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六十一节 县政府常务会议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一百六十一节 县政府常务会议

“县长,这是本月县政务常务会议的议题,您过一下目。”楚天澜走进沙正阳的办公室,把一页打好的a4纸递给正在埋头阅读文件的沙正阳。 县政府常务会议理论上是每月一次,但是如果遇到特殊情况,也可以临时召开或者延迟召开。 沙正阳在来真阳县之后,这应该是第二次常务会议,之前县长办公会倒是开过了几次,但是县政府常务会议 人就是感情动物,经历了几轮谈话、饭局和工作上的配合磨合之后,沙正阳和楚天澜的关系很快就融洽起来,甚至达到了一种很默契的境地。 本身两人就有很多共同语言,再加上双方都有意把关系处得更紧密,自然就越走越近。 对于县长和县府办主任来说,越紧密默契,工作运行效率就越高。 有些时候不少事情甚至不需要沙正阳提醒,楚天澜就会去把它安排处理好,同样有些事情楚天澜稍微提一句,甚至一个眼神,沙正阳也就能领会到楚天澜的意思。 这种默契往往就是很多人所追求的。 “旧营蔬菜基地和蔬菜批发交易市场要分开来,前者有省政府的政策背书,我们已经争取到市里立项,问题不大,后者是我们县里的一个构想,还需要进行市场调研和论政,要分开来讨论,不要绑在一起。” 看了看会议议题,沙正阳思索了半晌,这才道。 “可绑在一起会更能体现相辅相成,把两个项目的优势更大化啊。”楚天澜提出不同意见,“其他县领导可能会更倾向于这样。” “天澜,我也想绑定在一起,但是蔬菜批发交易市场项目涉及到的投资也不小,县委常委会还没有研究,所以还要在周密的市场调研论证之后才谈得上。”沙正阳没有多说。 楚天澜立即明白了,恐怕袁成功对这个项目不太认可,这还需要做工作。 “我明白了,那我马上重新打一份,另外在资料上也重新准备。”楚天澜立即应道。 “县经开区的b、c区段建设规划,放在第一议题吧,香港华泰实业的空调项目放在第二议题,两个塑胶和泡沫项目以及本地一个饴糖项目放在第三,这三个议题是此次常务会重点。”沙正阳又特别吩咐了一句。 楚天澜没有再多问,只是默默记下。 霍丛峰接手建委之后,经开区a区段进度大大加快,三天之内城发司组建完毕,人手都还没凑齐,建设就已经拉开,两家建筑公司入场,日夜作业,一下子就变样了。 这让沙正阳和丁希慎都很满意,袁成功也专门在一次会议上表扬了建委的工作效率,这让葛铁柱很没有面子。 饴糖项目也就是麦芽糖项目,投资不到两百万,照理说也说不上有多么有分量,但沙正阳却很看重。 这是一个真阳本地原来从事麦芽糖生产的个体户的投资项目。 因为看到了包括雀巢、卡夫等一系列食品大牌企业入市经开区食品产业园带来的一大批来自沿海地区的食品糖果生产企业进入,认为作为原料的麦芽糖会大有可为,所以主动对接部分市经开区的食品糖果企业,敲定了意向,这才一咬牙把所有身家都投了进来,还在县信用社贷了八十万,搞了这个麦芽糖项目。 在沙正阳看来,这是一个好现象,应该大力鼓励这类本土内生的资本发展起来,现在他们虽然还显得很稚嫩,但是谁都是从这一步起来的。 如果能形成一个示范效应,那唯一会让真阳未来经济发展更具活力、动力和实力,县里应当在各方面都大力扶持和支持。 所以在这个项目上,沙正阳甚至专门让丁希慎协调了县信用社,作为一个示范要予以支持。 把这三个项目放在第一二三位,这既是应有之意,同时也是一个姿态,一个给县委那边的姿态。 有时候这些细节往往就能传递出很多东西,有些人也就看重这一点。 县政府常务会议参加的人员很多,想必县委那边也能很快获知,这大概也是沙县长想要传递出来的信息,楚天澜默默琢磨着。 “藿集中学的改扩建项目,把方案做得细一些,老夏还是有些卡壳,县财政那边比较困难,但是该花的钱还得花。”沙正阳也顺带说起了教育这一块工作。 “教育这一块不能拖,更不能出问题,从我个人角度来看,合乡并镇是大趋势,所以对于一些较为偏远办学条件差的乡村,我认为不宜再做过多投入,而如果不再具备办学条件,可以考虑往一些条件较好的学校归并,我们可以把这部分资金投入到这些本身条件较好的学校上,加大住校这方面的基础设施建设。” 楚天澜已经习惯了沙正阳的这种发散性思维,对方喜欢灵光一闪,想到某项工作就要发散开来,探讨一番,但不得不说对方很多时候的建议却非常有创意。 这也是沙正阳担心自己前世记忆中的某些东西会慢慢忘记所不得不采取的“措施”之一。 因为他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前世记忆中的很多东西也在逐渐模糊,这让他很是着急,所以他只要有时间,都不断回忆加深原来的印象。 同时对非常重要的东西,他专门用一个笔记本采取自己才能看得懂的隐语方式记下来,这样也能确保有人拿到自己的笔记本也只会认为自己是在闲极无聊时的胡乱涂鸦。 另外一种方式就是他偶尔想到的东西,但是又不是特别重要的,尤其是这一类在工作上的东西,他也尽可能的说出来,让自己周围的同僚和下属来帮助自己记住,权作妙手偶得。 合乡并镇是大趋势,未来三五年内就要实施,而合并后很多乡级中小学的地位就显得很尴尬了。 小学还好一些,毕竟要让小学生住校挑战不小,但是初中以上则可以考虑都归属到镇一级中学,这样有利于教育资源整合,避免浪费,而原来花了不少投入的乡级学校校舍和地盘就荒废了。 所以沙正阳希望自己在真阳能避免这一类情形重演,起码也能为真阳财政节省不少。 “这一块县长你得和夏县长和宋县长好好商量一下,据我所知,咱们北片和西片很多乡的中学小学条件都很简陋,危房数量也不少,但限于财力,都只能勉强维持,如果日后县财政在重点建设上有所倾斜,那么最好要有一个统一规划,比如三年或者五年规划,像藿集中学或者旧营中学这些条件较好的学校,就必须要在师资力量和校舍等方面都要提前开始准备了,而像官陂中学这些居于中游的学校该何去何从也要统筹考虑。” 楚天澜的建议很中肯,沙正阳也知道这是一个非常系统而复杂的规划,不可能一蹴而就,要有专门的周密规划。 “嗯,现在县财力还是太弱了,只能分步骤来解决。”沙正阳点点头,“春晖县长那边,你先拿个意见给她,我在找时间和她具体谈一谈,这次会议这个议题就不上了,免得浪费时间。” ****** 召开县政府常务会议事实上也就是一个推进工作的步骤。 除了县政府所有党组成员外,楚天澜虽然不是党组成员,但也要参加,甚至副主任梁纲也要参加,另外因为本次会议议题中涉及到经开区、农业局、国土局、建委、交通局等部门,这些单位部门的主要领导也要参加。 另外也邀请了兼任经开区党工委i书记的县委副书记丁希慎参加此次会议。 沙正阳是和丁希慎一起走进会议室的。 他们是在商量什么时候组团走沿海,是分两个团队,还是一并组团,最后的意见是各自带队,分走长三角兼浙南和珠三角兼闽省。 这几个区域永远是内陆招商引资的重点地区。 对于真阳来说,一两百万的投资不嫌少,三五千万投资不嫌多,这些区域也是外资进入中国的桥头堡,能够吸引外资到宛州这种内陆城市的县份来投资,那也能显得真阳的对外开放达到了“很高程度”。 但是确定了区域,在那些行业领域着重进行招商引资也是一个值得商榷的议题。 真阳虽然也确立了以电子电器产业为核心产业的方向,但这更多的还是配合市里的发展战略。 真阳现有的企业也多是一些规模小技术层次低的零部件产业,所以在下一步的招商引资上,沙正阳的观点也很明确,先不谈什么行业领域,也不谈规模大小,只要符合法律,均可,现在真阳还没有资格奢谈其他选择项。 丁希慎也赞同这个观点,先把总量做起来,再来说其他,而且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本身划定的面积就很大,有足够的土地来容纳这些企业。 沙正阳甚至试探性的和丁希慎提过可以考虑在旧营和藿集也建工业园区,但是目前藿集恐怕条件不成熟,但旧营是可以考虑的。(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