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七十三节 气势逼人,言辞攻心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一百七十三节 气势逼人,言辞攻心

王云祥从内贸部下来出任省委副书记、代高官时间不长,但是却也算是进入状态很快了。 汉川的情况基本上可以分成三块,汉西、汉南、汉东,但是即便是这三块中发展都极不平衡。 汉都为核心的汉西地区,包括汉都、涪岗、昭阳三个地市发展较快,成为整个汉川省的领头羊,而安襄略差,武阳和秦都则成为拖后腿的典型。 位于汉南的嘉州则是一枝独秀,以工业经济为主的嘉州在第三产业发展上不及汉都,但是论工业实力甚至超出了汉都一大截。 但与嘉州同属汉南的夔塘、通河则发展较慢,尤其是夔塘更是与汉川省最西面的武阳、秦都两市成为了汉川全省发展的点状落后区域。 最为让人觉得遗憾的就是包括宛州、巴原、郧州、蒲池在内的汉东地区了。 郧州和蒲池属于山区,而宛州和巴原则是平原和丘区各半,这个区域发展也一样不平衡,但是这种不平衡和汉西的不平衡还不一样,它们属于一种在低水准发展状态下的不平衡。 发展得最好的宛州比起涪岗、昭阳来说都要逊色不少,而巴原、郧州和蒲池会更落后了。 可以说在汉川,汉都的经济总量几乎可以占到汉川省除开嘉州之外的三分之一,如果和嘉州加在一起,算得上是两家独大。 但现在嘉州那边已经传出一些消息来,中央可能有意要让嘉州直辖,一旦嘉州直辖,未来汉都的地位还要更进一步提升。 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好事,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就不是好事了,汉都未来对资源的吸引能力会越来越强,势必削弱其他地区的发展能力,尤其是汉东地区的发展更为不利,所以王云祥从来汉川就对汉东地区的发展很关注。 应该说林春鸣出任宛州市委i书记之后的确给汉东地区带来一些新变化,宛州经济增速明显加速,招商引资和国企改革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产业结构也得到了很大改善。 但是宛州是一个千万人口的地区,对于全省经济发展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王云祥觉得宛州现在做的还不够,宛州市委市政府可以在经济发展上做得更多更好,所以他也专门和林春鸣、冯士章都谈过,要求他们要进一步开动脑筋,转变思想,加大改革开放的力度,使宛州成为整个汉东地区发展的引擎。 他在调研汉都时,就曾经去过东方红集团的总部,对东方红集团的迅速崛起很感兴趣,也听闻过沙正阳的名头,但是沙正阳后来离开了银台去了宛州。 在王云祥看来,沙正阳跟随林春鸣去了宛州,应该是被林春鸣视为经济智囊类的人物,他也知道沙正阳很年轻,但是却没有想到是如此年轻,而且还被林春鸣大胆的放在了真阳县县长的位置上。 一个打造出了东方红集团这样的大企业的官员,的确有资格在在座的众人面前出此狂言,也有这个底气和在座的企业主们就未来宏观经济走势与企业自身发展的策略结合起来探讨一番。 不得不说,沙正阳抛出的这个噱头,把在座的一干企业主和老板们给震住了。 要知道这可不是什么国有大型企业,而是实实在在的消费品行业,而东方红集团所从事开发的产品,东方红国窖1949到自然堂矿泉水,再到蜂蜜茉莉花茶和雪梨冰红茶,都是硬生生从无到有做起来的。 在座的企业主自然都明白要在这种纯粹靠市场竞争的产品要做大做强有多么困难,竞争激烈程度有多强,而这一位能做到这一点,最起码能说明他对企业经营绝非不通,甚至可以说就是很有一套,也难怪连段庸铭都能被对方游说说动去汉川那边发展。 “可能还有一些朋友将信将疑,没关系,这种事情不是靠谁吹就能吹出来的,随便多问几个业界的朋友就能知晓。” 沙正阳稍微收敛了一些,话题重新拉回来。 “我说这个不是为了炫耀自己有多大能耐,而是想要证明一点,我和在座的诸位一样,对企业经营有着很深刻很直观的了解认识,我是内行人,我了解这一行的酸甜苦麻辣,不是在这里忽悠大家。” 会场里的声音又慢慢小了下来,对于内行,甚至是在这一行道干出了实打实成绩的人,这些企业主是认可并抱有足够的尊重的。 “做企业,讲求的是有投入才有回报,持续的投入获得持续的收益,那么就像我刚才所提到的,一个国家和地区发展的要素是什么?先前我做了详细的解释。” 沙正阳双手撑在演讲台上,目光俯瞰着下方,显得气势十足。 “那企业经营的决定性要素是什么?对于一个企业来说,一个充满机遇的年代,方兴未艾的时代,将是企业经营的最大底气,但是,光是靠这个美好的时代是否就能够让企业经营良好,发展赚钱了呢?不,不是的,那还不够。” 刚才沙正阳预言了未来二十年将会是经济发展最美好的黄金二十年,同样也是企业主们把自己的企业做大做强机遇最好的二十年,沙正阳要顺着这个话题引入这一次招商引资的正题。 “我相信在经济最景气的时代,一样有企业经营不善而垮掉,一样有老板失去自己的一切变成一贫如洗甚至负债累累,……” 沙正阳语气一转,“可能会有人说,搞企业和做生意一样,谁也不敢保证自己就能一直一帆风顺,谁也不敢保证自己这一行就能一直红火,甚至谁也无法保证他的每一笔合同,每一张单子都能如愿以偿,外界存在太多的变数,这就是搞企业做生意的风险,但我觉得,起码我们搞企业应该搞明白,怎么做企业,才是正确的。在这一点上,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未必放之四海而皆准,但也算是我的一些体会吧,待会儿段庸铭先生也会在这个问题上和大家做一些交流,……” 沙正阳的话成功的把大家胃口吊起来了,没有人会无视一个能够在两年内做出五个亿销售收入的牛人的成功经验,哪怕是借鉴,起码也对自己有所帮助。 “我认为做企业,无外乎两大要素,或者要素群,要素很多,很多国外国内的学者都能归纳为一本书,但从我个人来说,之只谈我们日常中最容易忽略的,或者是需要解决的一些要素问题,只要你能做到,我觉得起码成功一半了。” 沙正阳言简意赅,“大家可能觉得我好像有点儿吹牛过头了,做企业这么简单,那这不是遍地都是企业家了,我说的这两点,却包含很广,所以我说可以叫做要素群。” “我们来谈谈市场,首先你选择的产品是市场需要的,没人要的东西,你卖给谁?送给别人还嫌占地方呢。”一句话把下边逗得都笑了起来,气氛也为之轻松了不少。 “第二,人家要,但是有比你更好的,比你更先进的,比你名气更好,质量更稳定,等等,这些要素一一比较,只要你能做到其中一部分成功,那么恭喜你,你成功一小半了,所以你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把这一切做好,……” 沙正阳知道要说企业经营管理,自己既不是什么大牛内行,也不可能说得太精深,所以他只能选择一些深入浅出的话题来吸引大家的兴趣,他要讲的第二条才是“微言大义”,才是真正的目的。 “我再来谈谈成本,这也是老话题,谁不知道成本控制的重要?成本省下来,那就是利润啊。”沙正阳提高声音,“对于企业来说成本控制很重要,市场选择很重要,但如何来做到,很多人却有些茫然,甚至觉得怎么企业竞争越大,效益越差,……” 王云祥和田朝正自然对沙正阳这种散打式的演讲没有太大兴趣,先前沙正阳对未来经济形势的判断倒是有些意思,但是话题转到企业经营来,他们就只能勉强听听了。 好在沙正阳话锋转得很快,几分钟就转移到了对方的目的上来了。 “我之前和不少朋友也在交换意见,他们承认现在生意不错,单子多,卖的也不错,可是就是赚不到多少钱,什么原料涨价了,运费涨了,工人工资又涨了,银行又不放贷啦,又有竞争对手压价啦,需要寻找新的客户啦,我觉得这都很正常,……” “你们这边企业从八十年代初就开始发展了,十多年过去了,大家都想要当老板,都想去抢生意,你盯着我,我盯着你,无论是外销还是内销,你能做的,我也能做,你能找到门路,我也能摸到路径,……” 沙正阳说得都是先前和那些老板们摆谈中说到的,同时也是县招商局在登门邀请时获知的的一些信息,结合到一起,他能很摸清楚这些企业主们现在的烦恼。 “我觉得大家还是陷入了一个误区,为什么一定要把眼睛盯着本地呢?南粤多少人,七千多万吧,可是汉川多少人,也是七千多万,紧邻的河南多少人,八千多万,湖北多少人,五千万,四川多少人,八千多万,……” “我知道这种算法肯定有些片面,但是我只是希望提醒一下大家,你远在南粤,肯定没办法近距离直观的了解几千里之外的市场,也不可能知道这些市场有多大,但我可以告诉你,这个市场很广阔,广阔得让你无法相信,……” 沙正阳语气再度提高,一连串的言语喷薄而出:“我为什么说到宛州到真阳的发展机遇很大,因为最早我就把宛州和真阳的地理位置介绍给大家了,天下之中,你无论往东西南北走,都要比从南粤到这些地方近一半以上,甚至近两三倍,光是这些运费你都能节省不少,……” “我再说说薪资水平,你们这边工人包吃住你也得开个三百吧?特别是计件制的企业,恐怕加班费还要高,但是我要告诉你在我们那边工资水准有多高,一百五算平均,两百块你招工就能从街这一头排到那一头,任你挑任你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