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六十九节 大戏开锣,绚丽夺目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一百六十九节 大戏开锣,绚丽夺目

沙正阳当然是走的南粤。 对于现在的真阳来说,缺的东西太多,只要是愿意来真阳投资的,都热烈欢迎。 霍丛峰立下了军令状,bc两标段要加速赶工建成,也满足县经开区的招商引资需要,那么到时候也就意味着bc两区段建成了,但你如果招不到足够多的项目进来,那也就要反被打脸了。 在佛山,在东莞,在中山,在南海,在顺德,沙正阳马不停蹄。 来这边很多次了,沙正阳轻车熟路,甚至在这边他已经有不少朋友了。 段庸铭这一趟是陪同沙正阳一起重返南粤的。 这个作用不可小觑。 在南粤这边经营这么多年,段庸铭的人脉不言而喻,尤其是霸王电子在上下游的产业链上的脉络,段庸铭信手拈来,轻而易举就为沙正阳“招揽”了十来家对到宛州来发展跃跃欲试的老板。 这些都是以电子元器件、零部件或者小家电类的企业家为主,这些企业家的热情也让沙正阳大为振奋。 按照之前的构想,沙正阳在广州的白天鹅宾馆专门召开了一次招商引资座谈会。 光是要在白天鹅宾馆找上这样一次招商引资座谈会就很是花了一番心思。 白天鹅宾馆在这个年代可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在这里折腾一番的,别说你一个内陆县份,就算是你宛州市要来这里搞这样一个招商引资座谈会,也不是那么容易。 这不是简单的租用一间会议室随随便便坐一会那么简单,既然要搞,那么肯定就要搞出声势,搞出效果,起码对真阳方面来说,花了这么大精力和心血,肯定要达到预期目的。 这年头很多人还真的很看重这副声势,如果你一副畏畏缩缩的小家子气,缩手缩脚,很容易就被人视为底气不足,更难让人信任。 得益于段庸铭的人脉以及以雷家为首的香港华泰实业方面的利益相关方资本群体的努力,预计这次座谈会的参加人数可能会突破五十人,这大大的超出了沙正阳的预料。 在沙正阳看来这样一个来自内陆地区县份的招商引资座谈,能有二三十人给面子参加,已经很难得了,但是沙正阳小觑了段庸铭的人脉和华泰实业方面的热情,以及三洋若斯、华峰乃至雀巢、卡夫这些企业落户宛州带来的影响力。 在此之前,打前站的县招商局已经汲取教训,抢先通过宛州驻穗办和驻深办对真阳的发展和招商引资情况通过彩印大图和印制精美的宣传册就提前进行了宣传。 这些彩印大图和精美宣传册被招商局的人不辞辛苦的在佛山、中山、顺德、南海、深圳等地四处赠送和散发。 当然这些赠送和散发也都是有针对性的,主要是通过上门拜访企业主和通过当地的一些行业协会来实现,所以效果非常好。 “陈局长,看样子效果超乎寻常的好啊。”楚天澜站在会议室门外,微笑着和已经来南粤半个月的招商局局长陈肃说着话:“这半个月可够辛苦的。” “生了这份劳碌命啊,沙县长要求那么高,我敢偷奸耍滑么?”陈肃揉着太阳穴,满脸夹杂着疲倦的兴奋。 “除了丁书记带到上海那边去的三个人,我们招商局九个人,来这边了五个,就剩下一个老杨59岁,等待退休的留在家里接电话。我们五个人分成两个组,佛山一个星期,中山一个星期,东莞一个星期,然后就是深圳,最后大家再合在一起选择一些重点区域作为宣传招商的重头,也幸亏这边的企业大多都集中在一起,我们这个组最多的一天登门拜访了17家企业,到后来实在来不及了才通过拜访他们这边的企业协会来敦请。” 陈肃话语里满是自豪和感慨。 “这边企业太多了,遍地都是,充满了生机和活力。我们宛州那边和这边相比相差太大了,生活节奏,工作效率,还有各种习惯,人家这边就是喝个早茶都在谈生意,动不动就说是自己要回去开厂开店,哪像我们那边,都一门心思走关系开后门想要进政府。” 楚天澜默然不语。 这也是理念差距。 他也听沙正阳提起过,说很多南粤这边的人家已经不已进政府为荣了,甚至在浙南那边,还觉得是没本事才进政府。 这种观念在宛州,在汉川都是不可想象的,所以这些沿海地区停薪留职和辞职的人比内陆地区要多得多,而一旦下海,他们也能比内地的创业者获得更多的资源、信息和政策支持。 虽然这么想,但楚天澜却没有想过自己会辞职下海,这是多年传统观念养成作祟,他自己也知道,何况自己也未必是那块料。 “陈局长,所以我们才会来这边学习考察,才会来这边招商引资。”楚天澜沉默了一下才接上话,“招商引资不单纯是引入项目和资本,同时也是一个接受这边先进思想理念的过程,只有深刻感受认识到他们的繁荣发展因何而来,我们回去之后才能因地制宜的追赶他们。” 陈肃也点了点头,“但愿沙县长来我们真阳能给我们真阳带来更大的变化,我就不信我们真阳还就真比不过东峡了。” 楚天澜笑了起来,“老陈,你对东峡怨念很深啊。” “谁让他们是头名状元呢?”陈肃耸耸肩,“都觉得东峡不可超越,但我觉得如果咱们真阳都按照现在的架势冲下去,铁定能超越东峡!” “呵呵,那咱们就拭目以待,看看什么时候超越东峡,对了,你估计今年能来多少客人?”楚天澜问道。 “不好说,虽然我们做宣传发邀请函时人家都很热情,但是那都是礼节上的,具体能不能来,感不感兴趣,不好说,不过根据我自己的感觉预测,五十个客人肯定跑不了。”这点自信陈肃还是有的。 这已经超出了沙正阳和楚天澜的预期。 能来的都是企业主,对他们来说半天时间都很宝贵,如果没兴趣,他们也不可能从佛山、南海、顺德、中山、东莞这些地方跑来听你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内陆县份来人呱唧呱唧说故事, 感兴趣就意味着可能,也说明他们之前是都宛州对真阳的投资环境做过一番深入了解的。 这里边既有段庸铭的示范效应,也有华泰实业在背后的推波助澜。 高升电子的vcd影碟机项目已经正式出货铺货,华众电子的程控交换机项目也已经建成投产,并开始在西部几个省份获得了合同,这极大的振奋了原来就对段庸铭充满信心的合作者和渠道商们,他们的相互影响使得这一轮由段庸铭“伴驾”的招商引资之行热度大升。 华泰实业背后的港资势力也一样在力推这一次招商引资之旅。 华泰空调项目即将签约落地,真阳县委县政府将予以最优惠的土地、税收政策和电力保障支持,这当然是好事,但是空调制造涉及到相当多的关联产业,这就需要从南粤这边吸引相当大一旁零部件厂商前往宛州建厂。 所以这一次真阳县政府来南粤的招商引资就是一个最好的推介和引资机会,所以华泰实业这边也动员了不少资源,主动帮助邀请包括一些港资在南粤这边投资的企业,和南粤本地企业来参加这一次招商引资推介暨座谈会。 除开上述两个因素,雀巢、卡夫、顶益、统一乃至徐福记、旺旺等企业在宛州落户也使得宛州的印象在南粤和江浙那边的印象一下子鲜明起来了。 说真阳也许没有人知道,说宛州大家还有些模糊,但是说雀巢卡夫和顶益、统一、徐福记都在内陆投资建厂的那座城市,起码在食品行业中,就没有几个不知道了。 沙正阳是提前了半个小时到的。 他先查看了一下会场。 虽然不是第一次搞这种活动,但是他意识到这一次恐怕会有所不同。 效果可能会比自己预料的最好结果还要好,甚至还要好得多,他低估了段庸铭、华泰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力。 所以他要更认真的准备,力求要把真阳最美好的一面全数展现给来宾,而他也要让自己代表真阳的干部形象最美好的一面,展示给有可能成为未来真阳干部衣食父母的投资商们。 为人民服务不是一句口号,而是要言行一致,一以贯之,这样才能真正让真阳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会场布置的简洁明亮,没有太多虚头滑脑的东西,但是作为宛州和真阳的必要介绍却是必不可少的,这方面沙正阳一直认为千万不能省钱图便宜。 对于南粤这边的企业老板和投资者来说,有几个人知道你宛州你真阳是个啥样?对你的人文历史有知晓多少? 你不可能光靠嘴皮子翻就能给他们刻画出一个活灵活现身临其境的印象来,所以大幅宣传画和宣传画册很重要,这既包括历史人文和交通地理的介绍,也还要把宛州和真阳的优势条件展现出来。 很多客商和投资者的第一印象非常重要,或许他们不会因为一个美好第一印象就做出要来你宛州你真阳投资的决定,但是却很有可能因为一个不好的第一印象而失去来考察看一看的兴趣。 这一点很多人不觉得,但沙正阳却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