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八十节 敢不敢拍胸脯?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一百八十节 敢不敢拍胸脯?

王云祥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微微一笑。 “嗯,企业改制是个很敏感的问题,东方红原来是镇村合办企业吧?这类企业要想吸引人才加盟,本身就比较难,所以采取一些适合自身发展特点的方式来改制,我个人觉得是可以尝试的,实践证明东方红集团的改制还是很成功的嘛。” 沙正阳大吃一惊,他没想到这一上来王云祥就如此鲜明的表明态度,这很显然不太符合上位者的作风。 在这种问题上一般说来,他们这个层面的领导都会保持一种含而不露的态度,哪怕他用了一个“个人觉得”来作为掩饰。 “是不是觉得我的态度有些激进?”王云祥也笑了起来,“有些颠覆了你的观感?” “的确有些意外。”沙正阳老老实实的道。 “嗯,我对东方红集团的发展很感兴趣,到汉都,到银台调研时专门去了东方红集团,也详细了解了东方红集团发展历史,不可否认你原来在创业时很有创意也很大胆,后来在企业改制时你也应该在其中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吧?” 王云祥目光里多了几分欣赏,沙正阳感觉得到。 看样子这一位是早就把自己盯上了,自己在推动东方红集团改制时的一些构思估计都被人给“出卖”了,这里边宁月婵和朱凤厚估计都有份儿,甚至也可能还有高柏山他们。 “高官,看样子您对我的一些观点是赞同态度的?”沙正阳大胆的问道。 “现在国有企业改制中央不也是在试点么?今年开始力度可能还会更大,只要是有利于发展的,能够确保我们的企业职工利益不受损,所谓的国有资产流失之忧我个人认为完全是可以通过制度规范和监督落实来实现的,实现国有资产管理的优化和增值,那种因为担心国资流失就拒绝改制的,实际上是一种体制上的不自信,是因噎废食。” 王云祥的态度很鲜明而坚决,不但沙正阳对这一位新来的高官观感大为改观,甚至连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田朝正也是大为震惊,他没想到这位新来高官在对企业改制上的观点是如此“激进”。 “改革开放要永不停步,不利于发展的,阻碍了发展的,都要改革,原来说是摸着石头过河,但是现在能够看到改革带来的对生产力的巨大提升,难道反而不敢再继续推进了?”王云祥笑了笑。 “总而言之,我看到的是一个原来资产不过几百万的企业,在经过发展后达到了数千万,然后在改制的激励模式下,又从几千万资产迅速裂变壮大到几个亿,我觉得这就是符合发展潮流的,尤其是改制还把广大企业职工也纳入其中,这更值得赞许。” 沙正阳怎么也没想到这一轮汇报还没有开始,对方先就和自己在企业改制上进行起探讨来了,这也让他有些振奋。 “高官,在企业改制上,我们都还是秉承了要依法依规进行的,我们在宛州这边的企业改制,也都是通过了较为完善的改制方案,同时要求市人大进行审议通过之后才进行,如您所说,企业改制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发展壮大,也使得国有资产实现了保值增值,同时也维护了企业职工的利益,这样才是多赢。” 沙正阳也大胆的表明了自己的意见,他感觉到王云祥似乎有意要在企业改制上听一听自己的看法,看样子他应该也知晓在宛州的国企改制上,自己所发挥的作用。 沙正阳猜得没错,王云祥最初只知道东方红集团的发展和改制的情况,后来他又通过省政府这边上一轮的调查组了解到了宛州国企改制的情况,才知悉原来沙正阳在担任宛州市委办副主任期间还承担起了为宛州国企改制设计改制方案的重任,而且宛州国企改制能如此顺利且发展势头良好,应该说此人功不可没。 所以他也才有意想要听一听这一位应该算得上是林春鸣智囊的新锐角色,在国企改制上的观点。 现在看来,这位新锐角色的观念的确是比较开放的,同时又强调要依法改制,这一点上王云祥很认可。 王云祥一直认为国企改制势在必行,但是如何改,应该要拿出一个系统性的制度法规。 但是这个制度法规不宜太细,而只是应该在一些原则性的刚性的条款上进行规范,而对具体采取何种方式,权益如何细分等上边,就是改制方案来确定即可。 现在看来宛州在国企改制上已经走到了前面,而且还通过了市人大来进行方案审议通过,这无疑是一个新创意,也很有启迪意义。 田朝正不动声色的抬起手腕看了一下表,王云祥也注意到了,点点头:“嗯,小沙,看来你对企业改制这一块工作上很有想法,宛州国企改制走到了全省前列,有时间我们再来探讨一番,怎么样?” “高官,你这么说我都有点儿受宠若惊了,只要您召唤,我当然希望能向您多多请益。”沙正阳赶紧道。 “好,那我们可就说到这里了,对了,真阳县这一次利用广交会召开之际来广州搞这个招商引资推介暨座谈会,我看这个形式很好,而且也感觉到你们前期做了很充分周密的准备工作,我和朝正当时在现场都能感受到下边这些企业老板们很是心动,效果应该非常好吧?怎么样,签约情况如何?” 王云祥对这一次真阳招商引资的效果还是很好奇的,当时的气氛很热烈,但是这毕竟涉及到投资,光是气氛热烈,但是落到实处却不一定,所以他也想了解一下。 “高官,因为这只是一个投资推介,您也应该知道,光是这么一个会,很难达成多少实质性的成果,我们更多的是希望能够给广大企业主们留下一个深刻印象,同时让他们了解我们汉川,我们宛州和真阳的投资环境情况,进而吸引他们到我们宛州真阳来考察参观,我相信通过考察参观,他们能够做出理性的选择。” 沙正阳的话把王云祥再度逗笑了,“小沙,看来你对你们宛州和真阳的投资环境很有信心啊,这不是为了掩饰你们这一次没能取得多少实质性收获的托辞吧?” “高官,怎么可能呢?”沙正阳赶紧解释,他可不想把先前好不容易留下的好印象给破坏了。 “说实话,我们有几个项目是敲定签约了的,但是不是这一次推介会上的达成的,而是之前就已经说好,我们宛州的三洋若斯、华峰、高升,以及华众,这几家电器电子企业规模不小,对零部件需求很大,所以也谈好了几家愿意到我们真阳来投资的企业,主要就是为他们这几家企业做配套。” 田朝正终于有机会插话,“那除开这几家呢?” “在他们的带动下,也有几家企业和我们签了意向性协议,准备在本月内就要赶赴宛州考察,以我个人的经验判断,如果他们认为我们介绍的情况和他们看到的一样,那么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他们会在我们真阳落户建厂!”沙正阳斩钉截铁的道:“我有这个信心。” 田朝正被沙正阳的态度给震了一震,看了一眼沙正阳:“这么有信心?” “秘书长,这几家企业主,两家是生产通用电子元器件的,主要是冲着高升电子和华众电子去的,当然另外几家家电企业也有需要,另外还有两家则是为几家电器企业的配套,以及一家是食品企业,我和他们都一对一的进行过单独的对话商谈,我自认为自己应该是搞清楚了他们的想法,不是那种夸夸其谈说过就丢的角色,……” 沙正阳对自己的判断还是很有自信的,如果只是泛泛而谈,他不会去为了作秀而和这些企业签意向协议,因为没这个必要,这一百多与会客人中,要找到帮这种忙的人还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但沙正阳不会这么做。 既然是意向性协议,那就是真的是有这个意向,只是因为尚未真正考察成熟无法下结论,一旦考察情况属实,那么就会付诸实施,这是沙正阳看人的底气。 沙正阳很坦诚的态度让王云祥和田朝正都很受触动。 人家没有把之前敲定的投资项目拿进来,现在有如此强调这几家意向性协议的可能性,那就说明人家不屑于用以前签好的投资协议来为自己这一趟招商引资涂脂抹粉,而是对这几家意向性协议很有信心。 这份坦率反而让人感觉更有说服力。 “唔,小沙,有这份自信很好,我希望你的自信是建立在宛州和真阳的确打造出了第一流的投资环境之上的,嗯,如果有机会,我希望十月或者十一月能来宛州看到一个喧嚣沸腾的投资热土,怎么样,小沙,你敢不敢替你们林书记拍这个胸脯?”王云祥含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