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六十二节 碰撞,交锋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一百六十二节 碰撞,交锋

县政府会议室的摆设和常委会议室的摆放略有不同。 常委会议室是一个椭圆形的会议桌,县委常委会围绕着这个椭圆形会议桌坐一圈,但县委i书记会居中而坐,以显示民主和集中。 但县政府会议室摆设不一样。 会议桌是呈长条形摆放,一般说来县长坐在最头上一处,各位县领导则有固定的位置,沿着长条形向后延伸。 哪怕有人缺席,但都不会有人去坐那个空缺的位置。 而且一般说来紧邻着县长的两个位置基本上都是空缺,这主要是为可能被邀请列席的县委或者县人大县政协领导准备的。 如果某一次会议邀请的县委县人大县政协的领导超过两个,那么位置会向后在再延伸推后一两位。 这也是沙正阳来真阳之后,县府办副主任梁纲给沙正阳介绍的。 沙正阳一点就透。 前世中各地的会议座次摆序大同小异,但都会沿袭一些众所周知的基本规则,对沙正阳来说就更不是问题了。 这一次开会只邀请了县委副书记兼县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i书记丁希慎参加,所以空缺的两个位置中右面那一个就保持空缺,而夏克俭、方东升、印怀平、齐国志、黎明珠等人则依次向下坐。 参加会议的部门和单位领导则坐在外圈的方形会议桌后,这一点和县委常委会议室的规则一样。 沙正阳坐进自己的位置,看了看两边,楚天澜也给他点点头:“县长,人都到齐了。” “嗯,那就开会,今天的常务会议议程比较多,也很重要,所以邀请了县委副书记兼县经开区党工高官丁希慎同志参加,在家的县政府领导都到齐了,相关部门单位的主要领导也都到了。” 沙正阳先来就定调,强调开会短而实。 都清楚现在的工作模式,大家都讨厌开会,但是却又离不开开会。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开会已经成了分解任务、分担责任、推动工作三合一机制,也成了一种开展工作的“法宝”了,但是如果每个部门单位都要用开会这种方式来推进工作,这也意味着机制出了问题。 都知道有问题,但是你要解决这个问题,那却很难,甚至说可以无解,只能从一定程度上控制和减轻这种工作方式带来的弊病。 “我这个人奉行开短会,开实会,不希望会议时间太长,有事议事,每个议题争取控制在十分钟之内,特别重要和复杂的议题,不超过二十分钟。” 沙正阳的要求也是简洁明了,不废话,直接说具体,这也让一干第一次见识沙正阳开常务会议风格的干部们很意外。 这一个月,沙正阳也出席了不少会议,但是都讲得不多。 因为考虑到自己还处于一个熟悉期,沙正阳也都刻意控制自己的讲话内容和时间,一般都是控制在五分钟之内。 大多时候都是讲一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标准语言,虽然听起来像是废话,但是起码简短,人家也都能接受,你又不清楚情况,还要在那里滔滔不绝的说个半天,就真的很招人烦了。 “我看了看,除了第一和第二个议程较为复杂重要外,时间控制在每个十五分钟内,其他都必须控制在十分钟以内。每个议题,由牵头单位介绍,提出意见,分管领导点评和拿出意见,最后我来说。” 这一次会议沙正阳自己心里比较有底气了,所以不但要求自己言简意赅,也对其他人作出了要求。 “开会之前我先道个歉,如果哪一位领导内容超时或者废话太多,可能我会打断你提醒你。希望大家都直接说干货,情况如何,存在问题是什么,现在什么打算,分管领导再来补充强调,一二项我们三方都控制在五分钟内,后面几项都控制在三分钟内,怎么样?” 不得不说沙正阳这种标新立异甚至有点儿“哗众取宠”的风格让一干人都有点儿接受不了,坐在后排的相关单位领导都在下意识的看自己的笔记本或者汇报材料,评估着这几分钟里能不能把问题说清楚。 丁希慎也是大为惊讶,他没想到自己应邀参加沙正阳担任县长之后的第一次县政府常务会议居然就会有这样的新鲜事儿,而且看得出来不但那些部门领导毫无思想准备,就是几位班子成员也一样大为吃惊。 沙正阳见会议室里一片寂静,大家似乎都在消化着自己的话,笑了笑道:“大家不必这么紧张,我这个提议并非什么刚性纪律,也是希望大家能养成一个比较良好的会风,真要时间不够,我能不让你说完?但是我希望大家从现在开始就要养成一个精简实效的会风,我们基层的工作更多的在做在落实,而非浪费在这个会议上的嘴皮子上。” 说完这几句,沙正阳就宣布会议开始,先由县建委主任霍丛峰介绍县经开区a区段建成情况以及b、c区段下一步的建设规划,并确定建成目标,县长助理葛铁柱作补充和点评。 霍丛峰很好的把握住了沙正阳的意图,a区段的情况只用了半分钟时间就介绍完毕,然后用了两分钟来介绍b、c区段的规划和下一步实施方案,以及面临的困难。 “b、c两个区段面积比较大,占到开发区一期面积的百分之五十左右,按照县里的要求,都必须在年底建成,我们的设想是9月底之前建成b区段,以满足目前招商引资需求,12月底之前建成c区段,比县里要求提前一个月。” 霍丛峰声音宏亮,言语简洁。 “从目前来看,县城发司运转在划拨资金上仍然较为薄弱,需要进一步补充资本金,尤其是在10月底之前c区段全面建设之后进入第一个拨付节点,需要一些过桥资金来周转,我们打算通过从信用社贷款来解决一部分,但还不够,……” “在建设规划上,我们基本上是比照市经开区来的,a区段是个标本,取得了较好的效果,目前的问题是前期欠账较多,一些已建成路段和管网质量存在一些问题,我们的质检所已经接到一些反映,正在调查核实,……” 葛铁柱脸色阴沉得吓人,目光不善的睃着霍丛峰。 从霍丛峰一担任建委主任开始,葛铁柱就知道麻烦来了。 霍丛峰是周素林的隔房表弟,又是侯为贵的同班同学,这两层关系在里边,就算是袁成功都要看顾几分,这个家伙担任建委主任,可以想象得到高礼义肯定半点掣肘的力量都使不上。 不出所料,才两个星期,霍丛峰就已经把控住了建委的局面。 另外两名建委副主任一个彻底“投靠”了霍丛峰,一个则从原本对自己百依百顺变成了态度模糊中立,光靠一个高礼义,根本就无法撑住县建委的局面。 好在自己在建委担任这么多年主任也不是吃素的,下边中层干部还基本上能控制住,只是霍丛峰这个家伙借着沙正阳给他的尚方宝剑把县城发司给弄了起来,一下子就把原来完美的网络给捅了一个窟窿。 借助城发司新建和迅猛发力,霍丛峰一下子打破了原来县建委的格局,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料。 葛铁柱力图想要和霍丛峰达成某种“权力分享”机制,即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同时又相互合作,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延续原来的利益格局。 但在几度接触了霍丛峰之后,葛铁柱觉得霍丛峰虽然没有完全拒绝自己的示好,但是却显得很有他自己的主见,在很多事情上不愿意按照自己设定的路径来,这让葛铁柱很是恼火。 好在霍丛峰毕竟初来乍到,虽然借助城发司开辟出一条新路,但是原有格局还基本能保证,可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葛铁柱清楚,未来很多东西就会没那么好办了。 葛铁柱没想到霍丛峰今天竟然会在县政府常务会议上不轻不重的点了这么一句,说质检所接到一些反映,这让他背心来汗,不寒而栗。 虽然没有明确指向谁,但是毫无疑问这要查下去,肯定有人会付出代价。 质检不严是小事,但这里边有没有什么猫腻?这才是最棘手的。 如果有心人要借势在里边做文章,那就麻烦大了。 霍丛峰不动声色的瞟了一眼脸色阴晴不定的葛铁柱,话题一转,跳开了:“总体来说情况还是好的,一些细节问题做得不够完美,……” 霍丛峰对葛铁柱的确有些腻歪。 他知道葛铁柱深得县高官袁成功的信重,他不愿意和葛铁柱撕破脸。 但葛铁柱手却伸得太长了。 原来县建委的格局被他把控,甚至连自己草创起来的城发司他也想伸手。 如果单纯是为了工作,那也罢了,但很显然,不是如此。 霍丛峰也早就知晓葛铁柱的德行,若是轻易退让,只怕这家伙还会得寸进尺,他不敢开这个头,否则沙正阳饶不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