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九十四节 不惧竞争,底气十足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一百九十四节 不惧竞争,底气十足

人一旦忙起来,时间就会过得特别快,进入月之后,沙正阳就觉得几乎是一转眼,就已经是中旬了。 省政府那边传来了确切的消息,月2--23日,省委副书记、高官王云祥一行到宛州调研考察,内容也就是之前那些,随行的有省政府主要组成部门的主要领导,正式行文已经到了宛州市委市政府。 三天时间,但是来的路途上就基本上要耽搁一天。 2日晚住东峡,22日上午考察东峡,然后中午到宛州,下午考察真阳县,23日上午考察调研市经开区,23日下午在宛州市委听取宛州市委市政府工作汇报,24日一早离开宛州返回汉都。 桑塔纳稳稳的停在了停车场里,袁成功和沙正阳刚下车,就看见旁边悄无声息的停下了一辆本田思域。 车牌号很熟悉,是王士渠的。 袁成功显然和王士渠很熟悉,很主动的走过去和王士渠握手,王士渠旁边的是东峡县长韩青松,自然也就过来和沙正阳走到了一起。 握手之后就是寒暄,免不了也就要围绕着明后天的工作。 “韩县长,东峡首当其冲,领导的第一印象就靠你们来打好基础了。”沙正阳虽然和韩青松并不熟,但是半年多来,也在一起开过几次会了,早已习惯了这种谈工作式的寒暄。 “沙县长,东峡的情形很多领导都看过了,没太多新意,还是你们真阳厉害啊,据说广交会你们出了大彩?”韩青松语气和王士渠截然两样,温和而平静,但却不乏力量。 “都是些以讹传讹。”沙正阳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就是借着广交会众商云集的机会,吆喝卖卖狗皮膏药,看看能不能拉点儿项目,韩县长也知道我们真阳的经济底子,不比你们东峡的医药产业早就成了脊梁产业了。” “哦,没那么简单吧?”韩青松显然不太相信,“我听说华泰空调项目就落户到你们县经开区了。” “韩县长消息挺灵通啊,也就这个项目以及和这个项目配套的几个小项目了,这是我从市经开区那边延续下来的项目,算是走私了吧。”沙正阳叹了一口气,“就这样一个项目也谈了三个月,才算敲定。” “这么大一个项目,三个月能搞定都很难得了。”韩青松颇为感慨,“现在招商引资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东峡的招商引资前两年一直没太大起色,今年情况略好,但要拉来一个好项目也是煞费苦心。” “东峡有医药产业的底子在那里,而且财政底子雄厚,可以在基础设施上下功夫,完全可以打造出一个专业化的医药产业园区来,在配套上做文章。” 沙正阳其实早就听曲晓伟提起过了,东峡的医药产业的确不错,但太过于狭窄,仅仅局限于东峡制药厂,也就是现在更名为汉东制药集团,还有宛州第二制药厂,其他企业规模都比较小。 这位韩县长和王士渠都颇有雄心壮志,要拓展较为狭窄的医药产业,希望将医药原料、医疗器械、医疗器材这几类都要纳入东峡发展的规划中来。 在曲晓伟的建议下,东峡县委县政府作出决定,准备拿出一笔财政奖励出来,用于鼓励到东峡投资这几类项目的企业,尤其是具有较高技术含量的企业。 只要能够落户,便会获得一笔财政奖励,生产达到一定标准,又可以获得一笔财政补贴,而正式纳税之后,又会获得一笔财政补贴。 这几招可谓诚意满满,这也的确刺激到了一些企业。 从八月份开始,东峡吸引外来资本投资的企业明显增多,除开曲晓伟之前谈及的那个医疗器械项目外,陆续又有四五家企业来洽谈投资意愿,其中有三家已经达成了投资意向,只等签约。 这其中还有一家还是汉川医大校办企业投资,具有相当良好的前景,投资规模也要超过两千万,算是一个相当喜人的项目。 所以这也是这一次王云祥来宛州视察调研,东峡担当起头名的底气,没有这些投资作后盾,光靠汉东医药和宛州制药二厂,委实还是寒碜了一些。 韩青松也有些自豪,对沙正阳的观感也有些改观。 之前和沙正阳接触不多,只知道这家伙是市委i书记的红人,也的确有些能耐,在市经开区搞得风生水起,拿下了多个国际知名大型企业的投资项目,使得宛州一跃成为食品之都,内陆地区的投资热土,让人眼热不已。 韩青松也以为对方多半是一个志得意满的骄矜角色,前几次开会时候也都保持着一定距离,但还是觉得对方并非那种猖狂性子,倒也慢慢放下了一些戒心。 见对方如此会说话,言之有物,而且态度也很平和自然,韩青松心里也舒服了许多。 四个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往里走,碰上了从另一端过来的钱正和陆健,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不过钱正好歹也是市委常委了,很大气的挥挥手,“不客套了,直接进去吧,估计林书记和冯市长他们都等急了,这忙乎一个月,就等这一遭,是死是活也要过这关啊。” “钱书记,哪有那么夸张?我们东峡和真阳可能还忐忑一下,您那儿,闭着眼睛也能如数家珍,样样都是提得起放得下的干货,王高官来也得要竖大拇指啊。”王士渠笑眯眯的道。 “老王,这是在捧杀我们经开区啊。”钱正和王士渠也很熟悉,他当副市长时,王士渠是县长,接触很多,说话也随便,“栽了筋斗,出了乱子,你负责?” “嘿嘿,我可负不起经开区的责啊,但东峡出了状况,我责无旁贷,市委市政府该怎么打我们的板子,我和老韩都接着。”王士渠底气十足,傲然道。 袁成功和沙正阳交换了一下眼色,看样子东峡这边也的确有些干货,否则不敢这么夸口。 王士渠性格虽然有些傲,但却非不知深浅之人。 “正阳,你抽机会问一问曲晓伟,了解一下东峡的情况。”袁成功还是觉得不踏实,小声附耳道。 “袁书记,您这是让我去策反么?”沙正阳一样底气十足,“怕什么?我们也一样干货满满,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了才知道,咱们准备了这么久,没就没怕过谁来,再说了,我这会儿去打电话问曲晓伟,万一被曲晓伟透露给王士渠和韩青松了,岂不显得我们真阳怵了?” 袁成功想想也是,曲晓伟和沙正阳关系虽好,但是现在却分属不同阵营了,就算沙正阳叮嘱她,但难免日后会在某些场合下表露出来,倒显得自己这边底气不足了,便点点头,不再提这事儿。 “放心吧,袁书记,我考虑过了,两边咱们都有杀手锏,当然,我们也承认我们很多东西还停留在纸面上,还没有落实,可时间就这么多,人家投资建厂也需要时间,咱们甚至可以约一下,请王高官明年这个时候再来看,看看我们真阳是不是光是嘴皮子功夫,这也算是一个回访嘛。” 沙正阳的话让袁成功也笑了起来,“正阳,真羡慕你这份自信和底气,年轻真好啊,我这个年龄就缺了点儿勇气啊。” “嘿嘿,袁书记,只要你别觉得我这是狂妄自大就好。”沙正阳的确很有自信,准备一个月,各种看点亮点都考虑到了,他有这个把握能get到领导心中的关注点。 为此他甚至和苏伦康联系过,通过苏伦康了解一下王云祥近期活动情况以及工作中对哪些方面比较偏重。 苏伦康在六月份就调到了省政府办公厅,担任综合三处的副处长。 目前综合三处没有处长,苏伦康主持综合三处工作,实质上就是以副处级身份主持正处级工作了,估计要不了多久就可能要正式担任处长,也是省政府里一个冉冉升起的政坛新星。 综合三处主要对接副省i长田力,田力分管交通、城建、国土,原来担任过省交通厅长和昭阳市委i书记,本身传言他可能会接任省委秘书长,但是没想到茅向东上了,他还是原位不动,他和冯士章关系很密切。 沙正阳和孙妍的关系冷却并未影响到苏伦康与沙正阳之间的关系,苏伦康甚至都知晓了沙正阳和孙妍关系出了问题,但是却没有多问。 或许对于苏伦康来说,和沙正阳之间的关系与孙妍无关。 而苏伦康也已经有了对象,省人大一位刚退下去的副主任的幺女,而那位副主任原来曾经在汉川担任过省委副书记,而且应该是田副省i长介绍给苏伦康认识的。 苏伦康也知道宛州这边的情况,也给了沙正阳不少提醒。 在沙正阳看来苏伦康这个人还是值得一交的,哪怕这个人或许功利心强了一点儿,但是求同存异,你不能要求每个人的三观都和你完全一致,起码人家这一次也是诚心帮了自己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