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九十一节 马不停蹄,见缝插针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一百九十一节 马不停蹄,见缝插针

“顾总,你说利乐在寻找新的投资建厂地点?”沙正阳险些站起身来,深吸了一口气,稳了稳心神,“我记得利乐应该早就在国内有布局设厂了吧?” “当然,在燕京和佛山,他们都有建设包材厂了,规模都不小,但是你也知道利乐的野心很大啊,但他们的确走在了市场的前列了,很多外资和合资食品企业,都愿意采用他们的包装解决方案,所以他们仍然在寻找新的投资地点,听说他们有意到昆山选址。” 顾乐军是沙正阳在工作中的认识熟悉并有着共同语言的一位朋友,他现在担任雀巢宛州食品的副总,目前主要负责雀巢食品宛州基地的前期建设,工作上沙正阳接触比较多。 一来二往,沙正阳和对方谈得比较来,所以慢慢也就成了朋友。 顾乐军是燕京农大毕业的,后来赴加拿大的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留学,88年开始先后在可口可乐和百事工作过,93年进入雀巢食品,在沙正阳看来这个比自己牛得多的学霸却并不像一般的那类文质彬彬的学者,生活习惯更像是西华气息很浓的职业经理人了。 “昆山?”沙正阳记不清前世中利乐是否在昆山有建厂了,但是他有印象利乐在国内发展得相当猛烈,哪怕后来受到一些冲击,但是仍然在国内市场占据着主导地位。 “嗯,应该是昆山吧,利乐大概还是倾向于在沿海地区建厂,他们大概认为沿海地区政府办事效率更高,而且主要市场也在沿海地区。”顾乐军微笑着接过沙正阳递过来的茶杯,一杯六安瓜片,清香馥郁,口感绝佳。 顾乐军就是安徽人,所以对家乡的茶叶很喜欢,沙正阳对这些细节记忆很深,而这也是他的特长,很容易就能赢得对方的友谊。 “那他们是没见识过我们宛州政府的工作作风。”沙正阳轻哼了一声,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怎么,又想去挖墙脚?”和沙正阳在市经开区工作时就结识了,双方接触也有一年多了,对沙正阳也很了解了。 原来顾乐军不太愿意来宛州。 习惯了在香港和沪上生活的他,对于到内陆地区城市工作生活已经有些不习惯了,而且他觉得这般也很难找到熟悉的生活空间,主要是在社交圈上很难找到朋友,但是工作需要他不得不来,而且这对于他也是一个锻炼机会,如果筹建完毕,他有可能接任成为雀巢食品在宛州基地的负责人。 不过在和沙正阳接触期间,他很快发现这一位年纪轻轻就担任副主任的家伙不但是汉川大学毕业的,而且在思维观念上很有些接近于自己这一类在国外生活过一段时间的人,既不是那种纯粹的黄皮白心的角色,但又和自己现在工作圈子里这些思维观念明显和自己不搭的同年龄阶段的人截然不同,一句话,和自己很搭。 两个人在工作中接触过几次之后都觉得比较谈得来,尤其是沙正阳的谈吐中对外界新事物的了解,对潮流的判断,都让顾乐军侧目而视,进而就熟络起来了。 虽然因为两个人自己手上的事情都很多,聚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但是只要有空,顾乐军都很愿意和这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小老弟在一起聊一聊。 顾乐军对沙正阳的工作态度很了解,见对方有这种表情就知道对方在琢磨什么。 当初把雀巢引进来,沙正阳就利用雀巢的入场马不停蹄的去“勾引”卡夫,最终把卡夫也拉进场,使得宛州市经开区一下子拥有了两大国际知名食品品牌企业,声势大振。 “这是我的工作,只要有可能,我当然不会放弃。”沙正阳也不掩饰,“利乐是一家很有实力的企业,而我们宛州,也包括我们真阳要力求打造成为一个内陆地区的食品产业之都,饮料罐装和食品包装是重要的一环,利乐没有理由见不到你们雀巢、卡夫在我们宛州的落户。 “我们宛州奶源基地建设力度很大,按照省里和实力的设想,宛州是全省在打造生态绿色奶源基地最有条件的地区,完全可以把这方面作为解决农村剩余劳动力出路和增收致富的一大路径。”沙正阳继续道:“不仅仅是真阳,包括其他几个区县恐怕在这方面都要加大力度有所动作了。” “我是否可以理解,我们雀巢花了这么多资金这么大价钱,投入这么多资源,等到你们政府所谓的大规模奶源基地建设起来,你们就打算引入其他相关企业了?”顾乐军似笑非笑的捧着茶杯看着沙正阳道。 “瞧你说的,难道说我们把奶源基地做大做强不好么?最起码相当长一段时间你们雀巢都是最大的受益者,如果说你们雀巢能够以更好的价格全部消化得了这些生产出来的牛奶,农户卖给你们又何乐而不为呢?”沙正阳反问道。 “瞧瞧,更好的价格?价格肯定会体现在每年的合同中,怎么,你是在暗示农户会违约?”顾乐军淡淡的笑道。 “不,你理解错了,我这个人是最反对不讲诚信了,雀巢食品是国际知名食品品牌,我相信在履约上没有问题,而我们的农户我们也在着力培养他们形成诚信守约的习惯,我相信可以做到。”沙正阳道:“好了,老顾,咱们不谈这个了好不好,那是以后的事情,到时候你再代表你们雀巢来谈吧,现在咱们还得谈利乐。” 顾乐军乐了,“沙县长,沙正阳同志,正阳,这个利乐投资的事儿我给你露个信儿也就算仁至义尽了吧,怎么,我还得要替你怎么做?” “不用你帮多少忙,就是帮着牵个线搭个桥而已,到时候我们会去找利乐,邀请他们来考察,我相信我们宛州我们真阳的投资环境是具有吸引力的。”沙正阳振振有词,“我相信你们雀巢日后可能也会涉及到液态奶,而不仅仅是奶粉。” “你的观察力很敏锐啊。”顾乐军随口回了一句,“我可以帮你联系一下,但我觉得你们宛州要和昆山竞争恐怕有难度,利乐恐怕不愿意轻易进入他们很陌生的内陆地区。” “未必,你们雀巢当初不也是这样么?卡夫不也是这样的态度么?不都进来了,现在我们正在和百事,和辛普劳谈,而且谈成的可能性很大,瑞士的sig集团好像也有类似的包装技术,不过不知道瑞士的sig现在有没有进入大陆市场。”沙正阳道。 “你也知道瑞士sig集团?”顾乐军对沙正阳见识的广博已经见惯不惊了,但是还是被他对饮料乳品包装行业都了解得如此深刻震了一震。 “顾总,你不是以为我这个当县长的就天天坐在办公室里看报纸喝茶吧?”沙正阳笑了起来,“市里边确定了要打造食品之都,我当然要对整个食品上下游产业链以及相关行业做调研啊,招商引资也要找对方向啊。” 沙正阳这就是在吹牛逼了。 这个年代利乐还没有崛起,更没有几个人知道还有一个瑞士的sig集团。 沙正阳也是前世中无意间在新闻里看到利乐被国家工商总局重罚6.68亿元的超级罚单,才知道利乐凭借伊利和蒙牛的崛起在大陆市场上实现包材垄断,其利润甚至占到了每包液态奶利润的百分之四十以上。 “据我所知,瑞士sig集团的确还没有在大陆有投资建厂,但是他们仍然有业务进入国内了,但利乐的动作更大,称得上精耕细作,sig集团远不及利乐这么深谋远虑。” 雀巢和sig都属于瑞士企业,而sig集团也有部分产业和食品行业息息相关,所以顾乐军对sig集团还是略有所知的。 “所以现在我们招商引资的对象只能是利乐,当然,如果有渠道能和sig集团接触一下更好,两条腿走路才不容易摔倒。”沙正阳笑了起来,“要不顾总,这事儿也请您帮忙打听打听?” 顾乐军又好气又好笑,“沙县长,你这杯茶可真不好喝啊,我都给您透露了一个消息你还不满足,这还的要缀上帮你联系利乐和sig集团,我这是来自找苦吃啊,本说来你这里放松一下聊聊天,结果摊上这么多事儿。” “嗨,老顾,咱们聊天又能聊什么,难道风花雪月?”沙正阳安慰对方,“还不就是这些工作上的事情,对你来说,雀巢产业园以及奶源基地建设就是你近期最重要的事儿,我承诺,明年肯定会见到你想要的效果,对我来说,你也知道我刚来真阳,也想干点儿成绩出来,奶源基地只是一方面,一个地方要发展,靠农业是远远不够的,工业才是原动力,所以吸引更多的工业资本进来建厂,迅速壮大县里的工业经济,才是最重要的。” “嗯,不用说了,我理解。”顾乐军是真理解沙正阳,沙正阳从未在这方面有所遮掩,所以他也很愿意帮对方一把。(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