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五十九节 圈里圈外(3)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一百五十九节 圈里圈外(3)

对于卢雅的选择,沙正阳还是较为支持的,小地方,穷地方,更能凸显卢雅的能力。 一个千万级别的项目引进来,就能让主要领导对你的印象大为改观,同样如果你在小地方做出一些成绩,也更容易纳入市里领导的视野。 像东峡、真阳或者宛阳这一类地区,三五百万的投资项目已经显现不出多少成绩了,但放在临河、大野或者桐山、北溪这些地方,仍然是炙手可热的,这就是差距,全方位的差距。 “行吧,你既然打定主意,我到时候找机会看看能不能向叶部长推荐一下。” 沙正阳在卢雅和曲晓伟面前没有隐瞒什么。 “下午到叶部长那里去汇报了工作,也谈到了我们真阳的干部能力不足,缺乏能挑起重担的干部,本来也是想要看看能不能在市经开区挖挖墙角的,但刚才晓伟县长也提醒了我,你不合适到真阳,我想了想也是,只能放弃这个打算了。” “沙县长,据我所知你们真阳现在班子都已经满员了吧?”卢雅忍不住问了一句,这也暴露了她的小心思。 她原本也是很希望能跟随沙正阳的脚步到真阳的,只不过她也清楚自己到真阳的弊端不少,也会给自己和沙正阳两人都带来一些闲话麻烦。 “嗯,七个副县长加一个县长助理,早就满编了。”沙正阳自我解嘲的笑了笑,“说来也真不少了,但……” 听得出沙正阳语气里的不满意,曲晓伟沉吟着道:“恐怕今年都算得上是咱们宛州干部的调整年,听说市委的意图就是要大交流,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交流锻炼更利于干部成长,也许……” 沙正阳给了曲晓伟一个肯定的目光,“嗯,我也是这个意思,我们真阳干部,尤其是非主要领导,基本上没有走出去过,都是囿于一地,这不利于他们开阔视野拓宽思维,更不利于他们成长。” “我当时就给叶部长提了一个建议,领导干部应当三向交流,市直机关的干部向区县交流,区县领导干部向市直机关交流,各个区县因为他们各自的发展程度不同,也应该交流,这样干部在成长过程中才能接触到丰富多彩的内容,更有助于他们成长成为多面手。” “那叶部长怎么说?”曲晓伟很感兴趣。 “他认同这一点,但也提到了客观困难。原来宛州各区县的干部互动交流很少,也是林书记来了之后才开始鼓励提倡,现在省委组织部也有这方面的政策精神出来,一是要大力选拔年轻和女性优秀干部,二是要着力甄选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中的优秀干部,三是要加大发达地区和贫困地区的干部交流,在市这一级层面也就是要鼓励市直机关和各区县之间的相互交流。” 在九十年代,哪怕是市直机关下派到区县任职的干部情况都不算普遍,根据各地实际情况不定。 毕竟由于交通状况远不像十年二十年后那样公车泛滥和私家车普及带来的便利,所以干部异地交流会给干部本人家庭带来很多实际性的困难。 而区县之间的交流更多的还是停留在主要领导的换届易人时的调整,一般的班子成员,尤其是普通区县委常委和区县政府的班子成员交流的就很少,基本上都是在本地成长,本地提拔,有位置就上,没位置就熬,然后年龄到点就直接到人大或者政协去养老,等待彻底退休。 “这好像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个好消息?”曲晓伟笑得很爱心,“你占了年轻干部这一条,而我和卢雅似乎连年轻干部和女性干部两条都占了。” “晓伟县长,看来你心情真的很好啊,和你见面,你一直很活跃,话语很多啊。”沙正阳忍不住揶揄道:“东峡的工作就那么让你开心,你这种心情会加大卢雅对未来的期望值,万一卢雅下去了没想象的那么好,你可要负责任。” “卢雅没那么天真烂漫,她会自己评估她未来的工作环境。”曲晓伟毫不客气的反击。 “那最好。”沙正阳扭头看着卢雅,“你在银台基层工作过,但那是乡镇层面,上升到区县层面,那又不一样了,真要有下去那一天,你自己慢慢体会。” 这个话题一直延续到了晚间的饭局上。 除了楚天澜,柳彦的出现略微让沙正阳有些意外,但是想到柳彦原来是县委办副主任兼县委政研室主任,和时任市委办综合一处处长的曲晓伟都是女性且年龄相当,那么熟悉也不奇怪。 只是想到曲晓伟竟然帮助楚天澜而非柳彦牵线搭桥,这里边无疑让人有些觉得难以适应。 不过很快沙正阳就见识了曲晓伟和柳彦这两位巾帼英豪的豪气大度乃至彪悍。 “柳彦,我真没想到你们县委最初确定的头号人选会是你,真是不好意思。”曲晓伟在获知这一切情况之后,嘴巴张得前所未有的大,却没有多少道歉的意思:“不过我倒是觉得你去旧营镇当党委i书记锻炼两年也不是坏事,现在组织部门对基层工作经验越来越看重,你在乡镇党委i书记干两年肯定会大有裨益。” “晓伟姐,其实我没那么想不通,只是当时有些气不过,咱们女性干部做点儿事情就这么不容易,沙县长一句话就相当于把我以前的工作成绩给抹杀了,换了谁心里也堵得慌啊。” 柳彦大大方方的举起酒杯。 “楚主任,我对你没半点儿意见和情绪,沙县长有沙县长的难处和考虑,来,我敬你一杯,楚主任在乡镇上干了多年,经验丰富,以后我们旧营的工作还要请楚主任多多指导。” 楚天澜和柳彦还是很熟悉的,当然肯定没有霍丛峰和柳彦那么熟悉,但是一个是官陂镇党高官,一个是县委办副主任兼县委政研室副主任,肯定交道也不少。 他也知道自己实际上这一轮调整的受益者,而看起来柳彦就是“受害者”,对柳彦的敬酒也是没有推辞。 “柳书记,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咱们在哪个岗位上也都是人生驿站中的临时歇脚点,柳书记若是对我没意见,咱们就碰三杯杯,若是对我有意见,我就自罚三杯,如何?” 楚天澜豪爽的表态也让柳彦也是柳眉一挑,这话说得漂亮,没有半点火气,而且还有理有节。 “好,楚主任,咱们先干了这杯,这三杯酒,喝定了!” 气氛一打开,顿时就为之一变,一下子就热烈起来了。 沙正阳也很为楚天澜的急智和应变能力以及豪气感到满意,当县府办主任是得要各方面都能拿得上台面,不仅仅是单纯的工作,在这些方面一样要文能持笔武能握枪,否则遇到这种场面就容易冷场。 三个女将在一起,的确很容易就把气氛造起来,而只要柳彦打开了心结,这其中其实并没有什么。 而柳彦现在已经走马上任旧营镇党高官,而沙正阳和方东升也正在为旧营的省级蔬菜基地项目奔波忙碌,柳彦也意识到沙正阳并非像之前自己想象的那种上边下来高高在上不好接近的角色,起码从对方这段时间的表现来看,也是一个做实事的人,这也让她内心郁结情绪纾解了不少。 “旧营以及临近的左塘、花山甚至官陂几个乡镇其实原来就有种植蔬菜的历史,但是从规模和品种上来说,更多的还停留在比较传统的领域里,蔬菜种植大户不多,大部分还是停留在靠自己的自留地,或者部分承包田来种菜,限制这些蔬菜种植大户发展的因素有很多,技术,资金,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市场风险,……” 柳彦进入角色也很快,才去半个月,就已经俨然有一副女当家的气势了。 当然她原本就在旧营当过两年镇长,对旧营情况本身就很熟悉,所以一旦谈起工作,她也立即展现出口才来。 “楚主任在官陂当书记也很清楚,官陂的蔬菜种植也比较发达,当然这可能和原来三大厂有数万职工和家属在他们官陂镇生活有很大关系,事实上旧营相当大一部分蔬菜也是供应了三大厂,但现在随着三大厂搬迁到市里边,这也就给这边的蔬菜种植带来一些变数,……” “集约化种植是蔬菜种植的未来出路,省里的这个蔬菜种植基地也就是按照集约化种植这个模式来的,所以省里准备要专门派一批专家和技术人员下来驻点,帮助我们有一定市场意识和技术能力的农民成长成为蔬菜种植大户,当然对原来的蔬菜种植大户就更欢迎,可以尽快扩大我们的蔬菜种植能力,……” 沙正阳在这个项目上也是煞费苦心,如果不是县经开区这边的压力,他真想沉下心来和方东升好好的跑一跑这一块。 不仅仅是蔬菜种植基地那么简单,他发现背靠国道316以及规划线路已经出来正在等待桥顶施工的汉宛高速,旧营完全可以建设一个上规模的蔬菜交易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