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百节 归根到底是干部问题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二百节 归根到底是干部问题

积弊日久,宛州市各区县班子存在的这种保守陈旧思维不是一天两天能改变的。 全市十二个区县,区县委区县府班子成员超过两百人,恐怕大部分人或多或少的思维理念都还有些跟不上形势,这应该是最主要的问题。 他们还在用八十年代的思维来考虑问题,对92年邓公南巡和十四大之后新形势下新理念新观念仍然接受度不高,这就直接导致了各区县在发展势头上的巨大差异。 自己来宛州两年对区县班子调整也从今年五月份才陆续开始,仍然采取的是成熟一批调整一批的方式,至今也不过调整了二十人不到,占整个区县班子人数的十分之一不到。 林春鸣当然清楚自己不可能把所有区县班子成员都换了,那既不现实也不合理。 这些人中仍然有一部分相当优秀,应当提拔重用。 还有一部分只是思想观念暂时没有完全转换到位,正处于一个转换期,只需要正确加以引导就可以重新进入状态,这一部分人要占很大比例。 当然还有一部分虽然动力还有,但就是的确不太适应形势了,需要慢慢淘汰,这个比例也不小。 还有极少数就是根本无心工作,只想混吃等死或者就是在其中以权谋私搞权钱交易,这部分人就必须要坚决予以清理掉。 想到这里,林春鸣又忍不住一阵心急,甚至想拿出电话把叶和泰招来再好好研究一下干部问题,要加快区县班子的调整,之前自己求稳的心态仍然重了一些,现在看来效果已经显现出来,那么适当提速也就是必然的了。 看了看表,已经快十二点了,林春鸣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把叶和泰叫来也未免太过于急躁了,他只能摇摇头放下电话。 王士渠,沙正阳,嗯,还有袁成功,陆健,这几个干部的名字在林春鸣脑海中滚动。 王士渠很优秀,算得上是宛州土生土长成长起来的人才了,之前接替魏东平时林春鸣还有些担心,但是现在看来王士渠堪当大用,甚至不比魏东平差。 王省i长很欣赏对方提出的东峡医药产业不能满足于现状,要在科技含量上领先于同行,甚至决策县财政出钱来吸引更多具有科技含量的企业来落户,还提出要和汉川医大打造汉东医药国家级实验室这一构想。 这些理念相当具有前瞻性,而且此人也很有魄力,敢于拍板决策。 政府财政不是光用来发工资奖金搞基础设施建设的,在这方面的投入能够为东峡的发展带来可持续性的厚报。 林春鸣很欣赏王士渠的这份远见和胆魄,哪怕王士渠事实上和冯士章关系更密切,但这不重要,只要他王士渠有能力就行,他一样不吝予以支持,他林春鸣有这个胸襟气度。 袁成功和沙正阳这对搭档看来自己还是选对了,虽然这两人都还有一些不足,但是在大局面前二人还是能够摒弃前嫌求同存异。 而且就目前的局面来看,两个人已经从前期磨合期的不适应开始进入了水乳交融的状态了,这很好。 袁成功老练深沉,但沙正阳的表现也远远超出了他的年龄和履历,一样老辣含蓄不输那些多年的角色,这也是林春鸣既略感意外又感到欣慰的,这意味着沙正阳已经很好的摆正了自己的角色,同时正在做好某些准备。 林春鸣知道袁成功在使劲在努力,也许明年袁成功会迎来一些机会,这也不是坏事,宛州出了干部,同时也能让自己更好的布局安排。 陆健也不错,这个人选在经开区的舞台上延续了亮丽表演,林春鸣想到这里也有些遗憾。 优秀的干部还是少了一些,或者说缺乏展示的机会让组织发现,这一点上还要和组织部说一说,要改变甄选方式,更深入基层去发掘优秀人才。 ******* 沙正阳和袁成功回到真阳时也已经是晚上九点过了。 晚宴很热烈,不过袁成功和沙正阳都很低调。 考察调研上已经出了风头,这个时候就该把机会让给其他兄弟区县的同僚们了。 东峡那边和真阳的表现也一样。 大家心照不宣。 很圆满的一次接待,表现不输东峡和市经开区,愿望达成,结果完美。 “正阳,今晚咱们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忙碌了这么久,总算有了一个让人满意的结果。”袁成功靠在车座椅背上,舒服的把双手枕在脑后,悠悠的道:“王省i长对我们的工作评价很高,接下来恐怕这几项工作都不能拖后腿啊。” “袁书记,农业这一块老方很熟悉,工作也很尽心,我很放心,而起晚间我也和省农业厅章厅长喝了一杯,和他谈起了蔬菜批发交易市场的立项建设问题,他认为问题不大,国家和省里对建设蔬菜批发交易市场一直持支持态度,省里边也有一个专项资金的补贴,他也会帮我们去争取,算是划在菜篮子工程这个整块里边。” 沙正阳从未放弃过任何一个机会。 市县财政的资金本身都很紧张,省里资金那是不用白不用,你不用就看可能被别人争取走了。 只不过现在要想用省里和部里资金都涉及到市县资金配套,这已经越来越成为一种惯例模式,但即便这样也划算值得。 市里边解立强和冯士章那边还要花些功夫,阴朝凤那边有袁成功去出面,估计也能给点儿面子。 “不仅仅是农业,说实话,农业这一块我也比较放心,老方工作责任心很强,蔬菜基地和奶源基地他都能兼顾,不需要我们多操心。”袁成功顿了一顿,“我还是觉得在工业经济这一块上要下大力气做文章。” 沙正阳敏感的觉察到了一点儿什么,齐国志让袁成功不满意了? 丁希慎的表现没说的,但分管工业这一块的齐国志似乎就有点儿边缘化的感觉,这一点沙正阳也感觉到了,总觉得齐国志的主观能动性没有激发起来,有点儿按部就班的味道。 “工业经济的壮大没办法一蹴而就,虽然我们在招商引资上有了很大起色,但是要体现到工业产值上来,恐怕明年下半年甚至要后年才能看得到效果。” 沙正阳沉吟了一下,“我另外也还有一个想法,其实像旧营和藿集这一类中心集镇,尤其是旧营,我觉得是可以考虑建设一个规模小一些的工业园区的,柳彦向我提出来过,说他们也接触过一两家脱水蔬菜企业,还有一家果汁加工企业,他们认为旧营水资源和土地较为丰富,可以在这里发展一些农产品加工行业。” 袁成功又有些头疼。 这一位搭档的想法可真多啊,一会儿一个主意,一会儿一个想法,连绵不绝,让自己这个当书记的也是应接不暇,都觉得有点儿跟不上趟了。 “正阳,像藿集和旧营这一类中心集镇对于带动周边经济发展的确有一定拉动作用,但是乡镇这一级在打造工业园区上还是应当慎重,这很容易和县经开区形成恶性竞争啊。”袁成功思考了一下才缓缓道。 “嗯,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乡镇建工业园区要慎重,不能一拍脑袋就上马,需要由全县来统筹规划,这个园区也不能说就是哪一个乡镇的,而只是建在某个乡镇地盘上罢了。”沙正阳也早有准备,“在项目甄选上也需要自信斟酌,防止一些污染大、效益差的五小企业涌入,给环境带来承压。” “你有这方面考虑就好。”袁成功松了一口气,看样子沙正阳也没没有头脑发热,还是很谨慎的,“我们当前重点仍然要放在经开区,加快bc区段建设,尽快启动d区段的前期建设准备,我们不能像市经开区那样火烧眉毛了才来手忙脚乱的动作。” “袁书记你就放心吧,这一块老丁我们还看得紧,老霍考虑也很长远。”沙正阳看着窗外浓黑的夜色,“现在当务之急还是把几个项目敲定落地,加快他们的建设进度,我们县里的这几家建筑公司看样子都有点儿吃不消了,尤其是这些企业厂房建设都集中开建,进度要求又高,可能需要考虑引入一些外地建设企业。” “嗯,这是企业的权利,我们可以引导介绍,但最好不要过多干预。”袁成功对于这一点不太关心,“对了,正阳,下午叶部长和我谈了谈,可能我们班子近期还有一些调整。” “老周?”沙正阳一愣,脱口道。 “老周是一个吧,还有宋春晖要到市里。”袁成功仰起头,想了想,“可能要到市妇联担任副主任吧。” 沙正阳对宋春晖的印象一般,倒是对黎明珠印象不错,点点头,“咱们真阳班子也需要动一动,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嘛,干部交流,也有利于干部的成长,我们干部大多是本地成长起来的,在眼界上还是需要开阔一些。” “嗯,所以在工作分工上,你要提前考虑一下,到时候我们商量一下。”袁成功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