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八十四节 合力,压力,拼力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一百八十四节 合力,压力,拼力

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了一致,气氛就变得更为融洽起来了。 接下来就是要商量如何把经开区这个摊子打造得更耀眼,如何能让领导来了之后看得舒心顺心,让领导满意,而且还得要有实实在在的干货,不是光靠一些花里胡哨的表面文章能蒙混过关的。 一番沟通之后,袁成功和沙正阳都意识到这活儿还真不好干。 尤其是王省i长肯定要先看东峡,要看市经开区,最后可能才走到你真阳,这算来算去就去掉一天半了,最后半天留给市委市政府作统一的汇报,这两天估计就差不多了。 这还是最乐观的情形,人家山都和宛阳难道就不争取请省领导去看一看了?哪怕只有一个点也行啊。 你知道使劲儿想法儿,人家就不懂这个了? 两个人盘算了一番都觉得半天时间很紧,要想给省领导留下深刻印象,既要紧凑充实,又要具有独创性和鲜明性的看点,否则真的上不了台面。 前面有了东峡和市经开区,东峡的汉东药业和宛州第二药业这两大企业都是全省赫赫有名的药企,在研发上也很有新意,基本上是必看,而且听说他们又引入了一家医疗器械生产企业项目,也很有看点,加上东峡距离宛州市区还有那么远,光是路途就要耽搁不少时间,半天时间都还得要把中午搭上才能够。 市经开区可看之处更多,雀巢和卡夫的工业园,顶益和统一加上日清的方便面产业园区,还有代表着高新技术崛起的华众电子,也是相当的耀眼夺目。 再联想到王高官对国企改制很感兴趣,那么三洋若斯电器、高升电子以及华峰电器,最起码也会选一两家来看。 这算一算,比一比,似乎真阳就真的没多少值得一看的东西了,要和市经开区相比,都简直没法相提并论啊。 这么一盘算下来,哪怕把宛阳和山都丢开,袁成功和沙正阳都觉得有点儿气短心虚了,真阳凭什么去和人家比? 气氛从先前的热烈,又开始慢慢恢复为理性和清冷,这倒不是两个人心生嫌隙了,而是现实就摆在这里,就是有这么大的差距,你不能不承认。 你知道打扮光鲜来迎客,人家自然也不会藏拙,当然也要把最美好最得意的一面展示出来,难到说王士渠和钱正不明白这里边的门道? 就算是林春鸣和冯士章有意要帮你真阳一把,你也得要有拿得出手的菜啊。 袁成功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袁成功板着脸,起身去接了电话,一听声音,立即展颜,“林书记,我是袁成功。” 沙正阳也是一愣,看了一眼接电话的袁成功。 “下午三点半,我和正阳,在您办公室,我知道了,好,好。” 袁成功放下电话,吐出一口浊气,“林书记的电话,让我和你下午三点半到他办公室研究工作,估计就是这事儿。” 一般事儿通知到林春鸣那里去,都是秘书通知,这一次是林春鸣亲自打电话来通知,袁成功自然明白轻重。 袁成功有些烦躁,之前还信心满满,满怀期望,但现在骤然发现这个机遇如果做不好恐怕就要成烫手山芋,他心里顿时就有些发急了。 “小顾!”袁成功突然喊了一声,隔壁的顾鹏随时都关注着这边办公室的变化,之前似乎很热烈,也不知道后来怎么又有些冷场了,光是袁成功这声音的变化,顾鹏就知道袁书记的心情又不太好了。 这段时间袁书记的心境变化有些大,这让跟随袁成功多年的顾鹏都有些无所适从。 以前袁书记可不是这样了,怎么今年以来,袁书记变化就有些大了呢? 顾鹏估计这可能还是和年初袁书记和陈秀清竞争副市长没有成功有很大关系。 不过沙县长来了县里之后,袁书记的心境好像又有些变化,但是据他观察应该是向好方向的居多,但今天又怎么了?开始可还是好好的。 “你去通知丁书记,夏县长,方县长,还有齐县长和葛县长,马上到小会议室。”袁成功脸色努力恢复正常,深吸了一口气,“正阳,时间不多了,从今天开始,咱们全县都要紧张起来,要想打一场打决战一样那么全力以赴冲刺,先召集他们开个短会,然后让他们马上下去摸底。” 沙正阳默默点头,袁成功这是逼急了。 “下午你和我去开了会,明天我和你把他们个相关部门的人都带着,一个地方一个点的实地察看,实地研究,就地拍板,怎么来做,具体谁来负责,分解到人头上,把具体方案要拿出来,一一研究,定板之后,落实下去,你我都要包点,出了问题谁都别想好!” 袁成功最后的话语都有点儿声色俱厉了,沙正阳知道这不是说给自己听,而是一种情绪发泄,压力巨大之下的情绪发泄。 谁让真阳底子这么薄呢?真要太薄也就罢了,可就这样中不溜儿,让你心生几分期盼,觉得还有希望。 这样一来要让领导看到你的成绩和美好,那当然就不容易,就得想办法了。 丁希慎他们一行来得很快,应该是顾鹏在电话里专门叮嘱了。 袁成功当仁不让,在沙正阳简单介绍了他此次珠三角之行情况之后,袁成功就接过了话头,专门提到了近期高官王云祥一行可能要到宛州考察调研,而且其中一站肯定要到真阳。 大家都立即意识到了这里边蕴含的意义和分量。 三下五除二,袁成功就给丁希慎、齐国志、方东升和葛铁柱四人安排了工作,尤其是对葛铁柱更是声色俱厉的叮嘱,要求他务必盯着经开区基础设施建设推进,确保按时完成进度,以保证接下来来自南粤和长三角地区的企业投资团队的到来能够有一个良好的印象。 待到丁希慎他们散去,袁成功仍然觉得不踏实,又打电话把周素林、岳德斌二人叫来。 一个是叮嘱周素林这段时间要多把工作抓起来,防止其他工作滑坡,另一方面要求岳德斌和纪委监察局的人要迅速行动起来,加强对重点单位重点工作的督导,有懈怠不在状态的干部要坚决严惩不贷。 ******* 中午沙正阳吃完午饭刚回到家中,方东升就赶了过来。 “省i长真的要来看县里的农业项目?”方东升很兴奋,这可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对于他这个分管农业的副县长来说,也是莫大的机遇。 “嗯,袁书记和我商量了,而且根据我和王省i长的接触,觉得他对工农业相结合相互促进这一块很感兴趣,雀巢奶源基地建设和旧营的蔬菜生产基地,甚至包括这个蔬菜批发交易市场项目,袁书记也首肯了,要不是这个机会,还不知道袁书记的思想能不能通呢。” 在方东升面前,沙正阳没有遮掩什么。 “那可太好了,正好赶上了。”方东升搓着手,一脸欣然,“旧营那边的大棚示范点已经建起了一些,我上周还去看了,还有十来户正在建,省农业厅那边的专家们也已经下来了,正在手把手的传授,左塘和花山两个乡的农户也在进行基础培训,可能因为这些农民以前没怎么接触过规范性的种植技术,所以接受能力差了一点儿,进度就要慢一些,而旧营那边第一期培训的效果和进度都要好得多。” “泥鳅黄鳝不可能拉到一样长,这也很正常,只要能够接受,慢一点就慢一点,这本来就要有一个过程,而且在过程中免不了还要遭遇一些挫折和失败,这些都要和乡镇上说清楚。” 这也是一个问题。 农民对这种现代农业技术的掌握本身就有疑虑,而且市场风险也不等同于你掌握了农业技术就没有了。 丰产结果带来收入下降甚至大亏的可能性一样存在,这些都只能在市场经济大潮中慢慢来让他们感悟。 政府能做的就是尽可能让这种风险带来的损失小一些,让农户们尽可能理性的适应。 “要有思想准备,不要觉得这一季下去,我就能挣大钱,天下没那种好事,要有必要的风险意识。” “县长,这些我们早就开始宣传了,但你也不能宣传太过了,否则人家都不愿意来了。”方东升也叹息不止。 “老方,该宣传还得要宣传,等他们看到先行者的成功和失败,他们会自己评估的。”沙正阳摇头,“如果政府刻意隐瞒风险,日后会酿成祸患的,而且也会使得基层政府的权威信誉都要收到破坏,这很危险,决不能如此。” “县长,真是没想到蔬菜批发交易市场项目袁书记也会认同了,我还一直担心袁书记那里会卡壳呢。”方东升眼里充满希望和信心,“这次省i长来看了,省里给点儿政策和资金支持,市里也给点儿,我们就有把握了,到时候旧营蔬菜生产基地就基本成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