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八十八节 巾帼英雄,女中豪杰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一百八十八节 巾帼英雄,女中豪杰

沙正阳冷硬的姿态和不客气的话语不但让许红菱和纪美芙脸色红一阵白一阵,也让许亚军和楚天澜都有些意外。 的确,像这种事情本来是很正常的一个接待,其目的也很简单,力求效果最好的展示真阳的发展成果和人文历史优势,促进省里领导加深对真阳形象的印象,请气质形象佳的女性干部来解说介绍,亲和力更强,这也没有什么。 但是如果说有些人要想歪了,觉得这种方式不正常,或者没有必要,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但最起码作为县里的干部,你自己持心要正。 见气氛有些僵硬,许亚军赶紧插话:“许主任,纪局长,这件事情也是县委专门经过研究确定的,可能你们有些误解沙县长的意思了。” 总算有人来给台阶下,许红菱和纪美芙都轻轻的哼了一声,但仍然冷着脸没有吱声。 “因为考虑到随同王省i长一道来的领导可能不少,包括省计委、省经委、财政厅、交通厅、建委、农业厅、水利厅、国土厅等多个部门的领导都要来,他们以前绝大部分人都没来过真阳,对真阳一无所知,如何能够在最短时间内让领导熟悉和了解我们真阳的情况,县里也是煞费苦心。” 许亚军耐心的解释着。 “考虑到领导们可能最多能在真阳呆半天时间,所以我们必须要把一切时间都利用起来,这才考虑请他们从市里到县里,县经开区到藿集和旧营这之间的路途上,由你们二位向包括王省i长在内的领导们介绍一下咱们真阳的人文历史和山川地理,提升我们真阳在领导心目中的形象,市里林书记和冯市长,县里袁书记和沙县长也都要跟车,……” 听得许亚军这么一解释,许红菱和纪美芙脸色也好看了许多。 最初她们还真以为是要专门去一直陪在某个领导身边作介绍,怎么听都觉得有些腻歪,现在一听就是在车上,对这一大群领导们介绍县里的情况,这份工作虽然听起来对自己似乎也有点儿不务正业的感觉,但起码也算是正事儿。 “沙县长,许主任,我们可对县里情况了解不多,怎么来介绍?”许红菱沉声问道。 “这个县里早就有安排,沿途需要解说什么,到哪一段讲什么,都有专门稿子,你们要做的就是在某一段讲什么,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届时袁书记和我也一样要陪在一旁,也要帮着解说应答,只不过你们主讲,袁书记和我负责回答一些有难度的问题。” 沙正阳也稍微缓和了一下态度。 说实话他对县里这些女性干部颇为自尊自爱还是很赞许的,但他反感还没有听明白工作的具体内容就开始横眉冷对的这种做派。 袁成功和自己都不是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过于谦卑逢迎的姿态他们俩还都做不出来。 但像这种正经八百的介绍县里情况,本身就是很正常的工作,在主讲者的形象气质上选择一下没错吧,否则电视上的播音员或者主持人怎么都不选择些长得歪瓜裂枣的去? 说实话如果不是柳彦已经到旧营镇了,纪美芙这个有些低沉带磁性的声音貌似听起来很有感觉,但是还真不适合在这种场合下来做讲解,这可不是深夜电台讲什么惊恐悬疑故事。 当然这话沙正阳没说出来,否则估计能把纪美芙气得飙泪。 工作部署安排完了,许红菱和纪美芙二人虽然都表示接受组织安排的任务,但脸色仍然都很冷。 两人都明白只能把自己手上工作全数交割了,这段时间都得要全副身心扑在这件事情上,这里边要做的事情还很多。 首先先熟悉整个真阳县的基本情况,尤其是要了解熟悉自秦汉以来的真阳历史,还要想办法把真阳历史名人也得要挖一两个出来,在另外真阳山水地理美好之处也得要编排一番,然后再要结合县委史志办正在撰写的解说稿来转化为自己的话语。 这番活儿也不轻松,尤其是要把这几段路途上的话语组织编排好,然后还要熟练且充满感情的加以脱稿演讲出来,对于两个三十出头的女人来说,也有些烧脑了。 待到两个女人的身影消失在会议室里之后,沙正阳这才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的道:“亚军,天澜,我这是不是把咱们县里女性干部给都得罪了?” “县长,哪有那么夸张?她们只是开始有些误解,又被你一番话说得有些下不了台罢了。”许亚军微笑着道:“小许很大气的,哪会在意你这点儿话?小纪也没问题,平时我看和大家也都挺合得来的。” “嗯,本来柳彦才是最合适的,哎,……”沙正阳摇摇头,看了一眼楚天澜,“天澜,这方面你可没优势。” 对于这位县长的玩笑话,许亚军和楚天澜都有点儿啼笑皆非的感觉. 这位县长有时候的表现深沉老练,宛如在机关内浸淫几十年的老油子,有时候的话却感觉就像一个没长大的逗比,惹人笑怒不得。 ****** “这个沙县长,口口声声说得冠冕堂皇,其实还不是就是要咱们去当解说员。”走出县委会议室的许红菱一副余怒未了的样子。 “行了,红菱,你就别装了,我知道你根本没生气,说实话之前我也有点儿误解,所以有些生气,但是解释清楚了,我也觉得没啥。”纪美芙淡淡一笑,“你只是觉得沙县长老提柳彦,让你有些不忿了?” 许红菱一窒,瞪了纪美芙一眼,“美芙,我是有些不忿,不过我看你好像也一样有些不乐意嘛。” “嘁!”纪美芙翻了一个白眼,“我没那么无聊,我只是看不惯这些领导们一副安排工作时的嘴脸,一副你必须要毫无条件接受的样子,我们就不是人,就不该表达自己的意见,就不能有自己的感觉态度?是人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凭什么我们就该对你安排什么都得要陪着笑脸点头应是,啥都不敢说?” 纪美芙的话让许红菱刮目相看,“哟,美芙,想不到你还这么有脾气,咋当时就不敢爆发出来呢?” “为了这碗饭啊,我可不敢和你比,不要这工作你男人也能把你养起,而且比现在还自在。”纪美芙很坦然的道:“所以我也只敢只有咱们俩的时候才敢发泄一下情绪,见了领导,我还得要委曲求全。” “得了,你就不是委曲求全的人,上次人家汉川音乐学院那位教授你为什么……”许红菱还是对纪美芙很了解的,抿了抿嘴才问道。 纪美芙倒是挺大方,“我何苦去拖累人家?你知道我家里情况,……” “那宛州铁路分局那位……”许红菱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虽说是丧过偶,但是人家年龄也不大,而且都已经副局长了,你家里的情况人家也不在乎,……” 纪美芙脸色微微一黯,“我不想攀高枝,但也得要挑一个自己顺眼的人,否则我宁可单身一辈子,守着家里人过。” 纪美芙的话让许红菱也是叹了一口气,她虽然和纪美芙算不上什么铁杆闺蜜至交,但是总的来说关系还是很不错的,而且她们俩之间都还有一个纽带安晓庵,安晓庵是许红菱丈夫的堂妹,而纪美芙则是安晓庵母亲的学生。 一个县有时候就那么小,六度空间理论如果落在一个县里,可能就会变成三度空间,如果是本县的人,最多通过两个人就能找到你熟悉的人。 “好了,别说我的事儿了,咱们还是先把手里的活儿干好再说吧,没见着沙县长声色俱厉一副要吃人的样子,我们要做不好,恐怕真的会被对方趁机抓着不放呢。”纪美芙笑着道。 “哼,一个小毛孩,仗着有点儿本事就张牙舞爪,真阳县可不是经开区。”许红菱色厉内荏的道:“真要做不好他就换人好了,就像你说的,大不了老娘不干了。” “得,别嘴硬,你要舍得不干了,还不早就辞职了?” 纪美芙还是很了解许红菱的,安晓庵和她关系很好,情同姐妹,所以连带着也对安晓庵的这个堂嫂很了解,安晓庵的堂兄安晓舟,也就是许红菱的丈夫,原来是真阳县邮电局局长,现在已经是宛州市移动公司的副总了,原来也曾想把许红菱调到市里去,但是许红菱却不愿意去。 许红菱人虽然性格有些张扬,但秉性不坏,而且也不想依靠自己男人,所以纪美芙也才和对方关系处得不错。 “也是,咱就得要靠自己本事吃饭,靠男人,万一哪天男人把你给蹬了呢?你不就抓瞎了?”许红菱振振有词。 “嗯,你是巾帼英雄,你是女中豪杰,行了吧?”纪美芙推了许红菱一把,“走吧,再在这里嘀咕,那位沙县长出来碰上怕不是又要觉得我们在背后说他坏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