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八十九节 机场,空港产业园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一百八十九节 机场,空港产业园

确定了原则和方略之后,整个真阳县就如同一台上了发条的机器迅速运转起来了。 丁希慎、许亚军、齐国志加上李开天负责整个县经开区几个参观考察点的准备事宜,包括华泰空调项目用地和奠基地点,以及未来百事和辛普劳两家企业的用地也都规划了出来。 当然百事和辛普劳用地只是远期规划,要等到百事和辛普劳日后正式签约才谈得上这一步。 不过现在可以在规划展板上先做起来,标识为食品项目用地,甚至在领导到来的时候提示为这是为正在谈判的百事和辛普劳两个国际知名企业的用地。 至于说日后两家公司能不能最后落地,那也就无关紧要了,领导走了之后也不可能来一直盯着,哪怕真的日后过问,那也可以有其他理由来解释。 除开这三家企业在王云祥来调研考察时的安排事宜外,另外还有五家企业的签约仪式也要进行,其中包括一家塑胶企业、两个通用电子元器件企业以及一家空调专用冷凝器、换热器以及工艺管的生产企业,另外还包括一家面包蛋糕生产企业。 这里边的协调事务也很繁杂,因为有三家企业还要就用地和配套的道路建设与县城发司进行谈判,要确保在王高官一行到来之前敲定。 农业那一块的任务一样很重,方东升是忙得飞起,连续几天不是跑藿集,就是跑旧营。 奶源基地建设市里边也盯得很紧,因为省领导要看雀巢和卡夫食品产业园,肯定也要看附带的奶源基地建设情况,这边就要涉及到选点选户。 甚至连明永昌都受林春鸣的委托来专门提前看奶源基地建设,就是要确保万无一失。 藿集这边还不仅止于奶源基地建设,还涉及到马铃薯种植基地的规划布局,虽然现在谈这个布局还有些为时过早,但是按照袁成功和沙正阳的意见,展板要先竖起来,然领导在路过的时候能够下来逗留三五分钟也算是成功,就在路边上指一指划一划,感受一下就行,也算是为百事和辛普劳的谈判预热。 蔬菜基地的建设一样不敢落下。 好在旧营这边党委政府推进力度很大,大棚已经选点几十户建了起来,像模像样了。 省农业厅的专家们都早已经到位,培训班也开始第三期进行培训,如火如荼。 而省农业厅这短时间也有一位副厅长带队三天两头跑这边,很显然也是得到了王高官要考察调研这个点的消息,这也算是省农业厅的一大功绩和亮点,自然轻忽不得。 端起茶杯一口气咕噜咕噜灌下一大杯温热的茶水,沙正阳舒展了一下身体,吐出一口浊气。 样样工作都轻忽不得,虽然王高官要来调研考察是大事,都说要围绕这一重心来开展工作,但作为一县之长,沙正阳却知道县政府工作样样都丢不下,该干的还得要干,白天忙不过来,那你就只有晚上加班了。 “文森,宋县长过来没有?”沙正阳看了看表,已经快八点了,说好七点四十五来谈旧营中学的改扩建问题,怎么宋春晖还没到? “还没来,县长要不我打个电话问一问?”谭文森小心的问道。 “嗯,催一催吧。”沙正阳皱起眉头。 电话很快打通,宋春晖在电话道歉称市教育局来人,她还在陪着吃饭,恐怕要耽搁一阵。 遇上这种事情也无可奈何,市里来客人,多半是某位副局长,你分管副县长不作陪,又怕别人说不重视,只能陪着。 “算了,你和宋县长说一声,该明天吧,晚上我还要出去一趟走翠屏去看看。”沙正阳揉了揉太阳穴。 机场事宜基本上要敲定了。 市里钟广标专门在负责跑这一项工作,所以其他事情都放在了第二位。 这段时间里钟广标都来了真阳三趟了,沙正阳陪着跑了两趟,袁成功陪了一趟,基本上选址是靠近翠屏乡西北与武城乡交界地带,距离县城有11公里,距离宛州市区大概在18公里左右。 翠屏乡位于东片区的西北部,与北片区东南的武城紧邻。 这一带地势开阔平缓,距离县城和宛州市区都有一定距离,但是却也不算远。 从长远来看,机场选址在这一区域对于未来真阳的发展是有利的,整个真阳县城和东部片区乃至向西片区拓展都不会受到影响制约。 按照市里的规划,一旦确定机场开建,那么从市区经宛阳区的龙沟镇过真阳县的蓼洼乡、翠屏乡抵达翠屏乡和武城乡的交汇处,这条长15公里的高速公路将把整个真阳县的东北部区域贯穿,对于整个真阳东北部区域的发展具有前所未有的带动作用,甚至能带动紧邻的北片区武城、韦集、阜山三个乡经济的发展。 这也是一件关系到真阳未来发展的大事,所以或许袁成功兴趣不是很大了,但是沙正阳却格外重视。 桑塔纳驶出县政府大院,沙正阳让谭文森给蓼洼和翠屏两个乡的党高官打了电话,让他们在乡政府等候着,他还是要实地在查看一遍,另外也要考虑如何将这一线的发展与整个县经开区的发展结合起来。 桑塔纳先向东驶入王营镇地盘,这才拐向北面,驶入蓼洼地界,只是一条县道,路况很糟糕,颠簸的碎石路面不断被卷起打在桑塔纳的地盘上噼啪作响。 这样颠簸蹒跚着开出十来里地才算是抵达了蓼洼乡政府。 说来也惭愧,沙正阳来真阳半年了,这还是第二次到蓼洼,第一次是陪着钟广标查看线路匆匆而过,这一次来却又是晚上。 蓼洼乡政府院子里早已经是灯火通明,接到电话之后乡党委i书记徐寿辉和乡长李长健都在最短时间内就赶到了乡上,谁也不知道这位新晋县长在这么晚上突然前来又有什么想法。 “老徐,老李,不好意思啊,耽误了你们的休息时间,本来只想自己跑一趟,但是觉得很多事情不能拖,你们也知道这段时间县里比较忙,所以我也想找时间来和你们先聊聊,以便于下一步我到你们这边来调研时有一些大家都感兴趣的话题。” 沙正阳一下车就看到了乡镇府院子里的干部,有些意外,他本来只想叫党高官一个人来就行了,最多也就把乡长叫上,但是看这样子,乡里的班子成员估计都到了。 “沙县长您这么说就太见外了,您都能晚上下咱们乡里,难道说我们这些乡里的干部反而要在家睡大觉了?” 徐寿辉是个粗豪壮年汉子,一脸络腮胡子虽然刮得很干净,但是却在灯光里有些泛青光,旁边的一个略显瘦削的男子就是乡长李长健。 “好,老徐,老李,看样子你们乡里班子成员都来了?”沙正阳也不废话,步入正题,“会议室里坐吧。” 一干人也都爽快,见沙正阳一个人轻车简从,只带了一个秘书,其他人都不带就来了,都觉得有些古怪,但听到刚才沙正阳提到的调研话题,又都警惕起来。 听说这位新县长工作作风很简明直接,藿集那边传来的消息就是一到乡镇上,不需要你多介绍,一般性的话题更是没有,基本上就是让你说现在乡镇上存在哪些问题亟待解决,党委政府是如何考虑的,有什么想法,面临的困难又有哪些?哪些能解决,哪些需要县里来解决。 听起来并不复杂,似乎谁都能把这个话题说个一二三,但是内里却一点都不简单,这一点徐寿辉和李长健在坝子里等沙正阳时就已经商量过了。 你回答这些问题要说到点子上,也就是说你存在的问题不能使普遍存在而且就是自己工作中应该解决的问题,这些问题提出来只会被对方喷你一脸唾沫,本身就是你乡镇上的工作,你来提交给县里那就是你无能。 要提的问题只能是乡镇存在困难一时间难以解决,或者需要县里支持的,另外你还得要就这些问题你自己的想法打算说出一二三来,让对方明白你的工作意图和打算才行。 “好了,老徐,我刚才和你交代了,近期和下一步的工作想法,其实不复杂,就是围绕着这条即将启动的机场一级汽车专用公路来做文章的问题,我觉得你们乡党委政府的思想还有些偏差,或者说还没有明白这条公路会给你们带来什么样的机遇。” 沙正阳打断了徐寿辉的话头,竖起手指。 “今天晚上你们乡党委政府班子成员大部分都在,我就给你们提几个问题,或者给你们几个启发,第一,一级汽车专用公路一旦建成,会对你们乡区位优势带来前所未有的变化,你们考虑过公路沿线带来的产业布局优势么?不一定只有经开区才能发展工业经济,作为未来空港区域,这个思路一定要清晰,定位要准确,……” “……” “你们要围绕这几个问题来考虑,我希望下一次,嗯,一个月后吧,我来调研,你们乡党委政府要拿出一些让我耳目一新的构想来,如果说你们还是不太明白,那我建议你们可以和县委办联系一下,好好了解一下近期县委的工作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