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九十三节 宛州制造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一百九十三节 宛州制造

“钱书记,您觉得呢?”沙正阳苦笑,然后转头瞪着陆健:“老陆,你说这话就昧心了,要知道我在这边时,可是你分管拆迁和规建啊,我走之前还专门提醒过你,一旦进入良性循环,招商引资进来的项目可能会源源不断,土地规划就需要精打细算,二期也需要马上启动了。” 钱正和和陆健都叹了一口气。 沙正阳走之前就专门提醒过他们,可能市经开区在土地规划上要认真考虑了,尤其是大量中小企业涌入,更需要细细算计,另外二三期都要及早考虑了。 甚至在三月份沙正阳还没离开时,在党工委会议上,沙正阳就提出二期拆迁要尽早考虑,如果陆健顾不过来,可以考虑让闫鹏接手先把前期工作做起来。 但是这个建议陆健没有接受,而钱正也觉得暂时还没有必要,所以就搁置了。 谁曾知道这半年里引来的项目如此多,在选择项目时也没有过多考虑,这就导致了现在市经开区土地就有些捉襟见肘了。 但再紧张,真要有好的项目,市经开区就是挤也得要挤出土地来满足,这一点也是钱正和陆健的一致意见,所以这才有沙正阳上门来时,他们也趁机提出来。 钱正对沙正阳专门跑一趟广州去招商引资很有信心,他相信以沙正阳的眼界胃口,能够引来的项目,不会太差。 “正阳,土地的问题我们会考虑,言归正传,你们要带到哪家企业看,随意,反正都是你原来在的时候引进来的,不过刚才陆健说的,如果确有要求比较高,而对你们县经开区条件不满意的,不妨考虑我们市经开区。” 钱正比陆健要好说话一些,他是市委常委,算是市领导,而且以前也是沙正阳的顶头上司,所以也随便得多。 总归要说到这一条来,沙正阳也没有再客套,“钱书记,这一点我们无权干预,如果真有愿意到市经开区的,难道说我们还能把它捆着不让它去?不至于,这点儿起码的自尊我们还是有的,我们也有这个自信,真要走,我们也不留。” “好,还是正阳有志气!”钱正笑着道:“我上一周走你们县经开区过,日夜赶工啊,进度很快,你去了大不一样啊。” “没那么夸张,袁书记一直很重视,这不华泰空调项目争取来了,这算是咱们县里头等大事,所以要优先保障。”沙正阳否认钱正的说法。 这一点上他没有必要去挣这个虚名,毫无意义,成绩拿出来了,自然有人看得到,是谁的功劳,谁也跑不掉。 一说起华泰空调,钱正和陆健脸上都露出“幽怨”的神色,“正阳,你不地道啊,这么大一个项目藏着,一去真阳就把这个项目给带到真阳去了。” “钱书记,老陆,别往我身上泼脏水啊,华泰空调项目我走之前才开始有意向,究竟能不能敲定,落地哪里谁都说不清楚,但我到了真阳肯定只能想方设法往真阳引了,不过这个项目落地,对全市打造家电全产业链大有裨益,届时市经开区这边也一样会受益匪浅的。” 沙正阳坚决反对这个说法,但是也表明了自己的观点。 钱正也只是开一个玩笑,他站的角度不同,他是市委常委,虽然还兼着经开区党工委i书记,但他也感觉得到,林春鸣对他安排的工作也开始增加,现在还看不出多少端倪,但他自己内心有数。 林春鸣从一来宛州就提出了要把宛州打造成为一个“三电”作为主导优势产业的工业城市,这也成为未来宛州市委市政府的发展方向。 电器、电子、电气,虽然听起来“三电”分属不同行业,但是事实上这“三电”有许多重合的部分,尤其是电子产业其实很大一块都是为电器产业和电气产业服务的,或者说是上游产业,当然电子产业涵盖范围更宽泛。 就目前来说,大力发展电器产业是首当其冲的任务,三洋若斯已经成为国内洗衣机行业的后起之秀,高升电子一跃成为影碟机市场中巨头,而华峰电器则是饮水机市场的王者,现在正在朝着更高端的净水机市场挺进,并已经筹谋打入国外市场,华泰空调项目落地,又弥补上了一块,现在所谓黑白家电中大家电也就只欠缺电视机了。 对于家电产业来说,大家都知道,越是集中越有利于发展,因为这意味着可以吸引更多的零部件厂商来为其配套。 很多通用元器件对于多类大小家电都能使用,所以当一个巨大产业链条成形之后,你想要做任何一样产品都可以就地取材找到供应商。 这也会吸引更多的总装和集成企业来这里,只需要有自己核心技术或者零部件,其他的一切都能迅速为你找到合适零部件供应企业。 而对于这些零部件企业来说,如果有有多家大型家电企业扎堆在这里,也意味着他们可以有更多的下游厂商来分担风险,不至于在一棵树上吊死,这同样是他们所希望的。 “嗯,正阳你说的这个也有道理,我听说你们这一次广州之行还把邀请函都发到了科龙和tcl手中去了,美的呢?格兰仕呢?”钱正也是从钟广标那里听到的一些消息。 据说真阳的胃口和担子都够大,直接把锄头都挖到了南粤那边几家著名的家电企业身上去了,邀请对方到宛州来建生产基地,并表示宛州有足够的产业链来保障他们的生产需求。 这种事情也只有沙正阳才有这么大的胆子,这简直不是挖墙脚,这是要推墙了。 “钱书记,没那么夸张,这肯定是钟书记又在那里夸大其词了,就是科龙和tcl我们发出了邀请,科龙现在是空调巨头,如果愿意来宛州,铁定可以吸引到更多的配套企业过来,tcl是黑色家电四大天王之一,咱们宛州还没有一家电视机企业,如果它能来,也算是弥补空白了。”沙正阳摊摊手,“只可惜人家接了邀请函,但是却没有来。” “正阳,不必气馁,总有一天他们会发现咱们宛州这块地方就是搞家电的福地,你知道么,飞利浦那边有意要在我们宛州建机芯生产基地,我听段庸铭说,现在机芯生产恐怕是制约我们国内影碟机产生的唯一瓶颈了,我们正在积极接洽,争取能落户我们市经开区,这样我们就能实现所有零部件都在我们国内,在我们宛州制造。”钱正看了一眼沙正阳。 沙正阳心中一惊,飞利浦机芯项目他早就知道了,但是飞利浦那边一直没有敲定是否在大陆建制造基地,所以这个事情他一直在关注,丁希慎和陈肃也都保持着联系,怎么又和市经开区这边搭上线了。 沙正阳瞄了一眼钱正,见对方注视着自己,心里微动,回过味来,这个老狐狸这是在诈自己呢。 飞利浦还没有那么迫不及待,在索尼还没有拿出像样的可可以媲美它的机芯的产品时,飞利浦还不会这么轻易作出决定。 只有当索尼的威胁急剧攀升可能影响到它的垄断地位时,飞利浦才可能在国内来建设生产基地以提升产能和压低成本。 现在国内还没有企业能生产出合格的机芯,在这一点上,华海高科的主要技术能力不在这边,所以也无能为力,沙正阳也是无奈。 不过段庸铭也觉察到了这一点,高升电子的vcd影碟机虽然现在在市场上的占有率节节攀升,但是他只摆脱了mpeg解码芯片的制约,在机芯上还只能依赖于飞利浦。 好在他早就和飞利浦签订了合约,短时间内暂时无虞,但时间一长,一旦飞利浦认为在机芯上可以拿捏国内这些vcd企业,只怕就很难说了,所以段庸铭也在积极促成索尼尽快开发出机芯方案。 除开索尼,沙正阳知道松下其实也具有这方面的技术研发能力,但是松下的动作素来迟缓,沙正阳不知道现在接触松下还是否来得及,一旦索尼抢先研究出来,和飞利浦形成了双寡头格局,松下再想入场就晚了。 日资企业在进入九十年代后,市场嗅觉越发迟钝,这在九十年代末期之后会越来越明显。 松下死活和沙正阳无关,但是沙正阳的意图是想要让华众电子与松下合作,索尼在技术合作方面素来保守,松下略好,在有索尼这个潜在竞争者的前提下,松下未尝不能和华众电子在机芯制造方面合作。 “钱书记,飞利浦没那么容易打动的,现在正是它赚取垄断利润的时候,除非能让它觉得这笔垄断利润赚不了多久了,如果它不能在产能上迅速提升,可能这笔利润会被别人赚去,那么它才会有可能来大陆落地。” 沙正阳胸有成竹的笑道:“您不用诈我,飞利浦要真的选了市经开区,我也没意见,不过就怕它尚未来得及落户,也许就有其他合作者出现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