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八十三节 携手,私货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一百八十三节 携手,私货

“袁书记,我赞同您的意见,这一次省里主要领导来考察调研,准备工作要周到细致,务求完美,要确保我们真阳工作最真实的一面展现给领导,不能有任何差错。”沙正阳也点头认可袁成功的意见。 “嗯,正阳,你和王省i长是直接沟通过的,应该清楚王省i长对工作关注点的侧重,你有什么看法和想法?”袁成功对沙正阳的态度很满意。 “汇报过程中,感觉到王省i长首先关注的国企改制,但我估计这主要是指市里边的国企改制,和咱们真阳关系不大,还有就是他对咱们的主导产业培育很感兴趣,这一块估计市里边要有参观点,但咱们真阳也该争取。”沙正阳沉吟了一下,“袁书记,我感觉他对咱们县里农业和工业板块结合来促成农村剩余劳动力的消纳也比较感兴趣,我觉得这应该是咱们有别于其他区县的一个亮点。” “哦?”袁成功不认为沙正阳会在这类问题上耍小心眼儿,但他需要评估一下,“你觉得怎么做更好?” 王云祥来调研考察,对自己固然是机遇,但对沙正阳来说何尝不是绝佳的机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机会对自己很重要很紧迫,但是就受益大小来说,只怕沙正阳不会输于自己。 其实昨晚沙正阳在床上躺着睡不着的时候就已经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时间有限,该把哪些东西拿出来让领导过目,而且还要让领导感兴趣和留下深刻印象? 县经开区是重头,但时间太紧了,a区段倒是建成了,两个塑胶和泡沫生产企业已经开始建设,b、c区段还在紧锣密鼓的施工阶段,如果赶一赶,可以勉强把架子拉起来,但你不能让领导来看你一个光架子啊,得看到项目才行。 问题是这些项目,有些刚签约,有些还是意向性协议,要落地开建,都需要时间,问题是现在却没有多少时间可供你来准备。 “袁书记,王省i长来,除了真阳,肯定要看市经开区和东峡,没准儿还要看宛阳和山都,另外肯定还要留半天时间听取市委市政府的工作汇报,所以我们最多能拿到半天时间,那么这半天时间怎么安排?” 沙正阳的设问也是袁成功考虑的,半天时间,看什么?什么能让领导看得满意且有干货? “我有一些设想,第一,县经开区肯定要看,王省i长说咱们招商引资工作做得扎实,那么肯定要体现出来,我的意思是,第一,已经签约那几家企业,包括华泰的空调项目,搞一轮集中开工建设仪式,届时可以邀请王省i长和林书记、冯市长他们来参加奠基仪式,……” “好!这个想法好!”袁成功大喜过望,连连称赞,“华泰空调项目投资2亿元,规模这么大,在全省都属少见,我相信王省i长应该认可,另外其他几家集中开工,看王省i长的意见,如果愿意参加奠基仪式最好,不愿意咱们就搞华泰一家,其他几家可以邀请其他市领导比如唐书记、钟书记、阴市长他们参加嘛。” “除开这一轮集中开工奠基仪式外,我还琢磨在广州和我们签了意向协议的,尽快邀请这些企业主成行来考察,我估计王高官来我们宛州考察调研还要一段时间,也就是说咱们还有一月左右的时间准备。” 沙正阳在考虑这个意向性签约变成正式签约的事宜,这也是一个很有意义的看点,证明自己在广州汇报工作时没有吹牛虚夸。 “我了解过这几家签署了意向性协议的企业主都是有意来我们真阳投资建厂的,如果能够在这一个月内敲定那么两三家,无论规模,届时可以邀请王省i长他们见证我们的正式签约,这也很有意义。” “有多大把握?”袁成功当然乐见其成,这既是光面子活儿,同样也是实绩,王省i长也清楚。 “七八成吧,我觉得这几家只要来看了我们真阳的招商引资环境,应该都没问题。”沙正阳半开玩笑道:“如果有风险,也是来自市经开区的,只有他们能对我们真阳县经开区构成威胁。” “这绝对不行,不能我们在外边拼死拼活,他们在我们背后挖墙脚吧?”袁成功厉声道:“如果要那样,我就要去找林书记和冯市长要说法。” “袁书记,我只是说说,只要我们这边对接好,我相信问题不大,如果真有那么一两家要到市经开区那边去,那也影响不大。”沙正阳还是有这份自信和气度的,“我有感觉,这一次我们在广州的收获不会小,未来两个月里会慢慢显现出来,好像老丁他们在长三角那边的收获也很可喜吧?” 说起丁希慎他们在长三角那边的招商引资,袁成功脸色又恢复了笑容,“按照老丁所说,应该不差,他也说要一两个月后才能慢慢显现出来,现在这些企业主也都很谨慎,需要反复考察投资环境之后,才会下手。” “那就好,王省i长来也好,不来也好,这两个月我们的招商引资成果出来,上边自然看得到,我就不信到明年我们这些企业建成投产了,实打实的工业总产值和gdp增速显现出来了,谁还能熟视无睹?” 沙正阳的话听起来有些负气,袁成功也不在意,“正阳,形式和内容都很重要,所以我们该做的面子活儿都还得做,除了这些你还有什么其他想法?我刚才听你提到了说王省i长对工农业板块相结合很感兴趣,可否安排王省i长看一看雀巢的奶源基地建设,或者就是旧营那边的蔬菜基地建设?” “我也就有这个意思,旧营素菜基地是国家和省里的项目,另外涉及到蔬菜基地,我也有意考虑在旧营建一个蔬菜批发交易市场,这还是一个初步想法,但我打算在王省i长来的时候提一提,争取一下支持,……” 沙正阳的话音未落,袁成功已经反应过来,“王省i长是商业部下来的,你觉得可以借助他的态度来获取一些支持?” 看样子都是对王省i长的来历了如指掌啊,沙正阳心中暗叹,袁成功也是下了一番心思的,人家能在这个位置上,甚至更上一层楼也都是应有之意。 “嗯,国家菜篮子工程,省里确定咱们真阳为蔬菜生产基地,但我和老方以及解县长都认真做过调研,认为旧营----左塘----花山一线发展蔬菜生产的条件很有利,但是一旦蔬菜生产规模起来了,市场风险就会凸显,所以要对冲这种风险,最好能够有一个上规模的蔬菜批发交易市场来作支撑。” 建立蔬菜生产基地袁成功的态度已经不是很积极,如果再要投入建设一个蔬菜批发交易市场,沙正阳不知道袁成功的态度如何,所以在他觉得条件尚不成熟的时候,他就没有正式向袁成功汇报,只是在一些非正式场合下提过,袁成功不置可否。 但现在,沙正阳觉得条件已经比较成熟了。 “这样可以吸引外省市的蔬菜批发交易商来这里从事贩运,我们的蔬菜既可以通过自有渠道卖出去,也可以通过外来贩运商卖出去,可以极大的减小风险。” 袁成功觉得这又是沙正阳在“夹带私货”了。 这个家伙总是善于选择时机来推出他自己的一些想法。 像蔬菜生产基地也就罢了,毕竟有国家菜篮子工程和省农业厅的推动,解立强也是在冯士章面前大吹特吹,冯士章也给自己打过几次电话,甚至也专门把自己招到办公室谈过一次,所以袁成功也就捏着鼻子认了。 这会儿又冒出来一个蔬菜批发交易市场出来,也不知道沙正阳这家伙哪来那么多新花样? 不过这个家伙倒是的确很会选时候,而且也善于捕捉机会。 王云祥是商业部出来的,对于商业体系这一套肯定很感兴趣,这个结合国家菜篮子工程的蔬菜批发交易市场肯定会让对方另眼相看。 沙正阳这小子免不了又要吹嘘要把旧营打造成为第二个寿光这一类的宏伟蓝图,没准儿还真能被这家伙把王云祥给打动。 届时如果省里能够给予一些资金和政策支持,捣腾起来也不是不可能。 “正阳,我看可以,这事儿要抓紧,要抢在王省i长来之前先把前期基础工作做起来,到时候咱们也要能拿得出来一个规划来,不能光说口说,规划资料,效果图,这些都要用,最好能先圈一片地出来,弄一副效果图,树立在路边上,既算是宣传广告,也是一个远景规划,把蔬菜基地和蔬菜批发交易市场都囊括进去,让王省i长在看完蔬菜基地建设之后就顺带看了,相得益彰。” 袁成功如此爽利的表态有些出乎沙正阳的预料,但是转念一想也是,这也是为袁成功增光添彩之事儿,也是领导感兴趣的所在,何乐而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