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五十八节 圈里圈外(2)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一百五十八节 圈里圈外(2)

对于沙正阳的调侃,曲晓伟报之以一个漂亮的丹凤白眼。 “我被你推到招商局,成天就干这方面的工作,不敢说游刃有余,起码也算是轻车熟路了吧?到哪座山唱哪首歌,我既然到了东峡,肯定也要研究东峡的产业结构,也要琢磨东峡下一步发展该朝哪个方向走吧?” “呵呵,看来你很理性清醒啊,不愧是咱们市委办出来的。”沙正阳接过服务员倒好水的筒杯,这里的服务员素质不错,清一色颜值不低的女孩子,而且都是短旗袍加小围裙,很养眼。 “在一行务一行,我从市委办出来了,就得要好好琢磨手上的工作,组织把我安排到东峡,肯定有意图,到了东峡,我也要尽我所能对得起组织的信任才对。” 曲晓伟这个时候却没有先前的得意自豪,显得很淡然。 沙正阳心中也对曲晓伟高看了几分,之前还有些担心这一位有些沾沾自喜,但现在看来,人家很清醒,定位很准确,难得。 他也很为曲晓伟感到高兴,到东峡担任副县长是好事,被主要领导看重更是好事,但能够在这种情形下保持一种淡然理性的心态,那才更值得点赞。 沙正阳原来就很看好曲晓伟,现在看来没看错人,而且曲晓伟也很善于学习,从市委办出来适应新环境很快,现在到东峡更是如鱼得水。 “谁说女子不如男,我看这句话就是对你的最好评价了。”沙正阳内心很宽慰,“不过你在东峡也不能太过局限于招商引资和经开区工作,也要学着多接触其他工作,日后你要担负更重要的担子,就必须要成为一个多面手。” “沙县长,我现在还考虑不到那么远,现在我能做的就是尽快熟悉适应,并作出成绩来。”曲晓伟对自己的定位还是很准确的,“好高骛远不是我的风格,韩县长倒是希望我把商业、科技等工作也接过去,但我暂时还没有答应,我想在招商引资和县经开区这一块上先拿出一些成绩来更有说服力。” 点点头,沙正阳赞同曲晓伟稳妥的做法。 揽太多的活儿在手上看起来权力大了,但未必是好事,尤其是曲晓伟现在连县委常委都不是,还是需要主意协调好和同僚的关系。 等到在招商引资和县经开区拿出成绩之后,王士渠和韩青松自然就会给她压担子。 “嗯,你的意见是对的,如何把握这其中的尺度,我相信你能有分寸。”沙正阳点点头。 “我可不敢和你比。”曲晓伟再度翻了一个白眼,“怎么卢雅还没来,我和她说了,她也答应了,也该到了。” “你叫了卢雅?”沙正阳一怔之后,“她现在恐怕也很忙吧?” “嗯,肯定,陆健接替你的工作之后也一样是把人当牲口使唤,曹河川和卢雅都忙的不行,尤其是你又去了真阳,真阳县经开区和市经开区就这么一线之隔,弄得陆健芒刺在背,半点都不敢懈怠啊。” 曲晓伟瞅了沙正阳一眼,“你不知道你到真阳给很多人都有很大压力么?” “你说我给陆健的压力我能理解,我到真阳又没招谁惹谁,还能给谁很大压力?”沙正阳有些奇怪了。 “韩青松难道没压力么?东峡一直是全市经济头号强县,如果他当县长期间,被你们真阳逆袭了,你说他这个县长该如何对全县干部群众交代?”曲晓伟似笑非笑。 沙正阳还真没想到这一着,现在仔细想想,自己也许不在意,但是恐怕韩青松还真的难以释怀呢。 “唔,你这么一说,倒也并非毫无可能。” 沙正阳的话又引来曲晓伟的嗤之以鼻。 “什么叫并非毫无可能?是真的很介怀好不好?我才去东峡多久?韩县长都和我提起过几次了,要我们一定要盯着你们真阳,在招商引资上一定要全力以赴,有什么需要,县里鼎力支持,务必不能输给你们真阳了。” 曲晓伟有些夸张的语气把沙正阳逗笑了,“晓伟县长,你也把你们韩县长的定力说得太差了一点儿吧?什么叫盯着我们真阳?你们要盯的该是市经开区才对,我们都要瞄准市经开区,你们瞄着我们干啥?” “不一样。”曲晓伟摇头,“市经开区和东峡不属于同一类型,但真阳和东峡却是一样,还不仅止于东峡,你敢说到宛阳的牟定之没压力?” 沙正阳又是一怔,牟定之? 联想到谈话那天牟定之的态度和表情,沙正阳觉得还真不好说。 宛阳的情况也不佳,郭向阳和牟定之两人恐怕也都面临着很大压力。 宛阳是老城区,体量看起来不小,基础也还过得去,但是这类老城区的问题也更多,各种包袱和遗留问题不少,要解决费时费力费钱,而且难度很大,稍不留意就会引起群体性事件。 当初市里没有把自己放在宛阳,也就是考虑到自己太年轻,在处理各类遗留问题上缺乏经验,所以才把自己安排到了真阳,而让牟定之去了宛阳。 宛阳现在也处于一个转型期,据说郭向阳和牟定之也在积极探索如何推动区属企业改制,彻底放开搞活中小型国企,有意效仿诸城模式。 沙正阳觉得这应该是一个好主意,像宛阳区属企业本身都是一些缺乏竞争力的中小企业,既无技术优势,又缺资金和市场,这种企业要么就是售卖给私人,要么就只能等着拖下去破产。 “你不知道吧?郭书记和牟区长想要把卢雅要到宛阳去。”曲晓伟神秘的一笑。 “啊?!真的?”沙正阳大吃一惊,他发现自己才去了真阳没几天,怎么消息就变得这么闭塞了?这些消息怎么一无所知,连卢雅也没有和他提起过。 “待会儿卢雅来了你问问不就知道了?”曲晓伟摊摊手,“我反正是听着有这种说法。” 说曹操,曹操就到。 橐橐皮鞋声响,一道倩影出现在门厅进口,服务员迎上去,很快就指向了这边。 “你要到宛阳去?”沙正阳没等卢雅坐定,就径直问道,语气很严肃。 “谁说的?”卢雅不太吃惊,但是也没有承认。 “先回答我,有没有这回事儿?”沙正阳皱着眉头。 他原本是有意想要把卢雅要到真阳去的,但是现在却还不可行。 真阳县政府班子早已经满员,七个副县长外加一个县长助理,连县政府办主任都没法进入县政府党组,因为九个县政府党组成员已经满员了。 要让楚天澜进县政府党组,那县政府党组就还得扩员。 当然,你要说再设一个县长助理也不是不可以,但前提是必须要得到袁成功的大力支持,而且还得要过市委这一道关。 沙正阳考虑过,觉得目前的条件还不成熟,登上一年半载之后,或许就可以了。 “郭书记和牟区长都和我提过,但沙县长你也该知道这种事情不是我说了算。”卢雅显得很淡然,“而且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愿意去宛阳,那边情况太复杂了,我怕去被陷在各种复杂的关系中,白白浪费时间,如果能给我一个选择机会,我宁肯选择去北溪、桐山或者大野、临河这一类穷点儿偏远点儿的县份。” 卢雅的担心没错。 她现在资历浅薄,要下区县任职,甚至算是破格了,去宛阳顶多一个区长助理。 区区一个区长助理在宛阳区这种各方面关系盘根错节的老城区里如何来打开局面? 稍不注意就会陷入无休止的扯皮中去。 如果有选择机会的话,她当然不愿意去。 沙正阳沉吟不语。 他是真想让卢雅到真阳,那能帮自己在招商引资上分担很大的压力,自己也可以松一口气。 若是葛铁柱这个蠢货滚蛋就好了,腾出来的县长助理位置就能给卢雅了,但现在也只能想想而已。 “正阳,卢雅不适合去真阳。”曲晓伟似乎看出了沙正阳的一些想法,摇了摇头。 “本来卢雅就是你从汉都要回来的,而且上一轮也是破格提拔了,现在又要跟着你去真阳,肯定会有人说闲话,这不合适,林书记和钟书记他们也不会同意。我倒是觉得卢雅说的她去北溪、桐山这些县份是最合适的。” 沙正阳轻叹一口气,点点头,曲晓伟所言在理,卢雅不合适到真阳,自己需要避避嫌。 “卢雅,你真的愿意去北溪、桐山这些县份?”沙正阳再问一句,如果卢雅真的想要走出去锻炼自我,他当然不吝帮对方一把,“你考虑清楚。” 卢雅微微点头,“我考虑过,要么继续在经开区干下去,要么就到偏远穷一点儿的县里去锻炼锻炼,我和我们家那一位都说了,他也愿意陪我一起下去。” 卢雅的丈夫现在在市公安局政治部工作,如果和卢雅一块儿下县里,倒不难解决,随便下挂到县里公安局担任副局长或者副政委这一类的副科级职务,也很好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