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六十六节 求同存异,松动妥协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一百六十六节 求同存异,松动妥协

袁成功已经意识到,沙正阳不会轻易改变他自己的观念。 袁成功也不知道沙正阳怎么就对农业这一块如此感兴趣,信心如此足,甚至不惜以这种方式来打动自己。 他甚至都有点儿触动。 这年头,大家都都把眼睛珠子盯着招商引资和工业发展上时,一个肯如此花心思在农业上的县长,当真少见。 之前沙正阳刚来时,他还担心沙正阳会不会一门心思扑在招商引资和工业板块上,过于急于求成了呢,现在看来,似乎自己有些顶替了沙正阳的角色,而沙正阳的态度则更像是一个县委i书记呢。 “正阳,今天来正好,我本来也打算和你好好谈一谈,嗯,主要还是在下一步经济发展中的一些思路和想法。”袁成功让自己身体更舒展轻松一些,靠在沙发里,安详的道。 “正巧,袁书记,我也有这个想法。”沙正阳笑着应道。 “嗯,就从你刚才提到的这个食品产业和农业的关系谈起吧,我看你很有一些想法,之前我有些忽略了,今天正好时间充裕,我们好好聊聊。” 既然已经摊开了心思,袁成功也打算在这一系列问题上都来一回打开天窗说亮话,把话说透讲明,也省得打肚皮官司。 “好,就从这一块说起走。”沙正阳毫不犹豫,“袁书记,我感觉你对农业农村还是很有感情的,但是我感觉你是觉得农业现在很难对我们真阳的经济起到推进作用,……” “嗯,正阳,你前半句说的是对的,我是农民的儿子,生于农村,长于农村,对农村农业当然有感情,但是我是县委i书记,要对全县负责,我不可能因为我个人感情缘故,就把全部精力放在农村农业上去。” 袁成功很坦然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如果说我对三农中农村农业可能有些‘偏见’,但我对农民,对农民的增收,却是毫无疑问最关注的,但我不认为现在我们的农村和农业能够解决好这一块问题,真阳农民增收的出路只能在工业上,当然未来也可能随着工业的发展,第三产业发展起来,也会成为一条路径,但农业很难担起这个担子。” 应该说袁成功的观点是很准确的,至少在目前,他的分析判断都是正确的,未来十到二十年,一般说来内陆地区解决农民增收的主要渠道都只能是二三产业。 但有一点要说明,这个观点都有一个定语限制,一般说来和主要渠道,那么也就意味着还有一些特例和次要渠道。 沙正阳觉得在真阳,在目前,应该可以算得上是一个特例,也存在这个特殊的次要渠道。 良好优越的农业自然条件,相对发达的交通条件,绝佳的区域地理位置,都对发展农业以及其带来的农产品加工业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如果不能好好用起来,无疑是一种失职。 而且沙正阳也不认为发展工业和农业是绝对对立的,他甚至认为二者是可以相辅相成的,所以他才会这么大费周章的来说服对方。 “袁书记,我和您在发展工业的观点上是一致的,所以我们都认为对县经开区的招商引资和大力扶持是当前真阳的首要任务,但我个人觉得在把主要精力抓工业发展,主要资源向工业发展倾斜时,还是可以适当兼顾农业板块的,尤其是那些和我们招商引资和工业发展息息相关的现代农业,……” 沙正阳把话题引到正题上。 袁成功啜着嘴,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似乎是在思考沙正阳观点。 “具体到我们真阳,北部丘区的奶源养殖基地,西部丘区和北部山区可以发展马铃薯种植,西部平原地区本身也有蔬菜种植传统,有利于发展现代大棚蔬菜和反季节蔬菜的种植,这对于发展食品产业都有着相当大的助力,像脱水蔬菜加工、奶制品加工,这些都可以在未来产业布局中体现出来,……” 很自然的把真阳的农业现状和发展食品工业结合起来,哪怕雀巢在市经开区,但是现在真阳也在努力吸纳各类项目进入,其中食品产业也是一个大头。 沙正阳又很详细的把旧营蔬菜基地建设与国家菜篮子工程结合起来,为了提升袁成功的兴趣,他还不得稍微把自己的一些言语进行了“加工”。 “茅向东副省i长升任省委秘书长之后虽然没管这一块了,但之前一直很重视这项工作,新分管的副省i长赵岩也几度召集各地市的分管市领导汇报这项工作进展情况,解立强市长助理已经多次被点名汇报,足见省里认为咱们宛州,尤其是咱们真阳的条件是很适合的,估计下个月赵岩副i高官要到咱们真阳来实地察看。” “哦?”袁成功精神一振,“赵高官要来,确定了?” 赵岩是原来的省i长助理,茅向东升任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之后,赵岩当选副省i长,接管农业,在省里资历也不浅,据说和新来的省i长王云祥关系密切。 赵王二人都是从商业系统出来的,王云祥原来在商业部任职,而赵岩原来是商业厅厅长,两人应该原来就比较熟悉。 “可能性很大,但没有定下时间。”沙正阳点头,“我们真阳条件最好,也一直在争取,他要看典型,没理由不来我们真阳,到时候县委县府在汇报工作时也可以争取一下,我打算顺带把县里打算在旧营建设一个蔬菜批发交易市场,我估计赵高官应该会很感兴趣。” 对于袁成功来说,一切能够引起省领导重视和关注的工作都值得他感兴趣。 盖因他很清楚自己走到了现在这个位置,实际上从市一级层面能对自己构成影响的也就那么区区三四个人了,或者说除了林春鸣、冯士章和唐华以及叶和泰,其他人的作用都可以忽略不计了,当然自己出了问题那又另说。 真正能对自己未来仕途前景产生影响的因素还是来自于省里。 自己已经是宛州推荐出来的后备干部,上次败给了陈秀清,固然有一些具体因素在其中,但是自己在省里的影响力不足,或者说在省里一些领导心目中印象不深,没有太过突出的成绩,应该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省委组织部门在征求意见时,肯定会征求林春鸣等人的意见,但是如果在林春鸣等人没有太多倾向性的情况下,那么省里相关领导的看法就很重要了。 而省里相关领导的印象深浅源于何处,还是源于要有机会多接触,把自己在工作中成绩的一面更多的展现给他们,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省领导分省委领导和省政府领导,看似决定组织意图的决定会来自省委常委会,但这其中却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和变数。 一是省政府领导转为省委领导的几率很高,也许今年是省政府领导,明年就是省委领导了,比如茅向东就是一个最典型的范例。 二是省政府领导主要负责具体的工作他们有很多机会要在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面前汇报,那么也就意味着你或者你所在的县份的名字和印象有很大几率出现在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的脑海中,正面的内容出现得越多,也就意味着你的印象在领导心目中会不断加深。 所以每一次能够和省领导牵挂上的工作都必须要引起足够重视,这对于袁成功来说尤甚。 旧营的蔬菜基地建设源于省里按照国务院菜篮子工程建设示范项目的一个贯彻实施意见,现在真阳前期工作做得比较扎实,已经成功的赢得了省里相关单位的认可,进而副省i长赵岩也开始感兴趣,那么这对于袁成功来说,就是一项值得关注和重视的工作了。 “唔,这个蔬菜基地我们县里前期大概也要不少投入吧?省里日后的补助资金能不能跟上?”袁成功沉吟着问道:“就怕日后把咱们县里给哄得上了船,市里省里耍赖啊。” “袁书记,省里那边,解市长是省农业厅下来的,他给我打了包票,肯定不会赖咱们,但市里边,冯市长和阴市长那边,我们恐怕就要费点儿心思了。”沙正阳笑笑,“冯市长都还要好说一些,阴市长那里,袁书记您恐怕得出面,我在阴市长那里是碰过几次壁的。” 沙正阳的示弱让袁成功很舒服,阴朝凤本身就是一个很难缠的人,但袁成功却和阴朝凤有些交情,大的问题不好说,但是这些工作上的具体问题,袁成功还是比较有把握的。 “嗯,正阳,只要省里那边能落实,市里这边我来想办法,既然赵高官都这么重视,还要下来看,那咱们县里不能拖后腿,必须要拿出最好的一面来,需要解决哪些方面的问题,先提出来,提早解决。” 袁成功的态度终于开始松动,沙正阳心中暗喜,这是一个好征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