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峥嵘岁月稠 第三节 要有担当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峥嵘岁月稠 第三节 要有担当

“都是共产党领导下,为什么粤浙闽这些沿海地区大家就觉得很正常,可以接受,而我们这边内陆地区就要畏首畏尾,左顾右盼?” 沙正阳断然反问,语气加强。 “就非得要等上三五年之后等到沿海地区都大张旗鼓的搞起来了,发展起来了,我们这才恍然大悟的反应过来,原来我们也可以这样搞啊,但也许就是这么短短三五年,你的机遇期窗口期就过去了,先机就被人家占据了。” 赵建波怦然心动。 “建波,也许有人会说沿海地区有特区,可是特区是中央给了政策,但是在改革、开放和发展的观念理念上,党的十四大以来的几届中央全会政策精神都是对全党全国的,从未要求内陆地区就要先稳一稳,看一看沿海地区先试点,从来就没有这个说法!” 沙正阳越发语气激昂。 “在我看来,越是内陆落后地区,越是应该加大力度改革开放,这样才能避免我们被沿海地区把距离越来越远,才能加快内陆地区和沿海地区的发展平衡,否则这种不平衡的局面越来越严只能怪,势必影响到全国的整体发展。” “县长,您说得很有道理,但是现实是我们内陆地区在发展观念上都习惯于要稳一稳看一看了,这不是我们真阳县或者宛州市是如此,而是包括汉川省委在内的整个内陆地区都有这种心态吧。”赵建波也大胆的道。 “呵呵,的确是如此,所以我在广州之行的时候向王省i长汇报的时候也就提到了这些情况,王省i长也鼓励我们宛州要作为汉川甚至整个中西部内陆地区的先行者,要大胆尝试,大胆开拓创新,只要没有和中央政策精神相抵触违背,就可以大胆的去做,只要有利于我们经济的发展就好!” 沙正阳最后补上一句话:“这个意见,也就是要鼓励我们真阳乃至宛州本地私营企业大胆创业,甚至在政策上予以更多的倾斜和扶持,下一次县政府常务会议上我会提出来,要做好会议纪要留存,如果有问题,我来承担责任!” 沙正阳这一番话更是斩钉截铁,听得赵建波也是眼泛奇光。 这番话不简单啊,嘴巴上说一说可以,但大家都怕承担责任,真正推进这些政策的扶持和支持上还得要尝试着来。 但是如果形成县政府常务会议纪要,尤其是由沙正阳自己提出来,会议纪要留存,那就是要存档的,日后真的要出了问题,那就是问责处理的依据了。 有了这个东西,大家就敢大胆的按照这个要求去干了,出了问题那也是沙正阳一个人的问题。 这就是担当。 赵建波不得不佩服。 年轻干部在做事情上都有冲劲,但是那是指普通或者说常规性的工作,在这种相当敏感的问题上往往就要三思而后行,可这一位县长却是箱单果决,赵建波不清楚为何对方如此有底气,但毫无疑问对方的表现是胸有成竹。 既然对方都这般果决,他赵建波又有什么不敢搏一把的? 赵建波其实也才三十五岁,还不到三十六,在副处级干部中已经是佼佼者了,但要和眼前这一位比,就要逊色许多了。 之前他也通过曲晓伟以及其他一些渠道了解过,但是都是道听途说,终不及这样直接共事接触了解得这么直接,这一段时间接触下来,他对沙正阳的了解越多,内里的惊奇就越甚。 这家伙就像一个谜一样的角色,无论是哪方面都能拿出一番相当深刻的见解来,在许多工作中自己刚一提出来,他就立即能作出判断,甚至比他接触过的魏东平、王士渠、韩青松等领导更为聪慧睿智,更为老辣深沉,但现在却又表现出了足够的胆魄气概,这就尤为不易了。 或许跟着这个家伙还真的能拼出一番造化来呢。 ****** 96年的春节姗姗来迟,1月份的县人代会,沙正阳就正式当选真阳县人民政府县长,把代字顺利去掉。 紧接着各类数据也开始出炉。 这对于一级党委政府来说,是最关键的时候,数据统计一出来,也就意味着各种考核也要进入了关键阶段,大家都要比一比,看一看,今年各方面的表现,几个关键数据更为引人瞩目。 真阳县实现gdp28.8亿,同比实现37.1%的高增长,在很多人看来,这份成绩相当耀眼了,但是东峡的gdp却已经突破了40亿,达到了40.1亿元,实现增速43.3%,这个增速更是骇人听闻。 真阳农民人均纯收入1995年实现了1355.86元,实现增速百分之22%,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实现4139元,增速达到了24%,但是和东峡东峡农民人均纯收入的1698.42元和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的5223元相比,相差距离就太大,当然这和东峡本身经济基础就很强有很大关系,但是问题是这些数据摆在这里,就让人很尴尬。 好在真阳就目前的发展势头来说,1996年应该有一个更为耀眼的成绩,就目前的37.1%的经济增速,今年也已经名列全市仅次于东峡之后的亚军(经开区不计入),除开东峡和真阳外,仅有香城的28.5%和宛阳的24.1%跑赢了全市23.9%的平均增速,其余其他各县均低于全市gdp的平均增速。 袁成功、沙正阳、丁希慎、夏克俭四个人坐在小会议室里和统计局长李长久还在核算着各类细分数据,半个小时计算下来,和几个主要竞争对手的对比成绩也基本上心里有数了。 “我们今年的经济增速很大程度还是有赖于建筑业的增加值有相当大的提高,经开区的超强规模投入,应该说带动很大,……”丁希慎咂着嘴,不无感慨,“不过明年情况就不一样了,建筑业的增加值还会更进一步猛增,但是像相当一部分企业可能就要建成投产,尤其是下半年,预计制造业的增加值会迎来一个很大的涨幅,……” “算来算去,还是我们的工业基础太薄弱了,制造业始终是一个地方的根本。”袁成功认同丁希慎的观点,眉头微微蹙起,“从10月份到12月,在我们县经开区破土动工的企业多达23家,本月上旬又有3家企业开工建设,按照我们预计,大部分都能在10月份之前建成投产,今年或许还不明显,到明年,我们或许就可以和东峡掰一掰手腕子了。” 沙正阳心中暗笑,袁成功对东峡可谓怨念甚深啊,一直希望能超越真阳,但是很可惜他可能看不到了。 真阳在迅猛发展,东峡也没有停步,而且95年增速还比真阳更高,今年沙正阳倒是有把握能够赶上东峡,起码能够和东峡持平,但是到明年,沙正阳真阳可以和东峡在gdp产值上比个高下了。 一旦华泰空调全面建成投产,光是这一个企业带来的工业增加值就相当骇人了,这还没有算一大批云集的电子元器件和塑胶、通用零部件企业带来的增加值,这也是沙正阳的底气。 只可惜袁成功不可能等得到明年,甚至可能连下半年都未必能等得到。 “袁书记,其实咱们不必那么纠结这些,真阳的底子本身就没法和东峡比,但是咱们现在在真阳极其孱弱的工业基础上建立起了电器极其关联产业的这个产业集群,我相信未来真阳县的老百姓们是记得到咱们这一届党委政府的。”沙正阳安慰着对方。 “嗯,正阳,咱们不能辜负这个时代啊。”袁成功喟然道:“工业这一块始终是拉动经济增长的核心根本,我们真阳要摆脱农业县的帽子,就只能走工业化道路,当然我也不是否定农业,但是传统农业对于整个经济的发展的确作用越来越小,我们只能走现代农业的道路,我们真阳的特殊地理位置也决定了我们在这一块上也能走出一条康庄大道。” “袁书记,沙县长,我们今年的地方生产总值已经超过了宛阳,而且也拉开了距离。”李长久抬起头道:“但我们的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民人均纯收入仍然还比宛阳略低,排在全市第三。” “农村人均纯收入这一块还是要两条腿走路,工业消化一部分,但是我们人口太多,短期内容纳不下,但蔬菜种植基地建设和马铃薯种植基地建设的大规模推动,我计算过,如果全面建成,起码可以消纳5000劳动力以上,这已经抵得上一个超大型的工业企业了。”夏克俭一直很关注农业,“如果再把奶源基地建设这一块算进来,就更客观了,只是这些都还要时间。” “正阳,工农结合,这是王省i长给我们的鼓励和支持,之前我是不太看好的,但是事实证明我走眼了。”袁成功很坦然道:“以前发动农民种蔬菜种水果,市场一波动,农民就吃亏,但是如果能够和大型企业签约,或许农民在收益上没那么高,但胜在稳定,唯一就是蔬菜种植基地这一块,如何培养一批善于经营市场的蔬菜贩运商人,中间人,这还是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