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八十六节 细节决定成败,服了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一百八十六节 细节决定成败,服了

见袁成功和沙正阳表情,冯士章知道有难度,他有些遗憾,还是不肯罢休。 “你们俩再想想办法,怎么能把这两家给体现出来,嗯,要营造出这种外资企业大举进入我们宛州的氛围,这对于提升我们宛州形象帮助巨大,王省i长来,省电视台肯定要来,另外如果是集中签约集中开工,我们也可以想一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总而言之,要想办法把他们两家加进去,到时候新闻稿也能更耀眼一些。” 这两家企业一个是跨国巨头,一个是为跨国巨头提供上游产品的,如果搞定,那无疑又是一个继雀巢和卡夫之外的又一大成就啊。 问题是怎么来实现这个目标,哪怕是蹭点儿热闹,那也可以啊。 不得不说冯士章的这个考虑虽然看起来有些离谱,但是却很符合宛州市委市政府当下的形势,就是要尽可能的提升宛州形象,扩大宛州影响力,而冯士章提到的也就是非常管用的一种手段。 袁成功和沙正阳其实都听明白了冯士章话里话外的意思,见林春鸣也是沉默不语,显然也是支持这个意见的,可问题怎么能做到这一点呢? 沙正阳抿着嘴苦苦思索了一阵,这才启口:“不知道是否可以这样?咱们这边还是先和百事、辛普劳继续接触着走,也邀请他们来考察,如果能够在确定王高官来我们宛州考察的具体之后,我们再以真阳县委县政府的名义发出邀请函,邀请两家公司相关负责人或者代表来我们真阳考察和商谈,这个时候可以搞一个王高官接见两家公司的负责人或者代表的活动,……” “好!这个办法好!”冯士章和明永昌几乎是同时赞叹出声。 两个人都不由得佩服沙正阳这个家伙脑瓜子太好用了,居然能想出这样一个招数来。 也没签协议,只是一个会见,但是却能够在新闻上展现出我们宛州的吸引力有多大,百事和辛普劳这两家著名外资企业都专门来考察投资了。 林春鸣也缓缓点头,认可了这一设想。 这有点儿蹭热度的意思在里边,但是却很合理。 想必两家企业的负责人或者代表也一样很乐意,甚至也能促成他们在这边的投资意愿,省里如此重视,谁不乐见其成? “成功,正阳,那你们得把这桩事儿好好规划好,别出差错,王高官来考察调研的具体时间尚未定下来,你们这边可以先接触着,省政府这边一有具体消息出来,市里就会通报给你们。”林春鸣慢慢道:“近期大家工作都要围绕这项工作来做,但是并不意味着我们就不管其他了,事实上王高官要调研的工作基本上就涵盖了我们的主要工作,市里会先拿一个粗方案架构,你们在架构下充实你们的分方案,……” 从市委出来,袁成功和沙正阳都舒了一口大气。 相顾而笑,这个时候两个人才有一种搭档的感觉。 两个人步行到停车场边上,却没有上车,而是站在车旁说起话来。 “好像东峡王士渠和韩青松也到了,看来林书记和冯市长他们也是给他们交代工作了。”袁成功不无感慨,东峡占了发展先机,每一次省领导来考察都少不了,这种优遇不是真阳能比的。 似乎是看出了袁成功内心的不甘,沙正阳宽慰道:“起码这一次咱们占了先,林书记和冯市长是先找咱们商量的。” “嗯,沾了你这一趟广州之行的光啊。”袁成功显得很放松,“否则还两说呢,不过正阳,这一次也该是我们露脸的时候了,咱们得好好规划一下,如何把这半天时间的观摩考察和调研的接待工作做到极致,具体接待和讲解你看谁来合适?” “许红菱怎么样?”沙正阳随口道。 领导一行人要来,这里边有许多要筹划的接待安排,许亚军和楚天澜都不得清闲。 按照袁成功和沙正阳的商量,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许亚军和县府办主任楚天澜各负责一块准备工作,许亚军负责县经开区招商引资这一块,对接丁希慎,楚天澜负责农业这一块,也就是藿集和旧营那边,对接方东升。 让许红菱来负责省领导一行来之后的迎接,带路,和路上的解说。 袁成功皱了皱眉,。 许红菱长得是够漂亮,能说会道,但是却多了几分妖艳之气,尤其是打扮不让袁成功喜欢。 特别夏天喜欢传一些轻薄透的衣衫,把内里内衣若隐若现,让袁成功经常看得皱眉还不好说。 万一被别人说你一个县委i书记去关注人家县府办一个副主任的衣着干啥,而祝汉明和沙正阳好像都有点儿视若无睹的意思在里边。 见袁成功皱眉,沙正阳也大略揣摩到袁成功的心思,笑了笑道:“柳彦到旧营去了,区委办那边也没合适的人选,许红菱嘴皮子还算利索,也能上得了场面,要不就只有让宣传部安部长或者文化局纪局长来了。” 县委县政府里边实际上能上得台面的女性还真不少,年龄偏大一些的也有,年轻的也有,但是这年龄合适且职务合适的就很讲究了。 原来区委办副主任柳彦、区府办副主任许红菱、区委宣传部副部长安晓庵、文化局长纪美芙都算得上其中比较合适的,当然要说,肯定是区府办副主任许红菱最合适,宣传部和文化局毕竟不对口。 袁成功也在考虑这个问题。 省里主要领导难得来一趟,一路陪同讲解介绍整个真阳的大概情况肯定不可能让自己或者沙正阳来,这需要一个身份合适形象气质上佳的角色来承担这个责任。 按照惯例,考察参观中,沙正阳可以在点上的重点介绍,自己则来做补充,其他路途中在车上,像包括高官和其他省里各部门领导的沿途介绍就要这个人来活跃气氛和填补空白期,这才是最合适的程序。 不要小看这一环扣一环的细节问题,往往就是一个环节没跟上或者出了纰漏,就会影响到领导的观感,在领导心目中就要失分,这是袁成功决不能容忍的。 柳彦无疑是最合适的,但柳彦到了旧营镇去当党高官了,而且旧营也是一个点,肯定在现场还要做一些介绍,不可能来。 剩下几个人中,安晓庵和纪美芙的形象气质都没问题,尤其是安晓庵,气度娴雅,谈吐不俗,但安晓庵显得太文静了一些,对这种接待工作需要随时活跃气氛和应对的场合就显得生疏了一些。 纪美芙倒是可以,但纪美芙的身材太火爆了,典型的大长腿大胸脯大屁股加烈焰红唇,她本来就是搞民族舞蹈出身,虽然当了副局长之后有点儿洗净铅华的味道,整日里素颜淡妆,但那身材容貌摆在那里,始终容易吸引人的目光。 可袁成功对许红菱的印象有些根深蒂固,特别是许红菱平素有时候不太注意,说话也是大大咧咧,这让袁成功也很不满意。 “我觉得许红菱气质不太合适,安晓庵太文静了,纪美芙,纪美芙声音太低了,哎,怎么咱们真阳县一百多万人,加上教师几千干部职工,就挑不出几个合适的搞接待介绍的?”袁成功忍不住埋怨起来。 沙正阳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这袁成功患得患失的心理也太重了,看来这这事儿在他心目中的分量超出一切了,沙正阳觉得也可以理解。 “袁书记,我看就许红菱吧,她的普通话很过关的,穿着打扮上,我让天澜吩咐她这段时间收敛着一点儿,别太张扬了。”沙正阳笑着道。 袁成功还是不放心,想了想,“这不是穿着打扮问题,而是气质问题,这样,干脆把纪美芙也通知来,让许红菱和纪美芙两人都准备,这段时间让她们熟悉情况,准备解说词,最后谁状态好,谁上。” 沙正阳张口结舌,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袁书记,至于么?就一个沿途讲解介绍,还得要如此煞费苦心大动干戈,领导来是看我们的工作表现,不是听风景介绍的。 袁成功看出了沙正阳内心的想法,摇摇头:“正阳,不要小看这些,细节决定成败,准备工作做得越细越好,只有好处没坏处,你觉得有些多余,但有备无患,真要出点儿状况,你到时候哭都来不及,按我说的办吧。” 沙正阳只能无言的点点头。 “再说了,我也有个想法,咱们真阳也是一个有历史典故的城市,你想想领导们从市里过来,这还有半个小时路程,沿线她们就可以主动介绍,到县城的,到藿集,到旧营这路途上起码要耽搁一个多小时,就算是领导路上要问我们俩一些情况,但也不可能一直说,所以也需要一个人来介绍我们真阳人文历史自然山水这方面的情况做调剂,也算是加深领导对我们真阳的印象,……” 沙正阳服了,不得不承认姜是老的辣,这方面自己似乎就有点儿稚嫩了,也难怪前世自己连县长都没捞到当过,看样子当一把手更不合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