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六十七节 握手,我支持你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一百六十七节 握手,我支持你

从内心来说,沙正阳是绝不愿意和袁成功交恶的。 县长和县委i书记闹不和,除非是县委i书记出了原则性的问题,否则板子基本上都会打到县长屁股上,当然县委i书记也未必能讨得多少好。 另外,袁成功总的来说还算是一个不错的县委i书记,真阳前期的基础也算是袁成功打下的,而且自己和袁成功的分歧更多的是纯粹工作上的,并无多少私人恩怨。 这一点两人内心都明白,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袁成功的观点并不算错,他只是忽略了一些特定情况下的可能性罢了。 说来说去,大家都是为了工作,都是为了让真阳未来更美好,哪怕夹杂了一些私人意愿在其中,那也很正常,自己不也一样是这样么? “袁书记,旧营镇那边已经做了不少工作,下一步左塘、花山和官陂也会陆续启动一些基础设施建设和试点,这些工作老方抓得很紧很实,没有多大问题。” 沙正阳先给袁成功吃一颗定心丸,然后又谈到了另一方面。 “不知道袁书记注意到没有,昨天的新闻联播中,******会见了雀巢公司首席执行官一行,我得到的消息称,近期雀巢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可能要造访汉川,估计省里主要领导都要会见他们,另外要探讨雀巢宛州食品公司建设进度和奶源基地建设推进情况。” “哦?!”袁成功吃了一惊,国务院领导接见雀巢公司首席执行官他管不着,但是如果省里主要领导要会见雀巢大中华区总裁一行,那就意义不一样了,尤其是可能要探讨的问题涉及到真阳,“消息可靠么?” “您知道我因为原来在市经开区工作原因和雀巢、卡几个企业的高管都有一定的私人联系,昨天看到新闻联播之后我给雀巢公司在宛州这边的一位高管打了电话提到时,他说了近期他们大中华区总裁就要到汉川,要和省里主要领导见面,甚至可能要到我们宛州来考察,只是不知道省里领导会不会来。” 沙正阳的话语又get到了袁成功的要害,袁成功沉吟着道:“我们藿集那边奶源基地建设进展如何?” “差强人意吧,不过就算是雀巢大中华区总裁一行人来宛州,也未必要去藿集实地察看吧?”沙正阳很随意的道。 “嗯,那可不一定,外国商人的作风比我们很多干部的作风还踏实,万一哪位省领导也要陪着下来看,怎么办?”袁成功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前期准备工作恐怕还是要认真做起来,既然我们真阳已经按照市里的要求在推进这项工作了,那就要做好,做到让人看了之后竖大拇指。” “这项工作牵扯面广,涉及到雀巢公司那边的选点选址和藿集这边养殖户的对接问题。雀巢公司愿意以通过一些金融方式来扶持,另外市县两级政府也有一些政策支持,主要是通过农业银行和信用社来支持一些具备条件的大户贷款建设标准化的养殖场,当然也还有一些条件有所欠缺,但本身信誉好的中小养殖户,也可以纳入。” 沙正阳算是摸清楚了袁成功的心思,领导关注的,重视的,那么哪怕不是他原来看重的,他也愿意做一些妥协让步,予以支持,只要循着这个路径走,倒是有很多事情可以找到切合点。 “目前藿集已经筛选物设了十二户原来有过养殖奶牛经验,并有一定经济实力的养殖大户,准备和雀巢公司那边签协议,由雀巢方面来支持和帮助他们建设中大型标准化养殖场,另外还有五十户中小养殖户也通过了藿集镇政府的审核,现在已经报到了县农业局正在进行二轮审核,如果通过,也会交给雀巢方面走他们那边的审核程序。” 感觉到袁成功的心态变化,沙正阳还是要实话实说,过犹不及,别真的觉得是省里某位领导关注重视的,就一下子过分倾注,过于重视推动,那反而要出问题。 “总的来说进度还算可以,但是这是第一次在咱们汉川进行这类公司加养殖场的合作,所以还是存在不小的风险,对我们基层政府,对企业,对养殖户来说,都还需要一个摸索的过程。” 袁成功摩挲着下颌,“正阳,你觉得这个奶源基地建设前景真的有预测的那么好么?” 沙正阳一愣之后随即道:“袁书记,你有些担心?” “照理说雀巢是国际知名企业,如果签署了协议,那么养殖户的风险的确减轻了不少,但这毕竟是市场经济,鲜奶价格也会随行就市,如果产量日增,雀巢方面消化不了怎么办?协议一年一签,如果第二年价格下跌了,养殖户怎么办?” 沙正阳心中有些感慨,看来自己还是小觑了袁成功的理性和觉悟,就凭这一点,说明袁成功这个县高官还是合格的,并没有因为一些其他因素就让他丢掉底线。 “袁书记,要说一点风险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市场经济本身就有风险,我们只能说尽可能帮助农户减小风险,如您所说雀巢是国际知名公司,我相信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对中高端的奶制品和食品需求会越来越大,雀巢的产品销量也会日益增长,所以就目前来看,雀巢方面消化不了的可能性比较小。” 沙正阳很认真的把自己对奶源基地建设的看法和盘托出。 “当然我们也可以在奶源基地规模不断扩大之后可以考虑再引入一些其他以鲜奶为原料的食品企业,算是分担风险的一种方式吧。” 顿了一顿之后,沙正阳觉得自己这番言语的说服力还不够,又道:“其实卡夫的不少产品一样对鲜奶有需求,百事的燕麦粥燕麦片等产品同样也需要鲜奶作为原料,一些中小食品企业它们在制作涉及到奶酪、面包蛋糕、黄油、炼乳等产品时,都对鲜奶有很大需求,所以这一点上只要我们的食品产业再继续做大做强,这方面我们更应该考虑的是我们的养殖户是否能生产出足够的鲜奶来满足企业的需要,这还没有算随着国民生活提高,老百姓日常饮用鲜奶的需求。” 袁成功吁了一口气,把身体向后仰得角度更大,让身体更放松。 “正阳,看来你对未来我们真阳乃至我们省我们国家的发展非常看好啊,我注意到你提到了老百姓日常饮用鲜奶的需求,你认为这会成为一种习惯,嗯,从目前来说,哪怕是城市居民要想养成这种习惯都会略显遥远吧?而且也会略显奢侈吧?” 养殖户养殖奶牛都是为了赚钱谋生,他们现在的目标都是把鲜奶卖给像雀巢公司这样的企业,而作为鲜奶供应给市民享用,不能说没有,但是在宛州恐怕真的还没有这种风潮和习惯。 对于袁成功的这一番话沙正阳同样很有些意外,对方话语中带有思辨色彩的感触也让他有些触动。 “袁书记,很多我们现在还觉得难以接受的现象或许几年后就是习以为常,就像包产到户和乡镇企业一样,十多年前那都是不可接受的,但现在却成了理所当然,像外资企业和私营企业的出现在我们身边也不过就是区区几年时间,而且周围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着变化,所以,我觉得有时候我们哪怕尽可能的发挥想象力了,但是仍然难以赶上这个时代的变化。” 沙正阳的语气中充满了唏嘘感慨,同样也激发起了袁成功的共鸣。 “是啊,或许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如你所说,国人或许会养成饮用牛奶的习惯,如果能能解决储存的问题,只怕这种风潮习惯还会普及的更快。”袁成功点点头,“正阳,既然你对这一块有信心,那就大胆的干吧,我支持你。” 终于等到了这一句话,沙正阳心中放下了一块是大石头。 一句“我支持你”很不简单。 这不是单单只支持自己在奶源基地建设上的一件事情那么简单,而是对自己这两个多月来一系列的动作的最终首肯,甚至是背书。 有袁成功这个态度,沙正阳可以按照自己的设想和意愿大胆的开展工作,无论是在工业和招商引资上,还是在农业上的各项想法,都不会再有阻碍。 如果有,袁成功也会帮自己站台,将其扫开。 当然,沙正阳也清楚,自己同样需要拿出像样的成绩出来作为回报,这一切都是建立在能够为袁成功带来足够的正面影响前提下的。 对此沙正阳却充满信心。 前世证明了雀巢在国内市场的成功,卡夫也不逊色,现在百事入场,会让真阳奶源基地建设、蔬菜基地和交易批发市场以及马铃薯基地建设给农民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 如果唯一的变数华泰空调项目也能成功的话,那么起码真阳今年的表现足以熠熠生辉了,相信能够满足袁成功的要求了。 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