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峥嵘岁月稠 第七节 教育先行,后劲乃足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峥嵘岁月稠 第七节 教育先行,后劲乃足

季凯一听就大略明白了,浅笑道:“黎县长,是不是你们沙县长的想法?去年初我来时,好像都没有听到你们县委县府提及过?” 黎明珠也笑了起来,“季局长看来和我们沙县长很熟悉嘛,嗯,是沙县长的想法,他一直主张,经济发展,教育先行,但是教育先行,哪方面的教育需要先行,这要有一个符合县情,经过周密调查研判分析的东西来映证。” 季凯点点头,“你们沙县长在市委办时候我和他打过几次交道,人虽然年轻,但是很有思想,看问题比很多人都看得深远,只是没想到他如此重视职业教育这一块,嗯,结合你们真阳经济发展实际,看来他又在下一盘大棋啊。” “季局长,您应该知道沙县长是搞经济出身的,在经开区搞得风生水起,市委把他安排到咱们真阳来,肯定也要有这方面的意图,他重视职业教育,肯定也是要配合在经济发展上提前做一些准备。” 黎明珠当然清楚这一点,沙正阳和她谈过,真阳作为宛州近郊县,迟早要彻底融入宛州市区,那么如何来寻找定位,如何来确立自身优势,就要有前瞻性的考量。 沙正阳提出的工业立县,农业稳县,就是要牢牢确立工业和农业在真阳经济发展中的定位,但如何来发展工农业,尤其是在当下这个时代如何来让工农业的发展符合时代潮流,甚至引领时代潮流,沙正阳认为很有研究的必要。 他提出了要进一步壮大职业教育体系,真阳职业高中不能满足于现有全市一流的水准,而要瞄准全省一流职高甚至全国性一流职高的目标,甚至要有将真阳职高建成职业技术院校的思想准备。 沙正阳还提出,职业高中教育的覆盖范围不能只局限于工业这一块,现代农业和服务业都要尽早纳入进来,师资力量不够就要想办法去招纳和挖角,校区不够就要尽早扩建,县里会尽最大努力予以支持。 像借助这一次省农业厅对蔬菜种植基地的人员培训,像雀巢奶源基地建设雀巢方面愿意帮助出资出人来进行养殖方面的培训,都完全可以通过与真阳职高的合作来实现。 真阳职高也可以通过这种合作积累经验,为下一步的扩大范围打好基础。 目前真阳职高的教学培训范围还局限于比较原始低层次的机械加工、汽车和摩托车修理、烹饪、机电制造、电子、商务营销、驾驶、特种机械操作等几类。 虽然在宛州市里算是佼佼者,但是总的来说覆盖范围狭窄,层次低,规模小,总共学生也不过一千多人,距离沙正阳心目中的蓝翔这一类的大牛技校还差得远。 正因为沙正阳胃口很大,而且明确提出了要不遗余力支持真阳职高的发展,所以黎明珠才觉得今年自己的任务很重,压力很大。 真阳二中明年就要完成硬件投入建设,98年要创省优示范中学,而藿集中学和旧营中学又要进行危旧房改扩建,现在真阳职高又提出了这么高的要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都要钱,而且是大把大把的钱,不是三五两百万就能打发,动辄要上千万。 管财政的夏克俭那里要想要钱可不容易,就算是沙正阳点头支持,但是要想从他那里要到钱,那也不知道要把工作做多细才能说服对方。 好在夏克俭这个在祝汉明时代就有些难缠的角色倒是对沙正阳很尊重,二人关系处得很不错,所以黎明珠心里又稍微踏实一些,起码不至于在这些问题上遭到夏克俭的刁难,只要能说服对方,多少都还是能要到一部分资金的。 “是啊,市里边现在把真阳作为第二个东峡在打造,而且你们真阳地理位置比东峡还好,地处近郊,现在除了市经开区,就是你们真阳最受看重了,当然东峡不算。” 季凯能当市教委的二把手,自然也是对市里边的情形了如指掌的,知道沙正阳极受林春鸣看重,连市长冯士章也多次对沙正阳的表现进行表扬,而且据说上次省i长王云祥来考察调研,真阳又出了彩,多半也和沙正阳有关,由此也可见这家伙的前途有多么的光明。 而且季凯要听说了真阳县委i书记袁成功很有可能在翻了年后就有可能要升迁,也就是半年内的事情,一旦袁成功离开,弄不好沙正阳就要出任县高官。 这就真的是一方封疆大吏了,而且三十岁不到的县高官,你可以想象这个家伙未来的坐标会在哪里。 “季局长,正因为如此,我才压力巨大啊,沙县长提的要求高,可我们县财政的财力有限,哪里都要钱,所以还要请市里多支持啊。”黎明珠陪着季凯已经走出了雅间走廊,“另外,如果季局长能有机会在沙县长那里敲敲边鼓,帮忙说一说,我在夏县长那里也没那么多麻烦。” 季凯对真阳情况也略知一二,他没想到黎明珠对沙正阳这么看好。 夏克俭不好打交道,这谁都知道,原来宋春晖分管教育这一块时,就一直在埋怨说夏克俭老顽固,油盐不进,连祝汉明有时候答应了的事儿夏克俭都要顶回去,弄得她很是受伤。 现在听黎明珠这么一说,似乎沙正阳还很能压得住夏克俭? 这可不简单,夏克俭是老资格副县长了,原来也曾经短暂分管过教育这一块,那时候季凯还是市教委的一个处长,打过交道,知道这一位不好打交道,但没想到沙正阳居然能“降服”对方。 要知道夏克俭年龄偏大,在仕途上可谓无欲则刚,沙正阳如果觉得自己是县长,是市高官眼前红人,就可以颐指气使,肯定是行不通的。 现在看来,这里边肯定还有故事,沙正阳肯定有其“独门秘技”,才能降服住夏克俭。 而且季凯还注意到一点。 那就是黎明珠半句都没提到县委i书记袁成功,甚至在今天晚上的吃火锅和下午汇报工作时,季凯也觉察到了黎明珠更多的还是提到沙正阳如何重视,如何亲临指导,但对袁成功则多是虚晃一枪的一带而过。 季凯不相信当了这么多年的黎明珠连这点儿规矩都不懂,那么就是黎明珠有意无意的淡化了袁成功的作用,要么就是袁成功对黎明珠的工作不太支持,使得黎明珠有怨气和不满。 沙正阳能在这么短时间里就赢得了夏克俭和黎明珠的认同、支持和尊重,足见这位年轻的沙县长手腕的高明,绝非有些人所说的什么“幸进之徒”。 “呵呵,黎县长,我这个边鼓恐怕就没有你想想那么大的作用了,你们沙县长肯定要统筹兼顾全局了。”季凯打了个哈哈,“不过你们沙县长在市委办时,我曾经和他聊过两次,他一直对全市的教育现状是很不满意的,认为宛州日后要想成为汉东中心城市,就必须要把教育这一块做起来,没有足够优佳的教育资源,很难吸引到那些优秀人才来我们宛州落户生活。” “是啊,沙县长也说我们真阳迟早要纳入市区,所以在教育资源的投入上要舍得,要前瞻,……”黎明珠一边走一边目光随意掠过,突然目光一滞。 季凯也觉察到了黎明珠的表情变化,顺着黎明珠目光过去,只看见角落了一个双人卡座,一个年轻男性的背影,而对面则是一个娇靥微红,巧笑嫣然的女孩子,正在说着什么,这女孩子怎么看都有些面熟。 黎明珠也注意到了季凯的目光,她以为季凯也认出了沙正阳的背影,却没想到季凯根本就没认出沙正阳,而是看到了卿箬笠。 “季局长,沙县长也在那边吃火锅呢,看样子是私人有事儿,你也难得来一趟,要不去打个招呼?”黎明珠停住脚步,试探性的问道。 “啊?!沙县长?”季凯陡然反应过来,背对自己这边的这个男子背景不就是沙正阳么?他和这个有些面熟的女孩子坐在一起,呃,这里边好像有故事啊。 笑了起来,季凯也觉得有趣。 他回忆起来,好像这个挺有味道的女孩子应该是三大厂子弟校的一个老师才对。 上次他到三大厂子弟校去调研了解教职员工的情况,这一位应该是被他们学校安排来服务,端茶倒水,因为实在很有点儿古典仕女的味道,后来这个女孩子还作为年轻教师代表在座谈会上发了言,所以他有些印象。 “好啊,沙主任到真阳之后我还没见过他呢,没想到会在这里偶遇。”季凯很开朗的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举步就和黎明珠走了过去。 卿箬笠当即就看到了走过来的几个人,顿时站起身来。 当先那个女子她不认识,但是季凯他却是认识的,因为季凯来调研子弟校教职员工情况,还和教职员工一切开会座谈,听取大家对未来新校区和宿舍楼的建议和意见,她当时还作为年轻教师代表也发了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