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七十六节 后生可畏,熠熠生辉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一百七十六节 后生可畏,熠熠生辉

沙正阳适时的把陈肃推了出来。 作为招商局长,陈肃肯定对整个真阳的具体政策精神更为熟悉,尤其是对土地、税收和电力方面的优惠政策,更是信手拈来,逐一回答。 而沙正阳自己则和段庸铭、雷亚文深入到这些企业主中,大家一边拉家常,一边也探讨着未来电子行业的发展趋势。 沙正阳少不了也要“泄露天机”,对未来整个电子行业的发展做出一些预判,比如pc市场和手机市场迅猛发展,互联网的兴起,以及可能带来的种种机遇。 现在电脑还是台式电脑的天下,但是很快笔记本就会攻城略地,进而手机市场的巨大更是难以想象,沙正阳的“详尽描述”甚至让段庸铭都为之意动。 这种场合下的沟通无疑是最有效的一种拉近双方感情的方式,大家就这么在会场里很随意的走动聊天,从一个圈子到另一个圈子,总能找到大家感兴趣的话题,进而引发共鸣。 这样的互动一直持续到午间的冷餐会,再然后是下午的茶会。 当然下午的茶会分成了好几个圈子,既有按地域来自行组队的,也有以行业抱团打堆的,还有先前就已经约好的。 沙正阳和段庸铭以及雷亚文都成为了其中红人,一下午需要串台几个,但这种辛苦却是格外充实。 几乎在每一个圈子里边沙正阳都收获了热情,哪怕人家暂时没有意愿来宛州和真阳投资,但是沙正阳却知道这份人脉资源很重要,也许在以后还能用得上。 ****** 王云祥在会议进入后半段的自由互动沟通时就和田朝正起身离开了。 今天的收获很不小。 王云祥没想到宛州的招商引资居然能办出这样的高水平,他虽然没有参与周围这些企业主们的谈话互动,人家一看也知道不属于同类,但是他还是从这些企业主的闲谈聊天中听到了很多有价值的东西。 宛州在改善招商引资环境上是下了大功夫的,明确了自己的主导产业,罗列了自身具备的优势条件,拿出了极富吸引力的优惠政策,也难怪这些企业主们都有些意动。 尤为难得的是宛州方面提出了以几大龙头企业为导向,打造全方位的产业链,这一点很具有诱惑力,王云祥甚至觉得如果自己是这些中小企业主,恐怕也都会动心。 三洋若斯电器、华峰电器、高升电子、华众电子,还有飞利浦和施耐德,这已经形成了一个相当庞大的产业集群了。 它们能制造出海量的产品,同样它们也需要海量的零部件和通用元器件,这也就意味着这是这些中小元器件厂商的机会。 食品产业同样如此,沙正阳同样谈到了真阳丰足的土地资源以及在此基础之上正在打造的奶源基地和马铃薯种植基地,以及国家级菜篮子工程蔬菜生产基地,这对于一些中小食品企业来说,一样具有莫大的吸引力。 如果再辅之以廉价的薪资条件和各类优惠政策,王云祥估摸着到会的客人中起码有五分之一的人都有些心动。 一个县级招商引资推介会,能达到这等效果,难能可贵了。 后生可畏啊,王云祥忍不住在心中赞叹了一句,难怪林春鸣敢把对方放在这个位置上,立即就让对方熠熠生辉了。 上车之后,王云祥没有说话,而跟随王云祥上车的田朝正却是颇为感慨。 “省i长,窥斑见豹,宛州的局面比我们想象的还好啊。”田朝正是王云祥担任省i长之后才从安襄地委i书记出任省政府秘书长的。 安襄和宛州之间隔着一个郧州,紧邻汉西平原,但只有西部才算是平原,东部地区都是山区,经济发展情况也不算好,田朝正在安襄地区行署担任专员三年,后来又接任地委i书记,一干又是五年,这才有机会回到省里。 “嗯,的确有些出乎我的预料,我知道老林去了宛州之后局面有很大改观,国企改制焕发出蓬勃的活力,加上他们东峡的医药产业一枝独秀,市经开区发展很是兴旺,没想到这个真阳县也这般出彩。” 王云祥这是由衷之言。 广州是中国大陆南方的门户之都,紧邻港澳,可以说这里的风向一点一滴都能上达天听,而且现在正是广交会期间,可谓万商云集,百方云动。 汉川省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县份居然在白天鹅宾馆里搞出这么大的阵仗来,而且自己也耳闻目睹了这个招商引资推介会带来的资源和取得效果,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真的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县份搞出来的动作。 说句不客气的话,换了汉川其他地市,像武阳、秦都甚至蒲池、夔塘这类地市,只怕一个市的招商引资推介会也搞不出这么大的声势来。 效果有多好,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但王云祥却觉得不会太差,起码他自己周围中的那些企业主里就有三五个表达了愿意去真阳考察投资环境的意向。 王云祥也粗略的估算了一下与会的客人,起码在一百二十人以上,哪怕有三分之一愿意去真阳考察,去考察的人能有五分之一能敲定落地,那也有十家企业了。 而且根据王云祥的观察,从这些企业主表现出来的积极性和热情来看,恐远不止刚才自己所猜测的最低线,就算是有二三十家最终落地,只怕都很正常。 关键是这样一个投资推介会极大的打响了宛州和真阳的名声,这一百多个与会客人回去之后在各自朋友圈生意圈里传递出来的影响力就更甚,一户带一群,这种影响甚至会延续很久。 “宛州原来的表现的确乏善可陈,老林去了之后有很大改观。” 田朝正也是当了多年地委i书记的人,自然对坐在这个位置上的难处深有感触。 “现在各地都在大搞招商引资,赴沿海的招商引资一趟接一趟,党政代表团出访也是络绎不绝,但是效果有多好,真不好说,但今天看到真阳县的这个招商引资推介会,应该是我这几年看到效果最突出的一次,我相信真阳县这一次的招商引资会大有收获,回去之后我打算跟进了解一下,看看进展。” “嗯,朝正,我也是这个意思,真阳县搞出这么大声势来,不简单,看看他们最终的效果。”王云祥仰起头靠在椅背上,若有所思,“这个沙正阳也很不简单啊,我原来就听到过他的名字,嗯,这么年轻,老林也很有魄力嘛,敢于用人。” “省i长,反正您还要在广州呆两天,要不我让省驻穗办了解一下情况,或者通知真阳这边来汇报一下情况?” 在一起共事这么久了,田朝正对王云祥的习惯还是比较了解的,今天这一出说明王云祥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所以他才会这样建议。 “嗯,你先问一问宛州那边的情况,了解一下真阳县这一次在广交会期间搞这个招商引资推介的具体情形再说吧。”王云祥沉吟了一下,没有反对。 田朝正立即明白了,这是省i长有这个意思了。 ****** 林春鸣接到电话时正在开会。 书记碰头会。 这两个月书记碰头会开得很频繁,基本上半个月不到就要开一次,会议议题也很庞杂,但是人事问题占了相当大的比例。 每一次叶和泰的汇报都占了书记碰头会中相当长时间,涉及到整个宛州的人事调整变化,不能不慎重。 按照林春鸣的意见,从五六月份开始的人事调整期一直要持续到10月份,成熟一批调整一批。 如果条件尚不成熟,意见尚不统一,那么就自动延后到下一次会议来研究。 必须要书记碰头会基本形成一致意见,然后才上市委常委会来研究。 总的来说这一系列的人事调整还算是比较顺利,一些效果也开始显现,但仍然有一些调整之后效果还不明显,这也让林春鸣有些烦扰。 党政主要领导易人的区县已经增加到了五个,除了宛阳、丹镇、真阳外,桐山和大野两县的主要领导也在七八月间陆续进行了调整。 只要说班子成员调整就更多,基本上每一轮书记碰头会都会有班子成员调整的方案在其中。 新人当有新气象,但是效果却不像林春鸣期盼的那么好,以至于林春鸣自己都在反思自己是不是有些急于求成,或者说期望值太高,所以一旦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就让自己有些失望甚至烦躁了。 “和泰,这都九月了,还需要调整的,你和老唐抓紧时间商量,我感觉这种成熟一批调整一批的方式还是有些弊病,那就是没调整的人都心不在焉,这几个月工作就有点儿做样子了,这样的状态还指望调整?” 林春鸣语气有些重,其他几人都没有做声。 随着林春鸣来宛州日久,工作作风也逐渐被大家所熟悉,其威信也是日增,几位副职都对林春鸣更为尊重。 “那些成天心思不在工作上,只想伸长脖子等着官帽子落下来的人,要调整,但是是要考虑调整下来,而不是……” 话音未落,电话响起了起来,林春鸣瞟了一眼,他原本也最忌讳开会接打电话,但有些电话你却不能不接,“对不起,我要接个电话,是王省i长来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