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峥嵘岁月稠 第一节 海阔天高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峥嵘岁月稠 第一节 海阔天高

调整来得异常迅速。 12月28日,元旦节前三天,一系列调整来开了帷幕。 陈肃任桐山副县长,柳彦任临河县副县长,二人在同一日被桐山和临河县人大i常委会任命。 与此同时,宋春晖任市妇联副主任的任命下来了,宋春晖同日辞去真阳县人民政府副县长职务,和宋春晖同时辞去副县长职务的还有印怀平,他调任市科协党组成员,并当选副主席。 印怀平的离任让沙正阳有些惊讶,这位副县长的存在感也很弱,不过他隐约知道这印副县长和原来市委i书记顾红普有些沾亲带故,袁成功对这位副县长也很不感冒,所以调整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真阳同时离任两位副县长,但同时也补充进来两位副县长,东峡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赵建波和市供销社副主任肖庆桥空降而来。 葛铁柱仍然是县长助理,这让无数人都为之侧目。 卢雅被任命为山都县政府党组成员、县长助理,曹河川则担任宛阳区政府党组成员、区长助理,温延亮出任龙陵区政府党组成员、区长助理。 这一份任命也让很多人对市经开区充满艳羡。 仅仅是短短一年多时间里,宛州经开区已经走出来多个副处和正处级干部了。 沙正阳从副处到正处,奚重山从副主任到常务副县长,现在三个科级干部更是来了一次破格飞跃,晋位副处级,虽然区县长助理这个职位还显得有些勉强,但是却是明确了为副处级,这就是脱胎换骨的一步。 12月29日,宛州市委再度下文免去周素林真阳县委副书记职务,任命其为宛州市林业局党组书记,市政府也随后下文任命其为宛州市林业局局长,完成了他从副处到正处的关键一步。 虽然周素林离开,但是市委却没有任命新的县委副书记,这意味着有可能从现有的副书记中进行调整工作分工,如无意外,目前在常委序列中排名第三的丁希慎有可能要接任分管党群工作。 “袁书记,下午利乐公司的考察团要来,我要去见一见,您看您……”沙正阳起身。 “我就暂时不见了,利乐这边意愿我听齐正强说意愿也还不是很强烈,恐怕还会费一番周折,你先见一见,等到双方谈得比较一致的时候我再见吧。”袁成功略加思索道。 “也行,利乐公司在国内目前只有燕京和佛山设有厂,但是在广大的中西部地区,利乐还没有设厂,这一块市场利乐也一直有意进入,原来传言说他们可能有意要在江浙那边设厂,昆山是他们的最初目标,但注意到我们宛州的投资环境改善,所以才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这边来,但能不能竞争赢江浙那边,还是一个未知数,但如果利乐不愿意在我们宛州投资建厂,我们也联系了sig公司,我相信这两家总有一家会选址我们宛州。” 沙正阳的话让袁成功也明白对方意思,“二虎竟食?正阳,还是注意好火候啊,别玩过了,两边都落空了。” “放心吧,袁书记,利乐肯定是我们首选目标,sig是备选项,但话说回来,就算是利乐在宛州建厂,也不影响我们向sig抛绣球啊,市场这么大,哪一家都吃不下,当然这需要选择一个合适时机。” 沙正阳对这一套还是很熟悉的,目前宛州食品行业发展势头正猛,奶源基地建设的力度不断加大,雀巢方面已经两度考察了真阳、香城、龙陵的奶源基地建设情况,真阳进展速度最快,香城次之,龙陵最慢,但总体来说,速度都大大加快了。 奶源基地建设的迅猛发力,也意味着一个适合大规模生产常温奶的生产基地正在成型。 利乐未来不但可以在宛州这个天下之中的地方站稳脚跟,并向东西南北四个方向渗透市场,而且就是宛州本地,未来都可能成为利乐的消费大户。 “行,你们把握好就行。”袁成功点点头。 目送沙正阳离开,袁成功把身体靠在椅背上,有些疲惫的闭上眼睛,左手拇指和食指下意识的捏着两边太阳穴。 近段时间的风云变幻让他有些应接不暇,甚至没有多少时间来认认真真考虑一下近期真阳的问题,更多的心思都放在了经济发展上去了,所以也就忽视了一些东西。 周素林调走,这在情理之中,但是却没安排新任副书记来,这有点儿出乎袁成功的意外,这意味着丁希慎将自动接任成为分管党群副书记。 袁成功对丁希慎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但是这么突兀的接班,有些打乱了真阳县委的一些节奏,也让袁成功没来得及考虑好下一步县委的工作安排。 同样印怀平和宋春晖的调走也出乎袁成功的预料。 一次性调整走两个副县长,这样的情况不是没有过,但之前他只知道宋春晖要走,却没得到印怀平的消息。 倒不是说对印怀平有多么看顾,只是觉得这个人有他不多,无他不少,袁成功并没有多打上眼,但这么毫无声息的走了,还是让他觉得自己这个县委i书记有点儿被轻慢的感觉。 不过他也略微知晓一些情况,林春鸣对现在各区县中那些任职时间长,但是却表现平平的县级班子成员很不满意,提出了要进行交流调整,当然这种交流的位置恐怕就没有那么让人舒服了。 关键在于自己向组织部提出的葛铁柱转为副县长的问题。 想到这里袁成功心中又掠过一丝凛意。 叶和泰没怎么提葛铁柱,只是说班子成员要加强道德修养和法纪建设,要常修为政之德,常思贪欲之害,常怀律己之心,要自己在县委县府班子里加强纪律作风建设。 这是一种隐隐的提醒,袁成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没有同意自己的建议葛铁柱转任县长,甚至连陈肃和柳彦都获得了提拔,但葛铁柱却被搁置不动,现在却又提醒自己要加强班子廉洁建设,这意味着什么? 袁成功不能不联想到葛铁柱身上。 他知道葛铁柱的风评不是很好,建委那个体系里本身风气就不好,狗咬狗,一嘴毛,经常捅出来一些破事儿,纪委也不是没查过,但葛铁柱的问题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问题,还没上升到那个程度吧? 袁成功不想深想下去了,他只想稳稳当当的渡过这半年时间。 如无意外,自己应该在半年内就要离开真阳了。 所以这个时候,除了在搞经济工作上可以高举高打,其他工作都要求稳。 沙正阳清楚自己需要什么,在这一点上大家都有默契。 为此袁成功甚至在县政府班子分工上做出了一些让步妥协。 ****** 相较于袁成功的复杂情绪,沙正阳的心情却很不错。 宋春晖和印怀平两个表现平平,甚至可以说混日子的班子成员离开,让县政府里带来一抹清新空气。 沙正阳认为这些新来的班子成员,只要他们在事业上还有一份理想和追求,感受到真阳沸腾的氛围,就会被感染,为之心动,而不像某些原有的班子成员,就像身上裹了一层厚实的蜡壳,无论你如何率先垂范,鼓动激励,他们都很难被打动被吸引,而更习惯于按部就班的按照自己的思路去走。 葛铁柱的分工没有动,虽然这个家伙继续分管这一块工作会带来一些麻烦,但是现在霍丛峰已经牢牢的驾驭住了建委的局面,也算是对工作影响缩小到最小,沙正阳可以接受。 沙正阳不想打草惊蛇,也不愿意在这个事情上和袁成功闹得不愉快,袁成功在其他方面已经予以了“补偿”。 黎明珠接管了宋春晖那一块工作,文化、教育这一块大头,沙正阳很看重,齐国志调整为分管原来印怀平分管的商业、金融、通讯等,新来的副县长赵建波分管工业和招商引资,肖庆桥分管卫生、计划生育这一块。 赵建波就任之前,韩青松带着曲晓伟和赵建波专门在市里邀请了沙正阳吃了一顿饭。 这是单独请的赵建波。 吃饭不重要,但这份尊重沙正阳得领情。 另外更重要的是曲晓伟在后来私下里和沙正阳介绍了赵建波的情况,很精明能干,多面手。 从乡镇干起,当过副乡长、副书记、镇长,然后杀回县城担任商业局长,有杀回乡镇干了一届党委i书记,再返回来担任的县府办主任,可谓履历十分丰富。 曲晓伟很强调赵建波的悟性,说这个家伙很多事情一点即透,领悟能力很强,做事情很擅长举一反三,执行力也不差,一样工作只要你和说清楚目的意图,他总能想尽办法来完成。 这样一说,沙正阳觉得没理由不看重这样的干部,换哪个领导都会喜欢。 不出所料,沙正阳提出由赵建波来分管工业和招商引资这块未来工作重头戏时,袁成功予以了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