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峥嵘岁月稠 第十一节 服不服?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峥嵘岁月稠 第十一节 服不服?

“你觉得vcd市场太小,还是不长久?”沙正阳决定再试探一下,看看这个家伙的市场嗅觉能力有多强。 段庸铭有些讶异的看了一眼沙正阳,把身体向后靠了一点儿,凝神思索,似乎是在掂量沙正阳询问这个问题的意图。 奔驰s300后排很宽敞,两个人坐在车上没有任何拥挤感觉,很有点儿公务舱的味道。 段庸铭其实对这方面没那么讲究,但是作为一个企业老板,打交道的对象太多,无论是合作伙伴还是政府领导,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话在中国很有市场,所以他也入乡随俗,弄了一辆奔驰s300。 虎头奔似乎现在已经成了宛州大型企业老板的标配了,其始作俑者就是焦虹。 她从汉都带来一部奔驰s320作为座驾,乃至于这让三洋方面很有意见,认为应当用现在在美国攻城略地无往不利把奔驰宝马打得落花流水的凌志ls400。 不过焦虹在乘坐过那台进口的凌志ls400之后仍然没有选择凌志,这让三洋方面很是失望。 但私下里焦虹还是和沙正阳提起过,说那台v8的凌志ls400乘坐体验的确很好,只是她是代表东方红集团这个大股东在三洋若斯担任总经理,所以选择一台东方红集团带过来的车更合适一些,而非按照三洋方面建议乘坐凌志。 或许是焦虹开了这个头,后来雷霆也配了一台奔驰s300,紧接着宛州制药厂和汉东医药有限公司都陆续购置了两台奔驰s300,最后高升电子也买了一台s300,这种风潮带动下,宛州的私人老板们也都纷纷以能买得起虎头奔为荣,于是乎虎头奔一下子就在宛州的街头变得多了起来。 这似乎也成为了宛州街头上的一道靓丽风景线,也成为宛州市民向其他来宛州的朋友炫耀的资本。 “市场肯定不小,国内经济发展起来了,对文化娱乐生活的需求日益增长,这是大趋势,尤其是大家众所周知的,来自南粤那边的盗版碟遍地都是,这位vcd影碟机提供了极其丰富的片源,现在卡拉ok这种娱乐方式开始时兴,家庭影院都能配上一台,所以市场容量很大,现在还主要是城市中高端家庭在购买,我估计今年开始影碟机就会走入寻常百姓家,明后年估计农村都要普及,所以市场还是很大的。” 段庸铭的话让沙正阳点头,“这么说来你还是觉得这个市场不长久?” “vcd影碟机论技术含量实在说不上有多高,一个机芯,一个mpeg解码芯片,现在华众的mpeg解码芯片比斯高柏的效果还好,也就是机芯,据我所了解的情况,索尼和松下其实就都有研发机芯的实力,只是之前没有太过重视,现在索尼正在技术攻关,估计最多明年机芯就不会是问题了,飞利浦的吃独食也就今年一年了。” 段庸铭的判断也是建立在市场调研之上的。 缺乏市场技术门槛使得任何一家草台班子企业只要活得机芯和mpeg数码芯片的供货,就可以迅速拉起一个影碟机企业来,如果再善于包装和广告宣传,短时间内赚取一大笔快钱并不难。 但现在几乎是翻着滚儿的爆发式增长势头让段庸铭都有些害怕。 95年第四季度的影碟机出货量就要比第三季度高出三倍,而进入96年1月,其出货量増势更猛。 段庸铭估计96年全国vcd影碟机销售量可能要突破500万台,到97年甚至可能突破1500万台,为此无论是高升电子还是华众电子都在不断扩建生产线。 尤其是华众的mpeg解码芯片在击败了斯高柏之后市场占有率飙升,去年卖出了60万套mpeg解码器,这还是前期斯高柏在市场上占据一定优势的前提下,华众电子去年的利润就高达15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超过1.2亿元。 而mpeg解码芯片的研制方汉海高科则以专利授权的方式每套mpeg芯片收取了220元人民币的专利费,光是这一块就为汉海高科带来了1.3亿元的纯利润,直接使得汉海高科成为沪江最炙手可热的高科技技术公司。 虽然斯高柏的mpeg解码芯片纠错能力尚不及华众,但是由于目前市场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下,华众还是很默契的和斯高柏达成了一致,拒绝价格战,默契垄断来实现高额利润是一个心照不宣的现实。 双方把mpeg解码芯片价格稳定在500--550元人民币之间,从未跌破过500元,哪怕是高升电子从华众电子能够优先拿货,但是价格上却仍然需要遵循市场规则。 按照今年vcd影碟机市场的火爆态势,华众电子的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的产能扩建建设已经告一段落,预计今年可以实现mpeg解码芯片出货400万套。 但由于斯高柏也在扩产,预计双方价格都会一定幅度的下降,但是每套芯片价格不会低于400元,华众电子预计今年实现销售收入18亿元,利润可能高达10亿元以上,这也是根据和汉海高科签署的排他性专利授权,根据华众电子产量实行的一个阶梯式专利费递减合同,当华众电子销售突破100万套和200万套以及400万套的分别以不同价格来递减专利授权费。 这就是掌握技术垄断的价值所在。 连段庸铭都对华众电子和汉海高科的高利润有些嫉妒,也让他对沙正阳的战略眼光和视角高度格外佩服。 当初若不是沙正阳竭力游说他,并向他保证入股汉海高科和华众电子的巨大前景,他也不可能孤注一掷的押注vcd影碟机市场,现在看来,这笔押注带来的巨大回报简直无法想象。 正因为如此,素来自傲的段庸铭一直把沙正阳视为自己最大的知己,认为自己打拼这么多年,唯有沙正阳在战略眼光上强于自己,堪堪比得上自己的心目中的偶像巴菲特了。 “阿段,你是担心进入随着机芯被飞利浦垄断的局面被打破,以及华众电子和斯高柏的产能迅速提升,使得机芯和mpeg解码芯片产能的瓶颈得到释放,会有更多的企业涌入这个市场,导致市场迅速转向买方市场?”沙正阳听出了段庸铭的担心。 “这是不可避免的。我得到的情报,索尼被飞利浦独食机芯的高额利润刺激得红了眼,最迟明年就要拿出纠错能力甚至更强的机芯,而且产能也会跟上,飞利浦也在加大产能的扩建,不是你们已经和飞利浦接触了么?翻年飞利浦就会在你们真阳建机芯生产厂把?华众虽然在价格上和斯高柏有默契,但是面对这么好的市场,谁能看着钱不赚?” 段庸铭显然也是经过深思熟虑。 “华众今年400万套出货都是底线,甚至可能突破500万套,斯高柏因为受到华众电子的解码芯片冲击,本身建厂就慢了一步,加之对华众茶能的担心,所以产能扩建上保守一些,但今年他们也扩大了产能,起码可以实现200万套的产能,这种情形下,市场如此好,谁不想抢进来分一勺羹?” “呵呵,这样的话,大家一拥而上,市场就要乱了。” 沙正阳回想起前世那惨烈的vcd价格大战,都有些不寒而栗,他当时都去买了一台超级vcd。 98年和99年的时候,vcd和超级vcd标准大战,紧接着dvd又加入战团,可谓血流成河,vcd市场短短两三年内就从蓝海变红海,无数vcd企业轰然倒地,连盛极一时的标王爱多也在漫天烟火中如彗星一般黯然消失。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中国企业都喜欢跟风,而不愿意在技术上加大投入研究,正阳,这一点我真的有些佩服你,居然敢在没有任何对照物的情况,就把联想微电子设计中心给接盘下来,我估计联想那边之前只怕是都在磕头作揖把这一摊子烫手山芋给礼送出门了。”段庸铭笑了起来,“不过现在他们恐怕已经有点儿后悔了。” “联想后悔没关系啊,中科院不是还在大股东里边,复旦不也在大股东里边么?中科院可是仅次于东方红的第二大股东,比你的高升电子股权还多呢,国有资产不但没有流失,现在还在实现了巨大的增值呢。” 沙正阳冷冷一笑。 “如果按照你说的,华众电子要实现400万套mpeg解码芯片的出货,哪怕是专利授权费大幅下降,汉海高科光是这一块的纯收益都能突破六七个亿吧?对于中科院和复旦来说,我们算不算是给他们送去了下金蛋的母鸡?” 段庸铭朗声大笑,“中科院和复旦当然会笑得合不拢嘴,我只是说联想方面肯定会后悔得捶胸顿足,我都很后悔当时汉海高科入股的时候该多投1000万,起码也捞个第三大股东,免得雷霆这小子和我平起平坐。” “知足吧,未来市场还很大,投资机遇也多如牛毛,你还怕有钱没地方投?”沙正阳斜晲了段庸铭一眼,“阿段,我这双眼睛够厉害吧?服不服?”