窄,所以对市里边各个对口部门单位的领导或者具体经办人都不太熟悉。 他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这一段时间里他几乎是如饥似渴的牢记和汲取一切他能接收到的信息内容,以便自己能在关键时候能随时拿得出来,派上用场。 他甚至强迫自己把所有市领导的照片和简历都一一牢记熟悉,能让自己在见到的第一面就辨识出来,而电话更是能随时背出。 而对这些领导们的工作经历,他也一样要熟知,或许某个时候就能发挥作用。 对面那一位他不认识,但是他能分析判断,估计应该是老板在市委办、市委政研室或者市经开区的熟人,市委政研室几乎没有这么年轻的女性干部,可以排除,那么就只可能是市委办或者市经开区的。 谭文森知道市经开区有一位算是老板从汉都那边引荐会宛州的女性干部,在市经开区招商一处担任处长,卢雅,老板谈起过。 但从老板在电话里和对方的说话口气来看,又有点儿不像,所以他也不确定了。 明知道有些唐突,但谭文森觉得还是要尽快进入角色,早了解认识比晚了解认识好,所以他在沙正阳上车之后就含笑问道:“县长,这一位是不是就是您常提到的卢处长?” 沙正阳一愣之后哑然失笑,“不,不是,刚才那位是招商局曲局长,上两周刚到东峡去担任副县长,现在要叫曲县长了,她原来在市委办担任综合一处的处长,和我共事过一段时间,相处不错,是个很精明干练的同志。” “噢,我听说过,曲晓伟曲局长,她刚去东峡吧,听说她在分管招商引资和县经开区工作,东峡县王书记和韩县长都对她很看重呢。”谭文森恍然大悟,接上话道。 沙正阳看了谭文森一眼。 没想到这小伙子知道得挺多,不过最后那一句显然有些“用力过猛”的嫌疑,说到曲晓伟分管招商引资和县经开区就足够了,点到为止这个分寸谭文森还没拿捏好火候啊,不过沙正阳挺欣赏对方这种孜孜不倦的努力。 “能干事儿的同志放在纳里,都会闪光,这也很正常。”沙正阳眼睛里露出一抹神采,“曲县长在招商局就大有巾帼英豪的风采,到东峡肯定更能发挥她的长处。” 沙正阳也在考虑晚饭带不带谭文森。 从这一段时间里的表现来说,谭文森是值得嘉誉的。 肯学肯钻,而且适应速度也很快,不懂就问,连开始对他印象不是很好的梁纲都在面前赞许过他。 楚天澜也觉得这个小伙子也许原来走了点儿弯路,但是现在迅速调整了状态,大有迎头赶上的姿态。 想到楚天澜要参加,沙正阳觉得还是暂时不要让谭文森参加更合适一些,毕竟目前楚天澜和谭文森还是上下级关系,而且自己与他们二人的关系都还处于一种建设状态下,并不稳固。 对于沙正阳安排自己先回县里,谭文森也有些复杂的情绪。 但想一想自己才跟随领导不到一个月,他心里又踏实了许多。 没有谁能一蹴而就,要赢得领导的信任需要时间和经历,日积月累,水滴石穿,谭文森相信自己可以做到。 ***** 给沙正阳的感觉就是当县长之后虽然工作更繁重,但是自由度却要高了不少,哪怕有一些工作有一些会议避无可避,但是在很多时候自己还是能够灵活掌握时间的。 比如像现在,下午四点过,他就可以自由安排自己到茶坊坐下,优哉游哉的享受一杯清茶人生。 看着悬浮在玻璃筒杯中青翠欲滴的茶叶,随着滚沸的热水浸泡之下,叶片慢慢舒展开来,然后把水杯放在鼻前深吸一口,感受到那股子茶叶的清香,繁重的工作压力似乎一下子就消减了许多。 明前坊是一家纯粹的品茶所在,位于城东龙陵区的翠河路尽头。 翠河路因为沿河的柳树成荫而得名,但是这却是一处断头路,丹河在这里拐了一道弯,然后再往东北就是一些散乱的民居和农田了,所以城市规划到了这里似乎也就戛然而止了。 和其他许多挂羊头卖狗肉的茶楼茶坊不一样,这里不提供棋牌娱乐,也没有包房,只有摆放着扬琴和琵琶的大堂,以及用雕花木格栅栏隔开的一处处雅间。 雅间与雅间中间用布帘隔断,对外这是超大的落地玻璃窗,间隙间再摆设一些盆栽绿植,整个氛围格调一下子就起来了。 沙正阳刚把茶泡好,曲晓伟就到了。 一身乳白色的职业装,只是天气太大,职业装也只能选择那些轻薄面料的,免不了就有些透,桃红色的文胸肩带在略大的领口间若隐若现。 “感觉如何?”沙正阳递过茶杯,含笑问道:“是不是特别充实,和招商局的工作完全不一样?” “是有些不一样,招商局只负责把项目引来,对接给各区县都差不多了,并不负责具体落地落实的事宜,但现在在东峡,这一切都得我自己从头到尾来负责,繁琐得多,但是也有感觉得多。” 曲晓伟显然很喜欢这样的生活,这从她眉宇间流露出来的兴奋就能看得出来,她喜欢这样的挑战。 “那你就要学会用好人才行,靠你自己一个人,累死都不够。”沙正阳摇头笑道。 “嗯,现在还在熟悉,不过王书记和韩县长都还是比较支持我的工作,要人给人,要钱给钱。”曲晓伟颇有些雀跃的感觉,看在沙正阳眼中也觉得挺有趣。 “你们王书记和韩县长可能也意识到了一些问题,虽然东峡现在经济排名第一,但是从其结构来说,较为单一,医药和相关产业一家独大,一旦遇到行业不景气,恐怕就会受到冲击,否则你以为你们王书记和韩县长把你要过去干什么?”沙正阳笑着点破:“他们也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想要打破这种相对单一的产业结构,加快产业的多元化转型。” 曲晓伟显然也知道这一点,没有否认:“东峡财政状况相对健康,在基础设施建设上也比较舍得投入,我们的县经开区比你们真阳的只好不差,大概也就比市经开区略逊,目前我们也有一些规划,或者说也有一些眉目了。” “哦?”沙正阳很好奇,这曲晓伟才去半个多月就有眉目了?“不保密吧,哪方面的?” “也没什么可保密的,是我原来在招商局就接触过的,有一个医疗器械项目,目前还在谈,但应该差不多了,县里很重视,愿意在各方面都给予最优惠的条件,尤其是在融资方面,那边也有这个意愿。” 曲晓伟也没有隐瞒什么,她相信沙正阳不至于在这些事情截胡,以沙正阳的能耐,也不屑于做这种事情。 “就一个项目就让你这么得意?投资很大?”沙正阳心中评估,能让曲晓伟这么感兴趣的肯定不少,不过东峡县财政有钱,肯定可以在土地、用电以及厂房建设等方面给予支持,而如果真的有前景的项目也值得如此。 “两千万左右,主要是做医疗器械,老板是香港人,合作伙伴是美籍华人,之前我们也很担心是不是骗子,所以专门进行调查过,县里也很审慎,刚敲定。”曲晓伟淡淡的道:“县里考虑到这个项目有比较高的技术含量,愿意在土地和厂房上给予最大的支持,税收、用电和用工上也会有最优惠的政策,主要就是希望把县经开区的医疗产业园做起来。” “看来你们县里已经不满足于单纯的医药产业,还想扩展到医疗器械和器材领域啊,这个想法其实很好,也切合实际,你刚好有这个项目,难怪你们王书记和韩县长这么高兴。”沙正阳点点头。 “你怎么知道王书记和韩县长很满意?”曲晓伟讶然问道。 “总有人给我递消息啊,我也要关心一下你子东峡的表现啊,别丢我们市委办出来的干部的脸啊。”沙正阳打趣道。(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