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峥嵘岁月稠 第四节 崭新创意,初创园区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峥嵘岁月稠 第四节 崭新创意,初创园区

对于袁成功坦荡大气,沙正阳还是很佩服的。 能够在这么多下属面前,坦然承认自己的失误和看走眼,不是随便哪个县高官都能做到的。 沙正阳相信绝大部分人都会选择避而不谈,等待这件事情的自然淡化,但袁成功却没有这样做,而是很坦然理性的承认错误,并立即认可了正确的做法。 这不但说明袁成功内心的强大,也说明他有足够的底气来面对这一切。 就凭这一点,沙正阳觉得就值得自己学习,放下面子承认错误,反而衬托一个人的强大,而非他的软弱。 “袁书记,这本来就需要一个过程,真阳还处于一个摸索过程,马铃薯基地和奶源基地实际上是通过公司加农户和养殖户来分担和对冲双方的风险,通过契约形式来固定各自权利义务。” 沙正阳也知道袁成功其实对农业这一块兴趣不到,只不过王云祥的重视让他不得不重视,但即便是这样也就是一个相对重视而已,无法和工业这一块相比。 “而蔬菜基地略有不同,它需要通过市场来消化,那么这个中介很重要,所以我们才会考虑建设这样一个蔬菜批发交易市场来消化风险。” 沙正阳却对这一块很感兴趣,他很清楚,宛州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单纯将经济发展或者劳动力转化寄托在某一方面都是不切实际的,而真阳其实就有些像宛州在汉川的一个缩影,所以也必要两条腿走路。 “这一面我们菜农将以合作社形式来组建多个不同类型的专业合作社,也欢迎个别大户牵头整合农业用地,组建农场公司,通过这些具有一定市场运作能力的人来努力与燕京新发地、上海江桥、深圳布吉、嘉州菩萨桥、汉都七星岗、兰州张苏滩、西安胡家庙等蔬菜批发市场打通渠道,另一方面也要依托旧营蔬菜批发市场来作为一个平台,吸引外地的蔬菜贩运大户们来我们这里经营,将我们本地蔬菜通过这个平台卖出去,这样两条腿走路,最大限度的降低市场风险。” 袁成功心中也是感触无限,沙正阳是真的在农业这一块上下了功夫的,不但蔬菜基地获得了农业部和省里的专项补贴支持,同时旧营蔬菜批发市场也应获得了省里边的认可,认为能够极大的支撑起汉陕鄂豫这一区域的蔬菜保障供应,同时也能拉动宛州地区的蔬菜种植产业。 “正阳,你们考虑得很周到,农业产业本身就对市场波动风险的抗御能力比较差,尤其是这涉及到大批蔬菜种植户,务必要高度重视,要着重培养一批能懂市场,具有市场风险意识,且敢于下海搏击的新型农民,让他们成为带动整个农村居民致富的先行者示范者和带头人,政府更多的还是在培育产业和培育人才上下功夫,终究要让他们自己去适应市场。” 袁成功的话也很得沙正阳的认同,事实上也必须要这么做,政府到位不越位的职能权责才算是合格的。 “袁书记,沙县长,我这边的工作有些吃不消了,我建议是不是让建波来兼任这个经开区党工高官,他现在主抓工业和招商引资,正好也和经开区这边的工作相对应,我看这样更利于工作。” 丁希慎现在已经开始接手了周素林留下来的工作,工作重心也开始转移,在市委没有任命新的副书记之前,目前也只有赵建波更适合。 岳德斌虽然是副书记,但是他兼任纪高官的这个模式其实就决定了,副书记职务更多的是为了增强反腐败工作的话语权。 “我看可以。”沙正阳表明态度,“建波的工作和经开区那边很对口,当然也不能只局限于经开区,我觉得三大厂日渐空出来的厂区也可以作为县经开区的拓展区域,一些条件不太成熟或者不太适合县经开区的,可以放在三大厂那边去,我觉得或许能够起到一个互补作用,同时也更有利于经开区这边的发展。” “沙县长你的意思是三大厂这一片未来可以作为县经开区的补充?”丁希慎觉得这个建议非常好。 “可以算是补充,也可以作为一种孵化器的存在,对于那些刚刚创业起步的企业,或者那些技术含量、规模等条件相对较差的企业,我们县里免费提供厂房,甚至办公和住宿用房,都可以予以满足。” 沙正阳觉得这一块是天赐良机,一定要用好。 “这是建波提出来的,他也去考察了一遍,觉得那边厂房正在逐步搬迁腾挪出来,应该适时接手,否则搁置一两年反而会荒废了,现在所有电力线路、管网甚至道路都还很健全,咱们县里早一点接手,正好可以用上来。” 袁成功有些迟疑,“正阳,合适么?” “袁书记,我觉得可以。上边的政策是移交给市里,我也问过了,市里没那么多精力来管,意见是由县里代管,既然迟早要落到我们身上,为什么不早点儿接手还能早点儿发挥效益?” 沙正阳信心十足。 “现在各地都有很多小微企业,初期创业资本很少,或许就是亲戚朋友凑了那么二三十万,或者就是自己在沿海打工攒了点儿再借了点儿,还有就是厂里几个干部和技术人员大家有点儿技术和销路,打算自个儿来干一番事业,但这点儿钱要征地盖厂房根本就不够用,要去租厂房,谁也不可能租给他们就那点儿房,所以被这起步给困扰,很多人竟因此而放弃了这个创业计划,……” “但是现在这三大厂一搬迁走,空出来的厂房,乃至日后的生活区,就是一块很好的资源了。”沙正阳滔滔不绝。 “我去看过,而建波甚至还专门坐车去实地跑过三大厂到官陂,到县城,到市区的距离和时间,蓝光厂到官陂镇,小车只需要8分钟,大车大概15分钟,红星厂更近,小车只需要6分钟,大车就是12分钟左右,红梅厂略远,小车要12分钟,大车要二十多分钟,但地势比较平,可以骑自行车,大概也就是半个小时左右吧。” “如果加上到县城和市区的距离,三大厂如果用公交客车开通,基本上到县城也就是半个小时左右,到市区不超过一个小时,甚至就是50分钟时间,加之三大厂当初在道路建设上都不遗余力,当然也是企业本身需要,路况非常好,厂区到官陂镇国道316这一段,甚至比国道路况都还要好,全市清一水儿的水泥路,路面也宽,他们的电力保障线路、水保障都有专门的,只要县里接手管理,这几大厂厂区甚至生活区完全可以作为这些条件欠缺的小微企业的创业基地。” 沙正阳就很欣赏赵建波这一点,认定的事情马上就去落实,汽车跑多久,路况如何,电力、供水供气以及其他生活保障措施如何,很快就把情况摸了起来。 “而且生活区已交给我们,他们的宿舍楼也可以用起来,企业用工都可以在里边住,一样可以免费,当然水电费要按照成本来交,实际上也就是电费,水费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另外也就是清洁方面的费用,我觉得只要能鼓励这样三个初创小微工业园区建起来,哪怕县里把这笔费用承担起来,都是可以接受的。” “县长,这笔费用怕也是不少吧?”夏克俭作为分管财政的常务副县长,立马警惕起来,“这恐怕也不合规矩,哪有连电费水费和清洁费都由县里来承担的道理?” “老夏,如果是企业生产用电用水,我们肯定不会承担,顶多按照经开区的优惠电价水价政策来罢了,至于生活区用电也按照规矩来,我是说水费和清洁费,这一笔数量不大,县里可以作为奖励政策拿出来,对于那些刚搭起架子的企业,比如两年县里承担,三年减半,这些政策细节都可以来研究,我相信只要能发展起来,这不会让我们县里吃亏。” 沙正阳笑着解释。 这个夏克俭一听到要用财政的钱,立即像护鸡崽子的老母鸡一样,虎视眈眈,深怕自己大手一挥就要乱用钱了,这样也好,能够帮自己考虑到一些自己没有注意到的细节问题。 夏克俭迟疑了一下,又看了一眼不置可否的袁成功,慢慢道:“县长,这恐怕还要仔细计算一下再说,三大厂,幅员面积很大,你可别小看了,如果真的要全部负担起来,就算是生活区的照明用电,那都很惊人的。” 沙正阳哈哈大笑起来,“老夏,如果三大厂的厂区和生活区都能被这些小微企业和他们的工人给充斥满,我做梦都要笑醒了,这点儿水匪和清洁费,就真的算不上个事儿了,而且名气打出去了,吸引更多的这类初创企业络绎不绝的前来,那我们可真的是赚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