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六十三节 少安毋躁,谁更强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一百六十三节 少安毋躁,谁更强

沙正阳的目光掠过众人的面部,众人细微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 葛铁柱驾驭不住霍丛峰,不是因为他葛铁柱能力不行,事实上葛铁柱在县建委表现出来的能耐不差,但是人如果一旦私欲过甚,私心作祟,那么再强的能力都只能转化为负向。 霍丛峰这个家伙也不简单,用这种方式“撩拨”葛铁柱,既要让葛铁柱感受到一分寒意,但是却又不至于过度刺激对方,这家伙有点儿玩火的感觉。 需要敲打一下这个家伙,小不忍则乱大谋,现在还不是时候。 葛铁柱草草几句话就结束了对吸纳建委在经开区b、c区段工作上的点评,看样子也是被霍丛峰的话语弄得有些心烦意乱了。 “我来说几句,大家可以计时,超时可以直接打断我。”沙正阳看了看表,然后点了点表壳,“请大家监督。” “县建委近期工作很不错,卓有成效,县经开区那边反映很好,丁书记也和我多次说起,希望霍主任再接再厉。”沙正阳话锋一转,“但今天我不谈成绩,谈问题,谈下一步打算。” “bc区段面积大,前期交通基础规划滞后,管网设计也没有跟上,加上城发司在a区段上抢时间全面铺开,摊子铺得比较大,而县财政财力不足,所以可能在保障上有所欠缺,所以我只提两点。” 霍丛峰竖起耳朵,手中笔也握紧,只说两点,看样子这一位真的是讲求会风精简高效。 “第一,县城发司要扩大融资规模和力度,不要像小脚女人走路,迈不开,县财政财力难以保障,可以通过多渠道来解决,具体办法下来讨论,银行、信用社和合金会,都可以考虑,市经开区都可以把手伸到我们真阳的合金会来,难道我们自己反而做不到?” “第二,规划建设一要保证进度,二要确保质量,这都是老生常谈,我不赘言,我只强调一句,这是一把手工程,我只认你霍丛峰,具体如何操作,是你霍丛峰的事情,县政府授权给你,你就要扛起来,拿封建时代的话来说,完不成任务,提头来见,出了问题,一样提头来见!” “好了,我说完了,下一个议题,请县经开区管委会主任李开天同志介绍近期县经开区招商引资上相关工作,并就正在接触的几个项目作一个简要说明,提出存在问题和下一步打算。” 一干人面面相觑,都对沙正阳这种简洁明快的作风感到无法接受。 这才多久?看看表,两分钟时间,就这么如疾风扫落叶一样就结束了? 李开天同样也有些震动,以至于沙正阳的目光投射过来时,他才反应过来,该自己上场了。 “那我简单向各位领导汇报一下目前经开区招商引资情况,以及三个正在接触项目的情况,……” 一分五十八秒,说完了近期经开区招商引资上的数据,然后再用了五十六秒谈了三个项目的简要情况,然后一分四十二秒谈存在的问题,再来谈经开区下一步打算,超过五分钟十秒钟后,沙正阳叫停了李开天的滔滔不绝。 虽然已经尽可能的缩短和加快了,但是没想到还是在最后被点刹了,李开天有些羞懆,也有些怒意。 “老李,不是我打断你,你前面说得很好,但最后一点,过于强调客观困难了,我也大略知晓你们的打算,所以我就打断你了。”沙正阳毫不客气,“我相信丁书记会下他的这五分钟时间里帮助你补充齐备的。” 李开天悻悻的闭住嘴,把手中的资料顿了顿,随意丢在了桌面上,显然还有些情绪。 沙正阳却不理睬对方,只是提醒丁希慎,“老丁,五分钟时间,希望你把握好。” 见沙正阳郑重其事,丁希慎明白对方这是要借这一次树立起新的会风,他当然不愿意去当背景墙,所以点点头。 “好,我点评争取三分钟结束,经开区是干什么的?就是县里的经济发动机,发动机靠什么来动?项目,大的项目,小的项目,只要能创造产值和就业,能纳税,那就是好项目,但对于我们县经开区来说,项目却稀缺,大小都稀缺,……” “刚才李主任谈了客观困难,谈了一些想法,我来补充一下,下一步我们的打算,确定目标,分头出击,…… “选准突破口,以点带面,争取形成配套体系,……” “先易后难,从最容易成功的项目来着手,……” 二分五十八秒,准时结束。 整个县政府常务会议,五个议题,只开了五十五分钟,就结束了。 而在此之前,根据梁纲的记忆,好像县政府常务会议从未有低于过两个小时的时候,两个半小时能结束,已经是相当简短了。 无论有多少人还觉得不适应,甚至泡好的茶都还只喝了两水,现在居然就要夹着包回单位去了,看看表,才刚十点钟,似乎还完全可以下去跑一跑,而以前,似乎能在十二点钟结束就非常满意了。 ***** “坐,丛峰。”沙正阳把手里的材料放在办公桌上,谭文森已经把茶给霍丛峰送了上来。 谭文森退了下去,沙正阳接过霍丛峰递过来的东西,简单的翻了翻,搁在了一边,“问题不少?” “肯定不少,这还只是简单的捋了捋。”霍丛峰苦笑,“真要认真翻,怕不知道还得要多少屁股需要擦。” “我来就听到不少反映,还以为是一些人不满意老葛的工作作风,可能是不是有人挟私报复,看来还不那么简单啊。”沙正阳淡淡的说了一句。 “不过你这些东西都还是表面现象,要深查需要时间,但现在百废待兴,这些东西先搁在这里,你们内部可以先把相关资料收集起来,其他暂不动,没有确切证据,也不合适。” “嗯,的确还只是一些表象,很难说真实问题是什么。”霍丛峰已经捕捉到了沙正阳的一些意图,顺着沙正阳的话头走。 “丛峰,你也不用试探我,有问题肯定会查清楚,没有人能躲得过,我只说要灵活掌握时机,我们现在的大局是发展,县委县府要着眼大局,任何事情都不能影响到我们的发展大局,所以你也不必想太多,……” 沙正阳没有半点情绪波动,很冷静的看着窗外。 “县长,您的意思是……”霍丛峰 “按照程序走,依法依规,具体进度你们把握,现在我们还是要把精力放在我们具体工作上,其他不必急于求成,嗯,也不必大造声势,防止打草惊蛇。” 这些怎么理解都没错的话难不倒沙正阳,霍丛峰这个家伙想要从自己嘴里套话,也太小瞧了自己,沙正阳心中暗笑。 一句防止打草惊蛇让霍丛峰心中一凛,他默默的点点头。 领导有些话,你需要牢牢记住,有些话则要分类理解,有些话更要听过就丢,在基层干了这么多年的霍丛峰太了解这里边的水深水浅了。 这位貌似太过年轻的县长,其城府之深根本不是没有接触过的人所能了解的,在霍丛峰看来,只怕县政府班子成员里边,虽然个个年龄都比他大一长截,但论城府和为人处世的老练,却没有几个能赶得上。 若是要用年龄和资历来判断对方,进而做出某些决断,只怕都要吃大亏,葛铁柱也许就要栽在这上边。 “好了,城发司的工作,你要抓落实,我之前在会上所提到的,不是信口之言,加大融资力度,在这个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时代当中,适当的负债,甚至负债高一些,问题不大,我们县财政在未来两三年里肯定会得到很大改善,所以不必担心这一点。” 这个年代大家对企业的高负债还是比较敏感的,还不像十年二十年后大家肆无忌惮,地方城投债一波接一波,一次规模比一次规模大,遭遇违约一样理直气壮。 时代不同,需要用不同的理念来处理发展的问题,起码在现在沙正阳很清楚还不存在什么违约对于地方信誉影响这一类事情,他也不会允许这类事情的发生。 车到山前自有路,办法总比问题多,总能有解决的方略。 “县长,这可是您说的,我也就盼着您这句话,原来建委的建设模式比较陈旧,大家都畏首畏尾,也没有想到其他办法,市经开区的表现让我们也很眼热,现在您表了这个态,我们也能放开手脚大干一番,保证不会耽误经开区的招商引资,只会走到他们前面。” 霍丛峰也很想在这个位置上大干一番,他想证明自己在建委主任位置上不会干得比你楚天澜当县府办主任差,甚至也还存着要比一比的心思。 这一点他也不怕沙正阳知晓,甚至乐于让沙正阳知晓和看到。 领导不也就希望下边人能够来一个良性竞争么?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而且要在任何岗位上都能遛遛,看看谁优谁劣,谁更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