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七十二节 装逼如风,常伴吾身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一百七十二节 装逼如风,常伴吾身

沙正阳并不知道会有不速之客的到来,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沉浸在了演讲带来的兴奋情绪中去了,他在享受着这份恣意汪洋带来的快感。 “诸位,我不想评价南粤和我们汉川之间的差别,也不想点评我们宛州和佛山、东莞这些地方的差距,这些差别和差距是现实存在的,大家有目共睹,毫无疑问,南粤在各项发展上走到了前列,这是事实,因为南粤得益于紧邻港澳的巨大优势,得益于改革开放先行一步带来的思维观念更新,得益于我们广大南粤人民在新观念下的勇于开拓进取,……” “但是,我们也能够看到一个明显的变化,那就是当改革开放进一步深入,从沿海发达地区推进到内陆地区时,当我们沿海地区的市场日趋饱和,我们沿海地区的土地、电力、人力薪资等各类要素价格日益攀升时,我们沿海地区的企业竞争日益激烈时,我们广大的内陆地区在市场、土地、电力、薪资以及物流运输等方面的优势就会日益凸显出来,……” “现在可能大家还在对内陆地区的各种能看到的落后和不适感到不满意,但是大家可以想一想,我们国家现在日新月异的变化,看一看我们周边正在发生的一切,92年小平同志南巡之后给我们国家带来的巨大变化,你就会意识到……” “决定一个地区一个国家发展的要素有很多,但是归根结底无外乎几类,机制变革带来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变化,这是根本要素,而我们国家改革开放正是彻底解放了我们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这种要素释放出来的巨大能量,将会至少持续二十年以上!……” 王云祥和田朝正走到会议室外时,就听到了室内传来那充满激情极富煽动性的言语。 “除了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变化这一根本要素外,支撑发展的要素还有哪些地方?党委政府的工作重心转移,这其实是前者的具体体现,继而带来的财政收入增加,基础设施的持续改善,人民群众渴望增收致富的心态变化,教育体系培养扩大提供的人才更多,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带来的对物质商品乃至文化产品的需求总量不断增长,……” 王云祥脚步微微一顿,这难道是这个真阳县专门请来的专家学者来为这些企业主和投资商作一场未来经济形势展望的演讲? 田朝正也有些疑惑,这个声音很年轻啊,真阳县要请专家学者也该请一个能孚众望的角色来才对,太过年轻恐怕很难让这些企业主和投资商信任啊。 “从国家层面的政策来讲,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都已经明确了当前乃至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我们从政府到企业再到老百姓的中心任务就是发展经济,解决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到来的物质和精神需求,从现阶段来说,对更基层一级层面来说,物质需求显得更为迫切,……” 沙正阳一只手扶在发言台上,一只手有力的用手势来加强自己的演讲魅力。 “那么具体到我们的企业来说,我们该如何在这个浩荡变革的时代里抓住属于我们的机遇呢?或者说用得通俗一点的话来说,我们在座的老板们,该如何来更好更稳更多更可持续的赚钱呢?” 被请来临时担任引导员的女大学生们显然很珍惜这份赚零花钱的工作。 她们没有多问王云祥和田朝正是否有邀请函,这个时候到来,而且看这两人的气势也不像是来吃白食的,所以她们很礼貌的把二人带入了场,并安排到了倒数第二排靠右侧的两个位置上。 整个会场现在已经基本上坐满了,前面零星还有一些位置,后面就只剩下最后一排还是空位,但那更多的留给媒体记者和工作人员工作用的位置。 王云祥还没来得及落座,就听到了沙正阳的最后一句话。 “该如何来更好更文更多更可持续的赚钱呢?”,这让王云祥忍俊不禁。 他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不是什么专家学者在作演讲了。 的确,这个时代的专家学者们都还是要脸的,哪怕是说这种话其实并不违背良心道德的话语他们都会觉得太粗俗,太掉份儿,远不及后世那些个这里为某个企业站台,那里为某个产品代言的专家学者们心黑脸厚。 现在他们还是高端知识分子的代名词,哪怕是参加一些有偿活动,会为一些地方一些企业一些平台摇旗呐喊,但也不会罔顾良心太离谱。 不过如果是政府官员,王云祥就跟觉得蹊跷了。 哪位政府干部这么年轻就登台做演讲? 哪怕是个副县长,这么年轻也显得太难以服众了? 或者是宛州市某个部局的中层干部?可这种身份登台演讲能有说服力么? “我搞过企业,嗯,或者说,还算搞过一个不错的企业,可能也有一些朋友对我搞企业的经历大略知晓,或者说,在座的很多朋友起码接触过我原来搞的企业做的产品。” 沙正阳的气场开始展现,气势逼人。 谈到搞企业的成就,他可以自信不输于在场的任何人,可以碾压任何人,可能在场的除了段庸铭外,其他人还真的不够看。 王云祥抬起头略感吃惊,和旁边也刚坐下的田朝正交换了一下目光,难道这是真阳县政府请来的托儿?帮着摇旗呐喊做代言的? 王云祥不清楚沙正阳这算是为自己代言,当然这个自己算是用以前作为企业家的自己为现在作为一县之长的自己代言。 沙正阳的话立即引起了台下一干企业家们的窃窃私语,有些略有知晓,但是绝大多数人还是对这位县长的来历一头雾水。 这些企业主们大多数是因为真阳县招商局的登门拜访,也听闻了宛州的一些情况,相互通气,最后邀约着一道前来参会。 而还有一部分则是由于段庸铭和雷亚文的邀约,他们对段庸铭和雷亚文或许了解,但是对沙正阳却没有多少接触。 沙正阳也注意到了这一点,笑了笑,随手举起手中的矿泉水瓶,“大家看到我手上的矿泉水了吧?大家座位上也有,是哪家公司的,大家知道么?” 下边人都有些莫名其妙,有些人知道,但是绝大多数人都是南粤本地人,自然对怡宝不陌生,议论纷纷。 “怡宝集团的,嗯,怡宝和乐百氏应该是咱们南粤矿泉水的龙头老大了,但是放在全国范围内,大家知道能和怡宝和乐百氏平起平坐甚至更胜一筹的矿泉水品牌是哪家么?”沙正阳开始装逼。 “好像是自然堂的自然堂系列矿泉水吧?”立即有人就回答道。 总有人来帮忙凑趣,这不是沙正阳收买或者提前安排的,是自然堂矿泉水目前就真的有这么牛。 在西南、西北、华中和东北已经形成了独大的架势,在华北、华东则是鏖战正酣各擅胜场,只有在华南自然堂还处于劣势。 “那大家知道不知道自然堂公司属于哪家企业集团呢?”沙正阳要把装逼如风常伴吾身进行到底,语气又提高了几度。 “东方红集团吧?”这一次回答的人就多了一些。 毕竟自然堂矿泉水虽然是自然堂水业有限公司出品,但是却也有相当明显的标识----自然堂矿泉水有限公司隶属于东方红集团,这也是当时自然堂集团为了一炮打响,要依靠已经如日中天的东方红酒业来背书。 “没错,东方红集团,大家可能都喝过的东方红国窖1949出自东方红酒业,而东方红酒业就是东方红集团的核心企业,嗯,现在自然堂水业也算是东方红集团的核心企业,还有趣味饮品,大家也应该熟知,它的冰绿茶、雪梨冰红茶、蜂蜜茉莉花茶也许在座诸位没喝过,但是家里的孩子们肯定没有缺席过,……” 趣味饮品的发展势头比当初的自然堂水业还要凶猛,宁月凤甚至已经提名为银台县“三八红旗手”,成为汉都市新一代女企业家的典范,名头甚至直压宁月婵。 雪梨冰红茶新品的推出使得今年夏季各地掀起了一股“透心凉”的狂潮盛宴,尤其是在华东、华南、华中和西南地区大受欢迎,在其他地方一样热销。 把话题围绕在东方红集团身上,终于让所有人都想起东方红集团就是来自汉川,而这一位也是汉川的干部,问题是这二者有什么关系? “大家可能很好奇我说这么多这些无关紧要的事儿,我要说的是我也搞过企业,而且搞得还不错,对搞企业也算有所得,现在的东方红集团就是四年前当初我和企业一帮人创立起来的,而且只用了两年时间,我就把濒于破产,而且销售收入最高没有超过五百万的东方红酒业的销售收入做到了五个亿,实现利税六千万,……” 台下终于想起了一阵嗡嗡嗡的嘈杂语声,这个消息显然让在座众人难以接受。 这不是来招商引资的一位县长么?怎么东方红集团又是他创造的了? 真要只用了两年时间就做到销售五个亿,谁特么还来当官?这要走哪儿也是年薪上百万都有企业抢着要的牛人啊。 王云祥和田朝正恍然大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