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节 年边,斩尽杀绝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十节 年边,斩尽杀绝

春节终于来了。 今年真阳在宛州全市各项考评指标中均名列前三,其中招商引资更是一跃跃居第二,仅次于在很多区县看来不该列入排名的市经开区,毕竟市经开区并无其他社会事务,而只是单纯以发展经济为主。 同时真阳财政收入增速跃居全省第一,力压东峡,因为就市经开区无单独财政,而是直接划到了市本级中,所以这个数据没计入,这才有真阳财政收入增速冠军。 固定基础设施投资增速真阳也是全市冠军,主要得益于县经开区以及奶源基地和蔬菜大棚基地以及教育基础设施上的投入,这几块支撑起了真阳县在固定资产投资上的高增长。 综合考评下来,真阳县考评成绩全市第二,超过了东峡,仅次于经开区,按照宛州市的规矩,前三名为一等奖,在年终奖方面可以拿第一档次标准,这对于真阳全县干部职工来说,无疑是最大的幸福。 其实干部们的心思也很单纯,各县大家工资都差不多,差距就在于奖金上,在现在各种补贴津贴收入还不明显的时候,这方面的差距就是干部收入的差距。 按照汉川和宛州这边的情况,奖金要分为季度奖、单项奖和年度目标考核奖。 季度奖不多,全市基本上标准差不多,单项奖主要是针对全市全县在省上某项单项工作获得了省里的先进,那么省里会给一个政策,允许获奖市县根据各市县财政现状,发一笔单项奖,具体数额,根据工作重要程度和意义来定。 比如档案管理获奖,那么也许这个单项奖就只有人均50元,如果是林业方面获奖,也许就是80,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获奖或许就是120,如果是农业、水利这一类获奖,兴许就是150,如果是交通、财政这一类获奖,兴许就是240,最高的综合性单项奖,甚至可以高达400元。 这样累积下来,一年光是单项奖可能都高达两三千,甚至高的年份可达三四千,而年终考综合核奖基本上也和单项奖息息相关,因为你单项奖拿得越多,说明你今年各项工作肯定做的好,那么年终综合考核自然就名列前茅,年终奖自然也拿得多。 今年真阳多项工作都在全市拿到了单项优秀,单项奖当然少不了,而年终考评下来又是名列前茅,所以集中在年前发放的单项奖数量超过了2000元。 如果加上12月之前发的单项奖,更是超过了3000元,再加上年终综合考评一等奖奖金,光是春节前这一段时间,真阳全县干部就拿到了三千多块钱,比起去年奖金收入增长就超过了40%。 这中间固然有奖金标准的提升因素,但最主要还是在工作上取得了长足进展,使得县里在市里多项工作都名列前茅,获得单项奖的熟练很多,自然奖金数额也就水涨船高了。 唯一叫苦不迭的就是夏克俭和县财政局了。 这笔开销可不小,但是谁都知道这笔开销不能少,全县干部干了一年,就指望着这个钱过年,如果在有政策的情况下,你县里都发布出来,那么恐怕就真的要激起公愤了。 可以说当书记县长最基本的能力就是要把干部职工工资奖金兑现,如果做不到这一点,短时间内或许大家可以容忍一下,如果两三年都这样,基本上就意味着你这个书记县长在县里的威信就会损失殆尽。 袁成功和沙正阳当然不会容忍这种现象的发生,真阳财政的确比较困难,虽然各类数据很漂亮,但是像这些数据要转化为实实在在的财政税收的增长,那么还得要假以时日。 企业建成投产,这才能产生增加值,也才能有税收进来,土地要卖掉,手续办理好,非税收入才会入账,这都需要时间。 在困难这个奖金必须要发,哪怕没钱,袁成功和沙正阳也会想办法去筹措。 不过以真阳目前的态势,借钱并不难,无论是银行还是企业,这笔钱都能借得到,但是像桐山、临河、丹镇、大野这些县份就有些困难了。 很多时候,这些县份到大年二十八二十九钱都还没筹到,有时候就不得不打一部分白条,先欠着,等到翻年之后再来想办法,这种事情在宛州多个县也屡见不鲜。 而这种情况也很容易拖上两年,换了一任领导来,那么就可能新官不理旧账,只管发自己在任时的奖金,前任留下来的也就能拖则拖,到最后也就打了水漂了。 所以干部们最恨的就是年底奖金兑不了现,一旦翻了年,弄不好就会先发今年的,往年的就得要继续欠着走。 一句话有钱再发,但啥时候能有钱?再宽裕的政府,钱都不够用,任何时候都缺钱,所以这一句有钱再发基本上就意味着写在水瓜瓢上,没戏了。 和夏克俭讨论完资金拨付的安排方案时,已经快六点了,本想约着对方干脆吃顿工作餐,但却被对方断然拒绝,这都腊月二十七了,你以为都和你一样是孤家寡人,家家都要回去过年了。 沙正阳叹了一口气,手里玩着铅笔,还真的是孤家寡人啊,这工作一忙完,甚至连找个一起吃饭的朋友都找不到。 电话响起来,沙正阳一喜,终于还是有人想起了自己,再一看,是段庸铭。 “怎么想起我了?”上车之后,沙正阳这才启口笑道,“这年边上你们也忙吧?” “忙,当然忙,但值得。”段庸铭的目光依然坚定而平静,但还有几分兴奋。 “看样子高升电子今年大获全胜了?” 沙正阳到真阳之后,对企业上的事情过问得就少一些了,但是他知道高升电子现在已经成为宛州市的头号新贵,作为国内影碟机行业的霸主,高升影碟机不但把万燕这家先驱甩到不知道哪里去了,即便是三星、索尼这些日韩企业已经高升影碟机压在身上,动弹不得。 凭借着华众电子mpeg解码芯片的稳定供货,加之提前和飞利浦签订了大批量机芯购货合同,到后来甚至和飞利浦直接签订了mpeg解码芯片供货飞利浦的合同,这样双方就形成了相互供货的模式,你满足我的机芯需求,我满足你比斯高柏更好的mpeg解码芯片,这样使得双方都是双赢。 只是飞利浦影碟机无论是产能还是利润率上都远无法和居于中国内陆地区的高升电子相比,薪资、物料、销售上的巨大优势,加上段庸铭尤其擅长在广告营销上做文章,飞利浦哪怕获得了华众电子的稳定供货,一样无法在冲进国内影碟机前五强。 不但打不赢先锋、索尼和三星,甚至连国产的双科先科和新科也不是对手,所以这让飞利浦方面也大失所望,所以逐渐把心思更多的放在了机芯生产上来。 “还行吧,国内影碟机市场,1995年销售大概在120万台左右,我们占有率大概在38.7%,先锋、索尼和三星三家加起来大概有45%左右,飞利浦、新科、先科三家加起来大概有11%左右,剩下的就是诸如高仕达、长虹、鼎天、梅花这一类小品牌,嗯,还有万燕了。” 段庸铭话语里不无自豪,虽然语气很平静。 “呵呵,阿段,你们一家独占三分之一以上的市场,利润率也应该比其他企业高吧,嗯,不能这么说,华众电子你们也是大股东,算下来,索尼、先锋和三星都玩不过你啊。”沙正阳笑着打趣,“明年准备怎么办?” “当然是斩尽杀绝了。”段庸铭眼中闪过一抹寒光,“索尼、先锋和三星价格都比我们的贵,利润率不比我们低多少,今年我们也在做工艺改良,大小碟兼容、三碟机都推出了,我倒是要看看三星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阿段,可你产能能跟上么?”沙正阳忍不住笑道:“要不在我们真阳经开区来,新建一家厂?” 段庸铭脸上露出一抹遗憾的神色,“正阳,根据我们的调查团队分析,影碟机市场今年可能会大爆,明年可能就会达到巅峰,98年估计就是要个变革之年了,但vcd技术提升有限,除非走dvd,现在我们已经在着手研究dvd了,索尼、松下、先锋以及飞利浦都在研制dvd,但我感觉真正做到那一步,或许市场还会有大的变化。” 沙正阳不得不佩服段庸铭的市场嗅觉。 自己这个过来人,自然清楚vcd兴衰史,就是那么两三年时间,造就了无数风流人物和品牌,但其兴也勃焉,其亡业忽焉,dvd的出现,乃至于后来连dvd都还没来得及真正勃兴,就被席卷而来的互联网加电脑市场给吹得烟消云散了。 vcd乃至于dvd,挣的都是快钱,快进快出,赚取利润,乃至于积累技术和人才,这才是方向。 现在段庸铭就能凭借着对市场把握度,大略估测出未来vcd市场的走向,不得不说这家伙是个天生奇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