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六十八节 拎得清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一百六十八节 拎得清

林春鸣在车过旧营时忍不住招呼司机放慢速度,他想看一看茅向东和赵岩都和他提到的旧营左塘花山蔬菜基地建设情况。 他也清楚这样坐在车上是看不出一个所以然的,但他还是想看看。 国务院菜篮子工程也是解决日益紧张的各地大中城市市民的蔬菜需求,但在各省则各有偏重。 既有主要解决各自省内主要城市需求的普通蔬菜生产基地,亦有借此机会扩大蔬菜生产规模,有意要打造成为一个主导产业,作为供应外地包括京津沪这一类单靠本地周边蔬菜基地难以满足需求的大城市的外向型蔬菜生产基地。 这一类规模较大以省外作为主要销售市场的外向型蔬菜生产基地还肩负着要为边疆和高原地区提供蔬菜保障的任务,目前发展最为典型的就是山东寿光。 林春鸣没想到沙正阳到真阳之后祭出的杀招居然不是在真阳的县经济技术开发区搞招商引资和工业发展,而是在农业上的出招。 这大大的出乎他的意外,甚至有点儿不敢相信。 所以当解立强找到他汇报全市菜篮子工程建设提到真阳有意要打造汉川首个大型蔬菜种植基地的时候,他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 但当解立强仔细把真阳县委县政府的规划和方案意义介绍出来时,他立即就感受到了内里浓烈的沙正阳风格。 不做就不做,要做就要做最好最强。 整个规划相当详尽细致,分成了几个阶段,同时也把省市县乡镇四级的职责义务都明确了出来,当然省市两级更多的是政策和资金付出,县乡镇两级就有很多具体的措施引导了。 蔬菜生产基地也就罢了,沙正阳的另一目标是依托国道316和已经立项准备开工建设的汉宛高速公路,在旧营镇建设一座大型的蔬菜批发交易市场,为此真阳县居然又和省贸易厅搭上线了,也难怪赵岩对此极为感兴趣。 林春鸣知道赵岩是商业厅长出身,对搞活国内市场流通机制有很浓烈的兴趣,而新任省i长王云祥同样担任过商业部副部长。 不得不说沙正阳这小子总是能出人意料的给大家来一份惊喜,蔬菜基地和蔬菜批发交易市场,这还没有算真阳又要在北片区建设大型奶源基地为雀巢公司配套。 后者倒是市里边早早就在开始推动的工作,但是冯士章和解立强都和他提起过,这项工作推进进度不尽人意,雀巢方面都有些不满意。 现在解立强却告诉他真阳在这项工作走到了前列,而且大大领先于其他县,连雀巢公司方面都赞不绝口。 林春鸣是知道袁成功的观念的,对农业并不太感兴趣,而很显然沙正阳在这方面赢得了袁成功的支持,这一点尤为让林春鸣感到满意。 这说明沙正阳成熟了,能够在这么短时间里,获得一个本身不太认同这方面的县委i书记的支持,这本身就说明了很多问题。 奥迪的速度放慢下来,远处可以间或的看到一两处正在建设的大棚,但是距离国道都不算远。 “停一下。”林春鸣招呼司机停车。 “林书记?” “子晗,走,下去看看。”林春鸣点点头,下车。 日头正毒,但林春鸣却不在意,有伞,但用不着打,大男人不需要这个。 苏子晗迟疑了一下,跟着下车。 “别给县里打电话,我就是随便看看就走。”林春鸣头也不回往前走,丢下一句话,让本来都摸出了电话的苏子晗只能收了回去。 几个跳跃,跃过与国道隔开来的水沟,林春鸣很快就走到了正在搭建大棚的田头。 一个皮肤晒得黝黑发亮的中年男子头也不抬,穿着的一件洗得发白的背心,只顾着扎着大棚。 “师傅,这大棚是你家的?”林春鸣走到大棚边上抬起头遮在眼眶上,向远处打量,沿着这一顺还有不少大棚,应该都是近期才开建的,只是不知道这里建设是怎么一种模式。 “嗯,我家的。”感受到了客人的不一样,黝黑男子上下打量了一下林春鸣,吧嗒了一下嘴巴,顺手端起放在一旁的凉茶缸子,狠狠的灌了一大口,“干啥?” “没啥,就是看看,觉得咱们这边干大棚的挺少的,原来好像都是种应季菜啊,这大棚是要搞温室大棚,种反季菜吧?” 林春鸣听起来挺内行的话让黝黑汉子的表情略有变化,点点头:“是啊,咱们这边原来都是种应季菜,可卖不起价,一上市都上市,菜老板来了都压价,咱们也不知道外边的行情,有心不卖,又没个储藏的地方,卖吧,弄不好就挣不到钱,这日子,种啥都不中。” “那你们就搞这个大棚,种反季节蔬菜?这个大棚花销不小吧?”林春鸣问道。 “是不小,但要想挣钱,只有搞大棚种反季节蔬菜啊。”黝黑男子叹了一口气,又鼓起了一点儿精神,“县里和镇里来了新政策,鼓励咱们搞大棚,其实我们也早就知道搞大棚的好处,可一来搞大棚花销大,一般人承受不起,二来你没技术,哪里敢搞?另外,这市场上行情千变万化,咱们啥都不懂,种出来的东西还不得被人家给忽悠?” “那你们现在怎么又敢搞了?”林春鸣蹲了下来,忍受着炙烤着颈项的日头问道。 “不是说了么?县里和镇里有新政策,信用社和合金会都愿意贷款了,最重要的是说省里要来一批专家,要住在这里,专门教咱们种大棚蔬菜,一直要教会咱们才走,还有,镇上要组织成立蔬菜种植协会,专门和外边大城市里的市场搭上线,负责运输和销售……” 说起新鲜事儿,黝黑男子来了兴起,口水爆蘸,滔滔不绝,十来分钟下来,林春鸣也算是听明白了一个大概。 当林春鸣重新上车时,已经是快五点半钟了。 奥迪重新起步,感受到强劲的冷气带来的舒适,林春鸣提了提自己背后早已湿透的衬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接过苏子晗递过来的茶杯,喝了一大口茶水,这才道:“不容易啊。” “林书记,您说什么不容易?”坐在副驾上的苏子晗转过头来问道。 “都不容易。”林春鸣把头靠在靠枕上,悠悠的道:“农民不容易,辛苦不说,还要承担巨大的市场风险,大棚造价不低,就算是原来种蔬菜有点儿本钱,光靠一点儿积蓄,也不够,县里和镇上通过信用社和合金会来贷款支持,是好事,但是风险仍然在农民身上。” “林书记,恐怕这也是避免不了的事情,县里和镇上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您没见刚才那人都连声赞叹么?再说了,他也说最大的问题还是技术和市场,技术县里把省农科院的一批专家邀请下来了,我知道解市长和沙县长都花了不少心血,……” 苏子晗下意识的在为沙正阳唱赞歌,林春鸣也不在意,“那市场呢?市场风险怎么来应对?” “行会和协会这种半官方半民间的模式利弊现在一时间也看不清楚,总要试过了才知道,但县里能帮助行会协会主动和京津沪以及汉都、西安、武汉、郑州和嘉州这些大城市的农产品交易市场接上线,也算是一个好的开头。” 苏子晗下意识的把自己和沙正阳上一次吃饭时听到沙正阳介绍的情况和盘托出。 “我听正阳说起过,由于现在基层农村的行业自治组织力量太弱,没有经验,所以现在县里还得要越俎代庖的帮着干一段时间,等他们上了路,再鼓励更多的外地贩运大户进入来,情况就会渐渐好转,政府也就可以慢慢退出了。” “子晗,你比我这个市高官了解得还透彻啊,我看我是不是有些失职了?”见苏子晗漏了狐狸尾巴,林春鸣笑了起来,“正阳托你来当说客?” “不,不,林书记,这事儿正阳可没打算找谁当说客,都走到这一步了,他也用不着吧?”苏子晗矢口否认,“我看您也对这还是很认可的吧?” 林春鸣不置可否,目光收回来,望向前方。 农业很重要,但是现阶段却担不起发展的重任,也无法帮助解决广大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增收致富。 沙正阳人年轻,但是却很懂经济,他布局农业,自然也有他的考虑,林春鸣并未打算多过问,不过若是沙正阳在真阳把真阳的工业经济,把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抓不起来,那他就不会客气了。 但从现在了解到的情况来看,沙正阳却很好地把握好了工农业之间的关系,就像他也很完美的处理好了他和袁成功的关系一样。 好像这个家伙已经带队前往沿海地区去了,是走的南粤那边还是长三角那边? 林春鸣摇了摇头,微微笑了起来。 该干什么,该抓什么,沙正阳拎得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